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七十七章 心結

  敖心顏的身后,生長著一株兩米高的紫色異草。無聲無息之間,草葉的表面,浮現出一根根血管紋路。

  草葉的葉尖,葉肉裂開,露出一只黑色的大眼,像是人類的眼睛,又像是兇獸的眼睛。

  “小心。”張若塵道。

  敖心顏微微愣了一下,下一刻,她也察覺到危險的氣息,正要躲閃。

  “嘩!”

  那一株紫色的異草,其中一片草葉,快速卷了過去,纏住敖心顏的身體。

  敖心顏雙手被捆,無法拔劍,只能將真氣運至雙臂,想要震斷草葉。

  但是,草葉卻韌性十足,無論她使用多大的力氣,卻傷不要了它一分一毫。

  就在敖心顏慌亂的時候,一不小心,呼入了一口令人作惡的奇臭氣體。

  那一股氣體,似乎具有毒性,敖心顏只感覺大腦昏昏沉沉,全身麻木,就連運行真氣的速度也變得越來越緩慢。

  “好強大的人類,吸收了你的血氣,我應該就能夠提升百年修為。”

  那一株異草,竟然發出人類的聲音。

  異草一共有七片草葉,其中一片纏繞著敖心顏,剩余六片草葉的葉尖,變成尖細的管狀,向敖心顏的嬌軀刺了過去。

  “咻!”

  一聲劍鳴響起。

  沉淵古劍離鞘飛出,在半空劃出一道幽美的弧度。

  古劍,拖出一道劍氣,揮劍一斬,將六片草葉全部斬斷。

  斷掉的草葉,流淌出緋紅色的鮮血。

  那一株紫色異草,發出一聲類似于人類的慘叫,只剩一片草葉,卷著敖心顏,向著遠處逃遁。

  “居然還能移動?”

  張若塵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,伸出一根食指,隔空一點,打出一道赤色的炙熱劍波。

  那一株紫色異草,被劍波擊中,頓時四分五裂。

  草葉被一層火焰覆蓋,發出啪啪的聲音,很快就燒成了一團黑色的飛灰。

  敖心顏躺在地上,雙眸緊閉。

  張若塵收回沉淵古劍,走了過去,探出兩根手指,按在她的頸部。

  指尖,釋放出真氣,進入她的身體。

  隨后,張若塵又將手收回,道:“她中的毒,毒性并不強,只是讓她暫時昏迷了過去。以她的修為,最多半天時間,就能醒過來。”

  “哎!張若塵,你怎么惹到這么一個麻煩,要不就讓她待在這里,我們先去收取本源之氣。”小。

  張若塵猶豫了一下,道:“帶上她吧!她現在昏迷不醒,待在這里,很快就會被林中的木精、草怪吃掉。”

  “怎么帶?你背,還是我背?”小。

  “當然是你。”

  張若塵背著雙手,施展出御風飛龍影的身法,消失在林中,只留下一連串殘留的虛影。

  小黑向敖心顏看了一眼,道:“真的是一個麻煩精。”

  說完,它將敖心顏背在背上,化為一道黑色的光梭,向張若塵離開的方向急速追去。

  張若塵和小黑離開沒多久,一隊人馬,就來到他們剛才所在的位置。

  正是裴紀、曦云兮、左丘陵,還有三大圣者門閥派遣出來的十八位天極境大圓滿的高手。

  “嗡嗡!”

  左丘陵的頭頂上方,飛著一群蜜蜂,每一只都有拳頭大小。

  這是二階蠻獸,千里蜂。

  左丘陵不僅僅只是一位武學奇才,更是一位天資極高的馭獸師。所以,他才能駕馭千里蜂,追蹤張若塵留下的氣息。

  “張若塵應該是在一刻鐘之前才離開,然后,他就繼續行向東北方向。”左丘陵道。

  曦云兮露出疑惑的神情,道:“張若塵來到木精墟界到底是要干什么?”

  左丘陵道:“張若塵這一動,不僅將我們引來木精墟界,還引來了黑市和魔教的人。如此看來,木精墟界說不定真的有什么了不得的東西,要不然,張若塵不可能冒這么大的風險。”

  曦云兮的手指,輕輕的摸了摸下巴,意味深長的道:“說不定是佛帝和金龍在臨死之前,告訴了他什么秘密。那一個秘密,可能就在木精墟界。”

  左丘陵的神情一怔,道:“還真有這個可能。”

  裴紀陰沉著臉,道:“現在,我們猜測什么都沒有用,等抓住了他,自然就知道他來木精墟界的目的。”

  左丘陵和曦云兮點了點頭。

  在千里蜂的指引之下,他們繼續追蹤了上去。

  木精墟界的白晝很長,占據一天三分之二的時間。

  夜幕降臨的時候,天空出現了兩輪明月,而且十分巨大,就像兩張晶瑩的玉盤掛在一張黑布上面,灑落下一縷縷皎潔的光芒。

  張若塵和小黑停止趕路,尋找了一處地勢較高的位置,暫時休息。

  敖心顏已經蘇醒過來,服下解毒丹藥之后,雖然修為還沒有完全恢復,卻已經沒有大礙。

  但是醒過來以后,她就一直沉默不語,站在月下,一動不動。

  她一直都是一個自負,而又任性的人,敗給張若塵也就罷了,離開圣院之后,居然連續兩次險死還生,若不是張若塵出手相救,后果簡直不堪設想。

  怎么會這樣?

  敖心顏對自己的實力,產生了更深的懷疑。

  張若塵盤坐在一方白色的石頭上面,調息了一陣,就已經將白天消耗的真氣,完全修煉回來,重新達到巔峰狀態。

  距離天極境大極位,已經越來越近,應該近日之內,就能突破。

  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,將逸散在身體周圍的真氣收了回去,睜開雙目,向敖心顏看過去,發現她依舊還是站在原來的位置,就好像從來沒有動過一下。

  敖心顏的一雙眼眸,盯向張若塵,道:“張若塵,你是不是在心里笑話我?”

  張若塵道:“我笑話你干什么?”

  “你肯定是在笑話我,笑話我沒用,笑話我不知天高地厚,笑話我不自量力。或許你說得對,我真的應該找一個地方躲起來,離開這里,然后,老老實實的回到圣院。”

  敖心顏的雙目發紅,像是都要掉出眼淚。

  張若塵道:“想聽真話,還是假話?”

  “真話。”

  敖心顏緊張了起來,屏住呼吸。

  很顯然,她十分在乎,張若塵對她的評價。

  張若塵道:“你的天賦很高,萬中無一,稱得上是一位奇才。若是,今后能夠努力修煉,成圣有望。”

  敖心顏道:“你在騙我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我沒必要騙你,若是你沒有高絕的天賦,我根本懶得跟你說這么多的話,更不會兩次出手救你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敖心顏道。

  張若塵站起身來,道:“你之所以會像現在這樣茫然,那是因為,你從來沒有受到過挫折。人,只有跌掉了,才知道怎么爬起來。”

  他繼續道:“你之所以會被魏家老大和草精暗算,并不是你的實力不夠強,而是因為,你從小缺乏歷練,沒有見識過人心險惡,同時,你也對自己的實力太過自負。”

  “墟界戰場,不是擂臺比武。想要在這里活下去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  “你也不必那么悲觀,多歷練幾次,多經歷一些挫折,將來你也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不堪一擊。”

  敖心顏十分安靜的盯著張若塵的話,那模樣,就像是一個小女孩在聽長輩的教誨。

  張若塵給她講了很多,她也都默默的聽著。那一雙美麗的眼眸,變得越來越明亮,看向張若塵,眼中也多了幾分異樣的光芒。

  大概兩個時辰之后。

  張若塵道:“該講的東西,差不多都告訴了你。你能不能解開心結,只能看你自己了!”

  敖心顏的心情,似乎真的好了很多,露出幾分笑意,道:“組長,你先前說,只有跌掉了的人,才會懂得怎么爬起來。也就是說,你曾經也跌掉過?”

  她主動將對張若塵的稱呼,改為“組長”,由此可見,她的心境真的發生了一些變化。

  張若塵向她看了一眼,眼中露出回憶的神情,點了點頭,像是自言自語的道:“跌倒過,而且,還摔得很慘,差一點沒有重新站起來的機會。”

  “不可能吧!你的實力那么強,在同代人中堪稱無敵,還有人能夠讓你跌倒?”敖心顏露出好奇的神情。

  張若塵道:“你不用問了!就算你問,我也不會回答。另外,我再次奉勸你一句,在木精墟界,最好不要跟著我,對你沒有好處。”

  “為什么?像我這樣的美人,與你同行,你難道還要拒絕?你要知道,很多圣者門閥的傳人主動約我,我也沒給他們機會。”

  敖心顏似乎已經解開心結,心情很好,明眸皓齒的一笑,主動調侃張若塵。

  月光下,敖心顏的肌膚光潔如玉,五官輪廓相當精美,身材凹凸有致,勾勒出一條條美麗的曲線。

  張若塵道:“因為,我要和整個木精墟界為敵。”

  “什么?”敖心顏問道。

  “說了,你也不會懂。”

  就在敖心顏思考張若塵話中的意思的時候。

  張若塵的雙耳,輕輕的動了動,眼神一凝,快速轉過身,目光向西南方向看過去,道:“好強大的一股殺氣,他們終究還是追上來了!”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