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一十章 驚艷的一劍

神龍變是一種武技,達到鬼級上)看最全!的  可是,就算這一招絕學,再如何強大,也終究是血肉之軀,怎么擋得住合為一體的六柄圣劍?

  眼看金色巨龍的頭顱,就要被六柄圣劍斬斷。

  在場的武者,全部都屏住呼吸,緊張萬分的瞪大了雙眼。他們都知道,張若塵和黃神異即將就要分出勝負。

  “一切都結束了,最終勝的人,還是我。哈哈!”黃神異的雙眼,露出殘忍的光芒,大笑了起來。

  突然,那一條金色巨龍的光芒,逐漸變淡,化為一團金色的龍氣。

  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,從那一團龍氣中飛了出來,穿過六柄圣劍的劍氣,沖到黃神異的身前,一劍刺了出去。

  “張若塵居然主動解離了神龍變。”荀龍露出詫異的神情。

  莊刑天點了點頭,道:“只有主動放棄神龍變,才能置于死地而后生。如此短的時間之內,就能想到破除危局的方法,張若塵雖然年輕,但是,戰斗時候的應變能力,卻不在黃神異之下。”

  荀龍冷哼了一聲:“若是張若塵施展出神龍變,還能與黃神異的玄武諸神劍陣斗一斗。現在,他連神龍變都沒有,如何與黃神異抗衡?”

  “這也是沒辦法的事,以剛才那種危機的局面,張若塵若是不解除神龍變,就算不死,也肯定會被重創。”莊刑天道。

  戰臺上的戰斗,可謂是瞬息萬變,每一個剎那都可能會分出生死。

  張若塵和黃神異,只要其中一人,稍有疏忽,立即就會落敗。

  “唰!”

  張若塵手中的劍,就如游龍一樣,刺向黃神異的眉心。

  黃神異的速度,要比張若塵弱一籌,根本不可能避開這一劍。此時的他,只能動用護身寶物。

  黃神異的護身寶物,是一塊指甲蓋大小的青色龜殼。

  將真氣,注入龜殼。

  轉瞬間,一道道青色的光華,從龜殼中涌出來,形成一個圓圈形狀的氣罩。

  沉淵古劍擊在氣罩上面,就像是一顆石子,擊在水面,穿透了進去,形成一圈圈真氣漣漪。

  沉淵古劍的速度,越來越緩,距離黃神異的眉心,還有三寸的距離的位置,劍尖完全停了下來。

  黃神異的額頭上,冒出一顆顆豆大的汗珠,只要他稍微松懈一點點,沉淵古劍就會飛過去,刺穿他的頭顱。

  “玄武之力,黑洞噬神。”

  黃神異全身的骨頭、肌肉、經脈,完全繃緊,每一絲力量都被壓榨出來,艱難的抬起受創的右臂,兩只手合并在一起。

  在他的身后,出現一個黑色的小點。

  那一個黑色小點,急速膨脹,形成一個黑色的圓形漩渦,將周圍的真氣和光芒全部吞噬了進去。

  他施展出來的招式,正是先前擊敗荀龍的那一招。

  “又是這一招。”

  荀龍的雙手緊握,一雙瞳孔收縮在了一起。

  他比誰都清楚,這一招有多厲害,幾乎堪稱是無敵的招式。只要破不了這一招,他就永遠都不是黃神異的對手。

  張若塵破得了嗎?

  荀龍搖了搖頭,并不覺得張若塵擋得住這一招。

  就在這時,觀戰臺上的眾人,卻發現張若塵不僅沒有后退,反而向前沖了出去。

  “來得好。”

  黃神異雙腳蹬地,雙手抬起,向下一擊,將那一個黑色漩渦打了出去。

  “剎那無痕。”

  張若塵的心中,默念了一聲。

  “唰!”

  一劍揮斬了出去。

  劍招的走勢,猶如行云流水,化為一道光,哧的一聲,將那一個黑色的漩渦撕裂開,破開兩半。

  天級戰臺上的時間,似乎靜止了一個剎那。

  下一個剎那,張若塵輕飄飄的重新落到地面,手臂一動,沉淵古劍旋轉了一圈,重新回到劍鞘。

  半空,黃神異的雙目瞪大,身體一揚,脖子上,出現一條纖細的血線。

  那一條血線,圍繞他的脖子走了一圈。

  “噗!”

  頭顱和脖子斷裂,各自飛向一邊,嘭的一聲,同時落到地上。

  那一顆頭顱,就像是一顆皮球,在戰臺上彈了兩下,滾落到戰臺下方,

  那一具無頭的尸體,雙臂和雙腳都在努力的掙扎,想要站起身來,但是,最終,卻趴在了地上,完全失去生命的跡象。

  一位絕世奇才,最終還是沒能成長起來,死在了天級戰臺上面。

  整個武市斗場,完全變得寂靜無聲。

  即便是莊刑天和荀龍這樣的頂尖高手,也感到脖子發涼,頭皮發麻,十分震驚的盯著站在戰臺上的張若塵。

  莊刑天咽下一口唾沫,半晌之后,才反應過來,道:“你看清他最后那一劍使用的是什么招式沒有?”

  荀龍搖了搖頭,道:“沒有。那一劍,太可怕了!若我站在黃神異的位置,恐怕也難逃一死。”

  本來,荀龍的性格,不僅高傲,而且自負,根本沒覺得張若塵有什么了不起。

  但是,他在看到張若塵最后那驚艷的一劍之后,卻改變了這樣的看法,反而覺得,張若塵的實力深不可測,是一個極強的對手。

  不將是荀龍,莊刑天也是如此想法。

  本來,張若塵和黃神異無論誰取勝,莊刑天都想登上戰臺去挑戰那一個取勝的人,爭奪《天榜》第一的位置。

  但是,他見識到張若塵最后那一劍之后,卻變得猶豫。因為,他還沒有想出破解張若塵那一招劍法的方法。

  若是破不了那一招劍法,那么,就算他登上戰臺,也是敗多勝少。

  張若塵最后那一劍,的確無比驚艷,很多人都只看到一道光,根本沒有看到劍。

  武市斗場的外面,一群神秘人,走了進來。

  他們的身上,散發出一股冰冷的寒氣,給人一種殺氣騰騰的感覺。武市斗場中的武者,全部都紛紛后退,給他們讓出一條道路。

  其中,走在最前面的那一個人,穿著一身黑色的長袍,臉上戴著金色的金屬面具,只露出一雙明亮的眼睛。

  他背著雙手,走起路來龍行虎步,顯得氣度不凡。

  走到戰臺下方,他才抬起頭,看向戰臺上的張若塵,贊嘆的道:“好快的劍,這是什么劍法?”

  張若塵看了他一眼,眼睛一縮,已經將他認了出來。

  但是,張若塵卻并不大驚小怪,而是淡淡的道:“剎那無痕。”

  那一個戴著金色的金屬面具的男子,自然就是黑市一品堂的少主,帝一。

  只有他,才有那一種氣質,匯聚了陰冷、優雅、高貴、狠毒各自性格于一身,無論在哪里,也會給人一種鶴立雞群的感覺。

  實際上,帝一早就已經來到武市斗場,只是一直沒有現身,在靜靜的觀看張若塵和黃神異的戰斗。

  “以那一招劍法的速度,配得上‘剎那無痕’的名字。”

  帝一贊嘆的點了點頭,卻又話鋒一轉,道:“但是,你的這一招劍法,未必就真的不可破解。至少,我若是站在你的三丈之外,你就傷不了我。出劍的速度,雖然很快,但是,你的步法速度卻未必跟得上出劍的速度。我應該沒有說錯吧?”

  帝一的話很簡單,意思就是,只要速度比張若塵快,那么,張若塵的步法就跟不上對方。即便,張若塵出劍的速度再快,又有什么用?

  張若塵不得不感嘆,帝一在某些方面,的確遠超常人。

  他僅僅只是看到張若塵施展了一次劍招,就看出了“剎那無痕”的弱點。這種眼力,荀龍、莊刑天、黃神異,皆不如他。

  當然,帝一之所以將剎那無痕的破綻和弱點講出來,也僅僅只是想要打壓張若塵的氣勢,并不是真的能夠破解這一招劍法。

  首先,在魚龍境之下,沒有人的速度比張若塵更快。即便是帝一,也比不上張若塵。

  既然速度比不上張若塵,就肯定會被張若塵追上。一旦被追上,還不是死路一條?

  其次,一個修士,在不靠近張若塵三丈之內的情況之下,想要擊敗張若塵,可以說是難如登天。

  所以說,就算明知道張若塵的劍招有弱點,帝一也依舊不會輕易和張若塵交手。

  雖然,黃神異已經死去,但是,卻留下了七柄圣劍。

  其中六柄圣劍,還能組成一套劍陣,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強大威力,堪稱無價之寶。

  每一柄圣劍,皆是價值連城的寶物,就連魚龍境的修士也會拼命爭奪,半圣都會動心。

  更何況還是七柄圣劍?

  再說,黃神異既然得到玄武傳承,那么,肯定得到很多了不起的寶物,絕不是僅僅只有七柄圣劍那么簡單。

  黃神異的身上,會不會還藏有別的寶物?

  帝一的眼中,露出一抹笑容,下令道:“誰能登上戰臺,收殮黃神星使尸骨,順便取回他的遺物。那么,誰就是下一任的黃神星使。”

  “轟!”

  聽到這話,站在帝一身后的那些黑市武者,全部都興奮激動起來,眼瞳之中,涌出熊熊的火焰。

  誰不想一步登天?誰不想成為人上人?

  只要能夠成為新一代的黃神星使,那么,他在黑市中的地位,就能一步登天,成為受到無數邪道武者敬畏的人上人。

  (還有一章,很晚,估計凌晨一點,大家早點休息,明早再看吧!)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