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三十三章 巨大變化

  <""</張若塵來到玄武墟界,也才過去兩個多月,但是,黃煙塵、敖心顏、橙月星使在圖卷世界,已經修煉了兩年。

  兩年來,敖心顏的進步最大。

  她修煉的是王級的功法,又服用大量蛟魂丹,終于完成“煉皮成金”和“煉骨化玉”,一舉突破到魚龍第三變。

  橙月星使修煉的乃是天下六大奇書之一《天魔石刻》三十六幅刻圖中的“天魔冥月圖”,加上的天資極高,又能吸收接天神木的圣氣,所以,她的修為,達到了魚龍第二變的巔峰。

  黃煙塵的資質,比敖心顏和橙月星使差一大截,但是,有玄武之氣和魚龍丹的輔助,她也突破到了魚龍第二變。

  短短兩年時間,她們的實力,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提升到了一個相當可怕的高度。

  每一個人,皆是可以一位獨當一面的頂尖高手。

  黃煙塵站在接天神木的下方,頭上插著一根簪子,將滿頭寶藍色的長發束了起來,露出修長、雪白、纖細的頸部,顯得亭亭玉立,猶如一位冰清玉潔的畫中美人。

  隨著修為增長,她的氣質,也變得更加清冷,已經完成超越了凡人,開始踏上圣道。

  她的雙眸,盯著不遠處的張若塵,道:“這一次出去,我們是要對付黑市的三大高手,你真的決定帶上橙月星使,她可是黑市一品堂的人,萬一臨陣倒戈,對我們會相當不利<"l"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現在,外界才過去兩個多月,你的修為,已經突破到魚龍第二變,你是什么感受?”

  黃煙塵微微一怔,雖然不知道張若塵為何這么問,卻還是將真實的想法說了出來,道:“當然是覺得相當不可思議,若是沒有乾坤神木圖,恐怕就是給再我十年的時間,也未必能夠達到現在的境界。”

  張若塵笑著點了點頭,道:“十年的修煉之路,兩個月就走完。橙月星使是一個聰明的女人,我相信她會懂得如何去選擇。”

  黃煙塵的雙眸一亮,道:“你的意思是說,橙月星使想要繼續在乾坤神木圖中修煉,就必須幫你辦事。可是……萬一她聯合黑市的高手,搶奪乾坤神木圖呢?”

  張若塵道:“只有開啟了時空神武印記的人,才能開啟乾坤神木圖,她就算搶過去,也不可能打開圖卷的內世界。再說,既然要培養她,她自然也要幫我辦事才行。這一次,就當是對她的試探,也讓她徹底和黑市劃清界限。免得今后,她達到半圣境界,才背叛我,豈不是損失更大。”

  明白張若塵的意圖之后,黃煙塵也就不再多言。

  她只是希望,張若塵不要被橙月星使的美色迷惑,畢竟,向橙月星使那些的美女,任何男人都不可能真的無動于衷。

  玄武傳承的消息,經過兩個月的發酵,已經傳遍了整個黃御島軍營。

  不僅僅只是那些外來修士,就連兵部的墟界戰士也都大規模出海,向著西玄海的深處趕去,想要碰一碰運氣。

  原本,危險至極的西玄海,突然之間,出現大批人族的船艦。

  當然,西玄海畢竟是赤云蟒蛟的地盤,人族和水中蠻獸的沖突,依舊在不斷發生,互有死傷。

  張若塵站在一條三十多米長的小型船艦的船頭,將精神力釋放了出來,化為一粒粒光點,向著四面八方飛了過去。

  片刻之后,他的精神力,在六百里之外,發現一艘五十多米長的中型船艦。

  船艦上,乃是一支墟界戰士中隊,足有一百零二人,絕大多數都是天極境的武者,只有兩人的修為跨入魚龍境。

  張若塵擔心被船艦上的魚龍境強者發現,所以,他小心翼翼的控制精神力,只是靠近那些天極境的武者,偷聽讓他們的談話。

  很快,張若塵就聽到,他想要知道的內容。原來,經過兩個月的時間,人類修士幾乎已經確定了玄武傳承地的位置,那是一個被稱為血泉海溝的地方。

  據說,有人在血泉海溝的附近海域的海底,發現了相當久遠的時期的玄武腳印。

  甚至還有人在血泉海溝的附近島嶼上面,發現了一塊玄武鱗片,引發了一場廝殺和爭斗,最終造成數十位高手慘死。

  正是因為那一戰,才驚動了黃御島軍營的高層<"l"。

  他們派遣了大批墟界戰士,趕赴血泉海溝的附近海域。

  這一個中隊,就是其中一支。

  他們要趕去的地方,名叫神龜島,距離血泉海溝,只有不到兩千里的距離。

  根據船艦上的墟界戰士所說,現在,人族的修士,絕大多數都聚集在神龜島。

  一位天極境小極位的中年人,一邊擦著九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刀,一邊說道:“血泉海溝,乃是西玄海的上古兇殺之地,據說,已經有很多魚龍境的高手,想要硬闖進去,結果全部慘死在海溝的外圍。”

  “難怪他們現在都聚集在神龜島,原來是不敢輕舉妄動,估計還是在等金煌王大人,只有他那樣的強者,才能夠攻破上古兇殺之地,闖進血泉海溝。”

  “沒錯,金煌王大人乃是最早一批進入玄武墟界征戰的墟界戰士,在玄武墟界已經待了接近百年,以他老人家的實力,肯定能夠闖入血泉海溝。我們跟在后面,說不定也能撈到一些好處。”

  “若真的是玄武的傳承地,哪怕只是得到一點點好處,也能讓我們后半身逍遙快活。”

  那些墟界戰士相互交談,讓張若塵聽到了很多有用的消息。

  覺得差不多了之后,他緩緩的收回精神力,重新睜開雙眼。

  “神龜島。”張若塵低聲念了一句。

  既然大家都在那里,他又怎能不去?

  張若塵以真氣催動船艦,跟著六百里之外的那一艘中型船艦,向著神龜島的方向進發。

  航行整整一天,橫渡上萬里的海域,終于穿過西玄海的中部海域,進入海域的深處。

  自然環境變得更加惡劣,偶爾遇到一只水域蠻獸襲擊船艦,也都是五階蠻獸級別的生靈,實力強大,擁有翻江倒海的力量。

  不過,它們也都被張若塵擊殺,變成了軍功值。

  入夜之后,前方的那一艘中型船艦將護艦大陣打開,停在了海面上。

  顯然,他們知道,入夜趕路十分危險。

  張若塵并不知道神龜島的方位,還需要他們帶路,自然也就跟著停了下來。

  今夜的月色,十分美麗,天穹之上,懸掛著一輪皎潔的明月,灑落下一道道銀紗一般的月光,落在海面上,讓整個海域都蒙上了一層瑩白色的光輝。

  月亮的周圍,漂浮著奇形怪狀的暗云,在月光的照射之下,映上了一層美麗的光邊。

  “嘩!”

  橙月星使盤坐在甲板上面,雙手一合,頭頂上方,凝聚出一輪黑色的魔月。

  魔月,徐徐升起,飛到百丈高空,開始吸收天空明月的光芒。它就像是一個黑洞,在一瞬間,幾乎就將天地之間的月光全部吞噬<"l"。

  周圍的海域,頓時變得暗了幾分。

  黃煙塵的眼中露出一道寒光,沉聲道:“橙月,你在干什么,莫非是想將黑市的邪道武者引過來?”

  橙月星使一言不發,并不理會黃煙塵。

  黃煙塵的身上,散發出一股寒氣,身體周圍的水汽,凝聚成雪花。

  雪花又相互碰撞,形成一柄三尺長的寒冰利劍,唰的一聲,飛了出去,擊向橙月星使的頭頂。

  “嘭!”

  橙月星使施展出天魔眼,雙眸變成了紫黑色,瞳孔中,射出兩道烏光,將黃煙塵打出的寒冰利劍擊碎。

  她盯著黃煙塵,笑了笑,道:“我可沒有想過要將黑市的高手引過來,只不過是在吸收月光,錘煉體質而已。”

  “是嗎?”

  黃煙塵怎會信她,五根手指快速旋轉,調動真氣,一掌向橙月星使擊了過去。

  手臂中,發出低沉的龍吟,掌力化為龍爪。

  “嘩!”

  張若塵的身體微微一晃,橫移了三丈遠,出現在橙月星使的身前,阻擋住黃煙塵的掌力。

  黃煙塵不解的問道:“為何擋我?”

  張若塵淡淡的道:“讓她修煉。”

  “萬一她將黑市的高手引過來,怎么辦?”黃煙塵道。

  張若塵道:“引過來,不是更好?”

  黃煙塵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將掌力收了起來。她的目光,又冷銳的盯了橙月星使一眼,“若是你敢背叛,我會第一個殺了你。”

  橙月星使的嘴角一勾,只是冷冷的一笑,根本就沒有將黃煙塵的話放在心上。

  后半夜,平靜的海面上,突然吹起一股陰冷的風。

  張若塵豁然睜開雙眼,目光向著海面某一個方位望過去,道:“閣下既然來了,為何卻不現身?”

  船艦上,黃煙塵和敖心顏都被驚動,立即停止修煉,進入備戰狀態。

  一個沙啞的男子聲音響起:“居然能夠發現我,你的精神力,果然很強大,應該達到四十一階了吧?”

  張若塵只是笑了笑,并沒有回答。

  “咻!”

  他的左手拇指,向著虛空一擊。

  “太陽脈劍波!”

  手指的經脈,將周圍的真氣,完全抽空,凝聚成一道碗口粗的劍波,猶如一根雄勁的火焰光波,飛了出去。

  (還有一章。)<""<""<""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