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七十九章 激戰

  readx();左丘陵的嘴里,發出奇怪的聲音。

  緊接著,地底和叢林里面,頓時響起“哧哧”的聲響。

  突然,地面裂開,爬出一只只身軀古怪的蠻獸。林中,響起蠻獸嚎叫的聲音。

  這些蠻獸,大多都是低階蠻獸,但是,勝在數量眾多,就像獸潮一樣,向張若塵涌了過去。

  “居然還是一位馭獸師,倒是小瞧你了!”

  張若塵將護體天罡撐起,形成一個青色的圓球。

  既然有護體天罡的守護,張若塵也就不再理會那些低階蠻獸,調動真氣,伸出一根手指,隔著虛空向左丘陵點了過去。

  “咻!”

  一道劍波,從張若塵的指尖飛出,形成一道冰寒的劍路,飛向左丘陵。

  “哧哧!”

  劍波,蘊含一股極致的寒氣,飛過之處,在地上留一層厚厚的寒冰,不知有多少低階蠻獸被冰封。

  左丘陵的手臂一甩,衣袖中,飛出一塊三角形的盾牌。

  盾牌的中心,散發出青色的光芒,形成一個高達八米的三角盾形光影。

  這是一件防御類的十階真武寶器,在左丘陵的全力催動之,銘紋被激活,開啟了強大的防御力。

  “嘭!”

  劍波撞擊在三角盾牌上面,將盾形光影打得凹陷去。

  在那一股強大的力量沖擊之,左丘陵全身一震,一連向后倒退了十數丈遠,才穩住腳步。

  三角盾牌上面,結成了一層晶瑩剔透的寒冰,就連他的手臂,也被白色的寒霜覆蓋,不過,總算是將張若塵的劍波給擋住。

  左丘陵大笑一聲,“張若塵,你能奈我何?”

  突然,一道黑色的影子,從左丘陵的身旁飛過,凝聚成一只黑貓的形態。

  那一只黑貓,快速伸出一只爪子,從左丘陵的脖頸揮了過去reads();。

  毫無防備的情況,左丘陵的脖子上,出現三道長長的血線。

  左丘陵全身一震,嘴里發出干咳的聲音,脖子上的三道血線變成三條血口,不停涌出鮮血,將他的衣服完全染成了紅色。

  “嘭!”

  左丘陵身體一軟,倒在了地上,腦袋就像皮球一般,與脖子分開,滾到了遠處。

  “本皇最討厭馭獸師。”

  小黑站在左丘陵尸體的胸口,露出兩顆雪白的牙齒,嘴里發出一聲長嘯。

  那些低階蠻獸,聽到小黑的叫聲,全部都驚恐無比,如潮水一般的退去。

  左圣門閥的傳人,居然被一只貓給殺死。

  在場,除了張若塵,其余人全部都被怔住。

  裴紀最先反應過來,眼神一沉,“大膽。一只畜生,也敢殺圣者門閥的傳人。”

  他向前一沖,瞬間到達小黑的身前,快速打出一掌。

  小黑將那一面三角形的盾牌抓起來,向前一擋,與裴紀的掌印撞擊在一起。

  兩股強大的力量,碰撞在一起,發出一聲巨響。

  小黑倒飛了出去,嘴里怪叫了一聲:“好強大的力量。”

  裴紀緊追上去,打出第二掌,使用的依舊是“炎獸勁”,掌力化為火焰,凝聚成蠻獸的形態,似乎是要一掌將小黑鎮殺。

  “咻!”

  沉淵古劍,化為一道劍光,從張若塵的背上飛出去,擊向裴紀的手臂腕部。

  若是裴紀繼續打出掌印,他的手,就會被沉淵古劍廢掉。

  裴紀的眉頭一皺,快速收掌,向后急退。

  就在裴紀后退的時候,小黑又向前沖去,跳躍了起來,爪子上面冒出雷電的光芒,擊向他的雙眼。

  “找死!”

  裴紀的雙掌,同時向前一推。

  兩股渾厚的火焰掌勁,從他的掌心涌出,化為兩條火焰巨蟒。

  唰的一聲,小黑的身形一閃,從兩條火焰巨蟒之間穿了過去。

  裴紀輕咦了一聲,兩根手指點了出去,打出一道指力,擊向小黑的腹部。

  “嘭!”

  小黑再次使用三角盾牌一擋,倒飛了出去,在地上拖出兩條長長的貓爪印。

  “張若塵,此人身經百戰,而且力量強大,就算我們聯手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。我們還是逃吧!”小。

  “也好!”

  張若塵收回沉淵古劍,轉過身,就向遠處飛掠reads();。

  “張若塵,哪里逃?”

  裴紀雙腿一蹬,借住反沖之力,飛了起來,追上了張若塵。

  可是,就在他落地的一瞬間,地面上,浮現出一道道陣法銘紋,將他包裹在了陣法里面。

  “唰唰!”

  陣法中,飛出一道道風刃,鋪天蓋地的向他斬了過去。

  裴紀腳的陣法,正是小黑先前布置的風裂卷云陣。

  張若塵和小黑說是要逃走,實際上,是想將裴紀引入陣法里面。

  風裂卷云陣只能暫時困住裴紀,卻殺不了他。以他的修為,很快就能破陣而出。

  此時不走,更待何時?

  “走。”張若塵道。

  曦云兮雙眸一冷,道:“你們走不掉。布陣!”

  十八位天極境大圓滿的高手,各自取出一枚玉石,將真氣注入玉石,激發出陣法銘紋,形成一座合擊陣法。

  張若塵提著沉淵古劍,沖了上去。

  “張若塵,你太不自量力,難道想要憑借一己之力,對抗十八位天極境大圓滿的高手?”曦云兮的臉上,露出輕蔑的神情。

  張若塵催動沉淵古劍中的銘紋,激發出圣劍的力量,斬向其中一位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。

  這是張若塵的全力一擊,加上圣劍的威力,爆發出來的威力,已經足以力壓魚龍第二變的修士。

  張若塵引動的磅礴劍氣,散發出萬丈光芒,形成一個巨大的劍氣光球。

  曦云兮站在十八位天極境大圓滿武者的身后,也有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劍氣涌來,心中生出恐懼的情緒。

  “這才是張若塵真正的實力,十八位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,真的擋得住他嗎?”曦云兮情不自禁,后退了一步。

  站在最前方的那一個天極境大圓滿武者,匯集十八人的力量,身上散發出銀色光芒。他的身體,就像是由白銀鑄煉而成,一拳打了出去。

  一道巨大的銀色拳印,與沉淵古劍撞擊在一起。

  “轟!”

  圓形的真氣漣漪,從沉淵古劍和拳頭撞擊的中心,散發出來,向著遠處涌去。

  方圓數十丈之內,所有花草樹木全部化為木屑,只留一片光禿禿的空地。

  強大的拳勁氣浪,撞擊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  張若塵的臉色一變,立即激發出龍珠的力量守護身體,向后倒飛出去,重新落回地面。

  “果然很厲害。”

  張若塵全身血氣翻騰,五臟六腑隱隱作痛reads();。

  若非有龍珠護體,恐怕剛才那一擊,就能將他重創。

  看到十八位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,布置的合擊陣法,將張若塵擊退,曦云兮終于松了一口氣,重新拾回自信,笑道:“張若塵,今天看你還如何逃得掉?”

  合擊陣法雖然厲害,卻也有很大的弱點,那就是,不能持續太久。等到布陣的十八位天極境大圓滿武者的真氣耗盡,那么陣法也就不攻自破。

  但是,張若塵現在卻等不起。

  因為,裴紀隨時都可能會從風裂卷云陣中沖出來,他的實力,比十八位天極境大圓滿武者加起來還要恐怖。

  “不就是一座合擊陣法。”

  張若塵的雙目一閉,開始調動精神力的力量。

  突然之間,天空,凝聚出一團鉛云,云層越來越厚,越來越廣,將兩輪明月都給遮住。

  整個天地,變得漆黑一片,伸手不見五指。

  “嘩!”

  一道碗口粗的紫色閃電,從烏云中飛出,劃破長空,擊在十八位天極境大圓滿武者的頭頂上方。

  他們十八人,立即調動力量,同時擊向上空,抵擋那一道雷電的攻擊。

  雷電,接二連三的落,就像一道道鋒利天刀,從天斬,將十八位天極境大圓滿武者打得一陣手忙腳亂。

  “什么?他是精神力大師,能夠調動雷電。”曦云兮再次驚住,不可置信的盯著張若塵。

  張若塵的精神力,達到四十一階,只是使用精神力攻擊,就堪比一位魚龍第二變巔峰的修士。

  若是他能夠收取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精神力就有望再提升一階,達到四十二階。

  到那時,他使用精神力,爆發出來的力量,足以和魚龍第四變的修士一較高。

  天空落的雷電,牽制住了那十八位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,張若塵抓住機會,再次施展出劍訣,向他們斬了過去。

  只使用武道,張若塵的力量,相當于魚龍第二變巔峰的修士。只使用精神力,張若塵也相當于魚龍第二變巔峰的修士。

  當張若塵同時使用精神力和武道的力量,就相當于兩位魚龍第二變巔峰的修士。

  十八位天極境大圓滿武者布置的合擊陣法,擋住得一位魚龍第二變巔峰的修士,擋住得兩位魚龍第二變巔峰的修士的攻擊嗎?

  “嘩!”

  沉淵古劍穿透陣法之光,拖出一道劍氣,斬在那些天極境大圓滿武者的身上。

  嘭地一聲,合擊陣法瞬間破碎,十八位天極境大圓滿武者全部倒飛了出去。

  其中,有七位天極境大圓滿武者首當其沖,被劍氣斬中,身體斷成了兩截,灑了一地鮮血reads();。

  剩的十一人,也都被劍氣擊中,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勢。

  看到張若塵破開合擊陣法,曦云兮立即施展出身法,轉身就逃。

  “哪里逃!”

  敖心顏追了上去,揮出一劍,斬斷了曦云兮的退路。

  曦云兮哪是敖心顏的對手,數招之后,就被敖心顏一掌擊中背心,打得口吐鮮血,倒在了地上。

  “張若塵怎么處置她?”敖心顏道。

  張若塵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,道:“留著她,只會是禍端,殺了吧!”

  敖心顏微微一怔,五指緊了緊,最終還是沒有手,道:“我……我沒殺過人……而且,她也是圣院的圣徒,與我們是同一組,要不,將她帶回去,交給執法堂處置?”

  曦云兮原本也以為她必死無疑,聽到敖心顏的話,頓時生出活命的希望,道:“對,你們不能殺我,就算要處置我,也必須交給執法堂,由執法堂來處置。你們殺了我,就是殘殺同門。”

  只要能夠回到東域圣城,以曦圣門閥的勢力,自然能夠將她救出來。

  “唰!”

  張若塵揮手一斬,劍光閃過,曦云兮的頭顱飛了出去,脖子里面,涌出一根三尺長的血柱。

  一位天姿國色的圣者門閥的傳人,就這樣香消玉殞。

  “木精墟界沒有執法堂。”

  張若塵向曦云兮的尸首看了一眼,淡淡的說道。

  敖心顏整個人都呆滯,曦云兮的鮮血濺在了她的臉上,留一滴滴血珠。

  張若塵平時都是一副溫文爾雅的樣子,就好像任何人得罪了他,他也能一笑而過。可是,他殺人的時候,卻是如此冷酷,像是沒有一絲感情。

  第一次,她感受到,張若塵竟然如此可怕。

  同時,敖心顏心中也十分后怕,幸好張若塵沒有與她計較走漏他的行蹤的事,要不然,她恐怕也難逃一死。

  “你居然……都不憐香惜玉……”敖心顏盯著張若塵,雙腿有些顫抖。

  張若塵道:“在我看來,只有該殺的人和不該殺的人。快走吧!風裂卷云陣困不了裴紀多久……”

  他的話音,才剛剛落,遠處,就傳來轟的一聲巨響。

  裴紀施展出血魔法相,凝聚出一尊三頭六臂的巨大血影,破掉了陣法,從遠處快速追了過來。

  “張若塵,你不給我龍珠,我就親自來取。”

  裴紀長嘯一聲,頭上的頭發,全部倒立了起來,像是一尊霸道十足的血魔。

  (感謝讀者“七月”,成為《》的第四位盟主。今天,爆更完成。)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