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五百章 樹祖,本源之氣

  距離黒木原,足有五千里的地域,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原野,地勢平坦、空曠。

  在原野上,修建了一座小小的城池,由巨石堆砌而成,建有瞭望塔,武場,府邸。

  兵部派遣到木精墟界的巡視軍,就駐扎在這一座城池里面。軍士的數量并不多,但是每一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。

  此時,站在瞭望塔上的一位軍士,看到天邊,一根血柱,沖天而起,擊穿云層,直入蒼穹。

  就在這一剎那,整個木精墟界的天地靈氣,似乎都震蕩了一下。

  于是,這一位軍士,立即趕去城中,將信息稟告給巡視軍的統帥。

  “黒木原乃是兵部下令嚴密監管的重地,既然黒木原深處的祭臺,沖起血柱,肯定是發生了非同一般的大事。”

  巡視軍統帥立即下令,派遣第一巡查隊和第二巡查隊,趕去黒木原,要他們查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?

  每一個小隊,只有十人。

  但是,第一巡查隊和第二巡查隊全部都是高手中的高手,實力最弱的軍士,也是天極境大圓滿的境界。

  第一巡查隊的隊長和第二巡查隊的隊長,更是魚龍第四變的強者。他們的體內,已經開辟出一條圣脈,可以將真氣轉化為少量的圣氣。

  以他們的實力,就算硬闖樹人一族,也沒有人擋得住他們。

  “黒木原乃是重地中的重地,一旦發生變故,說不定會直達天聽,驚動女皇陛下。大家可要小心行事,不可大意。”

  第一巡查隊的隊長,臉色肅然,率先跳躍到紫麟狴王獸的頭頂,沖飛了起來。

  隨后,別的軍士,也都騎著蠻獸,飛向黒木原。

  進入石門,周圍就變得異常冰寒,地上,似乎也有冰渣子,一腳踩下去,會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。

  張若塵釋放出空間領域和精神力,沿著一條通往地底的石梯,小心謹慎的向下行去。

  氣海中,乾坤神木圖,活躍了起來。

  圖卷上,散發出淡淡的光芒。

  很顯然,它已經感受到了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。隨著,張若塵向地底走去,乾坤神木圖的光芒也越來越明亮。

  也不知走了多久,張若塵終于來到祭臺的底部。

  祭臺底部的空間,相當廣闊,足有四個足球場那么巨大,周圍一片漆黑,只有在中心的位置,亮著一團紅色的光芒。

  等到張若塵走過去,才發現,那竟是一座巨大的血池。

  池中,全是鮮血,不僅有樹人的血液,還有蠻獸和人類的血液。各種鮮血匯聚在一起,散發出一股濃烈的血腥氣。

  在血池的邊緣,刻著一道道紋路。

  那些紋路,一頭連接著血池,另一頭連接著地面。遠遠看過去,那些紋路就像是一根根血管,給人一種相當詭異的感覺。

  “這里怎么會有如此多的蠻獸和人類的血液?”

  突然,張若塵察覺到一股狂暴的能量,從身后的方向,快速向他擊來。

  心中一驚,他立即轉身。

  “唰!”

  只見一道影子,在他眼前閃過。

  還沒等他看清對方到底長什么樣子,一股強大的力量,就擊在了他的胸口,將他打飛了出去。

  “嘭!”

  張若塵猛地撞在石壁上面,掉落在地,一只手撐著地面,哇的一聲,嘴里吐出一口鮮血。

  他抬起來來,向前看去,只見血池邊,站著一個身高只有一米六左右的老者,穿著一身灰袍。

  它長著人的形態,卻是一個樹人。

  它的身體,是由一根根手指粗細的樹桿堆積而成,就連頭發和胡須也是一根根的木須,全身上下每一處都是木質。

  “你就是樹人一族的那一位樹祖大人?”

  張若塵忍住傷勢,緩緩的站起身來,盯著對面的那一個老者。

  從別的那些樹人的嘴里,張若塵自然聽過“樹祖”的名字。

  整個樹人一族,擁有如此強大修為的樹人,也只有樹祖一人,并不難猜。

  樹祖的聲音,有些干癟,冷道:“域外死神,你居然敢闖到此處。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  隱隱之間,樹祖的身上,竟有一股強大的威壓散發出來,似乎是想憑借它的強大力量,擊潰張若塵的意志。

  張若塵面不改色,笑了笑,道:“我還想問你,祭臺的下方,為何會有那么多蠻獸和人類的鮮血?這些鮮血,是從何而來?”

  雖然,張若塵中了樹祖一擊,像是傷得很重。

  實際上,他有龍珠護體,并沒有受多重的傷勢。只不過,剛才吐出了一口鮮血,看上去傷勢似乎十分嚴重的樣子。

  如此一來,倒是可以麻痹樹祖。只要找到合適的機會,張若塵就可以發起雷霆一擊,徹底扭轉局勢。

  樹祖道:“反正你馬上就要變成一個死人,告訴你也無妨。血池中的血液,乃是你們人族的軍士,送到此地。”

  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一道訝然的神情,道:“兵部的人,將血液送到這里?”

  “應該是吧!這是黒木樹人一族的高層,與人族的軍士,達成的秘密協議。我們替他們看守祭臺,他們就放過我們黒木樹人一族,讓我們可以繼續在黒木原生息繁衍。”樹祖道。

  張若塵連忙問道:“這些血液存放在祭臺中,到底有什么用處?”

  “老夫也不知。”樹祖搖了搖頭。

  突然,樹祖的眼神一寒,道:“你問的問題實在太多,現在,老夫就送你下地獄。”

  “嘩!”

  樹祖一掌打了出去,掌心飛出七根木藤。

  木藤十分尖銳,猶如七桿長槍刺了出去,散發出寒氣森森的力量,呈現出四十九道木藤的影子,將張若塵各個方向的退路,全部封死。

  看似隨意打出的一掌,爆發出來的威力卻相當可怕,足以將魚龍第三變的修士刺成篩子。

  但是,張若塵卻等的就是這個機會,就在樹祖一掌打出的時候,張若塵施展出在空間挪移,消失在原地,出現在樹祖的身后。

  “不好。”

  樹祖一驚,已經感受到身后的空間波動,知道張若塵就在它的身后。

  連轉身的時間也沒有,樹祖立即凝聚力量,反手擊向身后。

  “空間裂縫。”

  張若塵的手臂一揮,向樹祖的背心斬了過去。

  隨著他的手掌劃過去,空間被撕裂開,出現一道兩米長的巨大裂縫。

  地底的空間太小,張若塵不敢貿然的使用“空間崩塌”,害怕他自己也被卷入混亂空間。畢竟,他現在對空間的控制力,還沒有那么強。

  “哧!”

  樹祖的手臂,被空間裂縫斬斷,化為一粒粒木粉。

  但是,它的修為高深,應變速度很快,逃得了一命。

  樹祖向前一撲,退到角落里面,轉身過,緊張萬分的向張若塵看過去,“你沒有受傷?”

  “當然受傷了,只不過,沒有那么嚴重。”

  張若塵又道:“不愧是樹祖,你的速度真的很快,剛才那一擊,居然沒能將你殺死。”

  “既然你沒能殺死我,那么接下來,要死的人,就該輪到你。”

  樹祖的斷臂,快速長出一根根翠綠色的嫩芽,片刻之間,一條木質的手臂就又生長了出來。

  “我的確不是你的對手,但是,你想要殺我,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。”

  說完這話,張若塵毫不猶豫,直接縱身一躍,噗通一聲,跳進了血池。

  隨后,他的身體,完全沉了下去。

  “域外死神也太愚蠢,這可不是一般的血池。血池中,蘊含有強大的祭祀之力,足以將他的身體煉化成一灘膿血,變成血池的一部分。”

  樹祖的雙眼,緊緊的盯著血池。

  足足半個時辰過去,也不見張若塵從血池中冒出頭。

  于是,它松了一口氣,僵硬的臉上,露一絲笑容,輕輕的理了理胡須,道:“沒想到,真是沒想到,域外死神居然自己跳入血池而死。死得好,免得老夫多費力氣。”

  張若塵跳入血池,就立即撐起了空間領域,化為一個直徑三米的氣罩,向著血池的底部潛下去。

  根據乾坤神木圖的指引,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就在血池的底部。

  “我已經下潛了接近五十米,居然也沒有到達血池的底部,也不知裝了多少人和蠻獸的鮮血。兵部的人,為何要將鮮血送到這里?難道這一座祭臺,也是由他們建造?”

  張若塵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“嘩!”

  就在這時,乾坤神木圖猛烈的震動了一下,化為一粒光點,從張若塵的眉心飛了出來,主動向血池底部飛去。

  血池的底部,居然也有一座小型的祭臺,只有九米高,也是呈現出圓柱形,刻滿了紋路。

  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就被鎮壓在祭臺的下面。

  “嘩——”

  乾坤神木圖飛了過去,畫卷展開,冒出一道道霞光。那些霞光匯聚在一起,形成一座空間之門,直接將那一團本源之氣,收進了門中。

  隨后,乾坤神木圖自動收卷了起來,懸浮在血液之中。

  張若塵沖了過去,將乾坤神木圖抓住,露出欣喜的神情,道:“終于成功了!乾坤神木圖吸收了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那么我應該又可以進入那種玄妙的修煉狀態。借住這一次機會,一定可以讓精神力再次提升一階,達到四十二階。”

  乾坤神木圖吸收了五行墟界的一團本源之氣,讓張若塵進入了一種玄奇的修煉狀態,精神力直接提升到四十一階。

  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比五行墟界的那一團本源之氣要強大十倍,足以讓張若塵的精神力,提升到四十二階。

  精神力一旦達到四十二階,張若塵就算僅僅只使用精神力,也能爆發出魚龍第四變修士的力量,實力將會大增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