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二十五章 圣皮軟甲

  胥晨的刀法十分霸道,還在遠處,就有一股冰冷的刀風吹了過來,將張若塵的衣袍刮得裂開。

  張若塵十分冷靜,一邊控制控制如意寶瓶,一邊調動空間的力量。

  眼看胥晨一刀就要劈在張若塵的頭頂,這一刀,若是擊中,張若塵必死無疑。

  “咻!”

  就在這時,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憑空從原地消失,出現在了胥晨的身后。

  胥晨一刀落空,擊在水面,將整個海面都打得翻騰,掀起了兩片十多丈高的巨浪。不過,胥晨不愧是老一輩的強者,很快就意識到不妙,連忙收刀,向著身后的方向劈去。

  但是,他的刀,還沒有劈出,頭頂上方就傳來一股龐大的拉扯力量,形成一個渦旋,將他的身體籠罩。

  他如同掉進黑洞,無論如何掙扎,也掙不過那一股強大的拉扯力量,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,向上飛去。

  從遠處看去,只見胥晨的頭頂懸浮著一只小巧精致的瓶子,瓶口的位置,凝聚出一個漩渦。

  胥晨的身體越變越小,最后,變得只有手指頭那么大,沖進了瓶子里面。

  張若塵立即將如意寶瓶收回,捏在手中,自言自語的道:“居然可以將魚龍第四變的高手都給收進入,如意寶瓶的威力,還是不錯嘛!”

  “轟!”

  如意寶瓶猛烈的震動了一下,形成一圈力量波,震得張若塵的五指發疼。若不是張若塵加大力量控制,如意寶瓶剛才就已經飛了出去。

  “這是什么地方?放我出去?張若塵,你不是《天榜》第一嗎?若是有本事,你就和老夫正面一戰。”

  如意寶瓶里面,響起胥晨的聲音。

  轟的一聲,如意寶瓶又猛烈震動了一下。

  張若塵使用真氣,將如意寶瓶鎮住,自言自語的道:“如意寶瓶的攻擊還是太弱,若是能夠在瓶中加入厲害的火焰陣法,就能直接將胥晨煉化,而不是只是困住他。”

  如意寶瓶還是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,若是遇到修為太高的強者,估計寶瓶還沒有發揮出力量,就已經被對方打飛了出去。

  現在,張若塵也只能先將如意寶瓶收起來,等到解決了胥海,再想辦法慢慢收拾胥晨。

  “嘩嘩!”

  胥海駕著船艦,追了上來。

  剛才,胥海雖然站在遠處,卻將戰局看的一清二楚,親眼看到胥空林死在張若塵的劍下,親眼看到張若塵使用如意寶瓶將胥晨收了進去。

  “兩個廢物,居然這么容易就被張若塵收拾,看來他們在門閥里面已經過慣了享樂的生活,不堪重用。”

  胥海相當惱怒。

  在他看來,以胥空林魚龍第三變巔峰的修為,就算不是張若塵的對手,只要小心一些,張若塵也不可能傷得到他。

  但是,胥空林卻太自大,還沒有來得及逃走,就被鎖龍鏈給纏住,最終死在張若塵的劍下。

  胥空林是自己作死,倒也怨不了別人。

  可是,胥晨那么高深的境界,實力不知比張若塵高出多少倍,居然被張若塵收進一只瓶子里面,瞬間鎮壓,讓胥海簡直無法接受。

  胥晨的修為,已經達到魚龍第四變,更是身經百戰的老輩強者,怎么也陰溝里翻船,栽在張若塵這樣一個小輩的手中?

  那一只瓶子,到底是什么寶物?

  一連損失三位魚龍境的高手,讓胥海感到十分懊惱。

  要知道,即便是像胥圣門閥這樣的大家族,魚龍境強者的數量也并不多,只有花費大量的資源,才能培養出一位。

  可以說,每一位魚龍境的修士,皆是一筆巨大的財富。

  若是將胥圣門閥比喻成一個帝國,那么,每一個魚龍境修士都是一座城池,損失一位魚龍境修士,簡直比損失一座城池,還要讓人心疼。

  現在,胥海已經沒有退路,今天若是不能拿下張若塵,回到胥圣門閥他肯定會受到嚴重的責罰,甚至,門閥繼承人的位置也將不保。

  胥海收起了輕視之心,臉色十分難看,道:“張若塵,我承認先前太小看你,犯下了重大的錯誤。但是,從現在開始,我不會再給你任何機會。”

  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若我是你,現在就該立即逃走。”

  胥海怒極反笑,道:“張若塵,你未免也太自信。我在天極境的時候,也達到過《天榜》第九十一位,就算與《天榜》第一有差距,也并沒有差多遠。”

  “更何況,我現在已經達到魚龍第二變,實力比以前不知高出了多少倍。就算你的身上有幾件厲害的圣器,也不可能彌補修為上的差距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能夠成為胥圣門閥的傳人,自然不是一般人。但是,你確定能夠接得住我的剎那劍法?”

  “剎那無痕嗎?”

  胥海冷笑了一聲,十分自信,道:“既然如此,就來試一試,到底是你的劍法更加高明,還是我的力量更強?”

  “嘩!”

  胥海的頭頂,沖出一根青色的光柱。

  光柱,從海面升起,一直連接到云層的下方。

  一道武魂,從胥海的頭頂沖出來,懸浮在光柱之中。

  武魂開始調動天地靈氣,使用肉眼都能看見,一道道靈氣從四面八方匯聚過去,涌入胥海的眉心。

  胥海的武魂,竟然也十分強大,達到魚龍第七變的程度,與張若塵的武魂,幾乎不分上下。

  “鯤鵬展翅。”

  胥海的雙臂展開,渾厚的真氣,從掌心飛了出去,化為一對巨大的光翼。

  胥海修煉的功法,乃是王級的功法《鯤鵬武典》。

  光翼一扇,胥海就飛了起來,到達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雙掌同時擊了下去。

  兩股掌力,凝聚出兩個巨大的手印,還沒有完全落下去,就已經將張若塵腳下的海水壓得凹陷,在海面上,形成兩個十多米長的手印。

  胥海的實力,在魚龍第四變的胥晨之上。

  在他出手的那一剎那,整個天地,似乎都已經被他掌控。

  “唰!”

  張若塵立即施展出空間挪移,身體跳躍了一下,穿過空間,出現在胥海的左側。

  “什么?”

  胥海的心中一驚,沒想到張若塵的速度,居然快到如此程度。

  那不是速度,是空間的力量。

  先前,張若塵與胥晨交手的時候,也使用出了空間挪移。只不過,那個時候,胥海還在遠處,根本沒有感受到空間波動。

  但是此刻,胥海清晰的感知到,周圍的空間,發出了細微的動蕩。

  那種感覺,與墟界船艦穿梭蟲洞和空間通道的時候,散發出來的力量,十分相似。

  讓胥海吃驚的是,張若塵居然也能掌控這種力量。他比誰都清楚,這是多么可怕的事。

  張若塵并沒有容胥海多想,準備一擊必殺,在出其不意之間,將胥海斬于劍下。

  施展空間挪移之后,張若塵就立即捕捉到一道時間印記,融入劍法,一劍揮了出去,斬向胥海的頸部。

  “剎那無痕。”

  此刻,張若塵與胥海只有一丈的距離,融入時間力量之后,張若塵出劍的速度快得就像是一道光,幾乎在一瞬間,沉淵古劍就劈在胥海的脖子上面。

  “嘭!”

  沉淵古劍擊中胥海的脖子,就像是劈在了一層鐵甲上面,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,飛濺出大片火花。

  這一次輪到張若塵詫異,有些不解,以沉淵古劍的鋒利程度,居然斬不破胥海的血肉之軀?

  遭受沉淵古劍的一擊,胥海的身體,只是向后一仰。

  胥海的反應靈敏,在虛空翻轉了一圈,卸去沉淵古劍的力量,隨后,爆發出比先前快了三倍的速度,一掌擊向張若塵的胸口。

  他的速度,快得驚人,以張若塵的目力,也捕捉不到他的身影。

  張若塵就連施展空間挪移的時間也來不及,只能立即激發龍珠的護體之力,同時,又將沉淵古劍快速一橫,向前擋去。

  “嘭!”

  張若塵的身體飛了出去,一直飛到十里之外,咚的一聲,墜落到海水之中。

  剎那之后,張若塵又從海水中沖飛了起來,落到水面。

  “噗!”

  張若塵的嘴里,吐出一口鮮血,臉色變得十分蒼白,體內的五臟六腑都遭受重創,火辣辣的疼痛,身體像是要裂開一樣。

  盡管受了重傷,張若塵卻依舊站得筆直,臉上沒有絲毫懼色,盯著懸浮在半空的胥海,道:“你穿著圣皮軟甲?”

  胥海看著張若塵被自己一掌打成重傷,頓時點了點頭,對剛才展現出來的力量,自然是相當滿意。

  “沒錯,我的確穿著圣皮軟甲,就算你的劍法再高,你的劍再鋒利,也不可能傷到我。”

  胥海運轉真氣,隨即,身軀表面的皮膚,冒出一層金色的光華。

  那一層光華,帶著一股神圣的力量,將海面上的靈氣全部吸了過來,形成一片白色的云彩,將胥海的身體包裹。

  遠遠望去,胥海就像是一位年輕的圣者,站在天地中心,掌控了整個世界。

  那是圣者,才該有的氣息。

  圣皮軟甲,乃是用圣者的皮和骨,加上別的九種珍貴材料,煉制成的護身圣器。

  穿在身上之后,圣皮軟甲自動與修士的皮膚貼合在一起,若是不仔細觀察,根本察覺不到它的存在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