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五十七章 又見地火麒麟

  金煌王知道張若塵已經回來,卻并沒有轉身,道:“你要救的那人,還好吧?”

  張若塵站在金煌王的身后,也盯著海中的孽海之柱,道:“幸好及時將玄武圣源給她服下,已經渡過危險期。`”

  半晌之后,金煌王又道:“時間和空間的力量,相當不凡。據說,只有開啟時空神武印記,才能掌握這兩種力量。自古以來,也只有兩個人,開啟了時空神武印記,你應該算第三個人吧?”

  能夠成為半圣,必定博學多識,通曉天下武功和奇聞異事。

  金煌王能夠知道關于時空神武印記的傳說,其實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  張若塵波瀾不驚的道:“前輩此話,是什么意思?”

  金煌王的氣度不凡,自有一股威嚴之氣散出來,笑了笑,“本王這么說,只是想要告訴你,本王沒有開通時空神武印記,不會貪圖你的時間類和空間類的絕學。”

  “另外,咋們也算是一見如故,不打不相識,今后,你也不用總是叫我前輩,咋們可以平輩論交。”

  達到半圣境界,修士的壽元,就會提升一大截。

  其中,一些長壽的半圣,甚至能夠活到兩百歲。

  表面看上去,金煌王只是四十來歲的年齡,實際上,他的真實年齡過百歲,比張若塵的爺爺的年齡還要大。

  張若塵笑了笑,“與一位半圣平輩論交,若是傳出去,恐怕又有無數人會說我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傲之徒。”

  金煌王道:“若是本王沒有記錯,你好像是一個下等郡國的郡王,乃是第一中央帝國的王爵。本王也是王爵,怎么就不能算是同輩?更何況,你是璇璣劍圣的弟子,說不定輩分還在本王之上。”

  張若塵和金煌王的確都是王爵,但是,張若塵只是最低等的“下等郡王”,金煌王卻是“下等域王”,比張若塵整整高了三個爵位。

  要知道,第一中央帝國的等級森嚴,相差一個爵位,就已經是天上和地下的區別,更何況還是三個爵位的差距?

  不過,就連金煌王也不在乎這些繁文縟節,張若塵當然也不矯情,道:“好吧!既然王爺將話說到這個份上,那么,我就斗膽,稱呼你一聲老哥。”

  金煌王大笑一聲,一掌拍在張若塵的肩上,道:“既然,你稱我一聲老哥,那么,我當然也要為你這個老弟保守秘密。”

  隨后,金煌王的笑容一收,肅然的道:“你開啟時空神武印記的秘密,我不會吐露給任何人。”

  張若塵點了點頭,盯著孽海之柱,問道:“那么,這一件邪器,該怎么處置?”

  金煌王的眉頭一鎖,道:“以我的修為,鎮不住它。先前,我已經使用傳訊光符,將消息稟告給上面,讓兵部派遣圣者前來將它收取。”

  以金煌王的修為,也不敢去觸碰孽海之柱。張若塵的修為,連金煌王的百分之一都不到,就更加不敢靠近它。

  如此邪器,也只有圣者,才有可能將它鎮壓。

  金煌王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道:“六階的赤云蟒蛟的肉身,還有火青玄武的身軀,對你來說,皆是不可多得的寶物。你的動作快一些,不能便宜了兵部的那些家伙。”

  若是兵部的高手趕來,肯定不止要收取孽海之柱,估計也要將青火玄武和烏骸蛟王的尸身收走。

 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金煌王才提醒了張若塵一句。

  張若塵心領神會,立即催動龍珠的圣龍之氣,背上的血肉撐開,化為一對巨大的龍翼。

  “呼!”

  龍翼伸展而開,散出一道道金色光華。張若塵控制龍翼,飛天而起,在海面上,留下一連串殘影。

  片刻之后,張若塵就來到烏骸蛟王和青火玄武的尸身上方,收起龍翼,降落了下去,落到青火玄武的背殼上面。

  烏骸蛟王的肉冠,被張若塵斬落之后,就化為本體,變成一株直徑九米的巨大紅冠肉芝,猶如一朵鮮血淋漓的紅色靈花。

  張若塵在青火玄武的身軀內部,將紅冠肉芝找到,收了起來,存放進儲物戒指。

  引來第四次諸神共鳴的時候,張若塵的精神力就已經增加一大截,十分接近四十四階。

  這一株紅冠肉芝,對精神力修士來說,堪稱無價之寶,一旦煉化,張若塵要沖破四十四階的界限并不是難事。

  當然,烏骸蛟王的身上,也還有很多寶物,比如:蛟珠、蛟血、蛟筋、蛟骨、蛟鱗。

  每一樣拿出去賣,皆能賣出天價。

  特別是那一顆蛟珠,乃是提升修為的至寶,就算是半圣都會動心。

  當然,烏骸蛟王身上的寶物,全部加起來,其實也抵不上青火玄武的一只爪子。

  青火玄武的身軀,足有二十多里長,浮在水面,就像是一座青色的海島。

  青火玄武已經死去多年,玄武圣血流失了九成,即便還剩下一成,也被孽海之柱的邪氣腐蝕,只有使用乾坤神木圖煉化了邪氣,才能服用。

  張若塵更加看中的是,青火玄武的外殼,這比任何煉器材料都要珍貴。

  只需兩米見方的一塊外殼,就能鑄煉成一具圣器都難以破開的玄武鎧甲。

  如此巨大的驅殼,至少能夠鑄煉出十萬具玄武鎧甲,用來培養出一支玄武大軍。

  兵部的那些大佬,若是見到青火玄武的身軀,肯定會相當眼饞。

  玄武鎧甲雖然遠遠比不上圣器級別的鎧甲,防御力也有一定的限制,但是,卻勝在數量多,制作簡單。

  張若塵可以鑄煉出十萬具玄武鎧甲,但是,哪一個勢力,能夠鑄煉出十萬具圣器鎧甲?

  青火玄武的身軀的珍貴程度,也就不言而喻。

  金煌王能夠將青火玄武的身軀讓給張若塵,那是因為,他有更好的東西。

  孽海之柱。

  孽海之柱是何等寶物,只要兵部的圣者,前來將它收取,那么,金煌王就算是立了巨大的軍功,肯定能夠得到大量賞賜。

  所以說,他和張若塵,也是各取所需。

  張若塵取出沉淵古劍,運足真氣,猛然向下一擊。

  “啪!”

  沉淵古劍的劍尖,與青火玄武的外殼,碰撞在一起,冒出一大片火花。

  張若塵這一劍,就像是刺在鐵壁上面,出一聲刺耳的劍顫聲,反震得他的手臂疼。

  然而,青火玄武的外殼,僅僅只是留下了一個淺淺的凹印。

  這還是因為,沉淵古劍極其鋒利,所以,才能留下凹印。若是換做別的百紋圣器,恐怕更加傷不了玄武外殼。

  青火玄武的修為,遠一般的圣者,肯定達到八級蠻獸的級別。

  七級蠻獸的戰力,就堪比圣者。

  八級蠻獸,堪比圣者中的王者,稱為“圣王”。

  在圣氣的滋養之下,青火玄武的身上,任何一處血肉,皆會蘊含圣道的力量,更何況還是防御力最強的外殼?

  “沉淵古劍現在的品級,想要分割玄武外殼,難度還是很大。等到今后,或許會派上大用處。”

  張若塵展開乾坤神木圖,將烏骸蛟王和青火玄武的身軀,收進了圖卷的內世界。

  他準備,等到返回圣院,再去收集半圣蛟血和玄武圣血。

  張若塵剛剛走出內世界,就感覺一股熱浪撲面而來,吹得臉頰疼。

  “咕嚕!”

  “咕嚕!”

  海水在沸騰,冒出臉盆大小的氣泡。

  海面上的空氣,也異常燥熱。

  “嗷!”

  遠處,海平面上,一片赤紅色的火云,急涌了過來。

  火云中,似有一個獸影,出震耳的獸嘯。

  張若塵定睛看過去,心中一驚:“地火麒麟!”

  地火麒麟的身上散出濃烈的火焰,四只柱子那么粗的麟腿,急邁動,向張若塵所在的方向,飛奔而來。

  要知道,此刻,不是在海底,沒有海水的壓制。而且,張若塵也無法使用舍利子的力量,不可能第二次擁有半圣級別的戰力。

  現在的張若塵,就是一個魚龍第一變的修士,怎么可能擋得住六階蠻獸級別的地火麒麟?

  就在張若塵準備躲進圖卷世界的時候,卻現地火麒麟并不是沖著他而來,而是在追立地和尚。

  立地和尚急飛奔,看到前方的張若塵,連忙上氣不接下氣的叫道:“張施主,快助貧僧一臂之力,降服這一頭麒麟。”

  “大師,你莫要開玩笑,以在下微末的修為,哪能與地火麒麟抗衡?還是你親自將它收服,更顯得你神通廣大。”張若塵道。

  開什么玩笑,讓張若塵降服地火麒麟?

  張若塵有自知之明,做不到的事,絕對不會去逞強。

  當然,張若塵也并沒有離開,而是站在一旁,靜靜的觀察。若是立地和尚真的有危險,他自然不會見死不救。

  地火麒麟追著立地和尚,圍繞張若塵轉圈子。

  說也奇怪,地火麒麟好像看不見張若塵,就只追著立地和尚。

  立地和尚的嘴里,不斷念出佛經,似乎是想感化它。

  地火麒麟的嘴里卻露出鋒利的牙齒,不時出天雷震動一般的怒吼,很顯然是想吃掉立地和尚。

  其實,地火麒麟之所以追著立地和尚,那是因為,立地和尚融合了佛帝金身。

  對于蠻獸來說,立地和尚就像是人形的圣藥,吞下他,就能讓它們得道成圣。

  張若塵觀察了半晌,手指摸著下巴,點了點頭,道:“立地和尚不愧是達到肉身成圣的境界,雖然還不能完美的運用肉身的力量,但是,逃命的度倒是頂尖級別,就連地火麒麟,竟然也追不上他。”

  半圣級別的麒麟,追不上魚龍第一變修為的和尚,傳出去,估計也沒有人會相信。

  事實卻就生在張若塵的眼前。

  地火麒麟整整追著立地和尚跑了數百圈,不僅沒能將他追上,反而將自己累得夠嗆。

  地火麒麟停了下來,向著張若塵盯過去。

  似乎直到此刻,它才看到,這一片海域,居然還有一個人類。

  (微信公眾號:feitian玉5。)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