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三十章 為何修武?

  “這是什么畫卷?承受燼雷錘一擊,居然沒有破碎。”

  人首蛟身的生靈,有些好奇,將乾坤神木圖抓了起來,仔細觀察。

  先前,燼雷錘散發出來的雷電之光太過明亮,將乾坤神木圖的光芒完全掩蓋,所以,人首蛟身的生靈,并沒有看見張若塵遁入圖卷世界,以為張若塵已經被打得灰飛煙滅。

  “應該是一件寶物,帶回去慢慢研究。”

  看了半晌,它也沒看出任何所以然,于是將乾坤神木圖胡亂的卷起來,塞進腹部的一塊鱗片里面。

  人首蛟身的生靈,向下方的那些赤云蟒蛟看了一眼,道:“那一個域外人類,已經被本帥殺死。大家都提起精神,繼續巡邏,最近,來到西玄海的域外人類越來越多,據說是在找玄武傳承地。”

  人首蛟身的生靈,乃是烏骸蛟王座下的六大統帥之一。

  海水中,一條赤云蟒蛟露出碩大的頭顱,道:“西玄海真的有玄武傳承地?”

  人首蛟身的生靈冷聲道:“本帥在西玄海待了上千年,從來沒有聽說什么玄武傳承地。不過,西玄海十分浩蕩廣闊,其中有那么幾個地方,就連蛟王大人也不敢闖進去,說不定真的有什么了不得的寶物。”

  又有一條赤云蟒蛟揚起頭來,問道:“蛟帥大人,那幾個地方,分別在哪里?”

  人首蛟身的生靈,雙目一瞪,沉聲道:“你們莫非還對那個什么玄武傳承地有興趣?實話告訴你們,那幾個地方都是上古的兇殺之地,千萬不要去,一旦陷進去,只有死路一條。”

  “再說,蛟王大人有令,讓我們巡視西玄海,剿滅闖進來的域外人類。辦好差事,才是首要任務。走吧!去找下一個目標。”

  人首蛟身的生靈,落入水中,帶著蛟群,繼續去尋找別的域外人類。

  張若塵返回圖卷世界,就立即服下療傷丹藥,開始療傷。

  這一次,他傷得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重,左肩的位置,被火焰燒得焦黑,不斷溢出鮮血;右邊的大腿,卻被玄冰凍住,傳來一股刺痛;后腦的位置,被一道風刃擊中,撕裂開一道長長的血口,差一點將腦袋剖成了兩半……,全身都是傷,看得人觸目驚心。

  不過,胸腹、背部被乾坤神木圖護住,并沒有受到創傷。

  黃煙塵就站在一旁,只是看著張若塵身上的傷勢,就可以想象,當時的情況是何等兇險。

  “若是我的修為足夠強大,就能助他一臂之力。”

  黃煙塵的性格十分堅強,冷傲,從不服輸,但是,此刻她卻覺得自己十分沒用,竟然完全幫不到張若塵。

  小黑打了一個哈欠,伸了一個懶腰,站起身來,道:“你那么自責干什么?沖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是他自己的事,誰都幫不了他。”

  “積累三千萬點軍功值容易,想要獲得諸神的認可卻很難。大毅力、大勇氣、大智慧,缺一不可。天才那么多,能夠達到無上極境的有幾個?”

  黃煙塵的眉頭一皺,冷聲道:“為了積累軍功值,難道每一次都必須要拿命去拼嗎?”

  “沒錯。”

  小黑又道:“不拼命的人,不可能積累夠三千萬點軍功值。丫頭,這種事,外人幫不上忙,也不能幫忙。我勸你還是先去沖擊魚龍境,要不然,不僅張若塵的修為會將你越甩越遠,另外兩個丫頭的修為,也會將你遠遠的甩在后面。”

  敖心顏和橙月星使已經在圖卷世界,修煉了三個月,在小黑的指點之下,加上接天神木的樹樁散發出來的圣氣,她們已經打破凡人的極限,沖擊到了魚龍第一變。

  而且,她們的修為,還在飛速的提升。

  黃煙塵抿著嘴唇,還是有些不放心,搖了搖頭,道:“還是等他醒來再說吧!武道修煉,不急在一時。”

  三天時間,張若塵服下了大量木靈紅澶,加上療傷丹藥的輔助,終于讓傷勢恢復了三成,算是穩定了下來。

  “啪”的一聲。

  張若塵的皮膚,就像陶瓷一樣的裂開,透過裂縫,可以看見,里面是一層細膩雪白的皮膚,一點傷疤也沒有。

  小黑的眼睛一瞇,笑道:“不愧是開辟了‘輪脈’的修士,皮膚變年輪,一層又一層。每一層皮,幾乎就是一條命。”

  半晌之后,張若塵從一堆硬殼中走了出來,外傷已經痊愈。

  張若塵活動了一下筋骨,全身發出啪啪的聲音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道:“好險!若是再慢一點,估計就要將性命交代在西玄海。”

  黃煙塵白了他一眼,道:“你已經很厲害,在蛟群的圍攻之下,不僅逃得性命,還斬殺了四條赤云蟒蛟,若是傳回昆侖界,肯定會登上《東域風云報》大肆報道。”

  張若塵是一個有自知之明的人,笑道:“我可沒有那么厲害,若不是有乾坤神木圖,根本就不可能在蛟群的圍攻下活命。”

  黃煙塵問道:“那你接下來打算怎么辦?”

  “還能怎么辦?養好傷勢,繼續積累軍功值。”張若塵道。

  黃煙塵咬著貝齒,眼中有些掙扎,最終還是勸道:“其實,你也未必一定要去沖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歷史上,很多圣者、大帝,不也沒有達到無上極境,依舊成為了天地之間數一數二的強者。”

  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我不管別人如何,也不管將來如何,我只求將現在做到最好。”

  黃煙塵的語氣有些尖銳,道:“我們修煉武道,追尋圣途,到底是為了什么?為了變強,就一定要將自己的性命都搭進去嗎?萬一你有什么不測,你的親人怎么辦?你的娘親怎么辦?”

  雖然,黃煙塵不善于表現心中的情感,但是,張若塵卻能感受到,她十分擔心他的安危。

  正是因為擔心,所以才勸他。

  或許在她看來,張若塵能夠活著,就比什么都重要,沒必要冒生命危險去沖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

  但是她卻不知,張若塵有自己的苦衷。

  他必須要變強,必須要變得最強,要不然,今后如何找池瑤女皇報仇?

  張若塵不知道該如何向黃煙塵解釋,沉思了許久,眼神有些迷離,道:“修煉武道,不為爭強好勝,不為名揚天下,不為金錢,不為殺戮,只為有一天我可以站著去見她,而不是跪著去見她。若真有那一天……或許,只有一個人能活吧!”

  “她是誰?”黃煙塵追問道。

  張若塵盯著黃煙塵的雙眸,道:“師姐,現在有些事,我還不能告訴你。但是,請你相信我,我會好好的活下去,我會娶你為妻,我不會讓所有關心我的人失望,我會兌現所有的承諾。”

  他的聲音,十分堅定,給人一種不可懷疑的嚴肅。

  說完,張若塵便又開始繼續療傷。

  黃煙塵知道張若塵的意志,誰都無法改變,嘆息了一聲,便退了下去。

  或許,她也該努力的修煉,不為名利,只為將來能夠幫到他。

  張若塵的內傷痊愈之后,又將蛟珠服下,花費兩天時間,終于一舉突破到了天極境大圓滿的后階,實力再進一步。

  “也不知那一只人首蛟身的生靈,有沒有將乾坤神木圖收走?”

  張若塵將精神力釋放出去,與乾坤神木圖融合在一起。

  旋即,張若塵的精神力,出現在一個巨大的海底石窟,似乎是赤云蟒蛟的一處巢。

  此刻,乾坤神木圖就被放在一張紅色珊瑚石桌上面,那一頭人首蛟身的生靈就趴在石窟里面,身軀盤成一圈又一圈,只有腦袋懸在半空,正在研究乾坤神木圖。

  “到底是什么圖卷,刀砍不碎,火燒不爛,估計是了不得的好東西。若是將它獻給蛟王大人,估計蛟王大人可以研究出一些端倪。”

  就在那一條人首蛟身的生靈,準備將乾坤神木圖收起來的時候。

  突然,圖卷上面,冒出一層青色的光輝,浮現出一條條的細密紋路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人首蛟身的生靈停了下來,好奇的看著畫卷。

  “嘩!”

  突然,劍光一閃,沉淵古劍從畫卷上面飛了出來,擊在那一條人首蛟身的生靈的臉上,從左眼的位置,穿透了進去,將它的半個腦袋打得碎裂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人首蛟身的生靈慘叫了一聲,一爪子揮出去,將那一張珊瑚石桌拍得粉碎。

  張若塵怎能錯過這么好的機會?

  就是這個時候。

  他從圖卷世界中沖了出去,抓住沉淵古劍,拖出一道長長的劍芒,向著人首蛟身的生靈的脖頸劈了下去。

  (昨天晚上,有一條口令紅包,因為口令的原因,沒能發出來,明天中午12點補上。)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