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二十六章 激戰千里

  圣皮軟甲的內外兩層,皆刻錄了大量銘紋,還融入有別的一些珍貴的煉器材料,比如,龍鱗、蛟皮、鸞羽……,等等。·

  因此,圣皮軟甲的防御力,比圣者的皮膚的防御力要強大十倍以上。畢竟,這是一件圣器。

  一般的百紋圣器,根本破不開圣皮軟甲,只有使用千紋圣器,才能將其擊穿。

  胥海頗為自傲,笑道:“張若塵,現在,你應該知道我的底牌了吧?穿著圣皮軟甲,我的最快度,可以達到七倍音,就算魚龍第七變的修士,也未必追的上我。而且,軟甲蘊含的圣力,能夠增強我的力量,剛才那一掌,應該不好受吧?”

  胥海本來就一等一的高手,激出圣皮軟甲的銘紋和圣力,他的力量,變得更強,就算張若塵有龍珠護體,硬接他一掌之后,也受了不輕的傷勢。

  突然,胥海的神情一肅,眼神有些銳利,道:“不過,你也給我帶來了不小的驚喜,居然能夠使用出空間的力量。若不是我穿著圣皮軟甲,說不定,剛才就已經死在你的劍下。”

  張若塵笑了笑,就像沒有受傷的樣子,從容不迫的道:“圣皮軟甲的防御,未必不可破。”

  聽到這話,胥海先是一愣,隨后大笑了起來,道:“張若塵,你的那一柄圣劍,只是百紋圣器,就算再厲害,也不可能破得開圣皮軟甲。”

  張若塵平靜的道:“百紋圣器的確破不開圣皮軟甲,但是,你的身上,總有圣皮軟甲防御不到的地方。比如,你的雙眼。”

  圣皮軟甲是用圣者的皮煉制而成,肯定無法防御雙眼。

  胥海冷哼了一聲,道:“就算我的雙眼是破綻,那又如何?我會站在原地不動,交給你攻擊?”

  張若塵的臉上依舊掛著笑容,從空間戒指里面將六柄金色圣劍取出來,在劍意之心的控制之下,六柄圣劍懸浮了起來,飛在張若塵身體的六個方位。

  看到張若塵如此從容淡定的樣子,胥海的心中,產生出一股隱憂:“張若塵的劍道已經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,還是小心為上。·

  于是,胥海閉上了雙眼。

  如此一來,他也就不再擔心會被張若塵攻擊雙目。

  其實,修為達到胥海的境界,閉上雙眼和不閉雙眼,根本沒有區別,因為,武魂和精神力對外界的感知能力比雙眼更強。

  看到胥海閉上眼睛,張若塵就知道,他已經有些懼怕,即便穿著圣皮軟甲,他卻依舊對自己沒有足夠的信心。

  這也難怪,畢竟張若塵兵不見血刃就將兩位胥圣門閥長老擊殺,還將另外一位長老收進如意寶瓶。

  正是因為如此,所以才給胥海留下心理陰影,覺得張若塵的手段太詭異,讓人防不勝防,稍有不慎就可能死在張若塵的劍下。

  或許連胥海自己都沒有意識到,他的心理防線,已經被張若塵擊潰。

  一個人,一旦產生了恐懼,那么,就算實力再強,也難逃一死。

  圣皮軟甲的破綻,的確是雙眼。

  但是,張若塵從來都沒有想過,要去攻擊胥海的雙眼。

  原因很簡單,因為,雙眼位于一個人的正面,而且還是受到保護最嚴密的地方。在勢均力敵的情況下,想要攻擊到對方的雙眼,也是幾乎不可能的事。

  更何況,胥海的實力,本來就在張若塵之上。

  張若塵想要正面攻破他的防御,并且將劍刺入他的雙眼,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  若是那樣做,死的肯定是張若塵,而不是胥海。

  所以,張若塵真正想要動用的手段是空間力量,只有使用空間力量,才有可能擊殺胥海。

  當然,穿上圣皮軟甲的胥海,度快得嚇人,貿然使用出“空間裂縫”和“空間崩塌”的手段,很可能會被他逃掉。·只要讓他逃掉了一次,動第二次空間力量的攻擊,就更加不可能傷得了他。

  “唰唰!”

  張若塵的嘴角微微一勾,露出一抹笑意,手指向前一指,施展出御劍術,六柄金色的圣劍,同時飛了出去。

  看到六柄金色圣劍飛來,胥海的第一感覺,張若塵肯定是想攻擊他的雙眼。于是,胥海快打出掌印,防住面部,將飛來的六柄圣劍,不斷擊飛出去。

  但是,六柄圣劍在虛空旋轉了一圈,就又向他攻了過去。

  “我的實力明明比張若塵強大,而且,還穿著圣皮軟甲,為何只能被動防御?不,我要主動起攻擊。”

  胥海將真氣不斷注入圣皮軟甲,身上的力量波動,變得越來越強大。一股圣力,從軟甲中爆了出來,形成一圈能量漣漪,將六柄圣劍打得七零八落,向四面八方飛了出去。

  “鯤鵬生滅拳。”

  胥海爆出七倍音,化為一道流光,瞬間就沖到張若塵的身前,打出一招霸道的拳法。

  鯤鵬生滅拳,鬼級中品的拳法武技,胥海修煉了五年,也才修煉成其中兩招。

  僅僅只是憑借這兩招,胥海就曾兩拳打死過一頭五階中等蠻獸“血尾麒麟”。正是那一戰,他的實力得到胥圣門閥的高層的肯定,成為胥圣門閥未來家主的繼承人。

  胥圣門閥與遠古神獸“鯤鵬”,有極大的淵源,所以,胥圣門閥的直系子孫的體內,都流淌著神獸鯤鵬的血液。

  鯤鵬生滅拳就是胥圣門閥的一位圣者,從上面參悟出來的一種絕學,將鯤鵬的三十二種形態融入武道,演變成三十二招毀滅性的拳法。

  只是剛剛交手,胥海就施展出最強絕學,由此可見,他對張若塵是何等重視。

  隨著拳法打出,胥海的身體表面,浮現出一層光影,呈現出鯤鵬的形態。

  鯤鵬的虛影,高達七十多米,宛如一只遠古鯤鵬懸浮在海面上,散出一股讓人顫栗的莽荒神獸氣息。

  “轟隆!”

  一個巨大的拳影,飛了出去,似乎是將整個海域的海水完全掀得翻卷了起來。

  “這是……鬼級中品的拳法武技……”

  張若塵看著那一只鯤鵬的虛影,還有撲面而來的拳勁,倒吸了一口寒氣,不停向后退去。

 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,只有激出“神龍變”,才能與胥海正面一戰。

  但是,張若塵只有不斷打出龍象般若掌,才有可能將神龍變激出來,概率相當低,完全就是靠運氣。

  現在的情況,相當危機,根本不容許張若塵去試運氣。于是,他并不和胥海硬拼,立即施展出空間挪移,向著水底沖去。

  “轟!”

  胥海的拳法,擊在水面,將整個海平面打得凹陷下去,涌起一層層山岳那么高的巨大浪潮。

  “哏哏!張若塵,你難道不知道,鯤鵬才是水中的霸主。”

  胥海狂笑了一聲,立即沖進水中,向張若塵追去。

  胥海擁有圣皮軟甲,張若塵也能夠空間挪移,所以,盡管胥海的度快得驚人,卻始終無法追上張若塵。

  兩人在水中,一追一逃。

  胥海身上散出來的圣氣和鯤鵬之氣,將水中的那些蠻獸嚇得恐懼不安。它們以為見到了水中的至尊,紛紛退避,不敢靠近。

  張若塵施展出御劍術,將六柄金色的圣劍,不斷打出去。

  同時,他又以精神力調動雷電之力,向身后起攻擊,不停給胥海制造麻煩。

  “張若塵果然能夠控制空間力量,每一次空間跳躍都是三十丈的距離,如此下去,我根本追不上他。”

  胥海的心中,有些窩火,逐漸變得有些煩躁。

  兩人一連追逐了上千里的路途,前方出現了一座十多米高的礁石島嶼。

  胥海的雙臂同時伸了出去,在水中,凝聚成兩只數十米長的真氣大手,將那一座島礁抬了起來。

  “轟!”

  雙臂用力,島礁飛了出去,擊向前方的張若塵。

  張若塵回頭看了一眼,看見一座黑色的小山飛擊了過來,在海面上,投影出一個巨大的暗影。

  張若塵停了下來,凝聚力量,將真氣注入沉淵古劍。

  劍尖,沖出一道白色的劍芒,滂湃的劍氣,從劍鋒上散出來。

  “破!”

  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斬了出去,與那一座島礁碰撞在一起。

  島礁,從中裂開,飛向左右兩個方向,掉落進海中。

  胥海從島礁的后面沖出來,片刻之間,就達到張若塵的面前,一拳打了出去。

  “生滅無妄。”

  胥海的手臂,出啪啪的聲音,皮膚的表面,冒出一塊塊青色的鱗片,每一根手指都散出死亡的光芒。

  可以想象,這一拳的力量,必定是石破天驚,一旦被擊中,恐怕一座小山也要被打得四分五裂。

  表面看去,胥海似乎已經全面控制局勢,片刻之后,就能將張若塵擊殺。但是,對于張若塵來說,他的機會,也已經出現。

  就是現在。

  到底是張若塵死,還是胥海亡?

  張若塵看著胥海越來越近,眼神就變得越是堅定,暗暗調動空間的力量,匯聚到右手的指尖,

  手臂快出打出,手指向前一點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