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八十四章 一劍在手,強勢擊潰

  “誰敢殺星使大人,必將付出慘重的代價。”

  一位身軀高大的琉璃騎士,從蠻獸的頭頂跳躍而起,運足力量,猛然將龍骨長矛刺了出去,擊向張若塵的胸口。

  在琉璃骨甲的加持之下,這一位琉璃騎士,爆發出魚龍第一變修士級別的力量。

  張若塵的身體微微側移了一下,將龍骨長矛抓住,另一只手,快速劈出一掌,擊在那一個琉璃騎士的胸口。

  嘭的一聲,那一個琉璃騎士,直接飛了出去。

  張若塵將那一根龍骨長矛,握在手中,把玩了一翻,點了點頭,“正好將你煉化,用來提升沉淵古劍的品階。”

  沉淵古劍飛了出來,在劍靈的控制下,自主煉化龍骨長矛,很快就將龍骨長矛完全吸收。

  隨后,張若塵再次查探了一翻,發現劍體中,多出一道基礎銘紋。基礎銘紋的總數,達到了二百一十一道。

  很顯然,沉淵古劍的威力,又強大了一分。

  那一位琉璃騎士,從地上站了起來,捂著疼痛欲裂的胸口,吃驚的看著張若塵手中的劍。

  一柄劍,居然能夠將龍骨長矛給吞噬。

  橙月星使皺了皺眉頭,道:“你們不是張若塵的對手,先離開此地,不用管我。”

  橙月星使本來是帶領了一隊琉璃騎士,先前被張若塵殺死了一人,現在,還剩八人。

  張若塵向小黑看了一眼,道:“為何還不動手?”

  小黑的舌頭,舔了舔嘴唇,道:“就這樣殺了她,豈不是便宜了她?再說,她的天資不錯,本皇正好將她收為寵物。”

  聽到這話,橙月星使氣得咬牙切齒。

  只是一只貓,居然敢如此狂妄,她可是黑市一品堂的星使。若是要成為一只貓的寵物,還不如一死。

  “堂堂橙月星使,居然落得如此下場,真是可悲可嘆。”

  裴紀從遠處走來,在他的身后,還跟著十一位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。

  本來,裴紀是打算等張若塵和黑市的人,拼得兩敗俱傷才現身。可他卻沒有料到,紅欲星使居然帶著九位琉璃騎士,先一步離開。

  如此一來,他的計劃,也就落空。

  所以,他打算親自動手。

  張若塵轉過身,道:“裴紀,你終于現身了!我以為,你還要繼續躲下去。”

  “躲?我為何要躲?你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,就算要躲,也該是你。”裴紀道。

  裴紀出現之后,橙月星使的心中頓時生出希望,或許,可以借助裴紀的手來除掉張若塵。那么,她也有一絲脫困的機會。

  橙月星使連忙道:“裴紀,八位琉璃騎士任你驅使,你若是能夠殺死張若塵,我將鎖龍鏈賜給你。”

  “賜給我?”

  裴紀的眼中,閃過一道不屑的神情,瞇著雙眼,將橙月星使的全身上下都大量了一遍,道:“等我殺死了張若塵,就連你也是我的。”

  橙月星使絲毫都不生氣,反而還露出一個誘惑的眼神,柔聲道:“若你真能殺掉張若塵,我就是你的!”

  不得不說,橙月星使的確十分貌美,而且還是一個冰山美人。一個冰山美人,露出誘惑的眼神,的確是相當讓人血脈噴張。

  看到橙月星使一副故意引誘男人的樣子,即便是以裴紀的意志,竟然也有些浴。火焚身的感覺。

  壓制住體內的浴。火,裴紀全身的真氣,快速運轉起來,迅速進入戰斗狀態。就算要得到橙月星使的身體,也要先解決掉張若塵。

  真氣,源源不斷的涌入五只血手金戒之中,將金戒中的銘紋激活。戒指上,散發出來的血色光芒,將裴紀的整只手臂,完全包裹。

  “嘭!”

  裴紀全力一拳,打了出去。

  手臂爆發出迅猛的速度,環繞在手臂周圍的強大真氣,帶出一聲震耳的氣爆。

  即便張若塵已經突破到天極境大極位,卻也并不小看裴紀。

  張若塵的雙眼,仔細的觀察裴紀出招時的每一處細微變化,就在裴紀的拳頭距離張若塵還有三米的距離的時候。

  “嘩!”

  張若塵的五指一緊,抓住沉淵古劍,后發而先至,揮劍一斬,準確的擊在裴紀的拳頭上面。

  “啪啪!”

  裴紀右手五指上的五只血手金戒,全部破碎,裂成兩半。

  碎裂的金戒,像是受到一股無形的力量的吸引,向沉淵古劍飛過去,與沉淵古劍碰撞在一起,就像是撞在水面上,沉了下去,瞬間就被沉淵古劍吞噬。

  煉化了五枚血手金戒,片刻之后,沉淵古劍就又多出五道基礎銘紋。

  裴紀倒退而回,右手的五根手指被齊齊斬斷,變得血肉模糊。

  他的整條手臂都在顫抖,緊咬著牙齒,道:“怎么……怎么可能……就算突破了境界,也不可能強這么多。”

  不僅僅只是裴紀不能接受這個事實,就連橙月星使也大吃一驚。

  裴紀可是第四十一位的成名高手,在整個昆侖界,也是天極境中最強大的那一批人,前途不可限量。

  張若塵居然只用一招,就將他重創,豈不是有進入前十的實力?

  裴紀將站在他身后的一位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抓住,將其脖子上的動脈咬破,大口的吸食。

  “咕嚕!咕嚕!”

  隨著裴紀將鮮血吸入腹中,原本斷掉的五指,快速生長了出來。

  三個呼吸的時間之后,那一位天極境大圓滿全身鮮血都被吸干,變成一具黃褐色的干尸。

  裴紀將那一具干尸扔了出去,雙臂一展,全身發出“啪啪”的聲音。

  片刻之后,他就再次展現出不死血族的真身,身軀增高了三尺,背上長出一對巨大的血翼,一副面目猙獰的樣子。

  看到裴紀的巨大變化,剩下的十位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全部都十分恐懼,不停向后退,就像是看魔鬼一般的看著裴紀。

  裴紀轉過身,露出一雙血色的眼睛,厲聲道:“你們要去哪里?還不立即組成合擊陣法,與我一起對付張若塵。”

  那十位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,不敢違抗裴紀的命令,各自取出一塊陣法玉石,組成一座合擊陣法,控制陣法,緩緩向張若塵移動過去。

  八位琉璃騎士,也手持八面陣旗,組成一座陣法,從另一個方向,向張若塵靠過去。

  兩座陣法都不簡單,任何一座,都有輕松鎮殺魚龍第一變的修士的力量。

 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,雙腿一蹬,沖天而起,運足全身真氣,一劍劈斬了下去。

  “轟!”

  十位天極境大圓滿武者布置的陣法,在一瞬間,就被沉淵古劍撕裂成了兩半。

  “咻!”

  沉淵古劍飛了出去,化為一道劍影光梭,在十位天極境大圓滿武者之間飛了一圈,就再次飛回張若塵的手中。

  十位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,全部筆直的倒了下去。

  另一個方向,八位琉璃騎士同時將龍骨長矛刺出去,陣法的中心,飛出一根光柱,擊向懸在半空的張若塵。

 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身形一閃,消失在半空。

  下一刻,他出現在八位琉璃騎士布置的陣法的中心,一連打出八道掌印,將八位琉璃騎士全部打飛了出去。

  就在這時,張若塵的鼻尖,聞到一股濃烈的血氣,不用猜也知道,肯定是裴紀。

  剛才,張若塵破掉兩座陣法的時候,裴紀就站在一旁,尋找合適的出手機會。

  張若塵將第四位琉璃騎士打飛出去的時候,裴紀就已經出手。

  當張若塵將第八位琉璃騎士打飛出去的時候,裴紀的劍,已經斬到張若塵的頭頂上方。可以說,這一劍,裴紀經過了多次計算,料定張若塵躲不過去。

  這兩章的略少,明天中午,加更一章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