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一十七章 三靈寶體

  <天才壹秒記住→網.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黃煙塵道:“現在就出發去玄武墟界嗎?”

  “不急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現在,大家都知道黃神異在玄武墟界得到了玄武傳承,肯定會有很多墟界戰士,前赴后繼的趕去玄武墟界尋找傳承地。”

  “而且,我得到了黃神異遺體,大家肯定認為,我會有一些線索。”

  “若是我猜得沒錯,已經有很多大勢力,在監視我的一舉一動。我在混沌萬界山,沒有人敢對我下手。但是,只要我動身出發前去玄武墟界,肯定會牽一發動全身,無數人都會緊追在我的后面。如此一來,也就什么事都辦不了!”

  黃煙塵也皺了皺眉頭,提醒道:“還有一點,現在,你是《天榜》第一,軍功值超過了一千萬點。”

  “大家都知道,你一定會去墟界戰場,擊殺土著生靈,積累軍功值,沖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拜月魔教和黑市一品堂肯定會派遣大量高手來阻止你,將你抹殺,不會讓你真正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”

  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所以,現在,我們先在乾坤神木圖里面修煉,提升武道修為,靜觀其變。”

  張若塵將玄武之氣,交給了黃煙塵,讓她修煉,提升武道境界。

  那一只用來盛放玄武之氣的圣瓶,張若塵保留了下來,捏在手中,仔細的研究。

  “嘩!”

  隨后,他的掌心,打出一根碗口粗的青色真氣柱,將那一只圣瓶包裹在真氣里面。

  圣瓶,緩緩旋轉,離地飛了起來。

  圣瓶中,一百三十七道銘紋,全部浮現出來,散發出青色和白色的光華,似乎是將整個天地分隔成了青白兩半。

  與此同時,瓶子的體積,逐漸膨脹,變得足有三丈高。

  張若塵的手掌,向前一推,圣瓶飛了出去,擊在數十里之外的一座小山上面,發出轟的一聲巨響。

  地面,猛然一顫,掀起一股灰黑色的塵土。

  等到塵土散去,才看見,那一座小山,已經被打得凹陷下去,四周的泥土鼓脹了起來,形成一座小小的環形山。

  “收!”

  張若塵的手臂一招,那一只圣瓶,就從巨坑里面飛了起來,重新變得只有巴掌大小,躺在他的手掌心。

  “能夠達到圣器級別,哪怕只是最低品級的圣器,也是威力無窮的寶物。”

  如此一件圣器,若是交給沉淵古劍煉化,確實讓他覺得有些覺得不舍,

  “或許可以在這一只圣瓶上面刻錄空間銘紋,將它煉制成一只如意寶瓶。”

  張若塵的眼睛一亮,立即取出靈筆,開始實施自己的想法。

  張若塵煉制過一只如意寶瓶,使用的材料,只是一塊普通的玉石。所以,煉制出來的如意寶瓶,只能用來存放液態的靈藥,并沒有多強的攻擊力。

  使用一只圣瓶,煉制如意寶瓶,又會如何呢?

  況且,他的精神力,已經提升到了四十二階,可以刻錄出更加復雜的攻擊銘紋。

  張若塵無比激動,開始著手準備起來。

  首先,他取出煉器爐,將火屬性的靈晶,投入爐中,讓爐火逐漸變得旺盛。

  那一只圣瓶,已經是一件成品,想要繼續在上面刻畫銘紋,就必須先將它回爐。

  一連花費一個月時間,張若塵才在圣瓶上面,刻畫出七十二道空間銘紋,將它煉成了一件空間寶物,如意寶瓶。

  張若塵將如意寶瓶托在手中,頗為欣喜,“加上原來的一百三十七道銘紋,這一只如意寶瓶中的銘紋數量,達到兩百零九道,已經快要追上沉淵古劍。”

  張若塵施展出身法,化為一道殘影,來到一座清澈碧綠的湖泊邊上,放眼望去,湖面上,漂浮著一縷縷白霧。時而,一片樹葉,掉落下去,落在水中,形成一圈圈漣漪。

  “嘩!”

  張若塵將如意寶瓶祭了起來,依舊只有巴掌大小,化為一道青光,飛到湖面上空。

  如意寶瓶的瓶口,出現一個漩渦,產生出一股強大的吸力。

  “嘩啦啦!”

  平靜的湖面,立即沸騰了起來,螺旋式的轉動,形成一根水柱,沖向上空,涌入如意寶瓶。

  片刻之后,整個湖泊中的水,全部被收進如意寶瓶。

  張若塵的五指一招,如意寶瓶飛了回來。

  接過如意寶瓶,張若塵輕輕搖晃了一下,瓶中,響起“嘩嘩”的聲音,似乎還沒裝滿。

  張若塵捧著寶瓶,飲了一口。

  一股甘甜、冰涼的湖水,猶如瓊漿玉露一般,進入喉嚨,吞入腹中。

  “不愧是接天神木孕育出來水,哪怕只是湖水,拿到昆侖界,也如同靈泉,可以幫助武者淬煉體質。普通人飲用之后,也能延年益壽。”

  圖卷世界,簡直就像是世外桃源一樣的神圣寶地,唯一有些不足的地方,就是缺少生氣。只有植物,沒有動物,顯得太過安靜。

  其實,也很好理解。

  畢竟這一座世界,以前并不穩定,直到接天神木吸收了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這一座世界才完全成形。這么短暫的時間,根本不可能孕育出動物。

  張若塵將如意寶瓶中的湖水,重新倒了回去,頓時,原本干涸的湖泊,便又變得碧波蕩漾。

  他穿著一身白衣,猶如畫卷中的謫仙一般,就盤坐在湖畔,將端木星靈給他的那一只玉質的匣子取出來,放在草地上。

  將匣子打開,一道猩紅色的血光,就從里面沖起來,散發出一股令人作嘔的血腥氣味。

  只見,匣子里面,裝著血紅色的土壤,就像是被鮮血澆過一樣。

  五行靈寶之一,養圣血土。

  張若塵先是煉化黑水琉璃晶,修煉成“水靈寶體”。緊接著又煉化紫云沉香木,修煉成“木靈寶體”。

  現在,他就要煉化養圣血土,修煉“土靈寶體”。

  養圣血土,并不是真正被血液澆過,而是因為,它蘊含了極其濃郁的土屬性本源靈氣,所以,才會變成血液一樣的顏色。

  “若是能夠修煉成土靈寶體,那么,我就是三靈寶體。”

  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一道堅定的意志,同時也充滿了期待。

  傳說,在同境界,三靈寶體,可以與圣體叫板。

  也就是說,只要能夠修煉成三靈寶體,那么,張若塵的體質,也就與圣體沒有區別,一樣強大。

  若是能夠再修煉成四靈寶體,那么,張若塵的體質,甚至可以和無心圣體、真龍之體、先天極陰體、先天極陽體,相提并論。

  但是,張若塵當初修煉雙靈寶體的時候,就已經感覺到十分艱難。

  想要修煉成三靈寶體,可以說是難如登天。至于四靈寶體,若是沒有一些特殊的機緣,根本不可能修煉成功。

  什么叫做特殊的機緣?

  比如,帝一曾經只是普通的圣體,但是,因為,他的魔心被張若塵挖出,在生與死之間,他奇跡一般的修煉成了“無心圣體”,不僅走出了死亡,甚至,還讓自身的體質,更進一步。

  無心圣體,堪稱不死之身,所以,比別的圣體要強大一籌。

  這就是所謂的機緣,若是,當初,帝一沒有被張若塵挖出魔心,沒有在生死之間走過一次,那么,他也永遠不可能修煉成無心圣體。

  機遇,可以讓你一飛沖天,也可能讓你死無葬身之地。

  同樣,橙月星使現在是先天陰月體,她也需要一次機緣,若是沒有機緣,她也永遠不可能修煉成先天極陰體。

  張若塵暫時收回心神,開始煉化養圣血土。

  現在,他的主要目標,是修煉成三靈寶體。

  至于四靈寶體,離他還太遠。

  “煉化養圣血土,不求修煉成三靈寶體,至少要先將修為突破到天極境大圓滿的中階。”

  “嘭!”

  張若塵一掌擊了下去,養圣血土立即化為一粒粒紅色的血沙,飛了起來,將他的身體包裹。

  若是,將靈氣注入雙眼,就會看見,飛在半空的血沙,每一粒都在飛快的旋轉,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,向張若塵沖了過去。

  黑市一品堂的人,也住在萬界酒館。

  帝一手持一柄黑色的圣劍,站在水池邊,腦海中,回憶起張若塵在天級戰臺上一劍擊殺黃神異的畫面。

  突然,他的眼睛,變得無比銳利。

  手未動,劍先動。

  “唰!”

  帝一的身體,在原地消失不見,出現在三丈之外,一劍揮了出去。

  但是,他的劍,僅僅只是走了一半,就被青衣星使使用兩根手指夾住,定在了半空。

  帝一將劍一收,問道:“這一劍,怎么樣?”

  青衣星使搖了搖頭,道:“與張若塵的那一劍比起,差了太多。張若塵的那一劍,我用兩根手指,是接不住的。”

  青衣星使在七大星使之中,排在第三。

  但是,她的修為,卻僅次于紫風星使,已經達到魚龍第七變。

  她若是要殺一個天極境的武者,甚至根本不用出手,只需要吹一口氣,就能將對方的身體吹成一團血霧。

  但是,她居然聲稱,使用兩根手指,接不住張若塵的那一劍。

  這樣一句評價,就可以看出,張若塵的那一招劍法,何等的可怕。

  “居然差了這么多,如此看來,在沒有將無心圣體修煉到小成之前,與他交手,敗的可能性占了八成。”帝一道。

  就在這時,綠袍星使和紅欲星使從外面走了進來。

  “拜見少主。”

  綠袍星使和紅欲星使同時躬身一拜。

  帝一的目光看了過去,笑了笑,道:“紅欲星使也回來了!咦!你的修為,似乎提升了不少,已經達到天極境大圓滿了?”請瀏覽m.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