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四十四章 烏骸蛟王

  張若塵皺了皺眉頭,眼中露出一道冷色,道:“金煌王不是在前面開路,算一算時間,他應該早就已經進入這一片海域,可是,為何卻沒有看見他的蹤跡?”

  “對啊!若是有金煌王大人在,我們也不會損失這么慘重。”

  “說不定金煌王大人也遭遇了不測。”

  眾人都十分悲觀,早就已經沒有尋找玄武傳承的心情,只要活著離開這一片死亡海域。

  另一個方位,一塊十多米長的戰艦碎片,快速航行了過來。

  綠袍星使和老一輩的四位邪道高手,站在那一塊戰艦碎片上面,沖進人群之中。他們到達張若塵的對面,才徐徐的停了下來。

  綠袍星使冷笑了一聲:“說不定你們的金煌王,已經進入玄武傳承地,正在奪取玄武的傳承。哪有時間,顧及你們的生死?哏哏。”

  張若塵向綠袍星使看了一眼,發現綠袍星使的皮膚表面,有一層淡淡的金光在流動,散發出金屬光澤。

  由此說明,他的修為,已經突破到魚龍第二變,煉皮成金。

  只不過,他的修為,才剛剛突破,還無法控制體內暴增的力量,所以,皮膚才會散發出金色光芒。

  那些在魚龍第二變修煉了很久的修士,能夠達到收放自如的境界,可以將皮膚上的金光,收斂進體內。

  包括綠袍星使在內,那些邪道高手的眼神十分不善,帶著濃烈的敵意。

  他們逐漸分散開,呈半包圍,向張若塵靠近了過去。

  現在,金煌王和七級墟界戰士都不在這里,秩序混亂,人心惶惶,大家都在想著如何離開血泉海溝,自然也就沒有人會在乎兵部的法規。

  綠袍星使怎么會放過這樣的機會?

  張若塵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們這是要干什么,莫非是想在這里動手?”

  綠袍星使笑道:“為何不能在這里動手?張若塵,你的軍功值,應該已經很接近三千萬點了吧?”

  張若塵道:“你想在我達到無上極境之前,將我殺死?”

  “沒錯。”

  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你難道不想知道鐵娘子、霍無忌、霍光他們三人去了哪里?”

  “你殺了他們?”

  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我沒有殺他們,但是,我可以給你保證,你今后再也見不到他們。”

  綠袍星使面不改色,道:“你在嚇唬我嗎?今天,我就偏要來試一試,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?”

  綠袍星使的雙手一合,隨后,兩只手掌緩緩分開,十根手指之間冒出一團綠色的火焰。

  “嘩”的一聲,長達三米的烈焰戰錘,從綠色的火焰中飛出來。

  戰錘的頂部,是一顆巨大的骷髏頭,被火焰包裹,猶如一只火炬。戰錘上的火焰,不斷變得旺盛,散發出一股強橫的圣力。

  “嘩啦啦!”

  橙月星使的手臂一甩,鎖龍鏈飛了出去,穿過十多丈的空間,擊向綠袍星使的胸口。

  綠袍星使向后一退,躲過鎖龍鏈的攻擊。

  “啪!”

  鎖龍鏈擊在虛空,發出一聲響亮的氣爆,讓天地靈氣震蕩了一下。

  橙月星使擊殺了鐵娘子之后,張若塵就將鎖龍鏈還給了她。

  綠袍星使咬牙切齒,冷聲道:“橙月星使,看來你是徹底背叛黑市,既然如此,我也不必手下留情。今日,就將你也一并除掉。”

  綠袍星使身后的四位老一輩的邪道武者,皆是一等一的高手。

  其中,有兩位老者,更是達到魚龍第六變的境界。

  他們兩人體內的真氣,從毛孔中涌出去,彌漫在周圍的空間,顯化成一龍一虎兩只巨大的蠻獸的形態。

  這兩位老者是親兄弟,很少有人知道,他們的真正名諱。但是,他們的稱號,卻十分響亮,人稱“龍虎雙邪”。

  傳說,他們兩人聯手,可以與魚龍第七變的強者一戰,而且不落下風。

  即便是橙月星使的修為,已經突破到魚龍第三變,但是,獨自一人面對龍虎雙邪,卻依舊露出凝重的神情,不敢掉以輕心。

  就在這時,張若塵感應到了什么,向著遠處望了過去。

  “嘩!”

  他眉心的天眼,浮現了出來,看到一艘山岳那么巨大的戰艦,正向這個方向行駛了過來。

  雖然,海面上的霧氣,遮擋視線。

  但是張若塵的天眼,卻依舊能夠看到三十里之外。

  張若塵的臉色略微一變,向黃煙塵、敖心顏、橙月星使盯了過去,道:“一艘半圣級戰艦,正在我們行駛過來,快離開此地。”

  聽到張若塵的話,眾人皆是一驚。

  四艘半圣級戰斗,其中三艘都已經損毀,最后一艘也被烏骸蛟王奪去。

  根本不用猜,肯定是烏骸蛟王來了!

  烏骸蛟王,乃是西玄海的土著霸主,堪比一尊半圣,只要是墟界戰士,幾乎都聽過它的威名。

  沒有任何猶豫,在場的所有墟界戰士,立即開始逃竄。

  “域外人類,你們逃不掉了!”

  霧氣中,半圣級戰艦的影子,已經呈現出來,橫在了眾人的前方。

  水中,響起嘩嘩的聲音。

  一條條巨大的赤云蟒蛟游了過來,將整片海域包圍。它們揚起頭顱,露出水面,發出震耳欲聾的吼叫。

  赤云蟒蛟的數量極多,密密麻麻,四處都能看見蛟影。

  “轟!”

  一條魚龍第六變的蛟族統帥,突然,從水中躍起,張開一張血盆大口,將一位墟界戰士的身體咬碎成了兩截。

  它的喉嚨,收縮了一下,將那一位墟界戰士的半截身體,吞入了腹中。

  周圍的墟界戰士,全部都嚇得膽戰心驚,立即遠遠的逃開。

  那一條蛟族統帥頭頂的鱗片,逐漸收縮進皮膚,露出一個人類婦人的頭顱。她打了一個飽嗝,陶醉的道:“域外人類的血肉就是美味,只可惜先前已經吃了二十九具,現在,實在有些吃不下。”

  墟界戰士之中,一位較為年輕的墟界戰士,指著那一位蛟族統帥,驚恐的道:“就是它,先前就是它吃了王荊和陸青瑤。”

  那一條蛟族統帥大笑了一聲,閃電般的沖了過去,將那一位年輕的墟界戰士直接生吞進腹中。

  所有墟界戰士都陷入絕望,被蛟群包圍,哪還有活路?

  一旦陷入絕望,就算意志再堅定的人,也會崩潰,也會驚慌失措,甚至會痛哭流涕。

  就連黑市的邪道高手,也都臉色蒼白,情不自禁的向后退。

  張若塵顯得頗為平靜,盯著不遠處的那一艘半圣級巨艦,看到巨艦上站著一個高大的人影。

  直覺告訴他,那一個人影,才是真正最可怕的敵人。

  半圣級巨艦上的那一個人影,有著兩米四的身高,穿著一身赤色的鎧甲,顯得十分魁梧,給人一種霸氣十足的感覺。

  他的臉型消瘦,眼睛深邃,鼻梁高挺,在頭頂的上方,懸浮著一朵赤紅色的花。那一朵花,猶如一盞魔燈一樣,散發出奪目的光芒。

  雖然,他已經收斂了身上的氣息,張若塵卻依舊能夠感受到,此人的體內,似乎孕育著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。

  那一股力量,一旦爆發出來,足以在一瞬間,將在場所有人全部殺死。

  “他應該就是西玄海的霸主,六階蠻獸,烏骸蛟王。”張若塵的心頭暗道。

  烏骸蛟王背著雙手,俯看著下方的墟界戰士,臉上露出一道淺淺的笑容,這一刻,他感覺自己就是一位掌握天地眾生命運的神靈。

  烏骸蛟王的聲音,傳遍整個海域,道:“域外人類,你們來的西玄海,入侵我們的疆土,本來應該是死罪。但是本王與你們不同,不會做出趕盡殺絕的事,可以給你一條活路。”

  聽到烏骸蛟王的聲音,那些原本已經絕望的墟界戰士,頓時露出一絲活命的希望。

  烏骸蛟王真的愿意放過他們?

  雖然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,但是,眾人還是忍不住有些期待。

  烏骸蛟王向他們看了一眼,眼中露出一道厭惡、譏諷的笑意,暗道,真是一群天真的人類,居然真的以為本王會饒了他們。烏骸蛟王繼續道:“你們的下方,就是深不見底的血泉海溝。同時,玄武傳承地,也在那里。現在,你們唯一的活路,就是潛下去,進入血泉海溝。若是運氣足夠好,說不定,還能得到玄武傳承。”

  綠袍星使冷笑了一聲,道:“說得好聽,你不就是想要讓我們去送死,幫你開路。烏骸蛟王,你也想要得到玄武傳承吧?”

  “多嘴!”

  烏骸蛟王向著綠袍星使盯了一眼,一股圣力,從雙瞳中涌了出來,凝聚成兩道眼神光柱。

  綠袍星使立即慘叫一聲,雙眼的眼球破碎,眼眶里面不斷流出鮮血。

  烏骸蛟王伸出一只手,向前一抓,隔著一片虛空,將綠袍星使手中的圣器“烈焰戰錘”,奪了過去。

  烏骸蛟王抓住錘柄,掌心釋放出一團圣火,將戰錘中的器靈煉化。

  他點了點頭,贊嘆了一聲,道:“你區區一個魚龍第二變的人類,掌握一件圣器,實在太浪費,還是由本王代為幫你保管。”

  “烏骸蛟王,你欺人太甚。”

  綠袍星使忍住雙眼傳來的痛處,憤怒的咆哮了一聲。

  他的體內,釋放出綠色的火焰,緊緊的捏住雙拳,騰飛了起來,一拳向烏骸蛟王攻擊了過去。

  “嘭!”

  烏骸蛟王只是手臂一揮,一股氣浪涌了出去,擊在綠袍星使的身上,將綠袍星使打成了一團血霧,就連骨頭都碎成齏粉。

  烏骸蛟王就像是碾殺一只螞蟻一般,只是一揮手,就將一位星使打成了飛灰。

  烏骸蛟王冷笑了一聲,譏誚的道:“今天,本王就是要欺辱你們域外人類,誰敢不服?實話告訴你們,你們就是一群螻蟻,能夠為本王探路,已經是莫大的榮耀。現在,還有誰不愿意進入血泉海溝?”

  (最近,有一個活動,小魚誠心邀請各位書友,發揮自己的才會,書寫《》的番外。活動設置了三個獎項,獎品有天文望遠鏡、電子書、虛擬現實眼睛。活動的具體類容,請大家關注小魚的微信公眾號:5。)

  (活動時間是4月1日—4月7日,想要施展自己才會和文筆的書友,可以去微信公眾號上看一下。評選出來優秀的番外篇章,會注明作者的名字,發到公眾號上面與大家一起分享。大家踴躍參加吧!)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