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一十六章 玄武圣典

  黃煙塵的目光,盯著那一卷骨書,道:“那可是《玄武圣典》,即便,只是殘缺的抄錄本,也是價值連城的至寶。只要拿出去拍賣,必定會有很多圣者門閥爭搶。”

  張若塵從小黑的爪子中將《玄武圣典》奪了回去,捧在手中翻閱。

  果然,只是殘卷。

  張若塵將骨書合上,抬起頭來,道:“傳說,遠古時期,玄武一族的修煉功法,一直是由血脈傳承,只有激發出血脈的神秘力量,功法就會出現在幼年玄武的腦海。”

  “那一種功法,人族的先賢,將之稱為《玄武秘宗》,據說是神級的功法秘籍,只有純血的玄武,才知曉修煉法門。”

  “后來,人族大興,逐漸在大荒中崛起,建立人族文明國度。部分玄武化為人形與人類通婚,誕生的子女,既有玄武血脈,又有人類血脈,被稱為‘玄武半人族’。”

  “于是,就有玄武一族的強者,在《玄武秘宗》的基礎上面,創出了一種適合玄武半人族修煉的功法,也就是《玄武圣典》。”

  “《玄武圣典》,不僅適合玄武半人族修煉,也適合人類修煉,屬于王級中品的修煉功法。”

  “只可惜,后來遠古神獸,遭受了滅頂之災,玄武、鯤鵬、孔雀、神龍、麒麟……,幾乎全部在昆侖界消失,就算還有存活的神獸后裔,卻都血脈不純,根本無法與純血的遠古神獸相比。”

  “失去了神獸一族的庇護,玄武半人族怎么可能守護得住《玄武圣典》?在人類的搶奪、殺戮之中,玄武半人族不知經歷了多少次劫難,能夠保存下來五分之一的殘卷,就已經相當了不起。”

  當初,張若塵傳給孔宣的《孔雀圣典》,其實也只是殘卷,不足全卷的十分之一。

  黃煙塵道:“即便只是五分之一的殘卷,也已經相當了不起,堪比一本完成的王級下品的修煉功法。”

  “據我所知,就連圣院中的一些圣徒,很多人也只是修煉鬼級中品、鬼級上品的功法秘籍,只有頂尖天才,才有機會接觸到王級下品的功法。”

  “那些小家族和小宗門的魚龍境修士,絕大多數只能修煉靈級和鬼級下品的功法秘籍。他們想要修煉鬼級中品的武技,必須加入半圣家族和圣者門閥做仆人、家將。”

  “就像天魔嶺的云臺宗府,做為一個擁有半圣坐鎮的四流宗門,最強大的功法,也只是鬼級下品的《至圣乾坤功》,而且,還只有一本。”

  “即便是《至圣乾坤功》,也已經是云臺宗府的鎮宗之寶,只有下一任宗主,才有機會修煉。一般的魚龍境修士,只能修煉靈級的功法。”

  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沒錯,一本王級的功法,哪怕只是王級下品,一旦流傳出去,也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。《玄武圣典》雖然只是殘卷,卻也是十分了不起的寶物。”

  張若塵問道:“煙塵師姐,你現在修煉的功法是鬼級上品的級別吧?”

  黃煙塵很清楚張若塵的精神力十分強大,所以,張若塵能夠看穿她修煉的功法的等級,也就一點也不奇怪。

  她點了點頭,道:“我修煉的是鬼級上品的《風云訣》,母后傳給我,我現在已經修煉到了第五層。根據母后所說,修煉到第十層,就能突破到半圣境界。”

  張若塵微微皺眉,有些不解的問道:“據我所知,你的母后,曾經乃是陳家的頂尖天才,怎么也只能修煉鬼級上品的功法秘籍?”

  黃煙塵的母后,名叫陳琉璃,現在號稱是“琉璃半圣”,年輕的時候,進入過《天榜》前五十。

  王品的功法,對于普通武者來說是可望而不可即,但是,陳家是何等龐大的家族?怎么可能沒有一、兩卷王品的功法?

  陳琉璃如此高絕的天資,而且,還能以如此年輕的年齡,踏入半圣境界,將來甚至有希望跨入圣境,怎么可能沒有機會接觸到王級的功法?

  黃煙塵嘆了一聲,苦笑著搖了搖頭,有些無奈的道:“你不明白,在陳家這樣的大家族,女子的地位,終究不如男子。除非,她的天資,高到了極點,能夠進入《天榜》前十,要不然,根本不可能有機會修煉王級的功法秘籍。”

  “陳家是不可能輕易讓王級的功法流傳出去,因為,王級功法,乃是陳家繁榮鼎盛的根本。別說是一本王級的功法,就算是一本鬼級的功法,也能吸引很多天才俊杰前來投靠陳家。”

  “再說,即便是東域圣王府的男性子弟,也只有每一代的前五,才有機會修煉到王級的功法。”

  張若塵想了想,將記載著《玄武圣典》的骨書,遞給了黃煙塵,道:“你突破到魚龍境之后,可以改修別的功法,到時候,就主修《玄武圣典》吧!雖然,《玄武圣典》并不完整,卻也比你現在修煉的《風雷訣》高明數十倍。”

  《風雷訣》是鬼級上品的功法,只要努力修煉,也有機會達到圣境。

  但是,《風雷訣》又怎么可以與《玄武圣典》相比?

  那可是一本王級中品的功法秘籍的殘卷,黃煙塵怎么可能不動心?

  修煉王級的功法,至少有三大優勢:

  第一,功法高明,修士的修煉速度肯定會更快,幾乎是低等功法的數倍,甚至數十倍。

  第二,修士修煉王級的功法,在同境界的戰斗力,遠超修煉鬼級功法的武者。

  第三,修煉高品級的功法,更加容易溝通天地規則,參悟出圣道。簡單一句話,成圣的機會,要比其他人更大。

  黃煙塵有些猶豫,抿著嘴唇,道:“太貴重了!《玄武圣典》畢竟是你殺死黃神星使,才得到的戰利品,甚至代表了玄武的傳承。我……”

  不等黃煙塵將話說完,張若塵直接將記載在骨書上面的《玄武圣典》,塞進了黃煙塵的手中,道:“只是一本殘缺不全的功法而已,又不是傳說中的《玄武密宗》。收下吧!將來我想要參悟《玄武圣典》,再向你借來觀閱就行。”

  “既然,你一定要送給我,我就不客氣了!”

  黃煙塵也不再矯情,將骨書收了起來,如獲至寶一般,小心翼翼的收進空間戒指。

  就連她的母后“琉璃半圣”和父王“千水郡王”那樣的大人物,也沒機會接觸到的王級功法,她卻得到了一卷,不得不說,黃煙塵的心情極好,原本冷冰冰的臉蛋上面,也露出了一絲笑容。

  張若塵看著黃煙塵的那一張精致絕麗的臉蛋,那一抹笑容,感覺就像是春風從湖面吹過,吹走了冬日的寒冷,給人一種十分溫暖的感覺。

  他情不自禁的道:“師姐,其實,你應該多笑一笑,笑起來真的十分迷人。”

  黃煙塵立即收起了笑容,重新變得冷若冰霜的樣子,兩排長長的睫毛向上一翹,道:“你是在調戲我嗎?”

  小黑插了一嘴,道:“只能算是夸贊,并不是調戲。”

  張若塵只是淡淡的一笑,并不覺得是在調戲她,或者是夸贊她,只是隨口說出了一句發自真心的話。

  其實,黃煙塵的心情,十分的開心,只是,她并不想將自己的情緒表現得那么明顯。

  未婚夫的話,又怎么能算是調戲?

  就算真的是調戲,也是十分甜蜜、浪漫的事。

  若是張若塵能夠再多說幾句,夸贊也好,調戲也好,或許她也就繃不住那一張冷冰冰的臉,會立即露出幸福的笑容,撲進張若塵的懷中,露出小女人的一面。

  只可惜,張若塵沒有再多說,反而神情變得嚴肅,一本正經的道:“黃神異修煉的是《玄武圣典》,而且,還是殘卷,我猜測,他得到的并不是真正的遠古玄武的傳承。”

  “本皇也是這樣認為。”

  小黑也點了點頭,道:“純血的玄武,早就已經滅絕。黃神異得到的傳承,應該是來自于某一只玄武后裔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能夠修煉成玄武之氣,絕對不是一般的玄武后裔,肯定已經達到圣級。”

  小:“玄武的后裔之中,最強大的有三個種族分別是,冰水玄武、青火玄武、九首玄武。根據那一卷骨書上面散發出來的氣息,我可以肯定,黃神異得到的應該是一只八階青火玄武的傳承。”

  黃煙塵有些吃驚,道:“八階蠻獸的實力,就已經超越了人類的圣者。更何況是八階的青火玄武,實力更是恐怖絕倫。區區一座中等墟界,怎么可能誕生出如此厲害的生靈?”

  張若塵的神情凝重,道:“玄武墟界本來就是最頂級的中等墟界之一,就算誕生出了一只八階蠻獸,也沒有什么驚奇。”

  小黑嘿嘿一笑,道:“張若塵,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?”

  張若塵道:“我剛才使用精神力,在骨書上面,感受到一股特殊的氣息。憑借這一股氣息,只要達到玄武墟界,要將玄武傳承地找到,應該不是難事。”(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