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九十六章 黃神異

  張若塵前往木精墟界的消息,早就已經傳遍東域圣城。而且,還有小道消息,聲稱三大圣者門閥派遣了大批高手前往墟界戰場,目的就是對付張若塵。

  得知這個消息,黃煙塵出關之后,就立即與東域圣王府陳家的年輕高手,趕來了混沌萬界山,準備去助張若塵一臂之力。

  剛剛來到混沌萬界山,還沒見到張若塵,卻不想,先遇到了一個大言不慚的狂徒。

  于是,就有了《天榜》石碑下的這一幕。

  黃衣男子略微抬起頭來,盯了黃煙塵一眼,臉上露出一道詭異的光芒,笑道:“姑娘,我看你穿著圣院的武袍,應該也是一位年輕高手。不知你可敢接受我的挑戰,咋們去天級戰臺上面一較高下?”

  “有何不敢,就怕你不配做我的對手。”黃煙塵的性格高傲,身上透著一股冰冷的氣質。

  她早就看那一個黃衣男子很不順眼,居然敢聲稱黃神異必定會壓張若塵一頭,這一口氣,就算張若塵咽得下,她也咽不下。

  在黃煙塵看來,張若塵就是同境界無敵的代名詞,誰若是看低張若塵,就是與她為敵。

  黃煙塵的武道修為,又有突破,已經達到天極境中極位,在同代人中,已經算得上是鳳毛麟角。

  正是因為,藝高膽大,所以,她才敢答應那一位黃衣男子的挑戰。

  陳天書的臉上露出凝重的神情,仔細的觀察那一個黃衣男子,心中有些擔心,總覺得那一個黃衣男子,很不好惹,于是,低聲提醒道:“表妹,你還沒有弄清楚此人的來歷,就貿然答應與他一戰,恐怕會不妥。”

  黃煙塵本來就是急躁的性格,再加上,剛才心中氣惱,所以才一口答應那一位黃衣男子的挑戰。

  此時,經陳天書的提醒,她也覺得有些不妥,于是問道:“閣下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在場的那些年輕武者,也很好奇,他們也都覺得那一個黃衣男子很不簡單,絕不是泛泛之輩。

  黃衣男子道:“煙塵郡主,咋們在天魔嶺可是有過一面之緣,你的眼中只有張若塵,自然是記不得我,可是我卻沒有忘了你。當日,令尊大人,一劍破空而來,絕代英姿,那等威風,黃某人至今也還記憶猶新。”

  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黃煙塵道。

  黃衣男子朗聲一笑:“你現在才問我的名字,會不會顯得太遲了?當然,告訴你也無妨,說到底,我與你也算是本家,以黃為姓,名,神異。你們也可以叫我……黃神星使。”

  “轟!”

  在場,所有人都大驚失色,情不自禁的向后退,徹底炸開鍋。

  “什么?他就是《天榜》第一,黃神異。”

  “黃神異不是在玄武墟界歷練,怎么提前回來了?”

  天下之間,敢假冒黃神異的人,畢竟還是不多。

  東域圣王府陳家的那些天才弟子,皆是心中大驚,全部都拔出戰兵,如臨大敵一般的看著那一個黃衣男子絕代狂妃。

  在天魔嶺的時候,黃煙塵倒是見過黃神異一面,不過,當時她和黃神異離得太遠,并沒有看清黃神異的面貌。

  此刻,她仔細向那一個黃衣男子看過去,才發現,此人的身形的確與黃神異很相似。

  “傳說,凡是被黃神異挑戰的武者,從來沒有一個能夠活著走下戰臺,全部都難逃一死。”

  “那一個圣院的女子,太倒霉了,居然敢答應與黃神異一戰。若是她真去赴戰,怕也是兇多吉少。”

  “若是她不去赴約,今后還如何抬起頭來做人?武道之路,最忌諱的就是膽小怕事,既然答應了別人的挑戰,哪還有退縮的道理。”

  《天榜》石碑下方的那些武者,全部都以憐憫的目光,看著黃煙塵,不停的搖頭嘆息。

  在他們看來,黃煙塵招惹到了黃神異,就如同是招惹到了一尊死神。

  “我就不信,他真的就是黃神異。”

  陳天然冷哼了一聲,提著鬼王槍,大步向前,騰躍而起,以雷霆之勢,一槍向黃衣男子刺了過去。

  他乃是東域圣王府年輕一代排名第十二位的高手,實力自然不弱。他與張若塵戰過一次,卻被張若塵一招擊敗,所以,他對張若塵的實力,也是相當佩服。

  這一次,他是主動要求與黃煙塵一起趕來混沌萬界山,準備助張若塵一臂之力。

  現在,他就是要代替黃煙塵,去試探黃衣男子的實力。

  萬一此人只是虛張聲勢,根本不就不是黃神異呢?

  看到提槍刺來的陳天然,黃衣男子的眼角微微動了動,譏誚的笑道:“東域圣王府陳家的一流天才,就只有這個水平嗎?”

  黃衣男子的五指,在虛空旋轉了一圈,以手掌為中心,形成一道碗口粗細的龍卷風。

  龍卷風不斷延伸出去,變得十數丈長,就像變成一根風棍,向陳天然揮了過去。

  “嘭!”

  龍卷風棍擊在陳天然的身上,瞬間就將陳天然身上的護體天罡擊碎,將他打得橫飛了出去。

  陳天然的身體,撞在一根石柱上面,將石柱撞斷,重重的摔在地上,又將地面上的石板砸得粉碎,一直向后滑行了數十丈遠,才停了下去。

  “哇!”

  陳天然的嘴里,吐出一口鮮血,隨后,就暈死了過去。

  “六哥!”

  黃煙塵和陳天書立即沖了過去,將陳天然從地上扶起來。

  直到此時,眾人才看見,陳天然的胸口被風力給打得血肉模糊,就連血肉都被卷走了一層,可以清晰看到一排排白森森的肋骨,甚至還有肋骨里面的臟器。

  太嚇人了妖孽夫君太傲嬌!

  “還有呼吸,沒有死。”

  陳天書的臉色凝重,立即將一枚療傷丹藥白骨生肌丹,服進陳天然的嘴里,幫助他咽了下去。

  隨后,他運轉真氣,將掌印按在陳天然的頭頂,輔助陳天然煉化療傷丹藥。

  遠處的那些武者,全部都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“不愧是黃神異,果真是厲害得嚇人,居然可以將風力控制到如此精妙的程度。”

  “直接將風力,凝聚成一根虛無的棍子。而且,擊在對方的身上之后,卻只卷走對方胸口的血肉,并沒有將對方殺死。這等手段,比殺死敵人,更加了不得。”

  黃神異只是隨手一擊,就已經如此厲害,讓人眾人感到不寒而栗。

  而且,眾人也知道,黃神異并不是不想殺死陳天然,而是因為,混沌萬界山有兵部制定的法令,不能殘殺同胞。

  誰若是敢明目張膽的殺人,兵部也敢派遣墟界大軍,將他給處死。

  當然,登上天極境戰臺的武者除外,因為,在登上天級戰臺之前,雙方會簽署生死契約,就算一不小心將對方殺死,也不會遭受處罰。

  以黃神異對風力控制的精妙程度,可以想象,只要他愿意,完全可以控制風力,將一個人身上的血肉全部卷走,只剩下骨骼,對方也依舊不會馬上死去。

  這是一種相當高明,相當可怕的手段,對力量的細微控制,恐怕都已經可以和半圣相提并論。

  “能夠成為《天榜》第一,黃神異果然是一個非凡的人物,讓人不佩服都不行。”

  “他能夠積累一千萬點軍功值,就已經說明了他的強大。“

  黃煙塵看到陳天然被傷得如此重,一股寒氣,從經脈中涌了出來,讓她腳下的地面,蒙上了一層厚厚的寒霜。

  “唰!”

  劍光一閃,黃煙塵的劍,瞬間離鞘刺了出去。

  黃煙塵開啟的是風屬性的神武印記,修煉出來的真氣,自然也帶有颶風的力量。

  隨著她的劍招一出,霎時間,就卷起了一股強大的勁風,形成一個渦旋,向黃神異罩了過去。

  “黃神異那么厲害,她居然還敢和黃神異交手,膽子也太大了吧!”

  “就算黃神異忌諱兵部的法令,不敢殺她,但是,要廢掉她的修為,或者是將她毀容,也是輕而易舉的事。”

  見識到黃神異的強大之后,大家都很清楚,與黃神異交手,無異于送死。就算那些《天榜》排名靠前的人物,也沒有幾個敢主動和黃神異過招。

  當然,先不論那一個女子的實力到底如何,就憑她敢向黃神異出劍,就已經相當有魄力,值得讓人佩服。

  “不知天高地厚,真以為你的未婚夫是張若塵,就沒人敢殺你。在我眼中,張若塵也不過只是螻蟻若水蘭蘭。”

  黃神異的眼中,閃過一道殺光,隨后,他的身形一晃。

  原本,他是坐在石凳上面,下一刻,化為一道殘影,出現在了四丈之外,雙手的手臂在虛空緩慢的運行,像是在畫太極圖。

  既然黃煙塵主動來送死,他自然不會留手。

  殺死黃煙塵,必定會逼張若塵現身。

  同時,還能影響張若塵的心境,對他和張若塵的決戰,必定會有很大的幫助。

  他要施展的掌法,頗為玄妙,名叫“太陰碎骨掌”,就算黃煙塵被擊中,也不會馬上死去,而是要等到三天之后,才會全身骨骼碎裂而亡。

  黃神異的雙臂,看似緩慢,實際上卻快到了極點。

  雖然,黃神異的手掌,還沒有打下去,但是,在場所有人,幾乎都能預料結果。

  那一個女子,死定了!

就在黃神異的手掌,即將擊在黃煙塵的身上的時候,黃煙塵的身后,先一步沖出來兩道人  “唰!”

  “唰!”

  “黃神異,我們來會你。”

  這兩道人影的速度都快到極點,施展出的身法相當玄妙。而且,她們身材纖細,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香風,竟是兩個異常美貌的女子。

  左邊的那一個女子,正是端木星靈。

  她將真氣調動至掌心,凝聚成一個寶瓶印記,一掌擊出,與黃神異的右掌碰撞在一起。

  右邊的那一個女子,卻是洛水寒。

  洛水寒全身散發出金色的光芒,圣潔而又優雅,五根雪白的玉指捏在一起。

  她輕描淡寫的打出了一招洛水拳法,那一股拳勁,猶如是和天道的某種規則合在一起,爆發出排山倒海的強大力量,與黃神異的左掌碰撞。

  “轟!”

  她們兩人與黃神異硬拼了一擊,發出一聲石破天驚的巨響。

  一股強大的能量漣漪,以他們三人為中心傳遞了出去,將周圍的年輕武者,全部打得東倒西歪。

  “哧哧!”

  黃神異的身形向后急速倒退,一直滑行到了十丈之外,才雙腿一沉,穩住了腳步。

  洛水寒和端木星靈也向后倒飛了出去,隨后,緩緩的落到地面。

  端木星靈挺著飽滿渾圓的胸.脯,看了看自己的那一只雪白的小手,驚嘆了一聲:“不愧是《天榜》第一,果然很厲害,若是單打獨斗,我現在似乎還不是你的對手。但是,今天,你面對的卻不是我一個人,而是我們西院三大女魔頭。怎么樣,你這個《天榜》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