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九十七章 雙靈寶體

  黃神異彈了彈衣袍上的塵土,掃視了對面的洛水寒和端木星靈一眼,冷峭的道:“居然能夠接我一掌,你們兩個,還算有點本事。但是,你們妄想與我交手,恐怕還差得遠。”

  端木星靈笑了笑,道:“是嗎?是不是真的差得遠,戰過才知道。”

  “唰!”

  端木星靈化為一道鬼魅影子,沖了出去,在地面上,一連留下七道影子。

  當第七道影子停下的時候,她正好站在離地三尺的半空,五指并攏,化為掌刀,帶著一股冰寒的力量,劈向黃神異的脖頸。

  端木星靈的速度看似已經快到極點,可是,黃神異出手卻更快。

  根本沒有人看清他是如何出招,只聽見“嘭“的一聲,端木星靈直接飛了出去。

  落到地上,端木星靈一連后退了十多步,臉色有些痛苦,左手的手掌捂著小腹的位置,嘴角掛著一道血絲,臉色蒼白如紙。

  “接我一招居然沒死,有點意思。”

  黃神異眼中的瞳孔,縮小為一點。

  隨后,他向前一撲,一只手掌伸了出去,隨著掌力打出去,掌心飛出數十道風刃。

  每一道風刃,皆化為一具兩米高的白骨骷髏的形態,帶著一股陰風,手持長刀,發出鬼哭一般的嘯聲。

  遠遠望去,黃神異的掌力,竟然是形成了一只幽靈軍隊。

  鬼級下品的武技,九幽陰風掌。

  可以說,直到此刻,黃神異才算是真正認真起來。

  “好厲害的黃神異,難怪他先前聲稱可以在三招之內,擊敗天榜第二,華黎。憑我現在的實力,根本不可能擋得住他的這一掌。”

  剛才,端木星靈就已經被黃神異打成重傷,面對撲面而來的九幽陰風掌,她根本不敢硬接,只得不停向后退去。

  她的心中,相當窩火,堂堂拜月神教的圣女,居然被黑市一品堂的一個星使逼得后退,若是傳出去,豈不是威名掃地?

  洛水寒和黃煙塵立即沖了過去,與端木星靈站成了一條線。

  “九曲洛水,一曲流觴。”

  洛水寒向前踏出一步,站在最前方的位置。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流動著金色的光華,纖細的手臂,按照某一種玄奇的軌跡,畫出洛水九轉的形態,形成一條飛在半空的真氣河流。

  端木星靈和黃煙塵也各自打出武技,抵擋黃神異的掌力。

  “嘭!”

  再一次硬拼了一掌,黃神異依舊占據絕對的上風,將洛水寒、端木星靈、黃煙塵給擊退。

  黃神異沒有繼續出手,深深的盯了洛水寒一眼,道:“你就是洛圣門閥的那一位圣體,洛水寒?”

  洛水寒道:“沒錯。”

  黃神異點了點頭,道:“難怪能夠擋住我的一掌,原來是東域新生代六大王者之中的金光圣體。也罷!看在洛虛前輩的面子上,今日,我便饒她不死。”

  隨后,黃神異的目光,盯向黃煙塵,冷然的道:“煙塵郡主,黃某今天可以放過你,但是,你別忘了我們的約戰。半個月之內,你若是沒有在天級戰臺現身,就是看不起黃某。等到黃某突破到魚龍境,就只能去千水郡國,挑戰千水郡王。哏哏。”

  說完這話,黃神異發出陰沉沉的笑聲,徑直離去。

  “好狂妄的家伙。”端木星靈噘了噘嘴唇,冷哼了一聲。

  洛水寒道:“的確是很狂傲,可他的實力,卻真的高得嚇人。據說,他還是一個厲害的陣法師,精神力已經突破到四十階。若是有陣法輔助,他的實力,會更加恐怖。他先前與我們交手,最多也就使用了三成功力。”

  “竟然那么強。”黃煙塵的眉頭一皺。

  僅僅只是黃神異剛才展現出來的實力,就已經讓黃煙塵有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,似乎對方只需伸出一根手指,就能將她按死。

  洛水寒卻說他,只發揮出了不到三成的功力。

  若是,他全力出手,得強到什么程度?

  端木星靈有些不服氣,低聲嘀咕了一句:“若是我突破到天極境大圓滿,必定能夠與他一戰。”

  “星靈,你在說什么?”黃煙塵問道。

  端木星靈立即露出甜美的笑容,抱住黃煙塵的手臂,笑道:“我在說,塵姐,既然黃神異那么強,你就不要去和他對戰。一旦登上天級戰臺,恐怕還沒等你認輸,就已經死在他的掌下。”

  洛水寒也道:“星靈說得沒錯,以你現在的實力,與黃神異交手,無異于送死。”

  黃煙塵顯得十分嚴肅,搖了搖頭,道:“黃神異此人陰狠歹毒,若是我不答應與他一戰,他肯定會去千水郡國對付父王和王族的族人。他這是在逼我,我不得不與他一戰。”

  以黃神異的修為,就算突破到魚龍境,也絕對不會是千水郡王的對手。但是,黃神異這樣的強者,而且,還有黑市一品堂七煞星使的身份。他所能造成的破壞力,卻是無法想象。

  端木星靈道:“他不是在逼你與他一戰,而是在逼張若塵現身。他真正想要殺的人,一直都是張若塵。現在,也只能希望,張若塵早點從木精墟界回來。或許,也只有他,才能與黃神異一較高下。”

  洛水寒有些擔憂,道:“黃神異本身就是百年難遇的奇才,又在天極境大圓滿沉淀了多年,就算張若塵趕回來,很可能也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  “那也沒有別的辦法,這一戰,必須由他來面對,誰叫他是塵姐的未婚夫。”端木星靈的手指摸了摸下巴,眼眸中,流露出明亮的光芒,道:“看來,我得去一趟木精墟界,將消息提前告訴他。”

  木精墟界,黒木原。

  張若塵盤坐在山峰的頂部,雙手放在腹部的位置,雙掌之間,懸浮著一塊拳頭大小的紫云沉香木。

  一縷縷真氣,從掌心涌出,相互沖撞,將紫云沉香木煉化成一粒粒木米分。

  掌心的毛孔,形成一股吸力,將木米分吸收,進入身體。

  “當初,修煉成水靈寶體,一共煉化了九斤九兩黑水琉璃晶,要想將木靈寶體修煉成功,估計也要煉化九斤九兩紫云沉香木。”

  經過最近一段時間的修煉,張若塵已經煉化了九斤六兩的紫云沉香木,距離修煉成木靈寶體,越來越近。

  但是,越是接近成功,吸收紫云沉香木的難度就越大。吸收一粒木米分進入身體,那一股能量爆發出來,簡直就像是一枚震天雷炸開,讓身體造成巨大的創傷。

  肉身,不斷損毀,又不斷愈合。

  張若塵一邊煉化紫云沉香木,一邊吞服木靈紅澶,忍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痛楚,毛孔中,淌出血珠,皮膚裂開血紋。

  一天下來,也僅僅只煉化了一兩紫云沉香木。但是,他身上的衣服,卻完全變成了血衣。

  恢復了一夜,第二天,張若塵又繼續開始煉化。

  敖心顏看到張若塵渾身浴血的樣子,緊緊的咬著嘴唇,十分不忍,很想沖上去勸張若塵不要急在一時,等到突破天極境大圓滿,再修煉木靈寶體也不遲。

  但是,小黑卻將她攔了下來,道:“現在,張若塵是在修煉木靈和水靈‘雙靈寶體’,比單純修煉水靈寶體要艱難數倍。將來,他還要融合五種五行靈寶,修煉五行混沌體。若是沒有大毅力,根本不可能將五行混沌體修煉成功。他不僅僅只是在修煉‘雙靈寶體’,更是在磨礪自己的意志。你現在去勸他,就等于是在害他。”

  “原本是這樣。”

  敖心顏重新坐下,遠遠的望著張若塵,心中暗道,難怪他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高的修為,果然不只是天資高那么簡單,我也不能懶惰,不然,將來只會與他相差越來越遠。

  想到此處,敖心顏取出張若塵前段時間交給她的紫云沉香木,開始煉化起來。

  她也要修煉“雙靈寶體”。

  雙靈寶體加上半龍之體,她的實力,必定大增。

  一連五天,張若塵終于煉化九斤九兩紫云沉香木,修煉成水靈和木靈“雙靈寶體”。

  “終于成功了!”

  張若塵睜開雙目,深吸了一口氣,心情相當愉悅。

  他站起身來,走到懸崖邊,開始溝通天地之間的木屬性靈氣。

  隨后,他的一根手指,點了出去,指尖的真氣與木屬性的靈氣連接在一起,形成一道道樹根一樣的真氣紋路。

  漸漸地,真氣紋路變得越來越凝實,竟然化為真正的木質樹根,鉆進泥土和石頭,深入到崖壁里面。

  “哧哧!”

  崖壁的石縫,立即長出一株株細小的嫩芽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成長,長出草葉,長出花骨朵,最后綻放出姹紫嫣紅的花朵。

  整個山崖,甚至整個山峰,完全化為一片花海。空氣中,彌漫著濃郁的花香。

  看到這一幕,敖心顏和橙月星使都是心中大驚,就像是看到傳說中的圣跡了一樣。

  這等玄奇的力量,不是圣者才有的手段?

  “好漂亮的花,好香。”

  敖心顏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,露出陶醉的樣子,興奮的道:“組長,莫非修煉成木靈寶體,就能使枯木逢春,就能移花接木,就能瞬間造就出一片生機勃勃的花海、叢林、草原?”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