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一十八章 帝一的布局

  紅欲星使的嬌軀,勾勒出凹凸玲瓏的曲線,藏在一團紅色的霧氣里面,顯得有些虛幻。

  她的聲音,頗為柔媚,道:“回報少主,紅欲的確達到了天極境大圓滿。”

  帝一點了點頭,道:“血靈王煉化了大量半圣之光,你將她煉成血丹吞服,的確可以讓你的修為突飛猛進,就算是沖破魚龍境的屏障,應該也不是難事。”

  頓了頓,帝一又道:“你接下來是什么打算,繼續沖擊魚龍境?還是說,你要停下來沉淀武道,沖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?”

  對于頂尖級別的天才來說,達到天極境大圓滿,的確要面臨這樣的兩種選擇。

  兩種選擇,各有各的好處,也各有各的壞處。

  前一種,可以趁著年輕,精力充沛,血氣旺盛,一舉沖擊到魚龍境,從此跳出凡人的桎梏。

  從武道,踏入圣道。

  后一種,有機會達到無上極境,引來諸神共鳴,讓以后的圣道之路,變得更加平坦。

  但是,武者卻肯定會在天極境大圓滿停留很長一段時間,說不定,到最后,不僅沒能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反而死于非命。

  紅欲星使并沒有回答帝一的問題,反而道:“少主,我有重要的事要稟告。”

  帝一的眉頭一皺,深深的看了紅欲星使一眼。

  表面上看,紅欲星使有重要的事稟告,的確可以先不回答帝一的問題。先將那一件重要的事,稟告給帝一,也很合情合理。

  但是,站在一個上位者的角度,帝一卻能隱約的感覺到,紅欲星使這是在反客為主。

  帝一語氣平靜的道:“什么事?”

  紅欲星使道:“木精墟界發生了很大的變故,就在昨天,發生了半圣級別的戰斗。”

  帝一的眼睛一縮,道:“一座下等墟界,竟然發生了半圣級別的戰斗?”

  即便是在昆侖界,半圣級別的戰斗,也不常見。畢竟,半圣級別的存在,毀滅力太強大,不到萬不得已,絕對不會大打出手。

  一般來說,就算是各大勢力交鋒,也都是年輕一代的代表人物在交手。

  圣級的人物,全部都退居在幕后。

  任何勢力,皆不希望發生圣級的戰斗,誰都不希望打得兩敗俱傷,讓第三方揀了便宜。

  中等墟界和上等墟界,倒是有半圣級別的存在,參與到墟界戰爭。

  但是,區區一座下等墟界,怎么會出現半圣?

  而且,還發生了激烈沖突。

  太不尋常了!

  帝一立即問道:“你可知道,有幾位半圣參與到戰斗之中?”

  紅欲星使道:“當時,我雖然離得很遠,但是,我的精神力突破到了四十階,可以開啟天眼,所以還是看到了一些戰斗畫面。”

  “根據,戰場中,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,可以判斷,那是兩位半圣在交手。其中一位應該是魔教的半圣,另一位,應該是兵部的半圣。”

  帝一微微一笑:“魔教居然和兵部斗了起來,木精墟界到底藏著什么秘密?”

  紅欲星使道:“既然連半圣都出手,肯定是發生了非同小可的事,我覺得,有必要稟報給一品堂,請半圣徹查這件事。”

  帝一的眼睛微微一瞥,閃過一道異色,隨后,笑道:“紅欲星使說得沒錯,的確應該稟告上去。不過,我要去一趟死亡墟界,暫時沒有時間回去。這件事就交給你來辦吧!”

  “多謝少主信任,紅欲一定不辱使命。”

  說完這話,紅欲星使就立即退了下去。

  青衣星使看著紅欲星使的背影,微微的皺了皺眉,道:“少主,這么重大的事,讓紅欲星使去辦,會不會太草率了?”

  綠袍星使也點了點頭,道:“雖然,紅欲星使的天資很高,但是,她還是太年輕。”

  帝一略帶深意的笑了笑,道:“現在,黃神星使身死,橙月星使被困,正是用人之際,應該讓紅欲星使多辦點事,讓她多歷練一些。”

  青衣星使不再多問,心中暗道,少主從小就足智多謀,既然他這么做,就肯定有這么做的原因。

  她道:“剛才,少主說要去一趟死亡墟界,這是為何?當前,我們最重要的事,難道不是對付張若塵,營救橙月星使?”

  帝一的眼神變得沉凝,嚴肅的道:“因為,步千凡在死亡墟界歷練,只有將他煉成我的天魔影子,我的無心圣體才能達到小成境界。”

  “原來如此。”

  青衣星使道:“我陪少主前往死亡墟界。”

  帝一向遠處看了一眼,確定紅欲星使已經走遠,才道:“不,你得去一趟木精墟界,一定要查清楚,那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?張若塵去了那里,魔教的半圣去了那里,兵部的半圣還是去了那里。那里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秘密?”

  青衣星使道:“可是,少主不是已經讓紅欲星使去辦這件事?”

  帝一搖了搖頭,道:“紅欲星使畢竟是幻圣的弟子,就算真的查出了一些秘密,也肯定會先稟告給幻圣。而且,我感覺她變得有些不一樣了!”

  青衣星使頓時明白了過來,原來,少主已經對紅欲星使產生了戒心,故意將她派遣回一品堂,實際上,只是將她支開。

  “既然如此,我就親自去一趟木精墟界。”青衣星使猶豫了片刻,道:“那么,就由綠袍星使,跟隨少主前往死亡墟界?”

  帝一再次搖了搖頭,道:“不,綠袍星使繼續盯著張若塵。張若塵既然已經擁有一千二百萬點軍功值,就肯定不會安于現狀,一定會去沖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”

  綠袍星使微微皺眉,道:“可是張若塵,最近幾天,一直待在萬界酒館,足不出戶。誰都不知道,他會再待多久?”

  “放心吧!他待不了多久,一動會動身,而且,一定是去玄武墟界。”

  帝一的眼中,露出一道冰冷的神情,盯著綠袍星使,道:“多帶一些人手,若是有機會,就在玄武墟界除掉他。”

  綠袍星使的臉變得猙獰了幾分,殘忍的笑道:“少主放心,我已經在萬界酒館、兵部大營、墟界渡口,安排了大批九死窟和血云宗的人,只要張若塵現身,就一定瞞不過他們的眼睛。”

  “張若塵敢公然挑釁我們黑市一品堂,先擒橙月星使,后殺黃神星使,使我們丟盡了臉面。我一定要砍下他的人頭,掛到圣院的大門頂上,讓武市錢莊的人知道,我們黑市不是那么好惹。”

  青衣星使卻有些擔心,道:“少主,你要單獨前往死亡墟界?據我所知,步千凡是一個了不起的天才,不是那么好對付。而且,死亡墟界也十分危險。”

  帝一笑道:“他若是太弱,我又怎么會選擇他做我的影子?你們放心,這一次,前往死亡墟界,我也是想要歷練一翻。說不定,我還能在死亡墟界,積累夠三千萬點軍功值,一舉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就這么定下,我們兵分三路,希望都能有所斬獲。”

  半個時辰之后,帝一和青衣星使,先后離開了混沌萬界山,分別前往死亡墟界和木精墟界。

  綠袍星使則留了下來,繼續監視張若塵。

  張若塵僅僅只是煉化了一斤二兩養圣血土,身體就達到飽和狀態,煉化的難度,比以前增強了數倍。

  根據以前的經驗,必須要煉化九斤九兩的養圣血土,才能修煉成三靈寶體。

  但是,按照這種趨勢,在天極境,根本不可能將三靈寶體修煉成功。即便是,將修為提升到魚龍境,想要煉化九斤九兩的養圣血土,也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唯一讓人值得高興的事,那就是,張若塵的武道修為,終于再進一步,達到天極境大圓滿的中階,也算是不小的提升。

  “先出去看一看外面的情況。”

  張若塵站起身來,彈了彈身上的塵土。

  他先是去了接天神木的樹樁平臺,看見黃煙塵、橙月星使、敖心顏,依舊還在修煉,于是也就沒有打擾她們,獨自一人,走出乾坤神木圖的內世界。

  圖卷世界,已經過去一個多月。但是,混沌萬界山,才過去四天。

  經過四天時間的發酵,關于“張若塵擊殺黃神異”,“張若塵奪得《天榜》第一”,“玄武傳承出世”……,各自消息傳得沸沸揚揚。

  走在萬界酒館開設的街道上,隨處都可以聽到與張若塵相關的話題。

  張若塵也沒有想到,他在天級戰臺上與黃神異的那一戰,竟然會造成這么大的轟動。

  不過,他的心境,依舊十分平靜,不喜不悲,走了大概一刻鐘,終于來到了目的地。

  張若塵停下腳步,抬頭望去,只見大門頂部的匾額上面,書寫著四個燙金的古文――天下風云。

  走進大門,立即就聽到各種喧囂的聲音,既有武者在高談闊論,也有酒杯碰撞的聲音,宛如一座鬧市。

  張若塵來到這里,當然是想打探消息,想要探知到底有多少人在打玄武傳承的主意,又有多少人在打他的主意?

  前往玄武墟界之前,他必須要做到心中有數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