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零六章 界子

最近半個月,混沌萬界山的武者,談論最多的事,莫過于《天榜》第一黃神異挑戰黃煙塵。零點看書請大家搜索()看最全!的  消息傳出,眾人人都很好奇,黃煙塵到底是誰,為何值得黃神異向她下戰書?

  諸多《天榜》上的高手,也趕來混沌萬界山,想要觀摩這一戰。

  他們的目的,當然不是黃煙塵。就算黃煙塵的美貌,早已在年輕一代的武者中傳開,但是,對于《天榜》武者來說,什么美人沒有見過?就算睡過的美人也不少,沒有什么驚奇。

  他們真正感興趣的人,乃是《天榜》第一,黃神異。

  整個昆侖界,最近數十年來,不知誕生過多少奇才、鬼才,但是,卻只有黃神異將軍功值積累到了一千萬點以上。

  若是無意外,黃神異肯定能夠積累三千萬點軍功值,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

  這樣的人物,誰不想擊敗他?

  特別是《天榜》排名前十的高手,都想看一看黃神異的真實實力到底達到了什么水平?

  若是能夠將黃神異擊敗,那么,他們就能得到一千萬多點萬軍功值,從而,擁有去沖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的機會。

  在《天榜》石碑的下方,就有一座武市錢莊開設的武市斗場,專門為墟界戰士服務。只要能夠在武市斗場,連勝十場,就能獲得一筆巨額的靈晶。

  當然,連勝的場數越多,獲得的獎勵的數額,也就越高。

  這一座武市斗場的規模,并不算太大,大概只能容下三千人觀戰。早在十天之前,武市斗場的門票,就全部賣完。其中,價格最高的門票,甚至賣到了五萬枚靈晶一張的天價,卻依舊有人搶著購買。

  今天,就是黃神異與黃煙塵約戰的最后一天,武市斗場中的三千個位子,早就已經坐滿。

  “黃煙塵就算是在東域圣院也排不上號,黃神異怎么會自降身份,挑戰她?”一個穿著青色儒衣的年輕男子,冷峭的說道。

  此人,名叫荀龍,《天榜》排名第七,乃是中域儒道的絕代天驕,一身修為,深不可測。

  莊刑天笑了笑,道:“荀兄,你有所不知,黃煙塵雖然算不上什么高手,但是,她的未婚夫卻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,據說,乃是佛帝傳人。依我看,黃神異真正想要對付的人,應該就是他。”

  “哦!竟有此事?”

  荀龍略微有些詫異,道:“我最近三年,一直在閉關煉化‘圣人之火’,倒是沒有聽過佛帝傳人的事。”

  這一次,輪到莊刑天震驚,道:“你居然真的已經點燃了圣人之火?”

  荀龍笑了笑:“早在三年前,我就已經點燃圣人之火。經過三年閉關修煉,又有圣氣灌體,圣人之火已經遍布全身經脈。”

  儒道修士的修煉方式,與武者的修煉方式有些不同。他們更加注重精神力的修煉,同時,必須要在體內點燃圣人之火,才算是超越凡人,跨入魚龍境。

  但是,荀龍卻相當逆天,點燃了圣人之火,卻依舊將境界,壓制在天極境大圓滿。

  經過三年閉關修煉,他的實力,再進一步,將圣人之火,修煉到“火煉經脈”的境界。

  就算是很多魚龍境的修士,想要達到那個境界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莊刑天嘆道:“如此說來,荀兄這一次出關,就是為了黃神異而來。”

  荀龍頗為自負,風輕云淡的笑了笑,道:“黃神異的確是一位百年難遇的奇才,只可惜,他生不逢時,遇到了我。以我三年前的實力,要擊敗他,就已經不是難事。三年后的我,只有一個目標,那就是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”

  隨后,荀龍的目光,盯向莊刑天,問道:“莊兄也不必自謙,七年前,你就已經是《天榜》第六。這七年,你一直都在海外歷練,與海域蠻獸交戰,實力也大有提升吧?”

  莊刑天搖頭一笑,道:“的確有一些提升。”

  荀龍道:“我記得,七年前,你就將《生死印》修煉到第五層‘九死一生’的境界,現在,應該已經達到第六層‘十死無生’的境界了吧?”

  莊刑天的神情一肅,眼中露出一絲傲然,道:“不,是第七層‘生死無間’。”

  荀龍臉上的笑容,頓時收了起來,道:“原本,莊兄前來混沌萬界山,也是有野心。這是要將黃神異當成墊腳石,沖擊《天極境》的無上極境。”

  “彼此,彼此。”莊刑天笑道:“我也是有一次奇遇,要不然,也不可能突破到第七層。”

  荀龍道:“無論黃煙塵,還是那一位佛帝傳人,都太年輕,肯定不可能是黃神異的對手。那么,今天能夠擊敗黃神異的人,只可能是你我二人。莊兄,要不你先出手?”

  莊刑天搖了搖頭,笑道:“再等等,我對那一位佛帝傳人,頗為感興趣,先讓他和黃神異交手,我再出手也不遲。”

  荀龍冷哼了一聲,“我看那一位佛帝傳人就是浪得虛名,根本不敢和黃神異交手。莊兄愿意等,我可不愿再等。”

  說完這話,荀龍站起身來,向中央的天級戰臺飛去。

  他的腳下,有一團紫氣在流轉,那是儒道的浩然正氣。

  黃神異閉著雙目,站在天級戰臺的中央,感受到那一股浩然正氣,于是緩緩的睜開了雙目,看了過去。

  就在這時,荀龍落到了戰臺上面,站在黃神異的對面。

  “黃神異,你不用等了,我看那一位佛帝傳人,恐怕是不敢來武市斗場,還是由我與你一戰。”荀龍道。

  黃神異仔細的盯了他一眼,道:“《天榜》第七,荀龍?”

  “沒錯,正是我。”荀龍中氣十足的道。

  武市斗場之中,一片嘩然,誰都沒有料到,第一個和黃神異交手的人,竟然是同樣威名赫赫的荀龍。

  “他就是荀圣世家的那一位奇才,荀龍,據說,他在三年前就點燃了圣人之火,居然還沒有突破到魚龍境?”

  “應該只是傳人,不能當真。”

  “你懂什么,荀龍的確已經點燃圣人之火,應該是故意壓制了境界,就是想要沖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”

  “三年之前,他的修為,就那么恐怖。三年之后,又達到了何等境界?”

  “值,太值了!能夠看到黃神異和荀龍交鋒,這一張門票賣得值。”

  原本,那些觀戰者,還覺得黃煙塵和張若塵的修為太弱,就算和黃神異交手,估計也會被一招秒殺,根本沒有什么看點。

  但是,荀龍的出現,卻讓眾人都激動了起來。

  《天榜》石碑,高達六百七十六米,宛如一座大氣巍峨的方形石山,就屹立在武市斗場的旁邊。

  站在《天榜》石碑的頂部,可以清晰看到武市斗場中的戰斗。

  當然,《天榜》十分神圣,就算是半圣,若是敢登上《天榜》石碑,也肯定會被《天榜》的器靈給鎮殺。

  但是,此時,《天榜》石碑的頂部,卻有兩個人。

  一位老者,一個蒙著面紗的年輕女子。

  老者穿著紫色的長袍,滿頭白發,給人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。若是張若塵在此,就能將他認出,正是《天榜》的器靈。

  坐在《天榜》器靈對面的女子,她的身上,包裹著一團淡淡的霧靄,只能隱隱約約看到完美無瑕的身材,還有雪白如玉的肌膚,充滿了神秘的美感。

  能夠與《天榜》器靈對坐,她自然不是一般人,乃是整個東域,甚至在整個昆侖界都十分神秘的人,圣書才女。

  天下人對她唯一的了解,就是她撰寫了《東域風云報》。

  圣書才女的手中,一只手捏著一卷書,一只手捏著一支筆,聲音柔美動聽,悠然的道:“十天前,女皇下了密令,讓我給她一份界子名單。此事關系重大,涉及到整個昆侖界的未來,我也不敢輕易定奪,所以,前來詢問《天榜》前輩。”

  《天榜》器靈的神色一動,道:“女皇的修為通天徹地,壽命悠長,就算再活一千年,也不是沒可能的事。怎么會突然想到挑選界子?莫非是想讓位了?”

  所謂“界子”,就是昆侖界之子,將來會接替帝位,成為昆侖界之主。

  圣書才女搖了搖頭,道:“女皇之心,不是我等可以揣度。按照她的意思,界子需要九位候選人,每一個都必須是曠古奇才。前輩,你覺得,黃神異有沒有資格成為界子的第一個候選人?”

  《天榜》器靈笑了笑,道:“丫頭,你年紀輕輕,就已經是精神力圣者,看人、識人的本事,更在我之上。這種小事,還需要問我?”

  圣書才女道:“以黃神異現在的實力,肯定能夠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但是,這個時代,天才輩出,龍蛇聚會,實在讓人難以定奪。”

  《天榜》器靈道:“我只能透露給你,黃神異在黃極境,曾達到無上極境。若是,他在天極境也達到無上極境,那么,就是兩次無上極境,潛力很大。”

  “原來如此。”

  圣書才女的一雙美眸,微微一亮,手中的筆,輕輕的動了動,就在書卷上寫下“黃神異”的名字。

  當然,并不代表黃神異就已經是界子的候選人,只是暫時記下了他的名字。圣書才女還要親自去會一會他,才能確定他能不能成為界子的候選人之一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