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二十七章 怒火,仇恨

  “嘩!”

  隨著張若塵的手指點出去,空間就像玻璃一樣破碎,撕裂開一道道縫隙,隨后,轟然塌陷。

  透過空間縫隙,向里面看去,只能看見一片混沌、虛無、混亂的空間。

  方圓數十丈之內的空間,完全崩碎,在一個吞噬之力的引動下,周圍旋轉起來,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。

  其實,胥海一直都在警惕張若塵施展出空間力量,只不過他沒有料到,張若塵居然能夠讓一片區域之內的空間,完全崩塌。

  “絕對不能被卷入崩塌的空間,一旦掉進去,就算是半圣也難逃一死。”

  胥海渾身冒冷汗,十分驚恐,全力運轉真氣,利用圣皮軟甲的力量,爆發出前所未有的速度,險之又險的沖出了漩渦。

  他還沒來得及高興,就見前方,張若塵控制一柄十丈長的巨大冰劍,揮斬了過去。

  “嘭!”

  冰劍擊在胥海的身上,再一次將他打入了崩塌的空間之中。

 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  胥海的手臂前伸,想要再次逃出去。

  只可惜,這一次,他沒有那么好的運氣,很快就被塌陷的空間吞噬了進去。

  空間重新恢復平靜,所有聲息,全部消失。

  張若塵站在海面上,望著剛才空間崩塌的方位,搖了搖頭,有些惋惜的嘆了一聲:“可惜了一件圣皮軟甲。”

  圣皮軟甲這樣的寶物,只有圣者門閥才可能擁有,堪稱無價之寶,可遇不可求。

  雖然沒能得到圣皮軟甲,卻除掉了胥海這一個大敵,如此一來,張若塵就能騰出手全力積累軍功值和尋找玄武傳承地。

  當然,在此之前,他還必須先將傷勢養好才行。

  與胥海一戰,張若塵受了極重的內傷,不是一時半會就能痊愈。

  張若塵沉入水底,將乾坤神木圖取了出來,打開空間之門,進入圖卷的內世界。

  在療傷丹藥的輔助之下,一連花費七天時間,張若塵的傷勢才完全痊愈。

  小黑邁著貓步,走了過來,道:“張若塵,你要不要在乾坤神木圖中修煉一段時間再出去?”

  張若塵只是略微的想了想,立即搖了搖頭,道:“閉關修煉,的確可以讓我的實力提升一些,甚至可以修煉成一兩種鬼級武技。一味的閉關修煉,終究是達不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再說,不停的戰斗和廝殺,又何嘗不是一種修煉?”

  “對了!還有一個人,差一點將他給忘了!”

  張若塵站起身,取出如意寶瓶,將困在瓶中的胥晨放了出來。

  “嘩!”

  瓶中飛出一粒光點,落到地上,立即變成了一道蒼老人影。

  那一道人影,自然就是胥晨。

  胥晨恢復自由,立即揮動獵虎刀,向張若塵斬了過去。

  “給本皇跪下。”小黑吼了一聲。

  胥晨猶如遭到重擊,身體痙攣了一下,咚的一聲,跪在了地上,渾身都不能動彈。

  “這……這道理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  胥晨緊咬著牙齒,臉上冒出一根根青筋,無論如何反抗,他卻就是無法站起身。

  小黑仰著腦袋,走了過去,陰沉的一笑:“區區一個魚龍第四變的修士,來到本皇的地盤,還想反抗不成?”

  在圖卷世界,小黑的力量,并沒有被封印,自然可以輕松鎮壓胥晨。

  小黑用爪子,拍了拍胥晨的肩膀,長長的貓須在胥晨的耳朵上掃來掃去,笑道:“圖卷世界已經完全穩定,也該修建幾座宮殿、洞府,最好再建一座城池,正好還缺苦力,就先征用你。老小子,你沒意見吧?好吧!既然沒有意見,明天,我們就開工。”

  張若塵看見胥晨被小黑鎮壓得服服帖帖,搖頭笑了笑,就向接天神木的樹樁的方向行去。

  黃煙塵盤坐在接天神木的新苗下方,厚厚的玄武之氣將她包裹,一股強大的氣息,隱隱的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。

  黃煙塵已經在圖卷世界修煉了一個半月,又有玄武之氣的輔助,她的修為,自然突飛猛進,已經達到天極境大圓滿的后階,距離魚龍境也只差一步。

  黃煙塵并沒有立即服用魚龍丹,沖擊魚龍境,而是跟隨張若塵一起走出圖卷世界,準備先在玄武墟界歷練一段時間,穩固現在的境界。

  兩人一起,走出空間之門,回到水面,向著西玄海的中部海域進發。

  “好濃烈的血氣。”

  沒過多久,張若塵的鼻子,輕輕的嗅了嗅,聞到一股血腥味。

  順著那一股血腥味趕過去,遠處,出現一只小型的船艦,漂浮在水面。

  張若塵臨空一躍,落到船上,看到船上的慘狀,他的心中,生出一股強烈的怒火。

  這一艘船艦上的墟界戰士,張若塵全部都認識,雖然并不熟悉,卻十分敬重他們,將他們當成了一見如故的朋友。

  可是……

  此刻,船上的九位墟界戰士,全部都慘死,無一活口。

  特別是小隊長,聶南飛,更是死得相當凄慘,十根手指被斬斷,雙眼的眼球被挖掉,腹部被利刃剖開,就連心臟都被扯了出來,扔在了一旁。

  聶南飛是一位長者,也是一位張若塵十分敬重的老兵,卻怎么也沒想到,他居然落得這樣的下場。

  看到他們的死狀,就能猜測,在死之前,肯定遭受了殘忍的折磨。

  黃煙塵比張若塵稍晚一步登上船艦,看到眼前的場景,不禁眉頭一皺,道:“莫非是玄武墟界的土著將他們殺死?”

  張若塵緊緊的捏著雙拳,搖了搖頭,冷聲道:“不,是黑市的邪道武者,船上還殘留著他們的氣息。他們肯定是感受到船艦上有我的氣息,所以,才會使用毒辣的手段,逼問這些墟界戰士。”

  “嘭!”

  張若塵一拳擊在船桿上面,留下一個凹印。

  一股冰冷的殺氣,從他身上散發出來,沉聲的道:“綠袍星使,我發誓,這一筆帳,我一定要找你討回來。”

  黃煙塵從來沒有見過張若塵如此憤怒的樣子,輕輕的抿了抿嘴唇,低聲勸道:“張若塵,我知道你很憤怒,也很自責,但是,我還是要提醒你,不要被怒火沖昏了頭腦。綠袍星使、陰無常、鐵娘子,任何一個都是成名已久的高手,在邪道有極高的地位。以我們現在的實力,與他們交手,就是以卵擊石。”

  張若塵的五指緩緩的展開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漸漸恢復平靜,道:“我明白,在沒有突破到魚龍境之前,我是不會傻到去和他們硬碰硬。”

  “魚龍境!”

  張若塵的眼睛望去遠處,緊咬著牙齒,充滿了無窮的渴望。

  只有突破魚龍境,才算是真正的超越武道,打破凡人的極限。

  誰不想達到那樣的境界?

  上一世,張若塵沒有達到過魚龍境,所以并不知道那一個境界的玄妙。正是因為沒有達到過那個境界,所以才更加期待。

  當然,在此之間,他還必須要先去沖擊無上極境。

  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對別人來說,或許很難,但是,對他來說,卻未必就是難事。

  駕著這一艘船艦,張若塵和黃煙塵來到一座較為偏僻的小島。

  在島上,他們兩人挖出墓坑,將九位墟界戰士埋葬。

  黃煙塵好奇的問道:“為何不將他們帶回黃御島基地,如此一來,兵部肯定會給他們的家人一筆撫恤金。這樣不是更好?”

  張若塵將最后一抔土蓋上,搖了搖頭,道:“將他們帶回黃御島基地,兵部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他們不是被土著殺死,反而會懷疑是我們殺了他們。”

  “其次,只要他們長時間沒有返回基地,兵部自然會統計他們的名字,算作是戰死在了墟界戰場,如此一來,他們的家人依舊能夠得到一筆撫恤金。”

  黃煙塵點了點頭,不得不沉承認,張若塵考慮問題的確比她更全面。

  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道:“我們現在的位置,距離黃御島基地,少說也有三千里,已經進入相對危險的海域。再往前,應該就要進入西玄海的中部。”

  “我們為何要去西玄海的深處?你不是說,那里相當危險,就算半圣進去,也有可能會隕落。”黃煙塵道。

  張若塵已經完全平靜下來,壓制住了心中的怒火,分析道:“黃神異來過玄武墟界兩次,而且,兩次都是來到黃御島基地。以黃神異的修為,肯定無法前往玄之大陸和武之大陸,也不可能前往別的海域。所以,他最多只能在西玄海歷練。”

  黃煙塵的眼睛一亮,道:“你的意思是說,玄武傳承地,也只有可能在西玄海?”

  “應該是這樣。”

  張若塵又道:“若是玄武傳承地在距離黃御島不遠的海域,肯定早就已經被人發現。所以,玄武傳承地,必定是在西玄海的深處,那里危險,沒有敢去。正是因為如此,才充滿了無窮的機遇。”

  “我能分析出來,別的那些想要尋找玄武傳承地的修士,也肯定會想到。若是我沒有猜錯,綠袍星使、陰無常、鐵娘子,還有別的那些魚龍境修士,估計已經先一步去了西玄海的深處。”

  黃煙塵道:“我們現在就出發?”

  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不!就算我們現在前去,也爭不過那些魚龍境的高手。再說,玄武傳承地若是那么好找,恐怕早就已經被人發現,也輪不到黃神異。所以,我們沒必要現在就趕過去。現在,我們首要的事,乃是提升自己的修為。”

  黃煙塵道:“我們可以先在西玄海外圍的海域歷練,等突破到魚龍境,再去尋找玄武傳承地也不遲。”

  張若塵點了點頭。

  接下來的四天,張若塵與黃煙塵一直活動在西玄海外圍的海域。

  張若塵一共獵殺了八十六頭四階蠻獸,積累了兩千三百七十二點軍功值。

  黃煙塵殺死了十三頭四階蠻獸,積累了四百一十二點軍功值。

  當然,黃煙塵出手的機會并不多,大多數時候,她都是在幫張若塵打掃戰場,比如,收集蠻獸體內的靈肉,蠻獸的皮甲,蠻獸的血液。

  四階蠻獸,全身是寶,帶回混沌萬界山,可以換取大量靈晶。

  黃煙塵的天資,不如張若塵,可是她畢竟煉化過龍血和玄武之氣,又服用過大量天才地寶,以她現在天極境大圓滿后階的修為,自身的實力,已經足以進入《天榜》前一千位。

  歷練一翻之后,她的實力,還有希望更進一步。

  只不過,黃煙塵知道,張若塵更需要軍功值去沖擊無上極境,所以,她才很少出手,將那些蠻獸全部留給了張若塵。

  “僅僅只是獵殺四階土著蠻獸,想要積累夠三千萬點軍功值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從明天開始,我們前往西玄海的中部,獵殺五階蠻獸。”張若塵做出決定,如此說道。

  黃煙塵自然沒有任何意見,其實,她也想要與五階蠻獸交手,只有在危險之中,才能真正的激發出自身的潛力,從而在百日竿頭更進一步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