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四十一章 一百一十萬軍功值

  鐵娘子的雙目猶如兩顆明亮的寒星,低下頭,看了看手上的血跡,露出冷峭的笑意:“不愧是《天榜》第一,反應速度倒是挺快。”

  “你的實力,不也很強。”

  張若塵摸了摸脖子上的血痕,眼神逐漸變得冰冷。

  鐵娘子的速度快得驚人,出手狠辣,每一招皆是殺人的技法。

  與這樣的敵人交鋒,必須小心謹慎,稍有疏忽就可能死無葬身之地。

  橙月星使站在張若塵的后方,提醒道:“鐵娘子乃是血云樓的第十號殺手,曾經刺殺過一位魚龍第五變的強者,而且,她還成功完成了那一次刺殺任務。不過,那一戰,她也受了重傷,全身骨頭幾乎被對得粉碎。”

  “血云樓的一位半圣,使用銀鉬鐵,為她重新接上全身骨頭,打造出了一具新的身體,實力更勝從前。”

  “可以說,她的身體,有一半都是由銀鉬鐵鑄成。”

  張若塵點了點頭,終于明白過來,難怪他剛才一劍刺在鐵娘子的身上,她感覺不到任何疼痛。

  這樣的一個半人半金屬的殺手,的確不容易對付。

  鐵娘子神情冰冷的看了橙月星使一眼,道:“橙月星使,你背叛黑市,罪不容恕,一旦回到昆侖界,必定遭到天下所有邪道修士的追殺。你臣服于張若塵,已經斷送了大好前途。”

  橙月星使不屑的一笑:“鐵娘子,你的身體的確很強大,修為也不弱,但是,我要殺你,卻并不是難事。”

  “不愧是曾經的星使,好大的口氣。”

  鐵娘子冷哼一聲,將如意寶瓶放到腰部的金屬凹槽里面,雙腳緩緩分開,金屬戰靴在地上摩擦,讓戰艦碎片冒出一絲絲火焰。

  她的兩只鐵手,緊緊的捏在一起,道:“橙月星使,若是以前,我忌諱你的身份,還不敢與你交手。但是現在,我若斬下你的頭顱,還能帶回黑市邀功。殺死你,勝過殺死十個圣徒。”

  “是嗎?星使終究是星使,殺手永遠也只是一個殺手。與我交手,你會死得很慘。”

  橙月星使搖頭笑了笑,開始暗暗運轉真氣,十根玉指散發出冰冷的寒氣。

  兩人之間的空間,兩股強大的真氣,同時涌過去,碰撞了起來。

  “唰!”

  下一刻,鐵娘子和橙月星使同時腳掌一踩,化為兩道殘影,沖向半空,快速出手,激烈的爭斗起來。

  “嘭嘭!”

  電光火石之間,兩女一連交手數十招。

  戰艦碎片上面,敖心顏將碧水龍紋劍拔出,看著上空交手的兩人,道:“組長,要不要我去助橙月一臂之力?”

  “不用,若是她連區區一個鐵娘子都解決不了,也不可能成為黑市的七大星使之一。”張若塵道。

  橙月星使進入魚龍第二變的時間尚短,積累得還不夠深,也沒有修煉出幾種高深的鬼級武技,但是,張若塵卻對她信心十足。

  做為黑市千挑萬選出來,又經過圣者的精心培養,最終脫穎而出的星使,不應該有這樣的實力?

  張若塵揚聲道:“橙月星使,你若是能夠擊殺鐵娘子,幫我奪回如意寶瓶,我會重重有賞。”

  “多謝公子。”橙月星使的笑道。

  與鐵娘子這樣的邪道強者交手,橙月星使居然還能開口回話,如此看來,她應該是應付得游刃有余。

  “嘩嘩!”

  突然,遠處,傳來細微的水聲。

  張若塵的目光,向著后方望去,只見七頭赤鱬獸,正向他們的方向追上來。

  其中三頭,飛在半空,猶如三輪小型的烈日。它們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芒,刺得人眼睛發疼。

  另外四頭赤鱬獸,游在水中。

  “既然鐵娘子已經現身,別的邪道高手肯定也在附近,隨時都可能會從暗中沖出來,你們一定小心戒備,我去收拾那七頭赤鱬獸。”

  張若塵向敖心顏和黃煙塵吩咐了一句,就提著沉淵古劍,跳下戰艦碎片,腳踩水面,向七頭赤鱬獸迎了上去。

  獨自一人面對七頭赤鱬獸,的確是相當大的挑戰。

  但是,張若塵卻沒有絲毫懼色,反而十分興奮。

  因為在他眼中,那不僅僅只是七頭赤鱬獸,更是巨額的軍功值。

  四頭魚龍第四變的赤鱬獸,三頭魚龍第三變的赤鱬獸,一共就是一百一十萬點軍功值。

  張若塵的首要任務,就是沖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

  現在,他距離這一個目標,已經越來越近。

  當然,張若塵不可能近距離和七頭赤鱬獸戰斗,那樣的話,他根本沒有任何勝算。

  畢竟赤鱬獸的防御力極強,使用精神力攻擊根本殺不了它。若是不擊中它的要害,即便是沉淵古劍這樣的圣器,也不能一劍將它殺死。

  “嘩!”

  距離最近的赤鱬獸,還有百丈的距離,張若塵將鎖龍鏈打了出去。

  鎖龍鏈在銘紋的激發之下,逐漸變得粗壯,化為一根盤口那么粗的鐵索,散發出電光和火光,纏在最前方的那一頭飛在天空的赤鱬獸的左翼上面。

  那一頭赤鱬獸,乃是魚龍第四變的實力。

  就在它的羽翼被鎖龍鏈纏住的一瞬間,它立即扇動雙翼,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,將鎖龍鏈扯得筆直。

  “嘩啦!”

  張若塵的力量,哪敵得過魚龍第四變的赤鱬獸?

  只感覺鎖龍鏈上傳來一股巨大拉扯力量,將張若塵拖得飛了起來,向著赤鱬獸的方向拋過去。

  赤鱬獸腹部下方的爪子伸了出來,一共三根爪子,猶如鋒利的倒鉤尖刺,向上一伸,擊向張若塵的胸腹。

  張若塵臨空一翻,從爪子的上方飛了過去。

  與此同時,他閃電般的快速刺出一劍,擊向赤鱬獸的左眼。

  “噗嗤!”

  沉淵古劍刺穿赤鱬獸的眼球,刺入赤鱬獸的頭顱,凌厲的劍氣爆發出來,將赤鱬獸頭顱內的血肉、腦漿,擊碎成一團漿糊。

  只是一瞬間,張若塵就又收回劍,從赤鱬獸的頭頂飛了過去。

  “嘩!”

  那一頭赤鱬獸的尸體,墜落了下去,掉入海中。

  “嘩啦啦!”

  沒有任何停留,張若塵立即又將鎖龍鏈打出,擊向另一頭魚龍第三變的赤鱬獸。

  那一頭赤鱬獸,還沒有來得及躲閃,就被鎖龍鏈纏了二十多圈。

  它的雙翼被緊緊的裹住,無法繼續飛行,向著下方墜落。

  “唰唰!”

  兩柄金色的圣劍,從儲物戒指中飛出,刺穿它的兩顆眼球,進入它的身體。

  兩柄圣劍再次飛出的時候,那一頭赤鱬獸體內的血管和臟器,已經全部破碎。

  只是剎那之間,張若塵就一連擊殺兩頭赤鱬獸,關鍵的原因,還是在于他找到了赤鱬獸的弱點。

  赤鱬獸的弱點,就是雙眼。

  當然,還有最關鍵的一點,赤鱬獸的智慧較低。

  同樣是五級蠻獸,赤鱬獸的防御遠超赤云蟒蛟,但是,它的智慧,卻遠遠不如赤云蟒蛟。

  “呱!”

  兩頭赤鱬獸慘死,剩下的五頭赤鱬獸徹底憤怒,向著張若塵飛過去,將他圍在中心,發起瘋狂的攻擊。

  “嘭嘭!”

  龍珠散發出奪目的光芒,將張若塵守護在金色的光圈中心。

  與此同時,六柄金色的圣劍,懸浮在張若塵身體周圍的六個方位。六柄圣劍在劍意之心的控制之下,不斷向五頭赤鱬獸攻擊了過去。

  “空間裂縫。”

  張若塵尋找到一個機會,調動出空間力量,凝聚于指尖,向著其中一頭赤鱬獸斬了過去。

  他的手指前方,撕裂出一道兩丈長的空間裂縫,擊在赤鱬獸的頭部。

  在一瞬間,赤鱬獸頭部的鱗甲化為碎片,頭骨斷成兩截。

  又一頭赤鱬獸,掉落進海中。

  距離戰場的不遠處,白色的霧氣之中,站著兩個身穿黑色長袍的邪道武者,正是霍無忌和霍光。

  霍無忌的雙眼,盯著遠處張若塵與赤鱬獸交手的戰場,聲音沙啞的道:“張若塵使用的是空間力量,每次調動那一股力量的時候,他的指尖就會發出強烈的空間波動。”

  霍光道:“如此看來,張若塵的身上,隱藏了不小的秘密。若是能夠將他擒住,逼問出空間力量的秘密,今后我們何須看綠袍星使的臉色行事?”

  霍無忌點了點頭,捏緊了雙手,道:“若是我能得到張若塵體內的龍珠,說不定能夠在有生之年,突破的半圣境界。”

  “爺爺,我們現在就動手?”

  霍光將六尺長的銀骨弓捏在手中,盯著遠處的戰場,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。

  霍無忌瞥了他一眼,道:“現在,并不是最佳的時機。你看,張若塵看似強大,將七頭赤鱬獸殺得只剩四頭。但是,無論是催動圣器,還是施展空間力量,肯定對真氣的消耗都十分巨大。”

  “更何況,張若塵還同時使用數件圣器,在這樣的情況之下,就算他能夠斬殺七頭赤鱬獸,也肯定會耗盡體內的真氣。”

  霍光的眼睛一亮,恍然大悟,笑道:“爺爺的意思,等張若塵殺死了七頭赤鱬獸,真氣消耗得差不多的時候,我們再出手?”

  霍無忌運籌帷幄一般的笑了笑,道:“這就叫‘螳螂捕蟬,黃雀在后’,等到那個時候,要擒拿張若塵,也就易如反掌。”

  霍光看向另一個方向,盯在黃煙塵和敖心顏的身上。

  不過,霍光也只是在她們的身上看了一眼,就立即收回目光。他并沒有將她們放在心中,只是兩個小丫頭而已,不值一提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