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六十章 師兄師姐

  張若塵躍到地火麒麟的背上,向海面上望去,卻根本不見立地和尚的蹤影。

  那一個和尚,應該是已經離開。

  “嘩!”

  地火麒麟的雙翼展開,駕馭著一股風勁,帶著張若塵和靈樞半圣,沖天而起,向著黃御島的方向飛去。

  說來也怪,地火麒麟雙翼上的火焰,本來具有毀滅性的高溫,可是自從它被靈樞半圣收服,火焰卻變得十分溫和,不具半分攻擊性。

  地火麒麟很快就飛到先前孽海之柱所在的海域,只不過,此刻,這一片海域,已經變得相當平靜。

  靈樞半圣似乎知道張若塵在想什么,于是道:“先前,我在尋找你的時候,兵部駐扎在混沌萬界山的三位兵圣,同時駕臨,已經將孽海之柱收走。”

  張若塵旁敲側擊的道:“師姐,那一件邪器,威力不凡,而且鑄煉的手法,似乎也和昆侖界有些不同。”

  靈樞半圣看了張若塵一眼,抬起頭,看著浩渺的天空,若有所思的道:“大千世界,無奇不有。昆侖界何等浩闊,僅僅只是東域就無邊無際,很多地方,連圣者也不曾聽聞。”

  “師弟,你去過的地方,也只是極其狹小的一偶,你怎么知道在昆侖界,就沒有獨特的煉器手法?”

  “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,觀萬物變化,經人間百態,最終才能真正的領悟半圣的境界。師姐給你一個建議,回到昆侖界,不要一直待在圣院,多出去走一走,或許能夠讓你更加清晰的了解這個世界。”

  張若塵點了點頭,將靈樞半圣的話,牢牢的記在心中。

  上一世,張若塵絕大多數時間,都在修煉中渡過,幾乎從來沒有單獨出去歷練。

  這一世,張若塵也只在墟界戰場上積累軍功值,除了殺戮,還是殺戮,很多人情世故,很多名勝古跡,也只在書本上看到過,從來沒有去親身經歷。

  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。

  或許,真的應該好好出去走一走,看一看大千世界的種種奇妙,或許會有人心的爾虞我詐,又或許有讓人迷失自我的誘惑。

  總要經歷過,才能證明,自己在這個世界存在過。

  隨后,靈樞半圣又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,道:“其實,有些東西,現在還不能告訴你,只怕會影響你的修行。”

  張若塵向靈樞半圣看了一眼,見她又重新閉上了眼睛,于是,也就沒有繼續追問。

  吞服一下一口木靈紅澶,張若塵開始療傷。

  有靈樞半圣的保駕護航,一路上風平浪靜,再也沒有遇到任何危險,張若塵安全的回到混沌萬界山。

  在混沌萬界山,除了一望數千里的軍營,還有數十座懸浮在半空的宮殿。

  每一座,皆如神仙府邸,尋常的墟界戰士只能仰望,卻根本沒有資格登上宮殿,更不知道,宮殿中都居住著哪些大人物。

  青禾殿,高達九十九丈,通體黝黑,玄鐵鑄成,瓦片、橫梁、柱子、窗戶幾乎全部都連為一體,大氣,沉厚,給人一種莊嚴肅穆的感覺。

  青禾殿的主人,名叫青霄圣者,為兵部的一位兵圣,同時也是璇璣老人的大弟子。

  張若塵與靈樞半圣走進青禾殿,同時躬身一拜,齊聲道:“弟子,拜見師尊。”

  璇璣老人穿著一身白袍,站在大殿的中央,轉過身,蒼老的眼睛,仔細的打量著張若塵,笑道:“十年一個小時代,百年一個大時代。七十年前,小圣天王‘萬兆億’,屠滅靈川墟界的三個國度,獨自一人,將所有地極境大圓滿以上的土著生靈,全部擊殺,一舉突破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世人覺得這個時代屬于他,無人可以超越。但是,為師卻覺得,你的天資,更在萬兆億之上。”

  張若塵謙遜的道:“百年以來,昆侖界不知誕生了多少天資絕代的人杰,弟子現在的成就,與很多人比起來,也還遠遠不如。”

  “先不說七十年前的小圣天王,就是最近五十年,整個昆侖界,誕生的圣體,也有上百位,他們之中,哪一個不是人中龍鳳?弟子還需要更加努力,才能追上他們。”

  大殿的左側,響起一個大笑的聲音,道:“小師弟,你太謙虛了!百年的大時代,誰主沉浮,或許還未可知。但是,十年的小時代,必定是你的舞臺,二師兄我不相信,還有人勝得過你。”

  青禾殿中,除了璇璣老人,還有兩人。

  坐在左側的人,名叫朱洪濤,乃是張若塵的二師兄。

  此人生得十分高大,身高足有四米三,肥頭大耳,腰部粗得就像磨盤,下身穿著一條大紅色的褲衩,上半身掛著一件綠色的綢衫,袒胸露乳的坐在一張青木桌的旁邊,正在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。

  張若塵在二師兄的身上,感受到一股蠻獸才有的強大氣息,由此可見,他并不是人類。

  人類收蠻獸為弟子,并不是罕見的事,張若塵自然也就并不驚訝。

  坐在右側的男子,乃是張若塵的三師兄,名叫萬柯。

  萬柯卻顯得頗為儒雅,穿著一件潔白無瑕的長衫,每一顆扣子都扣得十分整齊,頭上的頭發也梳得十分光潔,沒有一根亂發。

  他看上去接近三十歲的年齡,眉清目秀,白面無須,五官精致,舉止得體,嘴角隨時都掛著一絲謙虛的笑容。

  來之前,靈樞半圣就給張若塵講解過幾位師兄的特征,張若塵自然也就能夠認出他們的身份,連忙躬身一拜:“見過二師兄,三師兄。”

  二師兄朱洪濤大手一揮,大笑道:“咋們師兄弟,不用那么客套。嘿嘿,小師弟,聽說你擒住了黑市一品堂的橙月星使,而且還將她收為了小媳婦,二師兄的心中十分佩服,要不多久咋們一起交流交流?”

  “咳咳!”

  三師兄萬柯干咳了兩聲,向朱洪濤瞪了過去,道:“二師兄,小師弟的品味,沒有你那么低俗。據我所知,小師弟的未婚妻,乃是東域圣王府陳家的一位天之驕女,不久之后,就要成親。你若是將小師弟帶到你經常去的那些地方,也不怕弟妹與你拼命?”

  朱洪濤的眼睛一亮,盯向張若塵,道:“真的假的,小師弟這么快就要成親?據我所知,東域圣王府的地窖可是有酒仙‘風醉生’釀造的珍藏,豈不是我又有口福?”

  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按照訂婚的約定,的確已經到了完婚的時候。估計,這一次回去,就要著手準備這件事。”

  朱洪濤先是很興奮,緊接著又鎖緊了眉頭,嘆道:“哎!其實,成親……既然小師弟你心意已決,二師兄也就不勸你,有什么需要幫助,盡管開頭提,二師兄在東域還是有幾分薄面。”

  萬柯沉思了片刻,道:“本來,第一次見面,做為師兄,是要送一兩件見面禮。只可惜,這一次來得比較匆忙,忘了準備,等到小師弟成親的那一天,三師兄一定備上一份大禮,彌補這一次的缺失。”

  靈樞半圣笑了起來,道:“三師兄,你未免也太吝嗇了吧?見面禮是見面禮,成親又是另一份禮物,怎么能混為一談?”

  “我記得,你好像有一件用隱蠶絲織成‘流星隱身衣’,穿上之后,不僅可以隱形,而且還能掩蓋身上的氣息,超過十丈的距離,可以瞞過圣者的五感。”

  萬柯感到十分肉疼,流星隱身衣,在他的所有寶物里面,能夠排到前三。

  流星隱身衣,有諸多奇妙的力量,不僅僅只是一件隱身的衣服,更是一件防御類的圣器,可以幫助修士抵擋住九成的攻擊力。

  而且,只要將它穿上,還能讓修士爆發出猶如流星一般的速度。

  所以說,只要有它,那么就算敵人是圣者,又有機會逃出生天。

  萬柯的修為,已經達到九階半圣的境界,距離圣者境界只差一步,流星隱身衣對他來說,作用已經不是很大。

  本來他是打算,等到張若塵成親的那一天,做為禮物,將流星隱身衣送給張若塵。

  卻沒想到,靈樞半圣此刻提了出來。

  若是現在就將流星隱身衣送出去,成親的時候送什么?總不能送一件比流星隱身衣差的禮物吧?

  頭疼!

  實在是頭疼!

  就在萬柯頭疼的時候,朱洪濤大吼一聲,道:“沒關系,三師兄出了名的吝嗇,但是二師兄和他卻不是一路人。送自己的師弟,有什么舍不得?”

  說完,朱洪濤從嘴里,吐出一個金色的圓球。

  圓球在半空旋轉,發出嗡嗡的聲音,球面上的紋路,不停閃爍,仔細觀察那些紋路像是構成了一個個玄奇的文字。

  靈樞半圣微微有些吃驚,道:“獸元金丹。”

  張若塵也是一驚,立即向前一步,連忙道:“二師兄,這一份禮物太過貴重,我不能收。”

  只有太古遺種的蠻獸,才能吸收日月精華,在體內凝聚出獸元金丹。

  太古遺種比神獸后裔還要罕見,但是,它們的戰力,卻相當強大。

  在同境界,一頭太古遺種能夠和兩頭神獸后裔抗衡。一頭神獸后裔,能夠輕松擊敗,十頭同境界的普通血脈的蠻獸。

  現在的蠻獸,差不多都在修煉圣源,很少能夠凝聚出獸元金丹。

  其實,獸元金丹與圣源一樣,不僅蘊含強大的圣氣精華,而且還具有海量的知識。唯一的不同,就是,獸元金丹更容易被修士吸收,而且不會出現相互排斥的現象。

  即便是太古遺種,也需要百年時間,才能修煉出一顆獸元金丹。由此可見,其珍貴程度。

  如此珍貴的寶物,二師兄可以大大咧咧的拿出來送人,但是,張若塵卻不能收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