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三十四章 鬼圣弟子

  “嘭”的一聲,強勁的劍波,撞擊百丈之外的虛空,猶如撞在了一層無形的屏障上面。

  火焰劍氣,形成一個圓圈,四散了出去。

  那一層無形的屏障后面,飛出十六道黑色的煙霧,在空中飛行了一圈,煙霧匯聚在一起,變成一團巨大的黑色煙霧。

  鬼圣第三弟子,陰無常,從那一團黑色的煙霧中走了出來。

  他的臉色蒼白,烏黑的長發披在臉頰的兩側,如一道鬼魂一樣沒有重量,懸浮在距離海面三丈高的半空。

  陰無常的視線,落到橙月星使的身上,那一雙空洞的眼睛,終于露出神采,欣喜的道:“師妹,果然是你。當我看到天空的月亮散發出異常的光芒,就知道一定是你,是你在吸收月光,傳遞信號,通知我來營救。”

  “想要救她,還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。”

  敖心顏抱著一柄劍,走了出來,快速運轉真氣,哧的一聲,她的背上,長出一對七丈長的玉白色龍翼。

  “呼!”

  龍翼一扇,掀起一道風勁。

  她騰飛了起來,飛到船艦的上空,化為一道白光,向陰無常攻了過去。

  突破到魚龍境,敖心顏的半龍之體,達到小成,可以凝聚出一對龍翼,飛天遁地,呼風喚雨,無所不能。

  “唰!”

  敖心顏拔出龍紋碧水劍,拖出一道長長的劍光。

  劍一出鞘,立即散發出一股龐大的圣氣,劍鋒上的光華,猶如一道青色的瀑布,從云中一直垂落下來,擊在陰無常的頭頂。

  “圣劍?”

  陰無常的臉色一變,立即施展出陰鬼奪命步法,快速邁出腳步。他的腳下,出現一條煙霧搭成的鬼橋,只是跨出一步,就達到鬼橋的另一頭。

  即便陰無常的身法高明,左肩的位置,依舊被劍氣擊中,留下一道半尺長的劍傷。

  陰無常有些驚異的盯了敖心顏一眼,道:“真沒想到,張若塵的身邊,竟然有一個你這樣的高手。以你的修為,絕非無名之輩,但是卻從未聽說神龍半人族有你這樣的一個年輕強者。你到底是誰?”

  敖心顏也沒有想到,自己一劍,居然可以擊傷大名鼎鼎的邪道高手,陰無常。

  要知道,陰無常成名的時候,她都還沒有出生。

  到底是鬼圣傳人浪得虛名?還是自己的實力,真的已經達到一流高手的境界?

  在圣院的劍道系,敖心顏的天資排在第二,僅僅只弱于張若塵。

  以她的資質,在天極境,完全有機會去沖擊《天榜》前十。現在,她已經達到魚龍第三變,爆發出來的實力,自然是非同凡響,已經可以和老一輩的高手叫板。

  更何況,她還掌握著一柄圣劍。

  以她現在魚龍第三變的修為,施展出圣劍,發揮出來的力量,比以前不知強大了多少倍。

  敖心顏站在距離海平面七十丈的高空,猶如站在明月的下方,在月光的照射下,背上的雙翼就像是用玉石雕琢而成,散發出晶瑩的光輝。

  “鬼圣傳人,不過如此。你連我都打不過,還想跟組長一戰?”

  敖心顏那一張俏麗的臉上,浮現出一抹自信的笑容。

  陰無常冷哼了一聲,道:“小丫頭,別以為你掌握了一柄圣劍,就有多了不起。與真正的強者比起來,你還差得太遠。”

  陰無常取出一只黑色的瓶子,托在手掌心。

  他伸出一根干癟的手指,向著瓶子一點。

  “嘩!”

  瓶子的表面,浮現出一道道黑色的紋路,宛如鬼紋一樣,逐漸亮了起來。

  下一刻。

  瓶中,沖出一縷縷黑色的陰氣,向著海面飛了過去。

  剎那間,整個天地變得陰風陣陣,周圍的空間,響起厲鬼哭嚎的聲音。

  每一縷黑色的陰氣,就凝聚出一只面目猙獰的亡魂鬼童。它們有的站在海面,身穿戰甲,手持長矛,猶如一位陰鬼戰士。有的懸在虛空,騎著骨馬,頭上站著利角,宛如一尊地獄騎士。

  一眼望去,亡魂鬼童的數量,竟然多達三千,密密麻麻,四處都是,猶如一支鬼軍。

  “亡魂鬼童,合而為一。”陰無常道。

  三千亡魂鬼童,立即向著敖心顏飛了過去,當它們飛到敖心顏面前的時候,立即相互碰撞,凝聚在一起,變成一個小山那么高的巨大骷髏頭。

  “唔!”

  那一個巨大的骷髏頭只是一擊,就將敖心顏打得口吐鮮血,倒飛了回去,重新落到船艦上面。

  敖心顏的玉手捂著胸口,精致雪白的臉上,浮現出一團黑色的鬼氣。

  陰無常大笑一聲,雙臂一展,騰飛了起來,落到那一個巨大的骷髏頭的頭頂,道:“小丫頭,被亡魂之力侵入身體,很不好受吧?你若是歸順本座,做本座的奴仆,本座就幫你化解體內的亡魂之力。”

  “區區亡魂之力,也能傷到我?”

  敖心顏體內的神龍武魂,顯化了出來,發出一聲震耳的龍吟。

  神龍武魂凝聚成一粒光點,沖入經脈,在全身飛行了一個周天,頓時將亡魂之力吞食得干干凈凈。

  吞服了大量蛟魂丹,敖心顏的武魂,早就已經達到一個嶄新的境界。

  她的武魂強度,堪比魚龍第九變的修士。

  陰無常打出的那一股亡魂之氣,當然無法克制她。

  陰無常的眼睛一寒,道:“你的武魂,居然是罕見的神龍武魂,有點意思。如此看來,本座是一定將你收為奴仆才行。”

  張若塵冷哼了一聲,道:“陰無常,你居然煉制了三千個亡魂鬼童,干出如此有傷天和的事,今天,我是饒不了你。”

  亡魂鬼童,是用童子之身的男嬰的靈魂,煉制成的鬼奴。

  三千個亡魂鬼童,就代表陰無常一共殺死了三千個男童,甚至還抽取了他們的靈魂。

  “張若塵,你不過只是一個躲在女人后面的孬種,想要與我一戰,你恐怕還得再修煉十年才行。不過,我看你是沒有機會再活十年,今晚,就是你的死期。你放心,等你死后,我會幫你照顧那個神龍半人族的小丫頭,還有你的……未婚妻。哈哈!”

  陰無常的目光,向著黃煙塵的方向看了過去去,發出淫邪的笑聲。

  他根本沒有將張若塵放在眼里,在他看來,張若塵就算再厲害,也只是天極境大圓滿的修為。

  不達魚龍境,終究只是一個凡人。

  “是嗎?恐怕你沒那個本事。”

  張若塵閉上雙目,將精神力釋放了出來。

  “轟隆!”

  天穹,響起一聲雷鳴。

  陰無常的頭頂上面,突然,出現一團鉛黑色的云,將月亮遮蓋,使整個天地都變得漆黑一片。

  云層中,凝聚出一道道明亮的電光,相互穿梭,交織在一起。

  陰無常抬起頭,向一團黑云看了一眼,生出一股莫名的危險感覺。他的臉色一變,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精神力波動,有些震驚的向張若塵看過去,道:“難道你主修的是精神力?”

  張若塵并不回答他,嘴里只是吐出四個字:“九斬電刀。”

  “噼啪!”

  一道光亮的閃電,劃破虛空,猶如一柄連接天地的刀刃,從云中沖出,猛然擊了下去。

  遠遠望去,就像是一位神靈,站在云中揮動神刀。

  “本座就不信,你真的那么強。”

  陰無常的眼中露出銳利的光芒,雙臂展開,雙手的掌心,各自涌出一團黑色的光華,合并在一起,化為一層弧形的光盾,撐在頭頂,將第一道電光抵擋住。

  “轟隆隆!”

  閃電刀刃,不斷落下,擊在光盾上面,打得陰無常和巨大的窟窿頭,疾速向下方墜落。

  當第七道電光落下的時候,陰無常終于承受不住那一股力量,嘭的一聲,光盾破碎,一柄電刀擊在他的身上,在他的背部留下一道深深的傷口,差一點將他的身體剖成兩半。

  第八道電光和第九刀電光,相繼落下,將那一個巨大的窟窿頭打得粉碎,化為一縷縷陰鬼之氣,向四面八方飛了出去。

  橙月星使震驚的看著這一幕,倒吸了一口寒氣,暗道,“精神力大師?張若塵隱藏的實力,竟然如此可怕,陰無常根本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  張若塵依舊一副風輕云淡的樣子,看著遭受重創的陰無常,冷聲道:“陰無常,你想怎么死?”

  陰無常十分不甘,并不服輸,冷哼道:“你以為你贏定我了嗎?”

  他向橙月星使的方向看了一眼,深吸了一口氣,準備施展出一種禁忌武技,燃燒體內血液,繼續與張若塵戰斗。

  無論如何,在橙月星使的面前,他絕對不能敗。

  “我去斬他。”

  敖心顏的傷勢已經痊愈,手持龍紋碧水劍,準備再去和陰無常一戰。

  就在這時,橙月星使先一步飛了出去。

  她的嬌軀,猶如柳絮一般的輕盈,拖著長長的衣衫,落到海面,道:“還是我去殺他吧!”

  聽到這話,陰無常的臉色變得十分蒼白,不可置信的盯著橙月星使,聲音有些發干,道:“師妹……你說什么?”

  橙月星使走到陰無常的對面,冰冷的道:“師兄,張若塵現在是我的主人,你與他為敵,就是與我為敵。老實告訴你,我是故意引你過來。要不然,怎么殺你?”

  “主人……”

  陰無常聽到“主人”兩個字,感到無比刺耳,猶如遭受五雷轟頂一樣,全身顫抖了一下。

  他有些震驚的看著橙月星使,實在不相信那一個高傲、冰冷的師妹,竟然有一天會甘心臣服于一個男人,并且叫他“主人”。

  難道,那些傳說都是真的,張若塵已經將她調.教成了一個玩物?

  沒等陰無常繼續多想,橙月星使的手掌,已經按進了他的胸口,打出一個凹印,將他的心臟打碎成了一團肉泥。

  一滴滴鮮血,從凹印中溢了出來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