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零三章 大秘

平靜的血池,忽然間,咕嚕一聲,涌出一個巨大的紅色氣泡。請大家搜索()看最全!的  氣泡破開,唰的一聲,張若塵從里面飛了出來。

  樹祖一直守在血池邊上,早就察覺到血池的異動,正在暗自戒備,見到張若塵從血水中沖了出來,有些吃驚:“域外死神,你居然沒有被血池的祭祀之力煉化成血水?”

  張若塵落到血池邊緣的石臺上面,笑了笑,道:“對不起,讓你失望了!”

  說完這話,張若塵向遠處通往上方的石梯入口看了一眼,一步踩了出去,踏在虛空,化為一道殘影,沖向石梯,準備離開。

  “域外死神,你休走。”

  樹祖怎么可能放張若塵離開,以更快的速度追上去,調動木屬性的靈氣,匯聚到雙臂。那一雙木質的手臂,散發出無窮的生機和力量。

  雙掌,同時擊出。

  掌印還沒落在張若塵的身上,那一股強大的掌風波動,就先一步涌了過去,沖擊到了背上的背心。

  張若塵快速轉過身,調動精神力的力量,雙手的手掌向前一推,霎時間,一縷縷天地靈氣轉化為一絲絲電光,向手掌心匯聚。

  所有電光,凝聚在一起,變成兩團直徑半米的圓球。

  “轟隆!”

  兩股力量,碰撞在一起。

  龐大的祭臺,猛烈揮動了一下,掉落下一粒粒塵土。

  雷電之力,將樹祖的一雙木質手臂,劈得焦黑,冒出黑煙。其中一些部位,甚至燃燒了起來。

  地面上和石壁上,全是雷電小蛇,發出哧哧的聲音。

  當黑煙散去,哪還有張若塵的蹤跡?

  “太可惡,短短時間之內,域外死神的力量,竟然增強了這么多。”

  樹祖有些灰頭土臉,咬牙切齒的怒吼了一聲,隨后,它就邁開腳步,踩著石梯,向上方追了出去。

  剛才那一次對擊,看似樹祖吃了大虧,實際上,張若塵也沒有討到便宜。直到現在,他的雙臂也還疼痛欲裂,完全不能動彈。

  “樹祖的境界,不愧是達到魚龍第五變,就算它不善戰斗,僅僅只是境界,就高出我一大截。”

  張若塵一邊向上沖去,一邊運轉真氣,化解雙臂的創傷。

  身后,傳來一股強勁的力量波動,不用猜也知道,肯定是樹祖追了上去。

  張若塵立即施展出空間挪移,一連七次閃身,終于到達祭臺頂部的那一扇石門。

  從祭臺的內部,將石門打開,要容易許多,并不需要獻祭。

  張若塵將手掌,按在石門上的一個凹坑里面,將真氣注入其中,片刻之后,石門上的紋路亮了起來。

  “轟”的一聲,石門向左右兩邊推移出去,打開了一道縫隙。

  張若塵向前跨出一步,沖出石門。

  石門外,響起一聲大吼:“域外死神出來了,快,運轉陣法,將他鎮壓。”

  祭臺下方,五株樹人王和一百零八株千年樹人,圍成一個圓圈,按照某種玄奇的規律,站在不同的方位。

  每一株樹人的身上,各自沖出一道光柱,向張若塵的頭頂上方沖去,連接在一起,化為一個巨大的光罩。

  旋即,一股強大的壓力,如同一座無形的大山,落到張若塵的身上。

  要知道,這一座天木絕神大陣,是由一百零八株千年樹人布置而成,它們的實力,堪比一百零八位魚龍境的修士。

  別說是張若塵,就算是一位魚龍第七變的強者,一旦被困入陣法,也未必能夠逃得出去。

  “域外死神,就算你有通天的本事,今天,也休想逃走。”一株樹人王,站在天木絕神陣的邊緣位置,大笑了一聲。

  沒有人發現,那一株樹人王的一根樹枝上面,趴著一只蚊子大小的黑貓。

  那一只黑貓站起身來,冷哼了一聲:“一株不成氣候的樹人,也敢如此狂妄,本皇來教你如何做人。”

  “什么人在說話?”那一株樹人王厲聲的吼道。

  “嘩!”

  小黑的身軀,快速膨脹了起來,化為一只高達十丈的巨獸,鋒利的爪子揮擊了出去,瞬間就將樹人王的樹干割斷。

  小黑的爪子的鋒利程度,堪比圣器。

  樹干上,不停涌出鮮血。

  那一株樹人王倒下之后,原本威力無窮的天木絕神陣,立即出現了一個缺口。

  巨大的陣法,由外而內的坍塌。

  張若塵抓住機會,立即調動真氣,注入手腕上的那一根鎖龍鏈。

  這是一件圣器,真氣為其提供了能量,將一道道銘紋激活,在手腕上旋轉了一圈,化為一條水桶那么粗的巨大鐵索,猶如一條鋼鐵怒龍飛了出去。

  “嘩啦啦!”

  鎖龍鏈將其中一株千年樹人給樹干纏住,隨著張若塵的手臂用力的一甩,爆發出一股巨力,直接將那一株千年樹人從地底拔起來,甩飛了出去。

  一株千年樹人的樹根,至少也有數十米深,甚至扎根到數百米的地底,但是,卻被鎖龍鏈給硬生生的拔了起來。由此可見,剛才那一股力量的強大。

  張若塵和小黑的聯手,里應外合,很快就打倒了一大片樹人,將天木絕神陣的缺口撕得更大。

  已經收去了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張若塵也就并不戀戰。他全力運轉真氣,沖撞雙腿的經脈。

  “嘭!”

  他的身體,猶如一發炮彈一樣,從祭臺的頂部沖了起來,飛到數百米之外,落到小黑的背上。

  “走!”

  張若塵道。

  小黑背上的雙翼,嘩的一聲,伸展了出來,足夠二十丈長。

  雙翼一扇,頓時形成一股強大的風勁,將周圍的樹人,全部吹飛了出去。遠處的那些樹人,也被吹得東倒西歪,樹葉被刮落,在空中漫天飛舞。

  “哪里走?”

  樹祖從石門中沖了出來,看到站在小黑背上的張若塵,雙眼冒出青色的火焰。它的手臂一伸,化為一條數千米長的木藤,不停旋轉,向小黑的脖子纏繞了過去。

  張若塵將鎖龍鏈打了出去,與那一根木藤對撞在一起。

  一條鐵鏈和一條木藤,如同兩條蛟蟒,在半空斗法。

  一連碰撞了數十次,終于,張若塵和小黑成功脫身,逃出樹人一族的圍攻。

  小黑的速度極快,片刻之后,就將那一座高聳的祭臺甩在身后。即便是以樹祖的修為,在速度上面,也不比不上它。

  “張若塵,你怎么在祭臺里面待了這么久才出來,我還以為,你已經被樹祖給干掉了!”小黑一邊飛行,一邊說道。

  張若塵將鎖龍鏈收了起來,重新化為一根手鏈,纏在手腕上面。他的臉色凝重,道:“我在祭臺里面待了多久?”

  “估計快有十天,你今天若是不從里面出來,我也肯定會闖進去找你。”

  小黑頓了頓,又道:“根據我的研究,那一座祭臺,真的很有問題。修建的時間,應該不超過六百年,而且,絕對不是樹人一族建造而成,是由人族的強者建造。”

  “祭臺上的銘紋,復雜至極,至少也需要精神力達到五十階的人類,才有可能刻錄出來。”

  張若塵一驚,道:“精神力五十階,豈不是已經精神力成圣?這樣的人物,怎么會到木精墟界建造一座祭臺?”

  精神力圣者的手段,甚至比武道圣者的手段,還要詭異莫測,更加讓人防不勝防。

  這樣的存在,每一個都神通廣大,受到天下武者的膜拜和敬仰。

  怎么會來到一座下等墟界?

  小黑繼續道:“而且,我還發現,那一座祭臺,似乎與域外的某些遙遠的坐標有微弱的聯系。”

  張若塵也是聰慧之人,一點就通。

  他的臉色變得無比嚴肅,感覺自己應該是發現了某個驚天的大秘,道:“你意思說,這一座祭臺,只是其中一座。在別的墟界,還有相同的祭臺。”

  小黑點了點頭,道:“若是將一座祭臺,當成是一座陣法的基石。那么,黒木原深處的那一座祭臺,只是其中的一塊基石。在浩瀚的虛空,別的墟界,也建有這樣的祭臺。所有祭臺連接在一起,就是一座巨大的陣法,估計能夠將大半個昆侖界給包裹起來。”

  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不只是一座祭臺那么簡單,若是我猜得沒錯,其實,整個木精墟界,也只是那一座陣法的一塊基石。”

  “哦!你在祭臺里面,發現了什么秘密?”小黑問道。

  張若塵道:“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就被鎮壓在祭臺的下面,估計就連那些樹人,也不知道這個秘密。”

  一旦祭臺運轉起來,就能抽取本源之氣,為祭臺提供能量。

  抽取本源之氣,其實,就是抽取整個木精墟界的靈氣。

  所以,張若塵才會說,整個木精墟界,只是那一座陣法的一塊基石。

  小黑大笑了起來,道:“如此浩大的工程,在人族的歷史上也不多見,也不知是誰才背后操控這一切,居然比本皇還有魄力,不簡單,不簡單啊!哈哈!”

  張若塵冷哼了一聲,道:“除了第一中央帝國的朝廷中樞,還有誰能做到?池瑤到底要干什么?難道她要將整個昆侖界和萬千墟界全部煉化?”

  張若塵甚至懷疑,木精墟界之所以禁止魚龍境以上的武者進入,就是為了防止有人發現這里的秘密。

  天極境武者就算來到木精墟界,也不可能闖到黒木原的深處。更何況,以天極境武者的見識,就算看到祭臺,也不可能知道祭臺的用處。

  聽到張若塵的話,小黑卻笑道:“也未必就是那一位池瑤女皇在操控這一切,說不定是朝廷兵部的某一位高層,在墟界戰場上面布局。你怎么一口咬定就是她?會不會太有偏見了?”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