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八十七章 龍珠療傷

  張若塵深深的盯了橙月星使一眼,皺了皺眉頭,道:“你真的不殺她?”

  “此女乃是先天陰月體,可以采集月亮的精華,提升修為和凝練體質。請大家搜索()看最全!的隨著吸收的月亮精華越來越多,她的體質,甚至有可能超越圣體,可以說是潛力無窮。殺了她,怪可惜。”小。

  小黑已經將橙月星使放開,使她恢復了行動自由,但是,卻使用秘法,封住她全身經脈。

  所以,橙月星使根本無法調動真氣,除了肉身體質強大一點,與普通人并無多大的區別。

  就算她想逃,也逃不掉。

  張若塵對橙月星使沒有好感,道:“天賦的確很高,但是,她和我們不是一路人,留著她,終究是一個威脅。”

  張若塵向橙月星使走了過去,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  “張若塵,你要干什么?”

  橙月星使咬著一口雪白的牙齒,冷冷的說道。

  她使勁掙扎,想要反抗。但是,不能運轉真氣,她又如何是張若塵的對手?

  張若塵將橙月星使手腕上的手鏈取了下來,隨后,就將她的手給放開。

  “這就是鎖龍鏈了!”

  突然,那一根手鏈散發出赤紅色的光華,從張若塵的手中飛了出去,懸在半空,發出“嘩啦”的聲音,很快就變成一根長達百丈、水桶那么粗的巨大鐵鏈,宛如一條鋼鐵怒龍。

  鎖龍鏈,擁有器靈,并且,器靈已經認橙月星使為主。

  在器靈的控制之下,鎖龍鏈竟然主動發起攻擊,快速甩動,像是一條粗大的鐵鞭,擊向張若塵。

  “不愧是一件古圣器,器靈竟然也如此強大。”

  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贊嘆的神色,立即騰飛了起來,雙手一展,將鎖龍鏈給抓住。

  雙手掌心,涌出滾滾火焰,開始煉化鎖龍鏈。

  雖然,鎖龍鏈與龍紋碧水劍都是百紋圣器,但是,鎖龍鏈是一件古圣器,已經有上萬年的歷史。

  所以,鎖龍鏈的器靈,靈性很強,根本不是龍紋碧水劍可以比擬。

  只有重新將鎖龍鏈祭煉一翻,才能真正將它掌控。

  在火焰的煉化之下,鎖龍鏈就像是一匹被馴服的野馬,漸漸平靜下來,重新變成一根赤紅色的手鏈,纏在張若塵的手腕上面。

  看到這一幕,橙月星使恨得咬牙切齒,道:“張若塵,你敢奪我的鎖龍鏈,若是讓我師尊知曉,必定會取你性命。”

  張若塵根本沒將橙月星使的威脅放在心上,向敖心顏走了過去,將龍紋碧水劍取出來,還給了她。

  敖心顏雙手捧劍,輕輕的低下頭,柔聲的道:“謝謝組長。”

  不知為何,敖心顏竟有些不敢與張若塵的眼神對視,只能低下頭,避開張若塵的雙眼。

  張若塵道:“你傷得很重?怎么還沒有痊愈?有沒有服下療傷丹藥?”

  敖心顏搖了搖頭,心中有些悲戚,聲音嗚咽,像是要哭出來:“裴紀的那一拳,震碎了我全身大半的經脈,就連五臟六腑也嚴重受損,恐怕是不能痊愈了!”

  張若塵的眉頭一皺,按住敖心顏的手腕,將一道真氣打出了她的體內。

  真氣,在敖心顏全身運行了一圈,就又收了回來,流回張若塵的掌心。

  張若塵將手收回,道:“竟然傷得這么重,幾乎已經半廢,恐怕也只有圣者和煉丹大師一起出手醫治,才有續接經脈,重新痊愈。不過,現在卻是在木精墟界,一時半會回不去,等到回去的時候,恐怕經脈都已經固化,無法續接。”

  敖心顏的內傷相當太嚴重,而且,又無法使用真氣蘊養,很快就會惡化,能夠撐到現在,已經是一個奇跡。

  時間一長,經脈必定固化,就算傷勢痊愈,武道之路卻會受很大的影響。對于一個絕頂天才來說,等同于失去了踏上圣道的希望。

  連希望都沒有,活著還有什么意思?

  小黑走了過來,道:“張若塵,現在,只有你可以救她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張若塵道。

  小:“她乃是半龍之體,既有人類血脈,也有龍珠的血脈。只要能夠吸收足夠多的圣龍之氣,不僅傷勢能夠痊愈,甚至有可能蛻變成真龍之體。”

  張若塵若有所思,道:“你指的是金龍前輩的那一顆龍珠?使用龍珠,可以救她?”

  小黑點了點頭。

  張若塵走到敖心顏的身后,將手掌按在她的背上,開始調動龍珠的圣龍之氣。

  金色的龍珠,在心臟中,快速旋轉。

  一縷縷金色的龍氣,逸散出來,通過經脈,涌向手掌,沖進敖心顏的體內。

  哇的一聲,敖心顏一口鮮血吐出,傷勢反而變得更重。

  張若塵連忙收回手掌,將她扶住,道:“不行,她體內的經脈寸斷,根本無法承受強大的龍氣的沖擊。強行將龍氣,輸入她的體內,只會讓她的傷勢變得更重。”

  小:“現在,只有兩個辦法。第一,她直接吞下龍珠,讓她的身體,自動去吸收龍珠中的龍氣。等到傷勢痊愈,再讓她將龍珠還給你。”

  張若塵搖了搖,道:“龍珠在心臟里面,我的修為只有達到魚龍境,才能將龍珠釋放出來。要不然,只能剖開心臟,才能將龍珠取出。”

  “那就只有第二個方法,不過,要稍微麻煩一些。”

  小:“你們兩人的體內,皆有人氣和龍氣。若是,能夠相互呼吸吐納,形成一個循環,也能將龍氣,傳入她的體內。”

  敖心顏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潮紅,有些羞澀,道:“這樣不太好吧?”

  “你若是想要變成一個廢人,也可以放棄治療。”道。

  敖心顏輕輕的咬了咬嘴唇,偷偷的向張若塵看了一眼。

  張若塵卻顯得很平靜,看著敖心顏,道:“你若是覺得自己太吃虧,其實也不用急著療傷,還可以想別的辦法。木精墟界不是有兵部的巡視隊,說不定,不用去等萬界酒館的船艦,就能回到混沌萬界山。只要能夠回去,以圣院的力量,自然還有別的辦法幫你療傷。”

  “我們是偷渡者,若是去找兵部的巡視隊,肯定會被關押起來。想要返回圣院,不知要等到什么時候。到那時,我說不定都已經重傷而亡。”

  敖心顏抿了抿嘴唇,抬起頭來,一雙明亮的眼眸,盯著張若塵,道:“組長,你已經救過我三次。這一次,也一定能救我,對吧?”

  張若塵向小黑盯了一眼。

  小:“若是想要救她,這是唯一的辦法。當然,我們也可以不管她,現在就去找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。畢竟,她的確是一個麻煩精,若不是她,我們說不定早就已經找到了本源之氣。”

  既然已經救了她那么多次,沒有道理,這一次卻見死不救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開始。”張若塵道。

  夕陽西下,天色越來越昏暗,空氣也變得清冷了幾分。

  張若塵的毛孔之中,散發出一縷縷青色的真氣,匯聚成一個巨大的球形氣罩。敖心顏的身體,被真氣卷了起來,就像一片落葉一般,漂浮在氣罩之中。

  張若塵將敖心顏的雙手抓住,兩人的手掌,完全貼在一起。

  張若塵向敖心顏的臉看了一眼,不得不承認,她容顏的確相當美麗,五官精致,長長的眉毛,小巧挺拔的瓊鼻,特別是那兩片紅唇,晶瑩剔透,鮮紅得就如寶石一般。

  只是看了一眼,就讓人忍不住想要吻下去。

  若是能夠一親芳澤,就算親吻之后,立即就會死去,恐怕也有很多男人會毫不猶豫的沖上去,抱著她親吻。

  張若塵閉上的雙眼,清除掉腦海中的雜念,努力調整自己的情緒。

  隨后,他低下頭,對著敖心顏的嘴唇,親吻了上去。

  下一刻,兩人的嘴唇,漸漸的,緊貼在一起。

  “嗯……”

  敖心顏全身痙攣了一下,雙手的手指,情不自禁的緊了緊,整個人顫抖了起來。

  漸漸地,兩人的氣,相互貫通,形成一個循環。

  敖心顏的身體,開始自動吸收張若塵吐出的龍氣。

  在龍氣滋潤之下,敖心顏受創的五臟六腑,快速恢復,血肉生長,傷口愈合。同時,一條條斷掉的經脈,也在緩緩吸收龍氣,自行重新續接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