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八十一章 不死血族

  裴紀的臉上,露出冷笑:“我還想問你,你到底是什么人?居然能夠操控空間,施展出空間扭曲、空間撕裂。”

  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你若是能夠抓住我,我就告訴你。”

  “你真以為能夠操控空間之力,我就對付不了你?你不是想要知道我是誰,我現在就告訴你。”

  裴紀雙腿一分,運轉氣勁,頓時,全身血管里面的鮮血快速流動,發出嘩嘩的聲音。

  漸漸的,裴紀的皮膚,完全變成血紅色。

  全身骨骼,凸顯出來。

  十根手指的指甲,變成鋒利的爪子,嘴里長出兩顆尖銳的獠牙。

  “嘩!”

  他的背上,長出兩個凸起,徹底的伸展出來,變成一對巨大的血翼。

  張若塵看到裴紀的真身,深吸了一口氣,道:“你竟是不死血族的族人。”

  “哈哈!沒錯,正是不死血族。”裴紀笑道。

  張若塵道:“若是我沒有記錯,在八百年前,不死血族的族人就全部被明帝驅逐到蚩璣島,并且,明帝還派人將蚩璣島封印了起來。怎么還會有不死血族的人留在昆侖界?”

  不死血族的族人,并不是真正的能夠不死,而是,他們能夠吸收人類的血液,延長自己的壽命。

  普通人的壽命,只有六、七十歲。

  但是,不死血族只要能夠吸收足夠的人類血液,哪怕只是普通的族人,能夠有兩百歲的壽元。傳說,那些不死血族中的一些強者,吸收足夠多的圣血,甚至能夠活上千歲。

  當年,明帝將他們驅逐到遠離昆侖界的海外,蚩璣島,就是不希望看到過多無辜的人,被他們吸干鮮血而死。

  沒想到,八百年過去,不死血族的族人,居然又再次出現。

  裴紀笑道:“你知道的倒是不少。告訴你也無妨,我們不死血族已經破開了蚩璣島的封印,不久之后,就將重臨昆侖界。到時候,我們自然會去和明堂的人,算一算八百年前的那一筆賬。”

  張若塵冷哼了一聲,“就憑你們也想和明堂作對,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  “只是區區一個明堂而已,你以為還是當年的那一個圣明中央帝國?就算圣明中央帝國沒有被池瑤女皇滅掉,只要沒有明帝,我們不死血族依舊能夠讓它覆滅。”裴紀狂笑了一聲。

  “嘩!”

  蛻變成不死血族的真身之后,裴紀的速度又提升了不少,只是眨眼之間,他就飛到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揮動龍紋碧水劍,斬了下去reads;。

  與裴紀對擊了一劍,張若塵立即轉身,再次向遠處逃遁。

  “哈哈!逃不掉了!”

  裴紀扇動一對血翼,大笑一聲,很快就追上張若塵,再次劈出一劍。

  逼不得已,張若塵只得再次與裴紀交手。

  “嘭嘭!”

  兩人纏斗在一起,以極快的速度出劍。

  每一招出手,都會散發出無數劍氣。有的劍氣,飛向天空。有的劍氣,斬向地面。

  同時,他們的身法、不停的變化,形成十多個人影子。

  交手二十三招之后,張若塵被裴紀一拳擊中,倒飛了出去。

  裴紀的拳頭上面,戴著五只血手金戒,在張若塵的小腹位置,留下了五個血孔。血孔中,不斷淌出鮮血。

  不過,張若塵有龍珠護體,所以,五個血孔并不深,并沒有受內傷。

  “又是空間的力量,被你躲了過去。”裴紀冷哼一聲。

  他剛才的那一拳,本來是擊向張若塵的心臟,卻被張若塵躲過要害,只在小腹的位置留下五道血孔。

  “再來。”

  張若塵的雙目一沉,以劍意之心控制沉淵古劍,施展出御劍術。沉淵古劍化為一道劍光,向裴紀飛了過去。

  與此同時,張若塵抬起雙臂,快速打出一道道龍象般若掌。

  “蠻象馳地。”

  “飛龍在天。”

  “龍象歸田。”

  “龍形象影。”

  “象力九疊。”

  “神龍之劫。”

  一連打出六招掌印,張若塵再次將龍珠的力量激發出來,身體被一層金色的龍鱗覆蓋,背上長出一對金色的龍翼。

  “嘩!”

  雙翼展開,張若塵也飛了起來。

  張若塵一心二用,一邊控制沉淵古劍,施展出劍法,將裴紀牽制住。同時,他又調動精神力,引來一道道雷電,向裴紀發起攻擊。

  “張若塵既是修煉到劍心通明,又是精神力大師,若是與他遠戰,對我太吃虧。必須拉近與他的距離,速戰速決。”

  想到此處,裴紀的雙翼一收,快速落到地面,急速向張若塵沖了過去。

  看到裴紀急速靠近,張若塵卻扇動龍翼,向著遠處飛去,并不給他靠近的機會。

  就這樣,兩人,一前一后,不停追逐reads;。

  張若塵使用御劍術和雷電之力,遠遠的將裴紀給牽制,使他始終無法靠近。

  也不知交手了多久,他們兩人,沖進一片古怪的樹林。

  林中,生長的全是黑色的巨樹,最細的,也有水桶粗細,最粗的,需要數人才能合抱。

  樹干上,纏著密密麻麻的青色藤蔓,就像是蛛網一樣,一根連著一根。

  剛剛沖進樹林,張若塵就意識到不妙,想要后退的時候,裴紀卻已經追了上來。于是,他只能硬著頭皮,繼續向里面沖去。

  “嘩!”

  一根手腕粗細的藤蔓,從厚厚的落葉里面飛了起來,像是一條蟒蛇,將張若塵的雙腳纏住,向前拖了過去。

  “斷!”

  沉淵古劍發出一聲劍鳴,從上空飛來,斬了下去,將藤蔓斬斷。

  但是,張若塵才剛剛站起身,林中的那些藤蔓,卻全部都快速動了起來,發出“唰唰”的聲音。

  “不好!”

  “不好!”

  張若塵和裴紀的臉色都是一變,意識到闖進了不該闖的地方。

  他們兩人,停止交手,同時展開雙翼,向著天空之上沖去。

  就在這時,旁邊的那一棵高達七十丈的黑色巨樹,就像是活過來了一樣。樹干上,長出一張巨大的嘴巴,發出一個聲音:“愚蠢的人類,進入黒木原,還想走嗎?”

  黑色巨樹的一根粗壯的樹枝,宛如化為一只大手,向下一劈,擊在了裴紀的頭頂,將裴紀打得重新墜落回地面。

  黑色巨樹的另一根樹枝,向著張若塵橫掃了過去。

  張若塵立即施展出空間挪移,向前一躍,穿過樹枝,沖天而起,很快就沖到百丈高空,驚險萬分的逃出了那一片黑色的樹林。

  “原來,這里就是黒木原。”

  張若塵在地圖上,看到過對“黒木原”的標注,乃是木精墟界最危險的地方之一。

  黒木原中,大量生存著木精墟界的土著,黒木樹精,也被稱為“黒木樹人”。

  剛才,張若塵和裴紀遇到的就是一個生長了千年的黒木樹人,實力堪比魚龍境的修士。在黒木原,千年樹人可以調動大量木屬性的靈氣,爆發出來的實力相當可怕。

  就算是魚龍第二變的修士,若是遇到千年樹人,也很難脫身。

  “轟!”

  突然,張若塵看見,下方的那一株千年樹人,居然轟然倒了下去。

  “裴紀的實力好強,居然斬斷了千年樹人。”

  張若塵不再停留,立即飛走reads;。

  沒多久,裴紀灰頭土臉的從黒木原中殺了出來,沒有發現張若塵,于是,他的鼻子在空氣中嗅了嗅,很快就嗅到殘留在空氣中的一絲氣息。

  “張若塵,你逃不掉!”

  裴紀追著張若塵留下的氣息,扇著一對血翼,飛向了高空。

  張若塵當然知道,裴紀會追上來。

  于是,飛到百里之外,他就落回地面,噗通一聲,跳進一條大河,以水流來沖淡身上的氣息。

  進入水底,張若塵就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,將一枚療傷丹藥服下,隨后,就開始快速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。

  “裴紀的實力太強了!我只有突破到天極境大極位,才能擊敗他。”

  張若塵一邊療傷,一邊沖擊境界。

  時空晶石則在水底,順著水流,向著下游沖去。

  “嘩!”

  裴紀將雙翼收起,從天空落下,站在河邊,向著滾滾流淌的大河看了一眼,眉頭皺了起來,“居然跳進了水中,這下不好追蹤了!既然如此,那就先去收拾敖心顏。既然張若塵連續兩次救了她的性命,只要我將她抓住,張若塵肯定還是會現身。”

  裴紀離開了大河,按照原路返回,前去追蹤小黑和敖心顏。

  此時,小黑帶著敖心顏,早就已經逃到千里之外,在一座樹洞里面暫時休養。

  敖心顏徐徐的醒了過來,一只手臂剛剛動了一下,頓時,扯動傷口,胸腹的位置,傳來一股撕裂一般的劇痛。

  “嚶……”

  敖心顏臉色蒼白,全身肌肉抽搐了一下。她立即運轉真氣療傷,卻發現體內的經脈斷了一大半,想要完成一個周天循環都不行。

  現在的她,幾乎已經是一個廢人。

  “怎么……會……會這樣……”

  敖心顏的心中,無比恐懼,就像天塌下來了一樣,陷入絕望。

  那一雙眼眸中,流淌出晶瑩的眼淚,痛哭了起來。

  對于一個武者,特別是武者中的天才,居然一下子變成一個廢人,那簡直比殺了她,還要讓她難受。

  就在這時,她的耳邊,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,“肋骨斷了三根,肺葉被擊穿,心臟受創,經脈斷了十七根。嘖嘖!受了這么重的傷,居然還能活下來,不愧是擁有半龍之體。”

  敖心顏努力的睜開雙眼,眼前,出現一個巨大的貓臉。

  她的上衣,被那一只肥貓用兩只爪子解開,衣衫分在兩邊,全是鮮血。

  小黑正用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,盯著她身上的傷口,似乎是在研究著什么。

(月初,求保底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