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五十五章 奪取圣源

  張若塵雙腿一沉,重新站穩腳步,一股寒氣從腳底涌出,讓海水凝結,變成厚厚的寒冰。☆→☆→,

  站在冰面,張若塵單手捂著疼痛欲裂的胸口,盯著上方的金煌王。

  “好厲害的鐵柱,完全無法力敵。僅僅只是搖晃了一下,散發出一道力量氣波,就有如此恐怖的力量。若是,它倒壓下來,恐怕圣者都要被殺死。”

  剛才那一擊,鐵柱散發出來的一道力量波動,擊穿了舍利子的防御,打在張若塵的身上,將張若塵打得傷上加傷。

  此刻,張若塵身上的衣服,完全變成血衣,就連頭發末梢都在滴血。

  張若塵能夠看出,金煌王并不能完全掌控鐵柱。

  鐵柱發揮出來的力量,的確相當強大,但是,卻需要大量圣氣將它激活。以金煌王的修為,也只能勉強發揮出鐵柱的一絲力量而已。

  可是,僅僅只是這一絲的力量,就已經差一點,將張若塵碾殺。

  金煌王威風凜凜的站在半空,全身漆黑似如碳,盯著張若塵,大吼道:“本王掌握有孽海之柱,就算十位半圣前來,也不可能是本王的對手。你這個黃口小兒,也想與本王為敵?”

  張若塵調動舍利子的佛氣,將傷勢暫時壓制,無所畏懼道:“金煌王,若是,你沒有被死亡邪氣入侵身體,以你的修為,還有豐富的戰斗經驗,就算我擁有佛帝舍利,也不可能是你的對手。”

  “但是,你現在邪氣入體,意識混亂,只是一個被邪器控制的傀儡而已。我要勝你,可謂是輕而易舉。”

  金煌王大笑:“笑話,莫非本王掌握了孽海之柱,反而還不如你?”

  “沒錯。”

  張若塵擲地有聲的道。

  張若塵取出乾坤神木圖,捏在左手,將一縷縷金色佛氣,源源不斷的打入圖卷。

  圖卷表面,一道道時空銘紋,頓時亮了起來,散發出白色的光華。

  就連圖卷中央的接天神木的圖案,也逐漸活了過來,先是伸出一片金色葉子,隨后伸出一根樹枝,緊接著,一株數十丈高的金色寶樹,從圖卷的表面生長了出來。

  乾坤神木圖不僅僅只是蘊含一座內空間那么簡單,它本身也是須彌圣僧煉制的一件時空寶物,具有強大的防御力和攻擊力。

  只不過,張若塵以前的修為太弱,無法激發出乾坤神木圖的真正力量。

  “沒用的,在孽海之柱的面前,你的任何戰器,都不堪一擊。”

  金煌王的雙掌,嘭地一聲,擊在鐵柱上面。

  鐵柱再次搖晃了一下,涌出一層力量氣浪,化為潮水,向張若塵擊了過去。

  這一波力量的攻擊,比先前的攻擊,似乎更加強大。

  張若塵抓住乾坤神木圖,控制那一株數十丈高的金色寶樹,向前一揮,立即將鐵柱的力量氣浪打得散開。

  “怎么……怎么會這樣?”金煌王的臉色一變。

  “你能借助邪器的力量,我為何不能借助神樹的力量?”

  張若塵施展出神龍變,化為一條數十丈長的金色巨龍,伸出一只龍爪,抓住數十丈高的金色寶樹,穿過一層層死亡邪氣,出現在金煌王的頭頂上方。

  “嘩!”

  金色寶樹向前一掃,將鐵柱的邪氣,盡數擊散。

  與此同時,金色巨龍的嘴里,吐出一顆拳頭大小的龍珠,咻的一聲,化為一道金色光梭,撞擊在金煌王的身上,將金煌王打飛了出去。

  龍珠的威力,何等強大,只是一擊,就將金煌王的胸口,打得凹陷下去。

  金煌王的嘴里,吐出一口黑血,噗通一聲,掉落進西玄海。

  “嗷!”

  金色巨龍大叫了一聲,也跟著沖入海水,很快就找到金煌王,一爪擊在他的身上,將他身上的鎧甲拍得粉碎,身上裂出一道道血色的紋路。

  金色巨龍的身體一縮,重新化為人形。

  張若塵向前一沖,抓住金煌王的脖子,將他拖到一座小島上面,使用金色寶樹,將他鎮壓。

  張若塵的右手,按住金煌王的肩膀,快速伸出左手,五指捏成爪形,擊在金煌王的眉心。

  “嘩!”

  金煌王的氣海,在張若塵的攻擊之下,撕裂而開,出現一道縫隙。

  張若塵的手,伸入了金煌王的眉心,在氣海中,抓住玄武圣源,將其取了出來。

  玄武圣源,晶瑩剔透,如同一顆翡翠寶石,散發出十分明亮奪目的光芒。

  可是,仔細觀察,就會發現,在玄武圣源的表面,有著一絲絲黑色的紋路,似乎蘊含著一股死亡邪氣,讓人有些反感。

  就在張若塵將玄武圣源,托在手中的時候,頓時,一股嗜殺、貪婪、陰險的負面情緒,向他涌來。

  張若塵的眼神,剎那間,變成灰色,露出各種不同的神色,時而陰沉,時而貪婪,時而充滿殺氣。

  “張若塵……你就要墮入邪道……還不速速醒來……”

  一個威嚴沉冷的聲音,傳人張若塵的腦海,如同當頭棒喝,將張若塵震得全身顫栗了一下。

  緊接著,張若塵感覺到一股圣氣,從背心涌來,沖進經脈,涌向氣海,將他腦海中的負面情緒驅逐。

  “嘩!”

  一縷黑氣,從張若塵的頭頂,飛了出去。

  轉瞬間,張若塵清醒過來,立即將玄武圣源扔在了地上。

  “哧哧!”

  地面上,立即傳出腐蝕的聲音,大半個小島的泥土,在一瞬間,變成黑色。

  張若塵看向自己的手掌,手心的位置,依舊還有一個淡淡的黑色印記。

  他只感覺全身發寒,心有余悸的吐出一口氣,“好可怕的邪氣,差一點就讓我失去了意識。”

  “本王在墟界戰場,經歷過不知多少次生死血戰,早就錘煉出一顆堅如磐石的意志。但是,以本王半圣級別的修為,加上鐵血無情的戰心,卻依舊承受不住玄武圣源上的邪氣,被它控制,更何況是你這個初出茅廬的小輩?”

  身后,響起一個虛弱的聲音。

  張若塵轉過身看去,只見金煌王就站在他的身后,嘴角掛著一絲圣血,顯然受了很重的傷。

  張若塵躬身一拜,道:“多謝前輩出手相救,若非前輩,恐怕晚輩此刻已經變成了一只邪奴。”

  金煌王氣海中的玄武圣源,被張若塵取出之后,他的意志就重新將邪氣壓制了下去,已經清醒過來。

  剛才,也是他出手,將張若塵喚醒。

  “倒是一個恩怨分明的小家伙,難怪能夠成為佛帝傳人,果然不是圣者門閥的那些紈绔子弟,可以相比。”

  金煌王盯了張若塵一眼,露出欣賞的眼神,笑了笑道:“你也不用謝本王,就算要謝,也是本王謝你才對。今日,若非你這個小輩出手相救,恐怕本王的一世英名,恐怕就要毀于一旦。”

  金煌王在墟界戰場為人類征戰了百年,立下無數軍功,開辟出浩闊的墟界疆土,算得上是兢兢業業的一代名將。

  若是,他真的被邪氣控制,變成邪奴,就真的是毀了一世英名,甚至還要連累他的家族。

  無論怎么說,的確是張若塵救了他,他算是欠下張若塵一個巨大的人情。

  張若塵盯著地上的玄武圣源,連忙問道:“前輩,玄武圣源怎么會有如此邪惡的力量?”

  金煌王的目光,也盯向地上的玄武圣源,眼睛一縮,搖了搖頭,嘆道:“玄武圣源并沒有邪力,但是,孽海之柱卻是邪氣滔天的兇物。它將玄武的身軀,鎮壓在水底不知多少年,自然也將玄武圣源腐蝕。”

  “本王得到玄武圣源的時候,并不知道,它已經被邪氣腐蝕,將它煉化之后,就被它影響力了神志。”

  “后來,本王心中的貪念不斷變強,又去收取孽海之柱,結果導致體內的邪氣越來越濃,最終走上了一條不歸路。”

  金煌王問道:“小子,你不是已經有佛帝舍利,怎么也那么貪心,竟然拼了命的奪取玄武圣源?”

  張若塵道:“我是要用它救人,就怕已經來不及。”

  金煌王的眉頭一皺,道:“按理說,這一枚玄武圣源,乃是本王發現,而且是本王最先得到,也就是本王的東西。不過,念在你小子救過本王一命,本王可以將它送給你。”

  “前輩,這么快就想將欠的人情還上?”張若塵道。

  金煌王略顯尷尬,卻依舊肅然的道:“道理……就應該這樣講。本王先是救了你一命,又將玄武圣源贈送給你。什么人情都應該抵清了吧?”

  若是在別的時候,張若塵說不定還會和金煌王理論一番,絕對不能讓他這么輕松,就將人情還上。

  畢竟,張若塵先前有殺他的機會,但是卻只是取出玄武圣源,并沒有傷他的性命。

  此刻,張若塵沒時間去講這些,因為,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

  張若塵將乾坤神木圖捏在手中,蹲下身,將玄武圣源裹進圖卷里面,隨后,又輕輕的展開,平放在地上。

  “嘩!”

  張若塵盤坐在地,調動佛氣,雙出一根金色的佛柱,注入乾坤神木圖,借助乾坤神木圖的特殊力量,開始煉化玄武圣源上的邪氣。

  必須先將邪氣煉化,才能將玄武圣源給黃煙塵服用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