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零七章 文骨和玄武

  天級戰臺上面,黃神異和荀龍已經斗了起來。

  不得不說,黃神異和荀龍的實力都很強大,幾乎在伯仲之間,兩人一連交手一百三十招,也難分勝負。

  “圣人之火。”

  荀龍的臉色一沉,十指合上,雙手捏拳,全身冒出一粒粒青色的火焰小點,儒衣燃燒了起來,發出“啪啪”的聲音,化為灰燼。

  皮膚下方的經脈,完全變成青色,就像是一條條火焰鎖鏈,在荀龍的體內,交織成一張網。

  黃神異也是眼睛一縮,道:“你已經將圣人之火,修煉到如此境界。如此看來,你的文骨圣體應該是達到小成。”

  荀龍擁有圣體,號稱“文骨圣體”。

  一般來說,只有修為達到魚龍境,才能將圣體修煉到小成,真正意義上的激發出圣體的優勢。

  小成圣體在同境界,能夠以一敵百。

  舉一個例子:一個魚龍第一變的修士,將圣體修煉到小成境界,那么,他就能以一己之力,正面與一百個魚龍第一變的修士叫板。

  一個人,可以碾壓一群人。

  最主要的是,能夠突破到魚龍第一變的修士,又有哪一個是弱者?

  荀龍的實力,卻比別的那些小成圣體更加強大。因為,他在天極境大圓滿,就將圣體修煉到小成,堪稱是逆天之舉。

  “小成圣體在同境界,未必就無敵。”

  黃神異的雙眼變得無比銳利,眉心的位置,浮現出一個白色的光點。

  “嘩!”

  一柄三尺長的圣劍,從眉心飛出,落入他的手中。

  說是一柄劍,但是,卻沒有劍鋒,反而像是一支黑鐵鑄煉的筆。

  黃神異手持圣劍,快速旋轉,圍繞身體畫了一個直徑三丈的劍圈。一道光芒沖了起來,劍圈的邊緣,浮現出一縷縷銘紋,懸在半空,形成一座陣法。

  荀龍的手臂,完全被青色圣火包裹,一拳打了出去。

  陣法的光華,浮現了起來,化為一層光幕。

  “嘭!”

  荀龍只是一拳,就將光幕擊碎。

  拳頭的力量,難以阻擋,瞬間就到達黃神異的身前。可以想象,若是這一拳擊實,黃神異的身體,肯定會四分五裂。

  黃神異的臉色凝重,后退了一步,使用圣劍,再次在地面上,畫出一個劍圈。

  一連畫出七個劍圈,形成七座陣法,才將荀龍一拳的力量,完全抵擋。

  就在荀龍一拳結束的時候,黃神異上前跨出一步,快速刺出一劍,擊向荀龍的小腹。

  荀龍雖然是小成的圣體,可是,依舊不敢使用身體去擋圣劍。

  他立即后退,拉開和黃神異的距離,隨后,又是一拳打出,擊在圣劍的劍身,嘭地一聲,將圣劍的軌跡打得偏移了方向。

  “嘭嘭!”

  兩人繼續交鋒,戰得難分難舍。

  戰臺上,全是劍光與火光。

  天榜石碑的頂部,圣書才女點了點頭,點評道:“在武道上,黃神異堪稱奇才。在陣法的運用上面,也達到大師的境界。在劍道上,更是達到劍心通明。若是我沒有看錯,他的精神力,也達到四十一階。”

  “此人,幾乎沒有破綻,堪稱全才。在同境界,能夠與他一戰的人,屈指可數。”

  “荀龍是中域的年輕王者,被稱為荀家千年難出的奇才。即便是八百年前九帝之一的文帝,在年輕的時候,估計也就與他在伯仲之間。”

  天榜器靈點了點頭,道:“中域荀家,乃是儒道八大中古世家之一,傳承久遠,底蘊深厚。荀龍能夠成為荀家的千年奇才,自然有其過人之處。不過,他雖然可以與年輕時候的文帝一較高下,但是,想要達到文帝的高度,恐怕很難。”

  黃極境、玄極境、地極境、天極境,也只是凡人的四個境界,就算現在表現的資質再高,也只是基礎要強一些,能不能成圣,依舊還是未知數。

  更何況是文帝那種級別的存在?

  想要成圣,最主要的因素,反而是心志。

  修煉的資質低弱,心志強大的人,反而可以腳踏實地的一步一個腳印向前走,后勁十足,甚至后來居上。

  一些在凡人四境,表現出卓絕天資的人才,但是,卻因為心志不夠強大,反而后繼無力,在魚龍境就開始掉隊,最終,成就有限。

  凡人四境,就算表現出來的天資再高,每個境界都達到無上極境,也只是起點比別的武者高一些。

  只有在魚龍境,才能真正判斷出,到底誰是龍?誰是魚?

  若你是龍,或許短短數年之間,就能從魚龍第一變,修煉到第九變。

  若你是魚,就算努力一輩子,估計也難有成就。

  當然,天資和心志,也只是其中的兩點,還有別的考量因素。只有各方面都表現得非常杰出的人,才有可能成為界子的候選人。

  圣書才女道:“以荀龍的天資,倒也可以成為界子的候選人之一,先記下他的名字,再做考究。”

  說完,圣書才女提起筆桿,在書卷上,寫下“荀龍”兩個字。

  天榜器靈笑道:“這一個時代,讓我想到了一千年前,當時也是天才輩出。最終,卻只有九帝成長了起來,別的那些天才,不是死于非命,就是潛力枯竭,最終沒能成為至強。魚龍相斗,最終能夠一飛沖天的人,畢竟還是少數。”

  “九帝已經成為過去,新的時代,已經來臨。”圣書才女道。

  戰臺上,突然,生出變化。

  “可以結束了!”

  黃神異的雙手一合,將圣劍捧在雙手之間。

  在他的身后,出現一個黑色的漩渦,將所有一切靈氣和光芒全部吞噬。一股來自于遠古的強大力量,與他的身體,重合在了一起。

  在那一股力量,爆發出來的時候,整個武市斗場中的武者,全部都感到窒息,生出一股來自于靈魂的顫抖。

  荀龍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,揚起頭,張開嘴,大吼了一聲。

  “噼啪。”

  荀龍的體內,發出爆響,全身上下的骨骼向外撐了起來,變得足有三丈高,化為一具火焰骷髏巨人。

  巨人的骨骼上面,飛出一個個文字,猶如滿天星辰一樣,按照一種奇異的規律排列在一起。

  文骨圣體的小成力量,完全被激發了出來。

  他的骨頭,就像是一卷天書,散發出滂湃的圣氣。

  “轟隆!”

  一擊對撞,兩人同時倒飛了出去。

  不同的是,荀龍掉落下了天級戰臺,但是,黃神異卻站在戰臺的邊緣。他的半只腳,還踩在戰臺上面。

  荀龍的身體收縮,恢復到原來的模樣,雙目緊緊的盯著站在戰臺上的黃神異,有些失神,道:“你最后的那一劍,到底是什么力量?”

  黃神異也將力量收了起來,淡淡的道:“上古神獸玄武的力量。我在玄武墟界歷練,得到奇遇,獲得了玄武的傳承。所以說,你敗給我,一點都不冤。反而,你應該慶幸。因為,你是第一個挑戰我,還能活下來的人。”

  “是嗎?你也不過只是僥幸贏了半招而已,下次再交手,我未必會輸給你。”荀龍傲氣十足,根本不服輸,冷哼了一聲,就重新回到觀戰臺。

  “上古神獸玄武的傳承?”

  在場的武者,全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  觀戰臺上,端木星靈的臉色凝重,道:“黃神異的氣運,也太強大,居然可以得到玄武的傳承。據說,玄武的力量,可以屠神。”

  黃煙塵的也緊皺著眉頭,眼中,露出一道絕然的神情,道:“這一戰,還是讓我去。黃神異的實力太恐怖,即便是張若塵趕回來,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。若是一定要死一個人,就讓我去吧!”

  “塵姐,你以為,黃神異殺了你之后,就不會再對付張若塵?你現在登上戰臺,無異于送死。”端木星靈道。

  別說是黃煙塵和端木星靈,就連一直對張若塵信心十足的敖心顏,在見識到黃神異的強大實力之后,也為張若塵擔心起來。

  她的心中,暗暗祈禱。

  “張若塵,你可千萬不要趕回來。這是死局,當今天下,在同境界,根本沒有人可能是黃神異的對手。”

  一旦回來,張若塵就肯定要和黃神異一戰,戰斗的結果,不用猜也知道,想要保住性命都很難。

  站在戰臺上的黃神異,將目光,鎖死黃煙塵的身上,道:“煙塵郡主,今天是最后期限,你既然答應要與在下一戰,到底還算不算數?若是你不敢戰斗,我也不會為難你,畢竟,你是女流之輩,心中害怕,也是可以理解。”

  “黃神異,你這是在嘲笑我嗎?”黃煙塵站起身來,冷若冰霜的道。

  黃神異道:“不敢,畢竟令堂乃是東域圣王府的半圣,嘲笑你,不就等于嘲笑令堂?”

  黃煙塵的五指緊握,一雙寶藍色的瞳孔之中,冒出兩團火焰。

  天榜石碑頂部的圣書才女,微微皺了皺眉,覺得黃神異的行為太過小人,居然威脅一個修為遠低于自己的女子,缺乏一種廣闊、坦蕩的胸懷。

  無論是邪道,還是正道,亦或者是魔道,能夠成為至強霸主的人,幾乎沒有一個是心胸狹窄的人。

  就在這時,武市斗場的外面,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,“黃神異,難道你不知,想要挑戰她,就必須先戰勝我。若是你連我都勝不了,又有什么資格挑戰她?”

  張若塵穿著一身武袍,風塵仆仆的從外面走了進來,身上還沾著塵土,顯然是剛剛趕回混沌萬界山,就立即來到武市斗場。

  在木精墟界,張若塵已經待了接近一個月,從始至終都沒有好好的休息和睡覺,不是努力修煉,就是與樹人廝殺戰斗。就算他的精神力再強,也有些撐不住。

  當他走進武市斗場的時候,顯得十分滄桑、疲憊,但是,背脊卻依舊撐得很直,一步步向天級戰臺走去,道:“你本該知道,她是我的未婚妻,誰要挑戰她,都應該先過我這一關才行的。”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