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五十一章 先天胎息

  片刻之后,張若塵收回了手指,看著躺在地上的黃煙塵,眼中盡是內疚、惶恐、擔憂,情不自禁的咬緊了嘴唇,道:“都怪我。≤≤,”

  黃煙塵傷得相當嚴重,五臟六腑、經脈、氣海皆受了不可痊愈的創傷,肉身已經破破爛爛,恐怕就算是圣者出手相救,也無力回天。

  若是沒有奇跡,幾乎是不可能再醒來。

  張若塵的雙拳緊握,相當自責,若是,當初他讓黃煙塵一直在圖卷世界中修煉,也就不會遭遇這樣的劫難。

  當時,他覺得,一味的閉關修煉,對修煉無益,只會適得其反,根本無法成為真正的強者。

  只有經歷不斷的生死戰斗,經歷人生的酸甜苦辣,經歷人情世故的錘煉,最終,才會在圣道之路走得更遠。

  所以,他讓黃煙塵出來歷練,一起戰斗,磨礪心境,磨練意志。

  可是,他怎么也沒想到,竟然會發生這樣的變故。

  小黑找到受了重傷的敖心顏和橙月星使,帶了過來。

  她們兩人,也已經暈厥。

  但是,她們的體質特殊,而且她們的修為也比黃煙塵強大很多,達到了魚龍第三變“煉骨化玉”。

  所以,她們雖然傷得很重,但是,只要服下療傷的丹藥,加以時間調養,依舊能夠痊愈,并無大礙。

  “先去圖卷世界。”

  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,立即取出乾坤神木圖,打開了圖卷世界,抱著黃煙塵進入空間之門,來到接天神木的下方,將她放在了地上。

  接天神木的木靈之氣,對她的傷勢,說不定會有一定的幫助。

  張若塵將黃煙塵嘴角的血跡擦干,取出如意寶瓶,一只手搭在她的背部,將她扶起來,分開她的嘴唇,將瓶中的木靈紅澶,緩緩的倒入了她的嘴里。

  隨后,張若塵將黃煙塵扶正,坐在她的背后,雙掌同時擊了出去,調動龍珠中的圣龍之氣,源源不斷打入她的身體。

  整整半天過去,張若塵的額頭上不斷冒出豆大的汗珠,就連他的臉色都逐漸變得蒼白,但是,黃煙塵的傷勢,卻沒有絲毫好轉的跡象。

  “不,不可以這樣……”

  張若塵搖了搖頭,咬緊了牙齒,繼續壓榨體內的力量。

  他不僅將圣龍之氣打入黃煙塵的體內,就連他自己的真氣,幾乎也全部耗盡,身體微微搖晃,似乎隨時都會暈倒。

  要知道,先前與烏骸蛟王戰斗,張若塵就已經受了不輕的傷勢,全靠體內的真氣和圣龍之力將傷勢壓制了下去。

  此刻,他將體內的真氣,全部注入黃煙塵的身上,自身的傷勢,立即就爆發了出來,對身體造成反噬。

  “噗!”

  張若塵一口鮮血吐了出來,一股強烈的虛弱感和疼痛感傳遍全身,臉色蒼白得就像是紙一樣,沒有任何血色。

  他的身體晃了晃,向左側倒了下去。

  “不能……我不能倒下……我倒下了,她怎么辦……”

  張若塵以強大的意志,雙掌撐在地面,咬緊了牙齒,緩緩的重新坐了起來。

  就在剛才,張若塵倒下的那一刻,小黑也將黃煙塵的傷勢檢查了一遍,搖了搖頭,道:“傷得太重,就算有接天神木的木靈之氣蘊養身體,也活不過三天。”

  小黑看了看張若塵的臉色,補充了一句,道:“不過,若是能夠找到玄武圣源,說不定,能夠救她一命。她修煉的是,融合玄武圣源,能夠讓她重塑肉身,煥發出生機。”

  不需,張若塵已經明白,無論如何,他必須在三天之內,將玄武圣源取到手。

  當然,玄武的腹部,既然會發出那么恐怖的音波,也就說明,肯定有一位絕頂的強者,正在里面奪取玄武圣源。

  要不然,他不會發出音波,震傷黃煙塵、敖心顏、橙月星使,阻止她們前往玄武的腹部。

  想要從那一位強者的手中,奪走玄武圣源,張若塵就必須先將修為突破到魚龍境。

  “魚龍境。”

  張若塵的眼神一沉,拿起了如意寶瓶,喝下一口木靈紅澶,開始療養傷勢。

  隨后,他又將一枚蛟珠取出,服進嘴里,調動體內稀薄的真氣,開始煉化蛟珠,沖擊魚龍境。

  以他現在的傷勢,沖擊魚龍境,是相當危險的事。

  但是,張若塵卻別無選擇,因為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,就算很危險,也必須要一邊療傷,一邊沖擊境界。

  將第一枚蛟珠煉化之后,張若塵的氣海中的真氣,已經達到圓滿狀態。

  只不過,滂湃的真氣,瘋狂的流動在受傷的身體之中,沖擊他的經脈、臟腑,讓張若塵的傷勢,變得更加嚴重。

  張若塵的嘴里一邊流血,卻又一邊將第二枚蛟珠服下,繼續沖擊魚龍境。

  哪怕他明知,如此一來,他會傷得更重,心中卻沒有一絲猶豫。

  整整過去了兩天,張若塵一連服下十三枚蛟珠,身上的氣息,變得越來越強,全身都被真氣包裹了起來,形成一個直徑九丈的巨大圓球。

  遠遠望過去,張若塵的身體被體內的真氣,撐得裂出一道道血色的紋路,就像是裂開的陶瓷一般。

  若是不能突破境界,張若塵隨時都可能會爆體而亡。

  兩天時間,在小黑的醫治之下,敖心顏和橙月星使已經醒了過去。

  她們當然知道張若塵為何要那么拼命的突破境界,也知道,黃煙塵傷得很重,很可能活不過今天。

  敖心顏沒有心思療養傷勢,雙手緊緊的捏著衣角,十分擔心張若塵的傷勢惡化,在突破的時候,遭遇不測。

  雖然,敖心顏十分希望,張若塵能夠愛惜自己的身體,不要那么拼命,先養好傷勢,再突破境界。

  但是不得不說,正是因為張若塵身上的那一股特殊的氣質,所以,才讓敖心顏相當的佩服,甘心認他做組長,聽從他的號令。她的心中,甚至對張若塵還產生了幾分情愫,只是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而已。

  就連一直看張若塵不順眼的橙月星使,此刻,眼眸中也露出幾分異彩,有些佩服起張若塵的人格魅力。

  真正的男人,并不是需要他在弱者的面前多么的霸道和強勢,而是,應該在需要他的時候,他能夠肩負起該有的責任和擔當,直面比自己強大的敵人和嚴峻的挑戰,保護和守護自己需要愛護的人。

  “轟!”

  突然,張若塵身體表面的那一團真氣,破碎而開,化為一條條真氣溪流,源源不斷向他的眉心涌了過去。

  在這一刻,張若塵終于一舉沖破凡人的極限,達到魚龍第一變“先天胎息”。

  所謂的先天胎息,就是自服內氣,握固守一,可以吞服天地靈氣為自身的糧食,達到辟谷的境界。

  達到這個境界,就算一年不吃不喝,也不會餓死和渴死。

  “終于成功了!”

  張若塵睜開雙目,深吸了一口氣,方圓十里之內的靈氣,頓時被抽之一空,全部被他吸入身體,存入氣海。

  達到魚龍境之后,他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變得更快。體內的真氣,無時無刻不在經脈中運轉,自成一個內循環,根本不用擔心,真氣會耗盡。

  張若塵站起身來,走到黃煙塵的身旁,俯下身,手指按在她的手腕,檢查了一遍她的傷勢。

  半晌之后,他才收回了手,柔聲的道:“等我回來。咳咳!”

  只是開口說了一句,張若塵就引動傷勢,咳嗽了兩聲,手指在嘴角擦了擦,拭去了咳出的血跡。

  “組長,我跟你一起去取玄武圣源。”敖心顏站起身來,立即迎了過去。

  張若塵向她盯了一眼,道:“你留下來養傷,交給我就行。咳咳!”

  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,將傷勢暫時壓制下去,打開空間之門,重新走出圖卷世界。

  圖卷世界中過去了兩天,但是,外界也才過去兩個時辰而已。

  張若塵緊緊的捏了捏拳頭,道:“只有一個時辰的時間,我一定要將玄武的圣源取到手,一定能夠做到。”

  張若塵挺了挺胸膛,努力讓自己站得直一些,拖著沉淵古劍,向著玄武的腹部行去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