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五十四章 半圣之力

  “嘩——”

  隨著舍利子的第二層封印解開,張若塵的身上,浮現出金色的佛光。

  一個個佛紋、梵字、經文從舍利子中飛出,升騰飛躍了起來,嗡的一聲,凝聚成一尊百丈高的巨大金佛的虛影。

  張若塵紋絲不動的站在海面,緩緩將右臂抬了起來。

  那一尊金色佛影,也伸出一只大手,與張若塵的動作,保持同步,將烏骸蛟王的尾巴給抓住,抵擋住烏骸蛟王的攻擊。

  “轟!”

  他抓住烏骸蛟王的尾巴,將烏骸蛟王死死的鎮壓,手臂一甩,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,拖動著烏骸蛟王的身軀,將它扔飛了出去,直入云層,像是要被甩到天外。

  張若塵全身充滿了力量,別說是甩飛烏骸蛟王,只要他愿意,似乎就能徒手搬起一座大山。

  金龍當初將舍利子交給張若塵的時候,一共設置了四層封印,解開前面三層,可以在短時間獲得三次強大的力量。

  解開第一層封印,可以在短時間之內,獲得堪比魚龍境修士的力量。

  解開第二層封印,可以在短時間之內,爆發出堪比半圣的力量。

  解開第三層封印,可以在短時間之內,發揮出堪比圣者的強大力量。

  在天極境,張若塵只能解開第一層封印。突破到魚龍境,他終于能夠解開舍利子的第二層封印,在一個時辰之內,擁有半圣級別的力量。

  半圣,乃是整個昆侖界億萬武者追求的目標,夢寐以求的境界。但是,能夠達到半圣境界的武者,卻只是鳳毛麟角。

  張若塵只是二十歲出頭的年齡,卻能在一個時辰內擁有半圣級別的力量。

  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,說不定能夠借助這一次機會,讓張若塵對圣道,產生出全新的認識。

  將魚龍境的修士,比喻成一只螞蟻。

  將半圣,比喻成一個人類。

  那么,一只螞蟻,想要修煉成人類,自然是難如登天。

  但,若是給那一只螞蟻,一個時辰做人得機會,那么它對人的世界觀,人的力量,將會產生出全新的認識。

  等到它重新變回螞蟻,就會明白,接下來該如何奮斗,如何努力,將會比別的螞蟻少走許多彎路,直通半圣的大道。

  此刻的張若塵,就是那一只螞蟻。

  接下來的一個時辰,不僅僅只是要奪取玄武圣源,更要仔細的體會半圣的力量。

  烏骸蛟王根本沒有想到,張若塵的力量,竟然會突然變得如此可怕。

  它的身軀,在半空,不停掙扎和擺動,剛剛穩住身形,想要向張若塵發起反攻。

  卻發現,海面上,哪還有張若塵的蹤跡?

  那一個人類小子,去了哪里?

  “不用找了,在你頭頂。”

  張若塵站在烏骸蛟王的上方,抬起沉淵古劍,舉過頭頂。

  “嘩!”

  沉淵古劍揮斬了下去,在銘紋的激發之下,膨脹為一柄十數丈長的巨劍,劈斬烏骸蛟王的身上。

  “噗嗤!”

  烏骸蛟王的身軀,一分為二,斷成了兩截。

  蛟軀中,鮮血猶如瀑布一般,流淌出來。

  兩截蛟尸,垂直的墜落進海中,濺起大片的水浪。其中一截蛟尸,砸在一座小島上面,直接將那一座小島砸得沉沒。

  張若塵的手臂一收,劍身上,甩出一大片鮮血。

  隨后,他飛在距離海面數百米的高空,將速度催動到了極致,向金煌王追去。

  金煌王并沒有將鐵柱完全收服,想要返回黃御島,繼續煉化,所以才沒有理會張若塵,將他留給了烏骸蛟王。

  可是,金煌王才飛行沒多久,就察覺到,他和烏骸蛟王之間的聯系,突然消失。

  “怎么會這樣?”

  金煌王停了下來,轉過身,向身后的方向望去。

  烏骸蛟王已經被他使用馭獸銘紋控制,成為了他的戰獸。

  只有兩種情況,主人和戰獸的聯系,才會中斷。

  第一,烏骸蛟王主動將馭獸銘紋煉化,脫離了他的控制。

  第二,烏骸蛟王已經被殺死。

  金煌王更愿意相信是前一種情況,畢竟,烏骸蛟王乃是六階蠻獸,戰力堪比一尊半圣,在玄武墟界,誰能以如此快的速度將他殺死?

  就在金煌王想要返回,前去查看到底發生了什么情況的時候。

  遠處的天邊,傳來一股浩渺的佛道梵音,猶如萬佛誦經一般。一縷縷音波,穿梭在云層和海水之間,圍繞金煌王轉動了起來。

  金煌王身上散發出來的黑色邪氣,與音波微微觸碰,就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,立即消散。

  “莫非有佛門圣僧來到了玄武墟界?”

  金煌王警惕了起來,手掌按在鐵柱上面,隨時準備迎戰,

  “嘩!”

  天空,浮現出一片金色的佛云,形成一尊高達百丈的佛影,居高臨下的俯看下方的金煌王。

  張若塵站在那一尊佛影的手心,身上的皮膚被佛云映照成了金色,給人一種滂湃浩瀚的氣勢。

  “是你?”

  金煌王向上看了一眼,感受到張若塵身上的力量波動,頓時露出詫異的神情,驚嘆的道:“有意思,真有意思,你的身上竟然有如此寶物,應該就是佛帝的舍利子的力量吧?若是我能吞服舍利子,何愁不能達到圣者之境?”

  張若塵是佛帝傳人的事,并不是秘密,金煌王當然也知曉。

  張若塵的聲音浩渺,猶如佛音:“金煌王,你未免也太貪心,已經有了玄武圣源,還想要佛帝舍利,也不怕承受不住兩股相沖的力量,最終爆體而亡。”

  “哈哈!”

  金煌王大笑一聲,“玄武圣源和佛帝舍利皆是無上圣物,為何不能兼得?張若塵,你能殺死烏骸蛟王,說明你還是有幾分本事。留下佛帝舍利,本王放你離開。”

  “你在做夢。”張若塵道。

  金煌王手握鐵柱,頭上的長發,倒沖而起。

  一縷縷漆黑如墨的死氣,在他的身上環繞流動,形成一團渦旋的邪云。

  遠遠望去,金色和黑色的云彩,幾乎對沖在一起,讓整個海域變成一半金色,一半黑色。

  張若塵的時間緊迫,不再與金煌王多言,先一步攻擊了過去。

  “剎那劍法。”

  出手第一劍,就直接施展出絕學。

  若是能夠只用一招,就將金煌王制服,自然是最好不過。

  “唰”的一聲,張若塵在虛空一躍,施展出空間挪移,出現在金煌王的身前。

  他將一道時間印記,融入劍招,以摧枯拉朽之勢,一劍刺向金煌王的眉心。

  金煌王也不愧是經歷萬戰而不死的墟界統帥,臨戰經驗相當豐富,眼看沉淵古劍的劍尖,距離他的眉心,只有一寸的距離。

  金煌王的手臂一動,盤口粗的鐵柱,橫向飛來,擊在劍身上面,將沉淵古劍打得偏移了出去。

  金煌王急速后退,手指在額頭上一摸,拿到眼前一看,指尖全是鮮血。

  張若塵剛才那一劍,破開了他的肉身防御,在額頭上,留下一道兩寸長的血痕。

  “不愧是圣院的人杰,不僅能夠操控空間,居然還能調動時間的力量,本王倒是小瞧了你。”

  金煌王深吸了一口氣,將鐵柱中散發出來的死亡邪氣,源源不斷的吸入體內。

  他的身體,猶如被染色一樣,完全變成黑色,皮膚上流動著一層金屬光華,與那一根鐵柱像是變成了同一種材質。

  這是他,即將成為鐵柱邪奴的征兆。

  一旦成為邪奴,金煌王就將失去所有意識,完完全全變成鐵柱的附庸和傀儡。

  “去死吧!”

  金煌王將體內的圣氣,調動了起來,運至雙掌,打入鐵柱。

  鐵柱逐漸變成粗大,浮現出一道道邪異的紋印,一頭沉進水中,一頭直入云霄,化為一根頂天立地的邪柱。

  仔細觀察,就會看見,有灰黑色的死靈魂影,從柱子上面飛了出來。

  空氣中的溫度,驟然一寒。

  頓時,陰風陣陣,天昏地暗,方圓百里的海面,猶如變成了一座人間地獄。

  張若塵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邪器,散發出來的力量,就像是能夠擊穿天地一樣,就連沉淵古劍都開始不停的顫動,發出“錚錚”的劍鳴。

  而且,張若塵能夠清晰的感知到,金煌王并沒有發揮出它的全部威力。若是它的力量,完全爆發出來,簡直不可想象。

  到底是什么邪器?

  “嘩!”

  鐵柱晃動了一下,形成一股水浪一樣的力量勁氣,向張若塵轟擊過去。

  張若塵快速凝聚力量,雙手握劍,向前一劈。

  “嘭”的一聲,張若塵劈出的劍氣,在一瞬間,就被那一股邪氣擊碎。

  無形的邪氣,向張若塵撲卷了過去。

  剎那間,張若塵眼前的景象,全部消失,那些邪氣形成幻象,化為數十萬死靈軍士,發出呼嘯的聲音,從天而降,向他沖了過來,像是要將他吞噬。

  張若塵眉心的劍意之心,急速運轉起來。

  他雙手握劍,將劍一橫。

  劍中瞬間飛出一道道劍影,形成一面劍墻,懸浮在虛空,向前飛了出去。

  “轟!”

  所有劍影,剎那之間,全部破碎。

  一股龐大的邪力,擊在張若塵的身上,擊穿了張若塵身上的佛光,將他打得倒飛了出去,落到數里之外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