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六十三章 無字劍譜

  就在張若塵思考,要不要將他開啟了時空神武印記的秘密,告訴璇璣老人的時候。

  璇璣老人卻又道:“你知道‘劍修’和‘用劍者’的區別在哪里?”

  劍修和用劍者有區別嗎?

  張若塵微微詫異了一下,立即站起身來,躬身一拜,道:“弟子不知,請師尊明示。”

  璇璣老人意味深長的看著張若塵,道:“劍修修煉的是‘劍’,用劍者修煉的是‘劍法’。”

  “劍和劍法,又有什么不同?”張若塵好奇的問道。

  璇璣老人道:“天下間,使用劍做為兵器的武者、修士何其之多,但是,能夠被稱為劍修的人,卻少之又少。”

  “誠然,一些精妙的劍法,一旦修煉成功,的確可以爆發出無窮的威力。但是,你認為修煉成一種鬼級的劍法,甚至王級的劍法,就算是劍修?他們,皆只是用劍者而已。”

  “在真正的劍修面前,用劍者引以為傲的劍法,根本不堪一擊。即便是王級劍法,也可一招破之。”

  “王級劍法,也可一招破之”,這句話,若是從別的人口中說出,張若塵肯定會覺得對方是狂妄自大。

  即便是鬼級劍法,也相當玄妙無雙,可以開山斬岳,一劍斷流。

  更何況,還是王級劍法?

  若是,真有一套王級劍法出世,恐怕就算是圣者,也會出手搶奪。哪怕只能得到一招王級劍法,修煉成功之后,也足以憑此一劍笑傲天下群雄。

  但是說出這話的人,卻是東域三大劍圣之一的“璇璣老人”,那么,張若塵就不得不重新評估這一句話的分量。

  劍修真的能夠憑借一劍,破掉王級劍法?

  璇璣老人又道:“整個東域,圣者輩出,其中用劍者也不在少數。你可知為何為師能夠成為三大劍圣之一,別的圣者卻不行?”

  張若塵若有所思,道:“莫非是因為,師尊乃是真正劍修,修煉的是劍,而不是單純的劍法。”

  “沒錯。”

  璇璣老人點了點頭,又道:“你知道劍修是如何修煉劍?”

  張若塵搖了搖頭。

  璇璣老人又問道:“你聽說過《無字劍譜》沒有?”

  張若塵的眼睛一亮,露出神往的神情,道:“略有耳聞。傳說,《無字劍譜》乃是太極道的至高圣典,存放在劍道圣地,劍閣。”

  “沒有人知道《無字劍譜》的來源,只知道,太極道創立之初,《無字劍譜》就存放在劍閣。據說,若是有人能夠將它參悟透徹,就能無敵于天下。”

  “不過,我聽聞,只有劍道境界極高的人,才能看懂《無字劍譜》上面的劍訣。而且,每一句劍訣,都相當晦澀,就算是半圣也未必能夠看懂。”

  璇璣老人點了點頭,道:“劍修修煉的就是《無字劍譜》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可是……《無字劍譜》不是太極道的圣典,怎么會流傳到外界?”

  張若塵的確不知道,劍修修煉的居然是《無字劍譜》。上一世,他雖然是明帝之子,見多識廣,博覽群書,但是,畢竟修為太低,還沒有真正的接觸到劍修的范疇。

  對于《無字劍譜》,他也只是略有耳聞,并沒有親眼見過。

  璇璣老人笑道:“你當然不會知道,其實,太極道每隔百年,就要舉行一次‘論劍大會’,廣邀天下用劍者,齊聚劍閣,一起參悟《無字劍譜》,論說劍譜中的精妙。太極道想要借助天下人的智慧,將《無字劍譜》的劍訣全部破解出來。”

  “只不過,只有半圣級別以上的用劍者,才有資格,收到邀請函。你們這些小輩,又怎么可能知道?”

  “正是因為有‘論劍大會’,因此,《無字劍譜》的劍訣,也才廣為流傳了出來。”

  張若塵問道:“既然《無字劍譜》的劍訣,已經流傳了出來,為何能夠成為劍修的人,卻依舊少之又少?”

  璇璣老人嘆道:“即便有《無字劍譜》的劍訣,又有幾個人能夠看得懂?即便能夠看懂,又有幾個人能夠入門?”

  “當今天下,用劍者皆追求的是劍法的威力,劍招的精妙,有幾人愿意,花費大量時間,真正的去研究劍道的本身?”

  “若塵,你的天資很高,悟性也是絕佳,乃是修煉劍道的最好人選。為師還指望,下一次論劍大會,帶著你一起前往劍閣,在天下用劍者的面前,展現出你的這一身天賦。就像當初那一位絕代劍帝,雪紅塵。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。”

  “所以說,你千萬不要走上歧途,不要刻意的去追求一招一式的劍法,而忘了劍道的根本。”

  張若塵終于明白,先前,璇璣老人為何要他演練“剎那無痕”。

  璇璣老人是何等身份,東域三大劍圣之一,什么樣的精妙劍法沒有見過?他真的想要見識張若塵的那一招劍法嗎?

  顯然不是。

  他只是擔心,張若塵太刻意追求一招一式的劍法,而走上歧途,與劍道的根本越行越遠。

  璇璣老人看著張若塵思索的神情,便點了點頭。

  他知道,張若塵是一個聰明的人,只需要稍微提醒一下,應該就能醒悟過來。

  但是,張若塵畢竟只是一個年輕人,又剛剛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可以說是,一夜之間,名動天下。

  任何一個年輕人,取得如此成績,也難免會驕傲自滿。

  所以,璇璣老人決定敲打張若塵一番,于是道:“若塵,你今年是二十一歲吧?如此年輕,就一夜成名,心中是如何感想?”

  張若塵本以為,璇璣老人會立即傳給他《無字劍譜》,卻沒想到,他會突然問出這樣一個問題。

  張若塵實話實說的道:“弟子與真正的強者,還相差甚遠,只想繼續努力修煉,以一顆虔誠之心,尋求圣道之路。”

  上一世,張若塵在十六歲,達到《天榜》第一,早就已經成名過一次。

  所以,現在再次成名,他的心中的確沒有任何雜念。

  璇璣老人娓娓的道:“八百年前,年輕時候的池瑤女皇,獨自一人踏上墟界戰場,以一己之力,幾乎屠殺了一座墟界的所有生靈,堆尸如山,血流成海,積累了九千萬點軍功值,遠遠超過天極境無上極境的軍功值數額。”

  “那一年,她也才十六歲而已。”

  “所以說,你現在的成就,在她的面前,還是顯得微不足道。你一定要以女皇為榜樣,切記不要驕傲,不要狂躁。”

  張若塵卻頗為不屑,緊咬著牙齒,冷道:“十六歲的年紀,就如此嗜殺,她的手中,也不知沾染了多少無辜者的鮮血。我若以她為榜樣,與殺人魔頭,又有什么區別?”

  璇璣老人的眼神一冷,訓斥道:“不要胡說,女皇大人的功績可傳千秋,不是你可以誹謗。”

  隨后,璇璣老人的眼神有柔和了幾分,語重心長的道:“年輕人,就是太過冒失,這樣的話,今后,你千萬不要再說。萬一交給外人聽去,你將會性命不保。”

  張若塵將情緒,漸漸壓制了下去。

  半晌之后,張若塵才重新恢復平靜。

  璇璣老人搖了搖頭,不再和張若塵談論池瑤女皇,從衣袖里面,取出一本半尺長的書冊,遞了過去。

  張若塵接過書冊,捧在手中,只見封面上書寫著兩個字。

  “劍一!”

  張若塵將書頁緩緩翻開,定睛看去,立即就被書中的內容吸引。

  大概看了一個時辰,他才將上面的內容,完全過了一遍。

  張若塵閉上干澀的眼睛,將書冊合上,抬起頭來,問道:“好玄妙的劍道,簡直博大精深,讓人驚嘆。師尊,莫非這就是《無字劍譜》上的劍訣?”

  璇璣老人點了點頭,道:“的確是《無字劍譜》上的劍訣,不過,里面的內容,只是為師的個人心得。真正的劍訣,比書中記載的內容,更加玄奧。”

  “你可以隨意看一看,但是,不要完全按照為師的心得去修煉,要不然,你很難將《劍一》修煉成功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《劍一》里面有很多內容,弟子還不能理解,希望師尊能夠指點一二。”

  璇璣老人笑了笑,問道:“《劍一》何等深奧,你看不懂也很正常。為師更想知道,你看懂了多少?”

  張若塵皺了皺眉頭,深深的嘆了一口氣。

  璇璣老人看到張若塵的神情,就知道,這一位得意弟子,已經被《劍一》難住。

  《劍一》乃是真正的劍道,也是劍修的門檻。

  即便是半圣,在第一次翻閱《劍一》的時候,也如同是在看天書,根本看不懂。

  一個魚龍第一變的修為,若是能夠看懂其中幾句,就已經是相當了不起。

  璇璣老人將《劍一》傳給張若塵,也只是想要他隨時翻看,為將來踏上劍修之路做準備,根本沒有指望張若塵,現在就能看懂。

  當然,璇璣老人本就是想要借用《劍一》來壓一壓張若塵的傲氣,以免他驕傲自滿,毀了大好前程。

  很顯然,他的目的,已經達到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