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一十九章 第二位佛帝傳人

張若塵十分低調,走進酒館,就選擇了一個角落的位置,坐了下來,點了一壺酒,靜靜的喝著。請大家搜索()看最全!的  雖然,他現在的名氣很大,但是,認識他的人卻并不多。

  所以,酒館里面,并沒有讓注意到他。

  張若塵剛剛坐下沒多久,一個聲音,在他的耳邊響起,道:“阿彌陀佛!施主,貧僧可以坐在這里嗎?”

  張若塵抬起頭,向那人看去,只見一個穿著樸素的布衣的光頭男子,站在他的身后。

  為何張若塵會覺得他是一個光頭男子,而不是一位僧人?

  那是因為,這一個男子,身形十分高大,怕是得有兩米七的身高,宛如一個巨人。普通人和他站在一起,只能齊到他的腹部。

  而且,他長著滿臉橫肉,一副兇相,背上還背著一柄長達兩米的寬闊大刀。

  無論怎么看,他都像是一個屠夫,而不像是一個僧人。

  光頭男子艱難的擠出一個自認為很和善的笑容,道:“酒館里面的位置,已經滿了,只有這里還空著三個位置。施主,行個方便吧!”

  張若塵點了點頭。

  “謝謝。”

  光頭男子立即雙手一合,念出一聲佛號,隨后,在張若塵的對面坐了下來。

  或許是因為,他太過沉重,坐下去之后,木質的椅子,立即發出吱吱的聲音,像是隨時都會碎掉一樣。

  “貧僧法號,立地。施主,你怎么稱呼?”

  立地和尚再次擠出一個友善的笑容,眼睛瞇成一道縫。

  只不過,他的那一個笑容,再配上他的身形,總給人一種十分詭異的感覺。

  張若塵的雙眼,再次盯了過去,定格在立地和尚的腰部。

  只見,立地和尚的腰上,居然掛著四塊令牌,分別代表黃榜第一的黑鐵令,玄榜第一的青銅令,地榜第一的白銀令,還有天榜武者才可能擁有的金色令牌。

  只不過,金色令牌上面印的文字,卻并不是第一,反而排在百萬位之后,幾乎是天榜的末尾。

  張若塵總覺得眼前這一個和尚有些詭異,肅然的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“貧僧法號,立地。”立地和尚再次說道。

  一邊說著,立地和尚還從懷里,取出了一枚佛珠,將佛珠放到桌子的一角。

  就在佛珠落在桌面上的那一刻……

  嘩的一聲,佛珠散發出刺目的金光,一道道金色的梵文,從佛珠里面飛了出來,懸浮在虛空。

  頓時,酒館中的酒客,全部消失不見。

  張若塵和立地和尚,依舊相對的坐在桌子的旁邊,宛如懸浮在天地的中心。整個宇宙,似乎只剩他們兩人,顯得無比安靜。

  “無垢領域!”

  張若塵處變不驚,盯著對面的那一個自稱是僧人的光頭男子,道:“你是萬佛道的弟子?”

  立地和尚雙手一合,道:“萬佛道早就已經支離破碎,只剩下三大支脈,梵天道、菩提廟、生滅寺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你是?”

  “貧僧乃是梵天道的弟子。”

  張若塵小心的戒備,道:“據我所知,八百年前,梵天道就是萬佛道最強大的一脈分支。當時,梵天道的道主,法號‘朝夕’,一身佛法修為超過萬佛道的道主,被稱為佛門第一人,外界稱他為‘佛帝’。”

  “沒錯。”立地和尚點了點頭。

  張若塵道:“你知道我是誰?”

  立地和尚再次點了點頭,道:“佛帝傳人,張若塵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所以,你是專程來找我?”

  立地和尚道:“貧僧乃是奉道主之令,特地下山,前來請張施主,去一趟梵天道。”

  張若塵端起酒杯,手指在酒杯上面把玩,道:“你到底有什么目的,直說無妨。”

  立地和尚再次擠出一個笑容,開門見山的道:“道主說,佛帝的舍利子,終究是梵天道的圣物,梵天道愿意以更加珍貴的寶物與張施主交換。當然,張施主也可以在梵天道出家,做梵天道的弟子。那么,佛帝的舍利子,依舊歸張施主。”

  張若塵露出一個果然如此的神情,道:“若是兩條路,我都不選擇呢?”

  立地和尚沉思了片刻,道:“那么,貧僧也只能跟在張施主的身邊,直到張施主做出選擇為止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若是我沒有看錯,你的修為,也是天極境大圓滿。你確定能夠跟得上我?”

  “張施主,你也不只是天極境大圓滿的境界?”立地和尚憨厚的笑道。

  張若塵對這個和尚來了幾分興趣,笑了笑,道:“我可是《天榜》第一。大師,你會不會太自信了?”

  “《天榜》第一,未必就天下無敵。”立地和尚笑道。

  張若塵有意想要試一試這一個和尚的實力,于是,調動真氣,施展出龍象般若掌的第六掌,神龍之劫。

  手掌心,冒出一縷縷電光,隔空一掌打了出去。

  不過,現在還不知道對方是敵是友,張若塵并不想出手傷人,所以,只調動了一成的力量。

  “龍象般若掌。”

  立地和尚笑了笑,緩緩的抬起手掌。

  隨著手掌抬起,立地和尚全身都變成赤紅色,宛如一尊燒紅了的人形鐵塊,就像體內裝著一輪烈日,散發出熾熱的光芒。

  “龍象般若掌第七掌,龍象神爐。”

  立地和尚一掌打了出去,與張若塵的掌印對擊在一起。

  嘭的一聲。

  張若塵的身體,連帶坐下的板凳,向后滑出了三米遠的距離。

  立地和尚卻依舊坐在那里,紋絲不動,緩緩的收起了手掌,念出一句佛號,道:“阿彌陀佛!”

  張若塵的右臂,垂了下去,完全失去知覺,肩膀的位置,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。

  剛才的那一掌對決,他的手臂,竟然被對方打得脫臼。

  要知道,張若塵在意識到對方力量強大的時候,就立即全力運轉真氣,打出了十成的力量。

  但是,他變強,對方也跟著變強。

  最終,張若塵的手臂脫臼,立地和尚卻毫發無損。很顯然,立地和尚剛才根本沒有用出全力。

  “好厲害!”

  張若塵忍住疼痛,自行將脫臼的手臂,重新接了回去。他盯著坐在對面的那一個和尚,臉色不變,道:“剛才那一股力量,不是天極境的武者可以擁有。”

  立地和尚點了點,道:“貧僧修煉了一種秘術,名叫‘脫胎換骨’。佛帝死后,不僅留下了一顆舍利子,還留下了一具金身。那一具金身,現在已經與貧僧融為一體。當然,金身只是一具皮囊,除了力量大一些,可謂是一無是處。貧僧只是想要告訴張施主,貧僧也是佛帝傳人。論起來,我們算是師兄弟吧!”

  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,笑了笑,道:“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《天榜》第一,果然也未必就是最強。”

  “我有一個疑問,以大師的實力,既然已經是黃榜第一,玄榜第一,地榜第一,為何不去爭天榜第一。”

  立地和尚搖了搖頭,笑道:“貧僧還在磨礪心性,害怕經不起那等誘惑。”

  張若塵問道:“什么誘惑?”

  “天極境無上極境的誘惑。”

  立地和尚道:“達到天榜第一,就擁有了上千萬點軍功值,再進一步,就是無上極境。凡是修煉之人,誰不想達到無上極境?貧僧的根基淺薄,佛心不堅,恐怕經受不住這樣的誘惑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既然想要沖擊無上極境,就隨著自己的心意去做,為何要克制?”

  立地和尚閉上眼睛,道:“不殺,不殺。”

  張若塵明白了!

  想要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就肯定要大肆殺戮墟界土著,積累軍功值。

  對于佛門中人來說,殺戮是大忌。

  一旦破了殺戒,很可能就會墮入魔道。

  正是因為天極境無上極境的誘惑太大,所以,立地和尚才不敢去爭天榜第一。因為,距離無上極境越近,誘惑就越大。

  當然,就算立地和尚真的要爭天榜第一,張若塵也未必就一定會敗給他。

  畢竟,剛才他們比的只是掌力,然而,張若塵最強的是劍道。

  立地和尚就算融合了佛帝的金身,肉身達到“金剛不壞,不滅不朽”的程度,也肯定會有罩門,有破綻,張若塵依舊還是有取勝的機會。

  立地和尚將那一枚佛珠收了起來,頓時,所有梵文消失不見,周圍又傳來喧囂的聲音。

  依舊還是在酒館里面,依舊還是坐在桌子的兩個方向,但是,卻沒有人察覺到張若塵和立地和尚剛才已經交手了一次。

  立地和尚嚴肅認真的道:“張施主,你考慮得怎么樣?到底要做什么樣的選擇?你是要與梵天道交換舍利子,還是在梵天道出家為僧?若是張施主選擇后者,貧僧愿意以師弟自居,讓出梵天道首座佛子的位置。”

  張若塵露出一絲苦笑。

  首先,張若塵不可能和梵天道交換舍利子,因為,舍利子對他還有很大的用處。

  想要快速提升修為,追上池瑤,他必須要借住舍利子的力量。

  其次,他更加不可能出家為僧。

  但,他若是不做出選擇,又怎么才能擺脫立地和尚呢?

  就在這時,酒館里面,響起一個響亮的笑聲:“我算什么風流人物?《天榜》第一,張若塵,才是真正的風流人物。據說,黑市一品堂的橙月星使被擒住之后,已經被他調.教成了床榻上的玩物,每天晚上都要給他侍寢。那可是一位傾國傾城的星使,只是想想都讓人羨慕。”

  “真的假的?張若塵竟然如此膽大,黑市一品堂的天之驕女都敢上?”

  “千真萬確,要不然,為何他這幾天都足不出戶?若不是這個原因,恐怕他早就已經去積累軍功值,沖擊無上極境。”

  “哎!溫柔鄉是英雄塚,想不到,張若塵竟是一個好色之徒。”

  “張若塵,畢竟也是一個男人,只要是一個男人,又怎么會對美色無動于衷?”

  聽到眾人的話,立地和尚用著古怪的眼神,盯著張若塵,像是在重新審視張若塵。

  張若塵的眉頭,微微一皺,向著剛才說話的那人看了過去,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人造謠?

  (第五百一十七章,寫的太匆忙,關于五行轉化的東西有一些錯誤,已經修改。)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