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二十二章 玄武墟界,黃瑜島軍營

  玄武墟界,懸浮在混沌的天地之中,與昆侖界相隔遙遠的距離,就算是圣者也很難飛渡,只有穿越空間通道才能到達。

  “轟隆!”

  墟界船艦的陣法快速轉動,與玄武墟界的大氣,發生劇烈的摩擦,形成一團赤紅色的火云。

  站在地面,向上望去,就能看見,原本淡藍色的天空,出現了一團巨大的火云,覆蓋了半個天空,給人一種世界末日來臨的恐怖氣氛。

  在一團火云之中,飛出一艘漆黑的墟界船艦,沖向地面。

  片刻之后,墟界船艦穿過玄武墟界的大氣層,出現在一片清澈的海域上空。隨后,船艦緩緩下降,落到一座黃褐色的海島上面。

  “轟!”

  海島上,掀起一層厚厚的泥塵,整個島體都晃動了一下。

  黃御島,南北相距三百二十里,東西相距一百七十里,乃是兵部在玄武墟界修建的基地之一。

  島嶼的四周,布置有七層防御大陣。

  島體的內部,修建有一層層地宮和營地,可以駐扎三萬位墟界戰士。

  眾人走下船艦,登上黃御島,立即就有一位穿著兵部軍甲的墟界戰士走了上來,將他們帶到地底營地。

  那一位墟界戰士道:“黃御島位于西玄海的邊緣,乃是玄武墟界的十大駐軍基地之一,由金煌王本尊坐鎮,方圓千里的海域之內的土著蠻獸,已經全部被清理干凈。所以,大家可以完全放心,黃御島十分安全。”

  隨后,他又道:“不過,玄武墟界的土著十分聰明,經常會偽裝成墟界戰士,混入基地,打探情報,制造破壞。所以,為了以防萬一,請大家在真一鏡上面留下一道影像和一滴血液。”

  真一鏡,是一件百紋圣器,由銘紋公會研究出來,可以照射出一個人的本體。

  正是因為真一鏡的特殊力量,所以,第一中央帝國在銘紋公會大量采購,廣泛用于墟界戰場,就是用來識別那些想要混進基地,甚至潛入昆侖界的土著。

  真一鏡懸浮在半空,呈圓形,直徑大概有三米,也不知是由什么材質煉制而成。

  鏡面上,散發出一層淡淡的白光,頗為皎潔,宛如一輪懸浮在夜空的明月。

  張若塵快出幾步,率先向真一鏡走了過去,他的影子,投射到了鏡面上面。

  隨后,他又割開手指,擠出一滴血液。

  很快,鏡面就吸收了那一滴鮮血,將張若塵的生物信息完全記錄下來。

  做完這一切,張若塵向著后方的胥海和綠袍星使看了一眼,隨后,他施展出身法,沖出地底營地。

  “快,快,跟上去,不能讓張若塵逃走。”

  胥海立即沖上去,追逐張若塵。但是,他才剛剛沖出三步,就被看守真一鏡的墟界戰士攔了下來。

  那一位墟界戰士手持一根長槍,鋒利的槍尖,指向胥海的心臟,冷聲的道:“來到黃御島,必須在真一鏡記錄下影像和血液,如若不然,只能將你當做玄武墟界的土著,當場擊斃。”

  胥海的雙拳緊捏,眼睛里面,似乎都要噴出火焰。

  他向張若塵離開的方向看了一眼,最終還是克制住怒火,不敢與兵部叫板。

  他快速走到真一鏡的下方,留下影像和血液之后,就沖向石梯,追了上去。

  等到胥海到達地面上的時候,張若塵已經坐在一艘三十多米長的小型艦船上面,沖出了七層護島大陣,消失在海平面上。

  胥圣門閥的另外三位魚龍境的修士,也先后來到地面,走到胥海的身后。

  “公子,現在怎么辦?”其中一位魚龍境的修士問道。

  胥海的臉色陰沉,道:“不能讓張若塵逃走,立即追,必須要追上他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我們不等黑市的人嗎?”

  胥海的神情一怒,道:“等到他們出來,張若塵早就已經逃遠。玄武墟界如此廣闊,再想將他找到,猶如大海撈針,談何容易?追!一定不能讓他逃走!”

  隨后,胥海和胥圣門閥的三位魚龍境的修士,與另外六位墟界戰士組成一個十人小隊,登上一艘小型艦船,向先前那一艘艦船的方向追了上去。

  玄武墟界的墟界戰場,必須以團隊的方式,才能出海獵殺土著生物。

  十位墟界戰士是一個小隊,一百位墟界戰士是一個中隊,一千位墟界戰士是一支大隊,一萬位墟界戰士是一個軍團。

  黃御島周邊的海域,早就已經被墟界軍團掃蕩了一遍,強大的土著蠻獸幾乎都被擊殺,只剩下少量低等級的土著蠻獸還生存在這一片這里。

  低等級的土著蠻獸,智慧低下,攻擊力有限,因此,它們并不是墟界戰士獵殺的對象。

  朝廷是要統治玄武墟界,而不是要將玄武墟界的生靈全部殺絕。

  平時出海,大多都是以十人小隊的方式去積累軍功值,只有發現了強大的土著生物,才會出動中隊和大隊。

  張若塵就是臨時加入了一個十人小隊,所以才能立即出海。

  這一支小隊的成員,全部是兵部的軍士,修為最強的隊長,也只是天極境中極位的境界。別的那些隊員,幾乎都是天極境初期和中期的境界。

  小隊的隊長,名叫聶南飛,看上去三十來歲的樣子,顯得有些滄桑,手上和臉上全是傷疤,顯然經歷了很多次征戰。

  張若塵與他交流了一會兒,才得知,他的真實年齡,已經六十八歲,在玄武墟界征戰了二十一年,積累的軍功值,足以讓他在第一中央帝國換取一個下等郡王的爵位。

  “你的年齡,應該不到三十歲吧!第一次來玄武墟界?”聶南飛問道。

  張若塵點了點頭,笑道:“的確是第一次。”

  聶南飛嘆道:“如此年輕,就能達到天極境,你應該是一位想要沖擊《天榜》的天才。不過,我必須實話告訴你,玄武墟界是一座頂尖級別的中等墟界,幾乎已經接近上等墟界,相當危險,別說是天極境的武者,就算是魚龍境的武者,稍有不慎也可能會死在這里。所以,想要積累軍功值,沖擊《天榜》,還是去下等墟界好一些,危險程度也要低一些。”

  張若塵知道對方是好心提醒,但是,他既然已經來了,又怎么會輕易離開?

  張若塵謙遜的道:“聶大哥,你在玄武墟界待了二十多年,對玄武墟界應該已經相當熟悉了吧?要不,你給我講一講?”

  聶南飛知道勸不了張若塵,像張若塵這樣年輕氣盛的天之驕子,他見過太多,但是,能夠活下來的卻沒有幾個。

  不過,他已經好言相勸,算是盡了一個老兵的責任,也就不再繼續勸告。

  聶南飛向張若塵講解道:“玄武墟界到底有多廣闊,估計就連軍中的半圣也不清楚。根據現階段兵部公布的地圖,已經探查到玄武墟界有兩座大陸,分別取名為‘玄之大陸’和‘武之大陸’。”

  “兩座大陸,只是占據了極小的地圖板塊,其實,玄武墟界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被海域覆蓋。”

  “土著人類幾乎全部分布在兩座大陸,與一些大型的島嶼上面。海域中,大多都是一些高智慧的土著蠻獸,其中一些蠻獸,甚至比人類還有聰明。”

  “黃御島位于八大海域的西玄海的邊緣,方圓千里之內,四階以上的蠻獸,幾乎已經全部被清理。所以,我們想要積累軍功值,必須前往更遠的海域。”

  “當然,修為沒有達到魚龍境的墟界戰士,最好不要前往太遠的海域,差不多在距離黃御島三千里的范圍內活動,危險性要小一些。一旦超過三千里,很容易遇到強大的五階蠻獸,哪怕只是遇到一只,對于我們這樣的小隊來說,也是滅頂之災。”

  張若塵認真的聽著,也將聶南飛的每句話都深深的記住。

  說話之間,船艦已經行到距離黃御島的千里外,進入危險區域,航行的速度,也明顯開始減緩。

  突然,張若塵的目光,向身后的方向看了一眼,看見海平面上一個黑色的小點,正在快速靠近。

  那是一艘小型船艦。

  張若塵使用天眼,望了過去,清晰的看到胥海站在船頭,除了他之外,還有另外三位胥圣門閥的魚龍境修士。

  “這么快就追上來了?”

  張若塵笑了笑,站起身來,縱身飛躍而起,飛出船艦的護艦陣法,落到十丈之外的水面。

  雙腳涌出一股真氣,將他的身體托住。

  聶南飛略微吃驚,道:“張兄弟,你這是干什么?”

  張若塵腳踩水波,如履平地,向船艦上的聶南飛說道:“聶大哥,你們先走吧!我有一些私事需要解決,希望今后還有見面的機會。”

  聶南飛向身后的那一艘船艦看了一眼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,點了點頭,道:“好吧!你好自為之。”

  說完這話,聶南飛和剩下的隊員,駕馭船艦,加速行了出去,遠離了這一片海域。

  片刻之后,胥海和三位胥圣門閥的魚龍境修士駕馭的船艦,乘風破浪而來,停在了三里之外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