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三十九章 赤鱬獸

  半圣級戰艦和半圣邪尸的大戰,持續不絕,大概激斗了兩個時辰。

  在半圣級戰艦的攻擊之下,半圣邪尸遭受重創。

  它的尸身被火龍大陣和地武圣光炮轟得破破爛爛,出現一道道裂縫,隨時都可能會四分五裂。

  “呱!”

  半圣邪尸怪叫了一聲,突然,飛入水底,到達半圣級戰艦的底部。

  尸身中的半圣之光快速吸收天地靈氣,將方圓百里之內的靈氣抽了一空,轉化為一股圣力,竟然將半圣級戰艦緩緩舉了起來。

  戰艦上的墟界戰士,只感覺身體逐漸上升,向著天空飛去,越來越接近云層。

  一位女性的墟界戰士,臉色蒼白,雙腿顫抖,驚恐的道:“怎么……怎么回事……”

  半圣級戰艦的確能夠依靠陣法立地飛行,但是,眾人都知道,這一艘半圣級戰艦,已經消化了大量靈晶。哪還有多余的靈氣,用來運轉飛行大陣?

  肯定是外力,將戰艦托舉起來。

  “哧!”

  張若塵立即將沉淵古劍喚出,單手捏住劍柄,一劍刺在玄鐵甲板上面,劍尖深入半尺。

  他扶住劍柄,將身體穩住。

  戰艦的底部,半圣邪尸雙臂用勁,將半圣級戰艦扔飛了出去。

  半圣級戰艦在半空快速翻轉,轟隆一聲,撞擊在那一座巖石島嶼上面,隨后,再次翻滾了一圈,墜落進海中。

  “咕嚕!”

  半圣級戰艦不斷下沉,海水涌了過來,擠壓護艦大陣形成的光罩。

  第三層船艙,一位滿臉皺紋的陣法大師,立即向司徒風嵐傳音,道:“司徒大人,第一套護艦大陣,已經被半圣邪尸擊碎。第二套護艦大陣,也受到嚴重的損毀。現在,怎么辦?”

  司徒鋒利的臉色沉冷,依舊處變不驚,道:“那一具半圣邪尸,也遭受了重創,將所有靈晶全部投入進去,注入地武圣光炮,與它決戰。”

  地武圣光炮,也是由神工部鑄煉出來的攻擊戰器,只需要將光屬性的靈晶,投放進去,就能爆發出堪比半圣級別的攻擊。

  當然,這樣的禁器,也只能使用在墟界戰場,專門用來對付墟界土著中的強者。

  “呱!”

  半圣邪尸全身被血云包裹,沖入水中。

  它的面目猙獰,一雙骨手,向前打出,再一次向半圣級戰艦攻擊了過去,想要擊穿第二套護艦大陣。

  就在這時,地武圣光炮也已經凝聚出足夠強大的力量,打出了一根明亮的光柱,向半圣邪尸擊了過去。

  “轟隆!”

  兩個強大的力量,對沖在一起。

  半圣邪尸被那一根光柱擊穿,尸身立即破碎,“嘭”的一聲,一塊塊腐肉、骨骼飛了出去,化為齏粉。

  與此同時,戰艦的第二套護艦大陣,也被半圣邪尸的最后一擊打碎。

  雖然,護艦大陣在破碎之前,已經將絕大多數力量抵消。但是,半圣級的攻擊,哪怕只是一道余波,也相當可怕,不是一般的墟界戰士可以承受得住。

  “噗!”

  “噗!”

  一大片天極境的墟界戰士,抵擋不住那一股毀滅性的攻擊,身體破碎,鮮血如注一般的向外流淌,與涌進戰艦的海水融合在一起。

  片刻之后,整片海域,完全變得紅色,散發出一股濃烈的血腥氣。

  僅僅只是一擊,讓一半以上的墟界戰士死于非命,沉尸海底,真是慘烈到了極點。

  當然,也有很多人活了下來,游到水面。

  他們的心臟,依舊在“咚咚咚”的狂跳,臉色蒼白,背心發寒,大口喘氣,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。

  半圣邪尸的那一擊,也擊碎了半圣級戰艦。

  其中,玄鐵質地的艦體,沉入海底。木質的艦體碎片,則浮了起來,漂在海面。

  張若塵從水中沖出,落到一塊三十多米長的較大的船艦碎片上面,卓然而立,顯得頗為瀟灑。

  他的身上,依舊干干凈凈,滴水不沾。

  隨后,黃煙塵、敖心顏、橙月星使相繼從水中飛出,落到張若塵的身后。

  敖心顏的臉色,有些發白,道:“見識到半圣級別的攻擊,才知道我現在的修為是多么不值一提。”

  橙月星使冷冷的一笑,道:“不成圣,終究只是螻蟻。”

  黃煙塵也是心有余悸,道:“幸好半圣級戰艦的最后一擊,將半圣邪尸擊殺,要不然,我們所有人估計都要死在這里。”

  敖心顏皺了皺眉頭,道:“也不知道前方還會遇到什么危險,失去半圣級戰艦的庇護,我們肯定無法到達血泉海溝。我認為,還是先返回神龜島。”

  不僅僅只是敖心顏有這樣的想法,經歷了剛才的劫難,活下來的墟界戰士,其中有一大部分人都被這一片海域的兇險給嚇住,已經不敢再向前,只想立即返回神龜島。

  玄武傳承雖然可遇不可求,但卻沒有自己的性命重要。

  張若塵的耳朵動了動,向著白霧蒙蒙的海面上望了過去,肅然的道:“想要退回去,估計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似乎聽到有什么東西,向我們的方向游了過來。”

  “的確有些不對勁,海水的溫度,似乎變得越來越高。”

  黃煙塵的目光,盯著水面,開始調動真氣,釋放出護體天罡,小心翼翼的戒備。

  海水變得越來越滾燙,一縷縷白色的水汽,冒了起來。

  “咕隆!”

  下一刻,海水完全沸騰,冒出一個個氣泡。

  一道紅色的影子,從水中快速游過,突然,嘩的一聲,一條十多米長的怪魚,沖出水面,露出兩排鋒利的牙齒,向著一塊戰艦碎片上的墟界戰士咬了過去。

  那一條怪魚,長著赤紅的魚鱗,巨大的頭顱,刀劍一樣尖銳的牙齒。

  在它的背上,長著一對長長的羽翼,每一根羽毛都像是一團火焰,散發出可以融化鋼鐵的高溫。

  似魚,似鳥,似獸。

  正是因為,它有一對火焰羽翼,所以,它游在水中,才將海水煮得沸騰。

  看到紅色怪魚的巨大嘴巴,戰艦碎片上的五位墟界戰士,立即取出真武寶器,有的人使用戰劍,有的人使用重刀,不斷攻擊了過去。

  但是,紅色怪魚的防御力相當驚人,即便是八階真武寶器,擊在它的身上,也無法擊穿它的鱗片。

  它的一只火焰羽翼,從其中一個天極境小極位的墟界戰士的身旁,揮了過去,一粒粒火星,落在那一位墟界戰士的身上。

  “哧哧!”

  那一位墟界戰士的身體,立即燃燒起來,嘴里發出凄厲的慘叫聲。

  片刻之后,他的身體,變成一團黑色的灰燼,就連他身上的六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甲,也融化成了鐵水。

  除了那一柄八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,一位天極境的墟界戰士就這樣死去,連骨頭也沒有剩下一塊。

  “這是……這是怪物?”

  “大家快逃,一旦被它身上的火焰沾上,就連真武寶器也要融化……”

  另外四位墟界戰士,想要逃走,但是,紅色怪魚的速度驚人,低空飛行,剎那之間就追上他們。

  紅色怪魚距離他們還有十丈的距離,他們身上的戰甲,就被火焰烤的通紅,變得十分滾燙。

  死定了!

  就在四位墟界戰士以為在劫難逃的時候,突然,他們的頭頂,一道劍光,飛了過去。

  “噗嗤!”

  那一道劍光,在虛空劃出一個弧度,釋放出銳利的劍氣,斬在紅色怪魚的頸部,撕裂開一道一尺長的口子。

  紅色怪魚發出一聲慘叫,一雙巨大的眼珠,向著操控飛劍的張若塵看了過去。

  區區一個人類,居然敢傷它。

  紅色怪魚被激怒,不再理會那四位墟界戰士,扇著一對火焰羽翼,向張若塵飛了過去。

  “沉淵古劍的一劍,居然沒能斬斷它的脖子,它的防御力,超過赤云蟒蛟。”

  張若塵筆直站在戰艦碎片上面,一只手背在身后,另一只手捏成劍訣,隔著虛空,調動沉淵古劍,向紅色怪魚的傷口處刺了下去。

  紅色怪魚就算防御力強大,也終究擋不住沉淵古劍。

  “嘩!”

  沉淵古劍刺入紅色怪魚的身軀,將紅色怪魚頸部的大動脈斬斷,隨后,才又帶著一片鮮血,飛了回來,懸浮在了張若塵的頭頂上方。

  紅色怪魚落到水面,嘴里發出“呱呱”的叫聲,掙扎了片刻,漸漸的,羽翼上的火焰熄滅,徹底的死去。

  那四位墟界戰士,看了看紅色怪魚的浮尸,又看了看站在不遠處的張若塵,確定紅色怪魚已經死亡,他們才終于松了一口氣。

  “多謝張公子。”

  四位墟界戰士,連忙向張若塵躬身行禮,以示感謝。

  他們的心中,十分感慨,同樣都是天極境的修為,張若塵比他們強大太多,輕輕松松的兩劍,就將紅色怪魚擊殺,《天榜》第一,果然不是浪得虛名。

  張若塵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,就駕馭著海面上的風力,輕飄飄的飛了起來,落到那一只紅色怪魚的身旁,雙腳落下,踩在水面。

  一圈圈細微的漣漪,從雙腳的位置,蔓延了出去。

  張若塵盯著紅色怪魚的尸體,仔細的打量,自言自語的道:“果然是赤鱬獸。”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