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九十八章 樹人祭臺

  張若塵收起了那一股力量,笑了笑,道:“哪有那么容易,只是修煉成木靈寶體,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強的力量。·至少也需要修煉成水靈和木靈‘雙靈寶體’,以木靈真氣喚醒泥土中的生機,以水靈真氣培養草木,加草木的生長。”

  “要如何才能用木靈真氣喚醒泥土中的生機?又要如何才能用水靈真氣培養草木?”敖心顏問道。

  張若塵道:“等你將精神力修煉到四十階,自然就能領悟到天地之間的一些規則和玄妙。現在,就算我給你講了,你也很難理解。”

  敖心顏的精神力,只有三十六階,看似距離四十階并不遙遠,實際上,她就算再修煉十年,也未必能夠達到那個境界。

  而且,在天極境武者之中,她的精神力,已經算是非常強大。

  “張若塵,我本以為,你來木精墟界,真的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,原來卻是躲到這個小世界來與情人幽會。看這滿山繁花,真是浪漫,連我都有些羨慕你的這位小情人。”

  山下,云霧之間,傳來一個縹緲的女子的聲音。

  “唰!”

  下一刻,端木星靈穿過云霧,腳踩虛空,向上縱身一躍,落到半天懸崖的崖壁上面。

  隨后,她又是雙腳一點,踩著一塊凸起的石頭,飛落到了山峰頂部,站在了張若塵的對面。

  聽到那一個聲音,張若塵就知道是端木星靈。看到端木星靈登上山峰,他露出一絲喜色,道:“端木師姐,你是如何來到木精墟界?”

  端木星靈冷峭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將頭轉到一邊,沒有好臉色,道:“我在第一中央帝國,也是有爵位的人,當然可以來到木精墟界歷練。我還想問你,你也有郡王的爵位,為何卻沒有在兵部備案。難道你是偷渡來到木精墟界?”

  張若塵也不瞞她,點了點頭,道:“我來木精墟界是有一件大事要辦,很可能會給木精墟界造成巨大的損害。若是以云武郡王的身份,來到木精墟界歷練。到時候,兵部清查起來,很可能會查到我的身上。以偷渡的方式,來到木精墟界,就算兵部到時候查起來,我也可以矢口否認。”

  端木星靈身懷爵位,張若塵卻是絲毫都不驚奇。

  以她魔教圣女的身份,要弄到一個爵位,自然是輕輕松松的事。

  端木星靈向敖心顏看了一眼,眼中帶著敵意,最后,才又盯到張若塵的身上,道:“你的大事,必須要先放一放。你現在得跟我回一趟混沌萬界山,那邊也有一件大事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張若塵問道。

  隨后,端木星靈就將黃煙塵和黃神異約戰的經過,詳細的講了一遍。

  張若塵平靜的聽著,聽完之后,卻微微皺起眉頭。

  “黃神異這是在逼我與他一戰。”張若塵道。

  “沒錯。“

  端木星靈道:“可是,再過十天,你若依舊不現身,以塵姐的性格,肯定會登上天級戰臺,與黃神異一較高下。到時候,后果不堪設想。”

  張若塵笑了笑:“以她的性格,肯定會去。”

  “已經什么時候,你還笑得出來?”端木星靈冷聲道。

  張若塵依舊顯得很平靜,向黒木原的深處看了一眼,道:“十天時間,應該是足夠了!端木師姐,你先回混沌萬界山,無論如何也不能讓煙塵師姐登上天級戰臺。十天之內,我一定趕回去。既然黃神異要戰,我當然也是樂意奉陪。”

  端木星靈露出了一絲憂色,道:“黃神異的實力,相當強大。我、塵姐和洛師姐,三人聯手,也很難擋住他一招。張若塵,與他交手,你到底有幾分把握?”

  敖心顏對張若塵充滿信心,說道:“就算黃神異再強,張若塵也一定能夠將他擊敗。”

  聽到這話,端木星靈就很不高興,盯著敖心顏,笑了笑,道:“敖心顏,我和張若塵談正事,你插什么嘴?你見過黃神異嗎?你知道他有多強?”

  張若塵有些不解的看著端木星靈,實在是有些好奇,平時她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樣,幾乎從來沒有生過氣。

  今天怎么如此生氣的樣子?

  敖心顏也是一個十分傲氣的女子,聽到端木星靈的訓斥,露出怒意,準備起身與端木星靈斗·

  就在這時,盤坐在遠處的橙月星使,冷笑了一聲:“她當然不知道黃神異有多強,但是,我卻知道。實話告訴你們,以張若塵現在的實力,與黃神異交手,五招之內,必定死在天級戰臺上面。別以為我是在危言聳聽,若不是看到張若塵修煉成雙靈寶體,我看他能夠擋住黃神異三招,就已經很不錯。”

  直到這個時候,端木星靈才看到橙月星使,頓時,露出笑意,道:“這不是黑市一品堂的橙月星使,怎么變成了階下囚?說吧!黃神異到底有些什么底牌,若是你老實交代,本姑娘不會難為你。”

  橙月星使白了端木星靈一眼,冷哼了一聲,轉過了頭去。

  “不說也沒關系,可是,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扒光你的衣服?”端木星靈向橙月星使走了過去,笑嘻嘻的說道。

  橙月星使的眉頭一皺,道:“告訴你們,又有何用?在絕對的實力面前,就算知己知彼,也不可能有翻盤的機會。”

  “是嗎?”

  端木星靈一只手抓住了橙月星使的腰帶,另一只手捏著一把青銅匕,在橙月星使的臉上比劃,眨了一下圓溜溜的眼睛,笑道:“張若塵是一個爛好人,應該是沒有對你下狠手。但是,我今天心情很不高興,說不定就要在你的身上泄出來,你猜我會怎么對付你?”

  橙月星使處變不驚,冷聲道:“能夠成為黑市一品堂的星使,豈是你可以威脅?你就算有萬千種手段,也休想從我的嘴里問出一個字。”

  端木星靈的眼神一沉,將匕指在橙月星使的領口,向下一拖。

  “哧’的一聲,鋒利的匕,將橙月星使的衣襟劃破,逐漸向下拖去,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。

  “夠了!”

  張若塵喝斥了一聲,背對著端木星靈,道:“不用以這種手段,繼續逼問她。我要去一趟黒木原的深處,十天之內必定趕回。到時候,我會親自去會一會黃神異。”

  端木星靈收起匕,冷冷的瞪了橙月星使一眼,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道:“我隨你一起去。”

  小:“端木丫頭,我和張若塵是有大事要去辦,此行相當危險,你就別去湊熱鬧。你先帶著她們兩個,回混沌萬界山。本皇向你保證,只要我們辦成了這一件大事,張若塵的實力就會大增,到時候,別說是一個黃神異,就算是兩個黃神異,也照樣打趴下。”

  “小黑,此話當真?”端木星靈的眼睛一亮。

  若是,張若塵真的是來木精墟界辦大事,而不是來和情人幽會,端木星靈當然是相當支持他,絕對不會從中搗亂。

  小黑信誓旦旦的道:“本皇有多少本事,你應該比張若塵更加清楚。以本皇和你的交情,怎么會騙你?”

  “好!我信你!還是小黑更可愛,不像某些人,身邊總是有那么一個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紅顏知己。”

  端木星靈捏了捏小黑的耳朵,抬起頭來,看向張若塵,笑了笑,道:“既然你是真的有大事要辦,我也不再多言。咋們混沌萬界山再見,希望到時候,你真的能夠將黃神異擊敗。”

  橙月星使冷峭的一笑:“張若塵再修煉三年,或許能夠與現在的黃神異一較高下。至于現在,你們最好不要對他抱有太大的希望。”

  小黑露出幾分頭疼的模樣,道:“端木丫頭,你快將她帶走,記住,千萬不要讓她逃掉了!本皇留著她,還有大用處。”

  端木星使、敖心顏、橙月星使離開之后,張若塵和小黑也向黒木原的深處趕去。

  黒木原中,已經很難看到樹人的蹤跡,林中,靜悄悄的,只有張若塵和小黑的腳步聲。

  小:“張若塵,我們就這樣直接殺進樹人的老巢?”

  “當然不是,樹人一族,強者極多。就算我們聯手,也不可能是它們的對手。再說,我們的目標是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能夠不驚動樹人,就盡量不要驚動。”

  借住木靈紅澶,張若塵已經修煉成木靈寶體。

  現在,他能夠感受到一草一木的生命,甚至,能夠感知到它們的思想。如此一來,他的心態,就又生了一些變化。

  殺掉的樹人,已經足夠的多,沒必要將它們趕盡殺絕。

  小:“倒也好辦,只要見到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乾坤神木圖自然就能飛出去,將其收走。”

  “希望能夠順利吧!”張若塵點了點頭。

  小黑變得只有拳頭大小,爪子在蹬了一下,飛落到張若塵的肩膀上面。

  緊接著,張若塵開始調動木靈真氣,將周圍的木屬性靈氣,全部吸收了過來。

  木屬性的靈氣,凝聚成一株三十多丈高的黑色巨樹,將張若塵和小黑包裹在了樹干里面,化為一株百年樹人。

  這一株百年樹人的樹根冒了起來,快移動,沖向黒木原的腹地,沒過多久,張若塵就已經看到樹人一族的那一座祭臺。

  那一座祭臺,十分宏偉,猶如削平的山岳,遠遠望去,就給人一種大氣磅礴的感覺。

  祭臺的下方,全是密密麻麻的樹人,它們聚集在一起,化為了一座黑色的叢林。

  只是遠遠看了一眼,小黑就露出凝重的神情,道:“樹人一族,居然能夠搭建起如此神異的祭臺,有些不對勁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張若塵問道。

  小:“本皇對樹人一族雖然不是很了解,但是,我卻知道,樹人一族乃是自然之靈,根本不可能懂得獻祭。一般來說,只有人類,還有極少數的蠻獸種族,才會殺牲畜,祭神靈,以此來獲取神武印記。這一座祭臺……真的很不對勁,我得研究研究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既然如此,我們就分頭行動。我去收取木靈本源之氣,你去研究那一座祭臺。”

  “也好。根據乾坤神木圖的指引,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就藏在祭臺的下方。似乎就是它,撐起了這一座祭臺。又像是,這一座祭臺,將它鎮壓在下方。奇怪,真是奇怪,我得仔細研究研究。”小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