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四十九章 海底的鐵柱

  地火麒麟的身軀巨大,背上的羽翼展開之后,足有七十丈長,燃燒著毀滅性的烈焰,似乎讓海水都變成了巖漿。

  “哧哧!”

  沒來得及逃走的墟界戰士和赤云蟒蛟,被地火麒麟追上,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一聲,身體就燃燒起來,在一瞬間化為飛灰。

  片刻之后,張若塵也被地火麒麟追上,越來越近,眼看就要被地火麒麟的爪子抓住。

  張若塵的手指,在儲物戒指上面一摸,將璇璣老人給他的圣旨取出來,捏在手中。

  “嘩!”

  調動真氣,注入圣旨。

  圣旨之中,立即散發出一縷縷白色的圣氣,圍繞張若塵流轉了起來,凝聚成璇璣老人的虛影,散發出一股龐大的神圣之氣。

  璇璣老人的虛影,高達三丈,白光閃耀,與張若塵的身體重疊在一起。

  看到璇璣老人的虛影,地火麒麟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波動,略微的停頓了一下,露出忌憚的神情。

  圣旨一出,猶如圣者親臨,足以威懾天下,迫使眾生跪地叩拜。

  只不過,每一道圣旨,代表不同的力量。

  璇璣老人為了歷練張若塵,所以,這一卷圣旨之中,只蘊含速度的力量。若是遇到無法抵擋的危險,只要張若塵將真氣注入圣旨,就能立即逃遁到萬里之外。

  當然,若是璇璣老人愿意,也能給張若塵一卷承載圣者力量的圣旨,只不過,那樣對張若塵只有壞處,沒有任何好處。

  人,一旦擁有了強大的外力,還會努力修煉嗎?

  “嘩!”

  圣旨的圣氣加持在身上,張若塵如有神助,化為一道白光,急速向海溝底部沖去,瞬間就逃過地火麒麟的攻擊。

  下一個剎那,張若塵比烏骸蛟王和立地和尚先一步到達海溝的底部,落到一層堅硬的海底石板上面。

  按理說,海底的溫度,應該很低。

  但是,血泉海溝的底部的海水卻相當滾燙,站在水中,就像是站在煮沸的油鍋里面。只有修煉到魚龍第二變的修士,達到“煉皮成金”的境界,才能抵擋這樣的溫度。

  當初,黃神異能夠來到這里,恐怕也是借助了某種寶物。

  按照張若塵的吩咐,黃煙塵、敖心顏、橙月星使都已經先一步到達海溝底部,所以,她們沒有死在地火麒麟的火焰之下。

  見到張若塵飛落下來,她們立即趕了過來,與張若塵匯聚在一起。

  張若塵問道:“找到玄武傳承地沒有?”

  黃煙塵的神情十分嚴肅,道:“我們現在,就在玄武尸體的背上。”

  剛才,張若塵忙著逃命,根本來不及觀察海底的環境,聽到黃煙塵的話,他才仔細向周圍看去。

  只見不遠處,立著一根直徑三丈的鐵柱,猶如定海神針,插在海底的石層之中,聳立起數百丈的高度。

  如此巨大的鐵柱,也不知重達多少萬斤?

  鐵柱在水中,也不知浸泡了多少年,在它的表面,早就已經銹跡斑斑。

  透過銹跡,可以看見,鐵柱上面,印著一道道陰森詭異的紋印,有的紋印像白骨,有的紋印像厲鬼,有的紋印像邪花。

  張若塵走了過去,手指才剛剛觸碰在鐵柱上面,立即就有一股死氣滔天的力量,通過手指,進入他的身體。

  “嗚嗚!”

  頓時,張若塵的腦海中,響起億萬邪魔死靈的叫聲,浮現出一個個血腥的畫面,無數邪氣的力量,猶如一團黑色的墨汁,開始腐蝕他的武魂。

  就在這時,張若塵的氣海壁上,諸神的印記亮了起來,就如光明破開了黑暗,將一股滔天的邪氣驅逐出身體。

  張若塵猶如觸電一般,立即收回手指,后退了兩步,臉上露出驚異的神色,道:“好可怕的死亡邪氣,幸好有諸神的印記,要不然,我恐怕已經變成了一具沒有意識的怪物。”

  就在剛才,張若塵感覺他像是被這一根鐵柱,拉扯到了一個邪異的世界。

  在那里,有著山岳那么巨大的白骨生物,還有一只血紅色的眼睛在天空飛行,在地底的深淵,一道道黑色的鬼魂飛出來,化為一片黑色的鬼云。

  那一個世界,就像是傳說中的地獄。

  黃煙塵的雙目中露出迷茫的神情,不知不覺也走到鐵柱的旁邊,緩緩將手伸了過去。

  “別去觸碰,這是一件邪器。”

  張若塵抓住黃煙塵的手腕,帶著她,遠離了鐵柱。

  黃煙塵立即回過神來,雙眸重新變得明亮,心有余悸的道:“那一根鐵柱,居然能夠影響我的心神,到底是什么東西?”

 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。

  “哧哧!”

  小黑伸出爪子,在鐵柱上面抓了下,將銹跡刮開,露出三道金色的印子。

  它絲毫都不受那一股邪力的影響,道:“這是一件戰兵。”隨后,又補了一句,“似乎并不是來自昆侖界。”

  “為何不是來自昆侖界?”橙月星使問道。

  小黑盯了橙月星使一眼,不緩不急的道:“因為,鍛造的手法不同。昆侖界的戰兵,是以銘紋為基礎。但是,這一根鐵柱之中,卻沒有銘紋,而是另外一種鍛造手法。”

  小黑的雙爪,按在鐵柱上面,將全身力量都調動起來,想要將鐵柱拔出來。

  但是,無論它使用多大的力量,鐵柱就是紋絲不動。

  “好家伙,恐怕就算是半圣,也未必能夠將它拿起。”小黑收回雙爪,后退了兩步,急促的喘了兩口氣。

  “嘭!”

  張若塵將真氣運轉至腿部,一腳向下踩去,將厚厚的石層震得裂開。

  石塊紛紛掉落,在石層的里面,終于露出玄武的背殼。

  玄武的身軀,十分龐大,只是背殼就有十數里大小,若是立在地面,就是一座大山。

  當玄武身軀外面的石層全部裂開,眾人才看見,原來那一根鐵柱,竟然是從背部擊穿了玄武的身體,將玄武釘死在海溝的底部。

  血泉海溝的血泉,其實就從玄武體內流淌出來的鮮血,將方圓數百里的海水染成了紅色。

 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畫面震撼住,久久說不出話。

  張若塵皺起眉頭,道:“它的確不是遠古神獸的純血玄武,而是一頭玄武的后裔‘青火玄武’,但是,以它的身軀大小,還有它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。它若是還活著,恐怕能夠將圣者都給撕碎。”

  “如此強大的一頭青火玄武,到底是何等人物,才能將它殺死?”

  小:“應該是那一根鐵柱的主人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玄武的背部,乃是防御力最強的地方。那一根鐵柱能夠從背部,將玄武的身軀擊穿,那么,鐵柱的主人的實力得多么強大?”

  “你剛才說,鐵柱的鑄煉方法,與昆侖界的煉器手法完全不同。但是,據我所知,各大墟界的煉器手法與昆侖界都十分相似,沒有太大的差別。”

  “那么,鐵柱的主人,到底來自哪一座墟界?”

  “鐵柱的主人,能夠殺死這一只青火玄武,絕對是一位超級恐怖的強者。除了昆侖界,就算是上等墟界,恐怕也很難誕生出這樣一位強者吧?”

  張若塵的心中,生出一個不好預感,總感覺先前出現在他腦海中的那一個邪異的世界,有可能真實存在。這一根鐵柱的主人,說不定就是來自那里。

  若是如此,豈不是說,在這浩瀚的宇宙之中,竟然還有一個與昆侖界一樣強大的大世界?甚至,說不一定,那一個世界,比昆侖界還要強大,更加可怕。

  因為,那一個世界的修士,已經來到昆侖界的周邊。但是,昆侖界的修士,卻還沒能發現他們的世界的方位。

  在一瞬間,張若塵的腦海中浮現出無數個念頭,越想越感覺到無邊的恐懼,身體就像是掉進了冰窖,全身發寒。

  “應該只是我的胡思亂想,昆侖界周邊的墟界那么多,誕生出一個邪異的小世界也很正常。”

  “這一只玄武,也不知死去了多少年。若是真的有一個比昆侖界還要強大的大世界,恐怕早就已經開始大規模的侵略昆侖界,不可能到現在都還沒能看見他們的蹤跡。”

  張若塵努力的說服自己,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  沒等張若塵繼續多想,頭頂上方,一片火光壓了下來,讓海水變得滾燙無比。

  地火麒麟追著烏骸蛟王和立地和尚,急速向下方沖來。

  感受到上方傳來的龐大力量,黃煙塵、敖心顏、橙月星使皆是臉色大變,猶如遭受九重山岳的鎮壓,幾乎就要跪在地上。

  半圣級別的力量,不是她們可以承受得住。

  “走,先躲進玄武軀體。”張若塵道。

  張若塵能夠察覺到,玄武的傳承,就在玄武的軀體內部。

  想要進入玄武的軀體,只有兩個入口,那就是玄武的雙眼。

  玄武的眼球,早就已經腐蝕殆盡,只露出兩個十多丈高的黑色眼睛洞口,通往身軀內部,十分幽深,看不見底部。

  一縷縷玄武之氣,就像是五彩色的瀑布,從雙眼中涌出來,融入海水,消失不見。

  站在玄武的左眼,張若塵向下看了一眼,只見,那一根鐵柱將玄武的身軀擊得對穿,從腹部沖出去,插入地底巖漿。

  玄武的身軀下方,就是一片沸騰的赤色巖漿湖,一只只赤鱬獸,似乎受到了某種感應,從巖漿中沖出來,向著張若塵等人攻擊過去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