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八十八章 域外死神

  黒木原,是一座原始古林,縱深足有三千多里,乃是木精墟界最危險的地域之一。

  在黒木原中,生長著大量黒木長生樹。

  這一種樹,壽命悠久,甚至可以生長上萬年。

  當然,最重要的是,黒木長生樹可以誕生出靈智,化為樹人。生長的時間越久,樹人的力量就越強。

  此刻,在黒木原的腹地,數十萬名樹人聚集在一起,有的樹人,高達百丈,樹干粗壯,充滿了力量感;有的樹人,只有正常人那么高,矮小脆弱,似乎一個普通人也能將它劈碎。

  這些樹人,全部站在一座山岳那么高的祭臺下方,莊嚴肅穆,全部都保持著安靜。

  那一座祭臺,呈圓柱形,是由一塊塊萬斤巨石堆砌而成,每一塊巨石上面都雕刻著玄奇的圖文。

  遠遠望去,祭臺,就像是一座被劍削平的山岳,大氣磅礴,氣勢宏偉。

  一個人形的樹人,站在祭臺的頂端,看上去十分蒼老的樣子,道:“偉大的樹神,傳下神諭,即將有邪惡的域外死神,將要進入黒木原。大家若是不能齊心協力,殺死那一個域外死神,整個世界都將毀滅。”

  它的聲音很低沉,但是,卻傳到百里之外,進入每一個樹人的耳中。

  “什么?域外死神要來了!這下怎么辦?”

  “就連樹神都傳下神諭,看來那一個域外死神真的很可怕。”

  “太可惡了!那些域外的邪魔,實在是欺人太甚,這是要趕盡殺絕。”

  所有樹人,全部都慌亂起來,意識到,一場大劫難就要到來。

  一位高達百丈的樹人,中氣十足的道:“請問樹祖大人,那一個域外死神到底長什么樣子,若是遇到他,我就算拼死,也要將他擊殺。”

  站在祭臺頂部的那一個人形樹人,手指的指尖,凝聚出一股強大的力量,向著虛空一點。

  “嘩……”

  一粒光點,向著四方推移了出去,形成一面巨大的光鏡。

  在光鏡上面,浮現出一個年輕男子的身影。

  若是張若塵在這里,就會發現,光鏡上面的人,正是他自己。

  所有樹人,全部都將張若塵的樣子記住,當成了它們的大敵。

  然而,此時的張若塵,根本不知道整個樹人一族,已經將他當成域外死神,只要他現身,就要遭到攻擊。

  經過整整一夜,在龍氣的滋潤下,敖心顏的部分經脈已經續接了回去,可以重新運行真氣,自行調養。

  張若塵則走到另一邊,盤膝坐下,將一塊紫云沉香木取出來,捏在手中,開始煉化。

  既然,已經突破到天極境大極位,當然就能煉化更多紫云沉香木。煉化一斤,就相當于一年修煉的成果。

  在天極境中極位的時候,張若塵只能煉化三斤二兩紫云沉香木,身體就達到飽和狀態。

  也不知,以現在的境界,又能煉化幾斤紫云沉香木?

  紫云沉香木懸浮在張若塵的兩掌之間,在兩股真氣的對沖之下,嘭地一聲,碎裂成一粒粒齏粉。真氣將木粉包裹,化為一股氣流,涌入張若塵的身體。

  一連煉化三斤紫云沉香木,張若塵終于感受到身體開始逐漸飽和,但是,還遠遠沒有達到極限。

  將第五斤煉化,在張若塵開始煉化第六斤的時候,就已經相當吃力,開始逼近身體的極限。

  最終,張若塵煉化了五斤三兩,才停了下來。

  雖然依舊沒有修煉成木靈寶體,不過,還是大大的出乎了張若塵的意料。

  “應該是因為木精墟界的獨特環境,對修煉木靈寶體有很大的幫助,所以,我才一次性煉化了五斤三兩的紫云沉香木。如此看來,不用等到天極境大圓滿,我就有機會修煉成木靈寶體。”

  煉化五斤三兩的紫云沉香木,相當于張若塵五年的修煉成果。

  張若塵的武道修為又提升了不少,當然,想要突破天極境大圓滿的境界,依舊還差一些火候。

  張若塵煉化紫云沉香木的時候,敖心顏的傷勢也在快速恢復,表面看上去,像是已經痊愈。

  她催動真氣,手持龍紋碧水劍,施展出一套劍法。

  將劍法演練了三遍,敖心顏才停了下來。

  張若塵向她走了過去,道:“你的傷勢,似乎恢復了很多。”

  看到張若塵,敖心顏的腦海中頓時想到那一夜張若塵助她療傷的情景,不知為何,臉頰就變得滾燙了起來。

  按理說,敖心顏也是武道高手,就算缺乏歷練,可是心理素質還是很強硬。而且,她和張若塵也只是相擁、相吻,并沒有更加親密的行為。

  可是為何,見到張若塵,她還是十分緊張?

  “敖心顏,你什么時候變得如此矯情,不就是親吻了一下,為何要那么害怕他?”

  敖心顏緊緊的捏著手指,努力壓制住心中羞澀,迎上張若塵的目光,使自己盡力保持平靜的樣子,道:“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,現在,最多只能發揮出兩成的力量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再借給你一些龍氣。”張若塵道。

  聽到這話,敖心顏渾身就像是觸電了一下,瞪大了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,一根根睫毛都翹了起來。

  不知為何,她的心中,竟然有些期待。

  張若塵將敖心顏的手掌抓住,十指緊扣,敖心顏的心臟咚咚的跳動了起來,連忙低下頭,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。

  張若塵有些疑惑,道:“你那么緊張干什么?現在,你體內的經脈已經續接,傷勢也恢復了很多,可以承受住龍氣的直接灌輸,不用再像上次那樣。”

  “哦!原來只是灌輸龍氣……”

  敖心顏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眉頭卻微微皺了皺,心中竟有些失望。

  張若塵卻沒去理會敖心顏到底在想什么,開始快速調動龍珠中的龍氣,通過手掌,涌向敖心顏的體內。

  “你在想什么,還不快運轉功法,吸收龍氣。”張若塵呵斥了一聲。

  敖心顏嚇一跳,連忙運轉功法,搬運龍氣,療養傷勢。

  三天過去,敖心顏吸收大量龍氣,傷勢終于痊愈。

  當然,她并沒有修煉成真龍之體。

  想要煉成真龍之體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除非,她能夠吞下一顆龍珠,才有機會將真龍之體修煉成功。

  張若塵道:“既然,你的傷勢,已經痊愈,那么,我們也該分開了!”

  “為什么?”敖心顏的心中一慌,不解的問道。

  敖心顏本以為,現在,她與張若塵的關系,已經很親密。卻沒想到,她的傷勢才剛剛痊愈,張若塵就要趕她離開。

  張若塵道:“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去辦,而且,很危險,你不能跟去。因為你,我就已經耽誤了數天時間,自然不能因為你,繼續耽誤下去。接下來,你就好自為之,早些回昆侖界才是正事。”

  說完這話,張若塵就不再看敖心顏,向小黑走了過去,道:“怎么樣?本源之氣有沒有移動方位?”

  小:“沒有,依舊在黒木原的深處。這幾天,我進入黒木原去查探了一翻,發現那些樹人變得兇厲了很多,它們的活動也更加頻繁,似乎是在尋找什么。我們現在進入黒木原,將會非常危險。”

  “就算危險,也必須要去。”張若塵的眼中,流露出堅毅的神情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