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一十一章 天榜第三,碧水城

  想要為黃神異收尸,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因為,張若塵還站在戰臺上面。

  張若塵會眼睜睜的看著,他們將圣劍和黃神異的尸體帶走?

  帝一對著張若塵笑了笑,就向戰臺的另一個方向走了過去,哧的一聲,將黃神異的配劍,從地上拔了起來。

  這一柄配劍,也是一件圣器。

  先前,張若塵和黃神異交手的時候,這一柄圣劍,就被打落下天級戰臺,插在石板里面。

  一件圣器,無論是對于那一個勢力,都是不可多得的寶物,帝一當然是要收回。

  但是,這僅僅只是其中一柄,另外六柄,還在戰臺上面。

  誰能虎口奪食,將六柄圣劍收回來?

  一位穿著琉璃骨甲的騎士,手持一根龍骨長矛,大步流星的沖上天級戰臺,聲音粗獷,道:“我奉少主之命,前來收取黃神星使的遺體和遺物,希望張公子能夠行個方便。”

  說完這話,那一位琉璃騎士,就向黃神異的尸骨走了過去。

  不得不說,帝一做事一直都是滴水不漏,明明是邪道中人,卻偏偏還想占據道德的高度。

  帝一已經將話說得很明白,只是派人去收取遺體和遺物,并不是搶奪寶物。

  若是,張若塵從中阻擾,就是對死者的不尊重。

  若是一個迂腐的人,說不定真的會眼睜睜的看著帝一派人將圣器和遺體收走。

  張若塵笑道:“黃神星使既然敗給了我,那么,他的一切都是我的戰利品。你們這是想要明搶嗎?”

  說完這話,張若塵的腳在地面一踩,將一股強大的真氣,打入地底,將六柄圣劍震得飛了起來。

  “嘩——”

  隨后,張若塵的手臂一揮,打出一股真氣,形成一股浪濤,將六柄金色的圣劍卷了起來。

  每一柄劍都在快速縮小,當它們落到張若塵的掌心的時候,已經變得只有三寸長,就像是六片劍形的金色葉子。

  那一位琉璃騎士,冷哼了一聲,也不再和張若塵虛以委蛇。

  他的手臂一轉,手中的龍骨長矛,快速旋轉了起來。

  矛尖,涌出一團赤紅色的火焰,形成一個螺旋形狀的光梭,刺向張若塵的手掌,想要將六柄圣劍奪回。

  敢登上戰臺,對抗張若塵,爭奪黃神星使的位置,此人的實力,當然是相當強悍。

  他在天極境的時候,就是頂尖高手,曾經達到《天榜》前一萬位。

  現在,他已經打破凡人的極限,沖擊到魚龍第一變“先天胎息”,實力比以前不知提升了多少倍。

  論戰力,此時的他,比天極境大圓滿的黃神異,還要強大幾分。畢竟,他已經高出了一個大境界。

  “居然敢闖進我的三丈之內,真的不懼我的劍嗎?”

  張若塵的眼神一冷,踩著步法,向前沖去,快速拔劍,唰的一聲,揮斬了出去。

  就在出劍的那一剎那,張若塵捕捉到一道時間印記,將時間印記融入劍法,施展出了剎那無痕。

  “噗!”

  沉淵古劍,化為一道光,劈在了那一位琉璃騎士的脖頸,擊穿了琉璃骨甲,將他的腦袋斬落在地。

  鮮血,猶如水柱一樣,從他的頸部涌了下來,將大半個戰臺染成血紅色。

  空氣中,彌漫著血腥的氣味。

  張若塵的目光睥睨,瑞氣十足,向著下方的那些黑市的邪道武者看了一眼,道:“誰敢登上天級戰臺,我就當他是在挑戰我,絕不會手下留情。”

  雖然,混沌萬界山禁止殺戮,但是,天級戰臺卻是唯一例外的地方。

  張若塵必須要立威,必須要以果決的手段,將黑市的那些邪道武者震懾住,要不然,只會有源源不斷的人登上戰臺,爭奪黃神異的遺體和遺物。

  就算張若塵的實力再強,也有耗盡真氣的時候。

  所以,只有將他們殺得害怕,他們才會恐懼,才不敢登上戰臺。

  “張若塵,你休要狂妄,我碧水城,來會一會你。”

  碧水城從觀戰臺上站起身來,雙臂一展,兩只手掌的掌心,各自涌出一股真氣,形成一對真氣羽翼,猶如一只大鳥,落到天級戰臺上面。

  張若塵向站在對面的碧水城看了一眼,道:“碧水城?《天榜》第三,碧水城?”

  “沒錯,正是我。”

  碧水城的雙手抱在胸前,冷傲的道。

  張若塵道:“據我所知,你似乎并不是黑市的武者。”

  碧水城向戰臺下方的帝一看了一眼,道:“帝一只說取回黃神異的遺體和遺物,就能做新一代的黃神星使,卻并沒有規定,那個人一定要是黑市的武者。帝一,我想做新一代的黃神星使,應該可以吧?”

  帝一大笑了一聲,道:“當然可以,相當歡迎。碧先生能夠選擇投靠我們黑市,乃是明智之舉,讓人佩服。不過,張若塵的實力很強,不太好對付,你可要小心。”

  碧水城冷笑了一聲,道:“我身穿碧水圣甲,就算張若塵的劍法再如何高明,破不開我的防御,也是枉然。當他的劍法失去作用,還怎么與我斗?”

  在碧水城看來,張若塵只有劍法最厲害。

  只要張若塵的劍,破不開他的鎧甲,那么,他要擊敗張若塵就不是難事。

  擊敗張若塵,不僅能夠成為《天榜》第一,獲得一千二百四十一萬點軍功值,還能成為黑市的黃神星使。

  他碧水城,怎么可以錯過,這樣一舉三得的好事?

  張若塵向碧水城看了一眼,只見,碧水城的身上,果然包裹著一件碧綠色的甲胄,就像是在身體表面鑲嵌了一塊塊碧玉水晶,覆蓋全身,沒有一絲縫隙。

  碧水圣甲,是一件圣器級別的戰甲,由九千九百九十九塊千年龜骨鑄煉而成,里面刻有相當復雜的銘紋。不僅具有強大的防御力,而且,還有一定的攻擊能力。

  圣器級別的戰甲,比圣器級別的劍,更加珍貴,更加稀少。

  同等級別的圣器,圣甲要比圣劍昂貴十倍。

  正是因為身穿圣甲,所以,碧水城才不將張若塵放在眼里,自認為已經立于不敗之地。

  碧水城道:“張若塵,若我是你,就該乖乖的將六柄圣劍和黃神異的遺體交出來,也免得我親自動手來取。”

  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你對自己太自信了!但是,你的實力,卻還差得很遠。若是沒有碧水圣甲,你估計排不到《天榜》第三。”

  “你敢小瞧我?”

  碧水城相當惱怒,雙手捏成拳。

  從小到大,別人一直都是仰望他,夸贊他,從來沒有人敢如此小瞧他。

  張若塵道:“我沒有小瞧你,只不過是實話實說。其實,要擊敗你,我連劍都可以不用。”

  “張若塵,你敢侮辱我,我要將你撕成碎片。”

  碧水城一連向前跨出三步,只是一瞬間,就沖到張若塵的面前。

  碧水圣甲的表面,冒出刺目的青色光芒,在真氣的催動之下,碧水城十根手指的甲片不斷伸長,化為鋒利的爪子。

  雙爪同時擊出,掏向張若塵的心窩,隨后,雙臂涌出一股巨力,向左右兩邊撕裂。

  但是,他的雙爪,卻抓了一個空。

  “在你后面。”

  張若塵站在碧水城的身后,打出了一招“象力九疊”,爆發出十二倍的力量,擊在碧水城的背心。

  “嘭!”

  碧水城飛了出去,臉朝下,屁股朝上,狗吃屎一般的摔落到戰臺下面。

  整個武市斗場,頓時響起一陣嘲笑聲。

  “真是不自量力,張若塵是何等人物,碧水城居然以為穿上一件圣甲,就能戰勝張若塵?”莊刑天搖頭一笑。

  荀龍冷道:“我在《天榜》上的排名,居然在他的后面,想一想都覺得丟人。”

  莊刑天道:“以荀兄現在的實力,足以排進《天榜》前三。”

  荀龍傲然的道:“黃神異死后,當今天下,也只有莊兄和張若塵配做我的對手。”

  莊刑天搖了搖頭,伸出一根手指,指向帝一的方向,道:“看到那一個戴著面具的男子沒有?此人,名叫帝一,乃是黑市一品堂的少主,他的年齡,不到十八歲。但是,他的實力,卻是深不可測。雖然,他曾以半招的差距,敗給張若塵。但是,他的天資,卻不在張若塵之下……”

  “莊兄,你快看,碧水城又登上了戰臺。哈哈!真是一個蠢貨。”

  荀龍對帝一沒有興趣,在他眼中,只有張若塵才算得上是對手。

  荀龍笑了笑,又道:“碧水門閥,曾經也是南域的霸主,誕生過十多位圣者,只可惜,現在已經沒落。本以為,誕生一個碧水城這樣的天才,可以重新振興家族,卻沒有想到,竟是這樣的貨色。”

  戰臺上。

  碧水城大吼一聲,道:“張若塵,剛才我只是略微大意,才會被你擊敗。這一次,你不可能還有機會,我的碧水圣甲,不僅僅只是防御力強大,更有攻擊力。你再打我一掌試一試,圣甲的反擊之力,就能震斷你的手掌。”

  張若塵的眉頭緊皺,實在有些不懂,以碧水城的智商,怎么能夠活到現在?怎么能夠成為《天榜》第三?

  張若塵對他失去興趣,根本不想繼續和他戰下去,有些惋惜的道:“碧水城,你太過依賴碧水圣甲,早就已經走上歧途。武道之路,修煉的是自身,戰兵、鎧甲終究只是身外之物。你若是不能明白這一點,就算你的天資再高,也不可能成圣。”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