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零一章 時間之劍,剎那無痕

  “樹祖肯定會一直守在血池旁邊,以我現在的武道修為,即便是沖出去,也不可能是它的對手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先修煉,提升實力。等到我的精神力,提升到四十二階,再出去也不遲。”

  張若塵盤坐在血池的底部,一層空間屏障,將血水推開,形成一個圓球形的小型空間。

  將乾坤神木圖放在地上,張若塵伸出雙手,將圖卷緩緩的展開。

  圖卷上的世界,蒼莽浩闊,山巒奇絕,河流奔騰,一花一草似乎都蘊含無窮的靈性。

  特別是那一株接天神木,勾畫得栩栩如生,筆畫婉轉,既是大氣磅礴,又給人一種滄海桑田的古樸意境。

  張若塵伸出一只手掌,按在圖卷上面,將體內的真氣,源源不絕的注入其中。

  “嘩——”

  漸漸地,圖卷上,其中一部分筆紋,被真氣激活,散發出奪目的光芒。

  那些光芒,刺得張若塵眼睛發疼,如同一柄柄光劍飛了起來,在刺張若塵的眼球。

  不得已之下,張若塵只得暫時閉上雙眼。

 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卻發現,周圍的景象,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  此時,他站在一座筆直陡峭的黑色山峰的下方,與那一座山峰比起來,他的身體顯得無比渺小,像是一粒塵埃。

  不,那不是黑色的山峰。

  那是一棵……巨大的古樹的樹干。

  古樹,實在太粗壯,一眼看去,就像是一座山峰,完全將人的視線阻擋。

  張若塵抬頭一看。

  只見,古樹也不知有多高,樹干穿過了云層,只有一些粗壯的樹枝和巨大的樹葉從云層中顯露出來。

  一片樹葉,就像是飄在天空的一條青色的船,若是落下來,怕是能夠將一座小山給蓋住。

  整個世界,充斥著濃郁的靈氣。

  “莫非……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接天神木?”張若塵道;末日之全民農場。

  突然,一股困意傳來,張若塵只感覺眼皮越來越重,身體一軟,坐在樹下,半個身體依靠在樹干上,沉睡了過去。

  在睡夢中,張若塵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:“天地相合,乃萬物生……陰陽相接,四季變化……日月相交,周天輪回……”

  “到底誰在說話?”

  張若塵努力睜開眼睛,視線逐漸變得清晰,只見不遠處,一個老者,正在演練劍法。

  他的嘴里,一邊念道著什么。

  不過,張若塵看不清老者的真身。

  老者的身體,就像是一個虛影,時而凝聚,時而消散,就連那聲音也是斷斷續續,讓人很難聽清,他到底在說什么?

  經過整整一天的觀察,張若塵發現老者的身法和劍法都玄妙到了極點,就像是在用劍講述天地之間的某一個了不起的大道理。

  那一個道理,與“時間”有關,應該是在講述時間的來源。

  一剎那、一刻、一時、一天、一月、一季、一年、一甲子、一元會。

  就像是空間的起源:無極生太極,太極生兩儀,兩儀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。

  時間的起源,也是從無到有:剎那生八刻,八刻生十二時,十二時生三百六十五周天,隨后又生十二月份,生四季,生流年,生甲子,生元會。

  時間的九個刻度:剎那、刻、時、天、月、季、年、甲子、元會。

  此時,那一個老者演練的劍法,似乎就是時間的誕生過程。每一招,每一式都充滿玄機,給人一種博大精深、浩瀚無窮的感覺。

  “欲修時間之劍,必先捕捉時間印記。一個印記,就是一個剎那。”

  老者一邊念道,一邊踩著步法,一邊揮劍。

  但是,他的劍,卻沒有影子,像是一道光,快得嚇人。

  “時間之劍第一劍,剎那無痕。”

  “時間之劍第二劍,刻度八變。”

  “時間之劍第四劍,周天輪回。”

  “時間之劍第六劍,四季交替。”

  “時間之劍第七劍,流年之光。”

  張若塵使勁的瞪大眼睛,但是,卻僅僅只看到時間劍法的第一劍“剎那無痕”,看似無痕的劍法,卻還能看出一些端倪。

  后面的那些劍法,簡直變化莫測,蘊含無窮天道規則,看得張若塵的頭皮都要炸開,卻什么都看不出來。

  那些劍法,太過玄奧,若是張若塵強行去研究,恐怕會精神力崩潰。

  說到底,還是張若塵的精神力太弱。

  既然如此,就先修煉時間之劍的第一劍,剎那無痕。

  張若塵想要喚出沉淵古劍,卻發現他的雙手空無一物,別說是沉淵古劍,就連儲物戒指也沒有。

  既然手中無劍,就以手為劍;網游之剩女逆襲。

  張若塵的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,伸直了手臂,按照那老者的手法,一邊踩著腳步,一邊施展劍法。

  整整練習了九天,張若塵也不知施展了多少劍,演練了多少遍,將老者的步伐和劍招學習到惟妙惟肖的境界。

  劍道上的境界,張若塵感覺已經提升了很多。但是,卻依舊沒有施展出“剎那無痕”的精髓,只是學會了表面上的劍招。

  因為,他一劍斬出去,依舊有痕,并沒有達到無痕的境界。

  “以我現在的劍道境界,恐怕已經達到劍心通明的中階,竟然學不會一招劍法?”

  張若塵停了下來,心中相當苦惱,感覺到一絲迷茫。

  就在這時,老者的聲音,又響起:“欲修時間之劍,必先捕捉時間印記。一個印記,就是一個剎那。”

  “一個印記,就是一個剎那。”

  張若塵自言自語的念了一句,突然,眼睛一亮,像是領悟到了什么。

  根據《時空秘典》的記載,空間有空間銘紋,時間有時間印記。

  一道道空間銘紋,可以堆砌成一座的空間世界。

  一道道時間印記,可以匯聚成一條時間長河。

  “我懂了!時間之劍的第一劍,剎那無痕,指的就是領悟時間刻度中的‘剎那’。”

  “什么是剎那?一道時間印記,就是一個剎那。”

  “只有捕捉到一道時間印記,融入劍法,才能將真正將剎那無痕施展出來。”

  時間印記在什么地方?

  時間印記無處不在,關鍵在于,能不能將時間印記掌控,為自己所用。

  張若塵停了下來,閉上雙眼,開始回憶《時空秘典》上面對“時間印記”的講述。

  若是有人這個時候,潛入到血池的底部,就會看見,張若塵盤坐在一個圓圈氣罩里面,閉著雙眼,其中一只手按在一幅圖卷上面,另一只手捏著劍訣,正在不停的比劃。

  他的眉頭,時而舒展,時而緊皺。

  就在他領悟劍法的時候,頭頂上方,一道武魂沖了出來,懸浮在血水里面。

  那一道武魂,顯得十分神圣,就像是一道神影,竟然在吸收血池中的祭祀之力。

  正是張若塵早就修煉成功的“假神之身”。

  假神之身,可以讓武魂,變化為一尊假神,吸收祭祀的力量,轉化為自身的修為。

  只不過,這個時候,張若塵全部精力都用在領悟劍招上面,并不知道,武魂感受到了祭祀的力量,自動從身體中飛出去,吸收那一股力量。

  祭祀之力,進入武魂,又由武魂轉入身軀,化為一股龐大的真氣,在經脈中急速運轉。

  “轟!”

  在祭祀之力的推動下,張若塵的武道境界,快速提升,很快就沖破境界,突破到天極境大圓滿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