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四十五章 反擊

  綠袍星使的骨灰,一粒粒掉落下來,落在海面,發出“沙沙”的聲音。

  只是一瞬間,一位頂尖的邪道強者,就消失在這個世界,化為灰燼。

  這一幕,讓在場的墟界戰士,全部都心驚膽顫。他們低下頭,感覺到全身發寒,就連呼吸都不敢太過大聲,害怕成為烏骸蛟王下一個擊殺的對象。

  “綠袍星使的身上,有一卷圣旨,乃是護身的寶物,居然依舊擋不住烏骸蛟王的一擊。烏骸蛟王的實力,實在太可怕。”

  橙月星使抬起頭,看著上方的烏骸蛟王,那一張冷傲的俏臉,變得有些蒼白。

  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大,雙目如炬,比橙月星使看得更加清楚。

  剛才,烏骸蛟王出手的時候,綠袍星使的身上,的確有一圈圣光涌出來,閃爍了一下,擋住了烏骸蛟王的第一波攻擊。

  但是,就在一瞬間,烏骸蛟王又一連打出十數次攻擊,擊穿了那一圈圣光,將綠袍星使殺死。

  烏骸蛟王出手的速度極快,明明打出了十數次攻擊,但是,眾人卻看不清他出手的影子,只能看見他輕輕的一揮手,綠袍星使就碎裂成齏粉。

  綠袍星使以前肯定使用過那一卷圣旨的力量,所以,圣旨中殘剩的圣力并不多。

  要不然,綠袍星使就算不是烏骸蛟王的對手,借助圣旨的力量,想要逃走并不是難事。

  張若塵的身上,也有一卷圣旨。

  璇璣劍圣在收張若塵為徒的時候,就將一股圣力,灌注在圣旨之中。

  到現在為止,圣旨的力量,張若塵一次也沒有使用過。

  璇璣劍圣,乃是圣院的第二院主,他老人家的實力,在整個東域也是頂尖級別的存在,能夠被封為“東域三大劍圣之一”,就可見他的地位有多么的尊貴。

  他頒布的圣旨的威力,自然也無比強大。

  所以說,有圣旨在手,張若塵根本就不懼烏骸蛟王。

  只要張若塵想要離開,半圣都留不住他。

  以前,張若塵沒有使用圣旨,那是因為,圣旨中的圣力,每使用一次,就會減少一分。不到關鍵時刻,張若塵根本不會使用圣旨。

  雖然有圣旨在手,張若塵卻并沒有打算現在就離開,而是在思考如何擊殺蛟族,沖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若是有機會,最好也能得到玄武傳承。

  烏骸蛟王調動獸魂,爆發出一股無形的魂力,向著四面八方涌了出去,落在每一個墟界戰士的身上。

  他使用魂力,是想擊潰墟界戰士的意志和精神,將眾人變成受他驅使的奴仆。

  一位達到六級墟界戰士的級別的老者,向前跨出一步,冷哼了一聲,“老夫就算是死,也絕對不會替一頭畜生辦事。”

  “不識抬舉的老東西。”

  “噗!”

  烏骸蛟王冷笑一聲,隔著一片虛空,一巴掌拍了出去,擊在那一個老者的頭頂。

  咔嚓一聲,掌力將老者的身體,打得坍塌了下去,變成一團碎骨和碎肉。

  “還有誰?”烏骸蛟王沉聲道。

  烏骸蛟王的強大魂力,終于擊潰墟界戰士的意志,沒有人再敢反抗,紛紛潛入海底,進入血泉海溝。

  五位蛟族統帥,飛在海面上面,全部化為人首蛟身的怪物,大笑了起來。

  其中,一位長著婦人頭顱的蛟族統帥,嘲笑了一聲:“域外人類以為自己高高在上,實際上,他們全部都是膽小怕事的生物。大王只是一道魂力散發出去,就將他們嚇得如同一群龜鱉,乖乖的去給我們開路。”

  聽到這話,黃煙塵忍無可忍,眼神一沉,向前跨出了一步,就想沖上去與那一位蛟族統帥戰個你死我活。

  但是,張若塵卻快速伸出一只手,死死的扣住了她的肩膀,將她拖了回來。

  “張若塵,你放開我!”黃煙塵冷聲道。

  張若塵對她搖了搖頭,道:“何必要去送死?”

  “我寧愿一死,也不愿意受土著蠻獸的擺布。”黃煙塵的一雙寶藍色的雙眸,盯著張若塵,道:“張若塵,我們是墟界戰士,難道還懼怕死亡?”

  “師姐,你太沖動了!”

  張若塵搖了搖頭,傳音道:“我們本來就是要去尋找玄武傳承,為何不暫時隱忍,先去血泉海溝,萬一真的得到玄武傳承了呢?”

  黃煙塵道:“隱忍?我忍不了!就算得到玄武傳承,我們也不可能敵得過烏骸蛟王,最后還不是成全了他?”

  “那可不一定。”

  張若塵搖了搖頭,似乎心中已經有應對的策略,并不給黃煙塵反駁的機會,強硬的道:“師姐,這一次,你必須聽我的,不要去送死,先跟我走,去血泉海溝。”

  張若塵的眼神堅定,抓住黃煙塵的手臂,拖著她,沉入水中,跟著那些墟界戰士一起,向著海底沖去。

  “嘩——”

  張若塵將護體天罡釋放出來,形成一個直徑一丈的氣罩,將海水推移了出去,緩緩向下沉。

  黃煙塵象征性的掙扎了兩下,沒能甩開張若塵的手,也就不再反抗,順從張若塵,向著水底沖了下去。

  敖心顏、橙月星使也釋放出護體天罡,跟了上去。

  血泉海溝,深不見底。

  海水冰寒刺骨,而且,越是向下潛去,水的壓力就變得越來越強,將墟界戰士的護體天罡壓得變形。

  當下潛到海底一千米的深處,一些天極境初期和天極境中期的墟界戰士,最先承受不住那一股水壓,想要返回水面。

  但是,五位蛟族統帥就跟在眾人的后面,只要見到有人想逃回水面,它們立即沖上前,將其吞食。

  一位頭上戴著鐵環的蛟族統帥冷笑道:“繼續下潛,誰敢后退,就是死路一條。哈哈!”

  就在剛才,已經有二十多位武道修為較低的墟界戰士,被它吃掉。

  張若塵的臉上露出冰冷的神情,心中醞釀著一股怒火,緊咬著牙齒,努力克制住自己。

  雖然,兩個世界的戰爭,根本沒有對與錯,只有你死,或者我亡。

  但是在他看到,昆侖界的袍澤戰士,被蛟族活生生的吃掉,而他們卻無法反抗的時候,真的是相當憋屈,相當惱怒。

  “再等一等。”張若塵在心中,如此告訴自己。

  五位蛟族統帥,其中兩位達到魚龍第六變的境界,還有三位更是達到魚龍第七變。

  除此之外,還有一大群赤云蟒蛟跟在它們的后面,猶如一支蛟族大軍,逼迫數百位墟界戰士不得不硬著頭皮,繼續向著海溝底部潛去。

  下潛到海底五千米的時候,就連天極境小極位的墟界戰士,也已經承受不住海水的擠壓。

  他們的胸腹凹陷了下去,兩顆眼球凸了出來,隨后,嘭的一聲,身體爆裂,變成了一團血水。

  那些蛟族大軍,卻絲毫不管墟界戰士的死活,反而使用鞭子,抽打前面的墟界戰士,逼迫他們繼續前行。

  下潛到海底一萬米的時候,天極境的墟界戰士,除了張若塵,其余全部都已經死亡,不是被強大的水壓殺死,就是被蛟族統帥吃掉。

  張若塵釋放出了空間領域,可以幫他抵擋海水的水壓,所以,才能活下來。

  眼睜睜的看著,一個個墟界戰士慘死,張若塵的臉色鐵青,雙手捏成了拳頭,眼中露出一股強烈的殺意。

  他一直在隱忍。

  因為他知道,現在還不是出手的時候。

  就算再不甘心,也只能忍。

  達到一萬五千米的海底,就連魚龍境的修士抵擋起來也十分吃力。他們的力量被壓制到了極低點。別說是戰斗,就算是動一動手臂,也會相當費勁。

  周圍,一片漆黑,看不到任何光亮。

  就在這時,張若塵卻突然停了下來。

  黃煙塵向張若塵看了一眼,道:“張若塵,你怎么停下……”

  直到此刻,黃煙塵才發現,張若塵的雙眼微微鼓脹,眼中全是血絲,滿臉的青筋都凸了起來。

  她并不知道張若塵心中的憤怒,以為張若塵是抵擋不住強大的水壓,所以才停下,于是,立即沖了過去,想要幫助張若塵抵擋海水的壓力。

  張若塵對著黃煙塵輕輕的搖了搖頭,平靜了下來,道:“師姐,你先去海溝底部,不用管我。”

  “你們停下干什么?還不快繼續下潛?”

  那一位頭上戴著鐵環的蛟族統帥,厲吼了一聲,揮動一根十丈長的蛟筋鞭子,向張若塵和黃煙塵抽了過去。

  “嘩!”

  鞭子劃開海水,形成一股弧形的氣勁。

  因為強大的水壓,那一位蛟族統帥的力量,受到巨大的壓制,原本擁有魚龍第六變的修為,但是,他現在卻連天極境武者的力量都發揮不出來。

  “已經是一萬五千米的海底,就算是半圣來到這里,恐怕也只能發揮出魚龍境的實力。也是時候,讓蛟族付出一些代價。”

  張若塵一直都在隱忍,等的就是現在這一刻。

  他轉過身,快速伸出一只手掌,將那一位蛟族統帥抽過來的蛟筋鞭子穩穩的抓住,用力一扯,直接將鞭子奪了過去。

  “打夠了吧?是不是也該輪到我了?”

  張若塵抓住鞭子,手臂一甩,將蛟筋鞭子重重的抽了出去,擊在那一位蛟族統帥的臉上。

  “啪!”

  蛟筋鞭子在那一位蛟族統帥的臉上,留下了一道長長的血痕,將皮膚打得外翻,就連鼻梁都被打斷成兩截。

  站在張若塵身旁的黃煙塵,微微一驚,完全不明白,一直都在隱忍的張若塵,怎么突然對蛟族統帥發起攻擊?

  敖心顏和橙月星使也都停了下來,看到這一幕,她們的心中大驚。

  赤云蟒蛟的數量龐大,力量強悍,特別是五位蛟族統帥,全部都是魚龍第六變以上的修為。張若塵與它們為敵,豈不是自尋死路?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