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七十四章 紅欲妖女

  可是,當他們將目光望過去之后,卻頓時呆住,心中的怒火消失得干干凈凈,反而露出癡迷的神態。

  不知何時,星云大堂的二樓的角落位置,出現了一個身上披著紅色薄紗的妖艷女子。

  她赤著一雙雪白的玉。足,坐在椅子上,露出毫無贅肉的小腿,圓潤的大腿。那樣子,看上去十分的性感。

  剛才的話,就是從她的嘴里說出。

  她身上的紅紗,十分纖薄,透過紗層,能夠看到雪白的肌膚,婀娜的身材,若隱若現,給人一種朦朧的美感,簡直就是誘惑死人不償命。

  論美貌,紅紗女子與敖心顏在伯仲之間。

  可是,當魏家老二和魏家老四的目光,盯在她的身上,卻就是無法移開目光,像是被她勾走了靈魂。

  魏家老大的意志,稍微強大一些,還能保持理智,心中生出一絲疑惑。

  這一個紅紗女子,是什么時候來到星云大堂?

  魏家老大可以肯定,在他向敖心顏打出落鳳針之前,紅紗女子現在的位置,絕對沒有坐人。

  僅僅剎那之間,她就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眾人的眼前,偏偏還沒有人看見她是如何出現。

  這是何等恐怖的修為?

  魏家老大伸出雙手,按住向紅紗女子走過去的魏家老二和老四,害怕他們兩人得罪了對方。

  魏家老大盯著那一個紅紗女子,雙手抱拳,道:“姑娘剛才那一句話,是什么意思?”

  披著紅紗的妖艷女子,眨了一下眼眸,咯咯一笑:“你難道不知道,坐在你們面前的那一男一女,乃是東域圣院的圣徒?”

  張若塵的目光,向那一個紅紗女子看了過去,調動精神力,激發出天眼,看穿了她的幻術。

  “紅欲星使,她怎么會來到混沌萬界山?”

  張若塵收起天眼,沉思了起來。

  那一個坐在角落里的妖艷女子,正是黑市一品堂年齡最小的一位星使,紅欲星使。

  雖然,她以幻術,隱藏了真實容貌,卻瞞不了張若塵。

  “他們兩人是圣徒?”

  魏家老大的心中大驚。

  圣徒,乃是武市錢莊培養的最優秀的人才,將來會成為武市錢莊的高層。

  武市錢莊這樣的龐然大物,又豈是他們魏家招惹得起。

  正如紅欲星使所說,若是他們敢將一位圣徒給睡了,就是闖下大禍,很可能真的會惹來滅門之災。

  魏家老大的額頭上,不停冒冷汗,全身都顫抖起來,看了看手中的圣劍,準備交還回去。

  可,就這這時,紅欲星使又是呵呵一笑,道:“現在才想將圣劍還回去,會不會太遲了?”

  “那……怎么辦?”魏家老大恐懼的道。

  紅欲星使笑了笑,道:“你別那么害怕,只要你們魏家投靠于我,就算是武市錢莊的怒火,我也可以幫你擋下來。既能得到一柄圣劍,又能得到一位美人,還能有一個強大的靠山,你們魏家真的是賺大了!”

  魏家老大盯著紅欲星使,質疑的道:“你的實力,能夠對抗武市錢莊?”

  “當然。”

  “我憑什么信你?”

  “就憑它。”

  紅欲星使的眼神一銳,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勢的氣息,取出一塊赤紅色的令牌,放在了桌上。

  “黑市一品堂。”

  看到令牌上的五個字,魏家老大,魏家老二,魏家老四,雙腿一軟,跪倒在了地上。

  武市錢莊和黑市比起來,武者會更加害怕黑市。

  武市錢莊再怎么說,也是正道勢力,就算再如何強勢,做起事來也會考慮到影響,會留一定的余地,不會做得太絕。

  但是,黑市做事卻毫無顧忌,得罪了他們。死,只是最輕松的結果。還有很多比死,更加慘絕的手段。

  紅欲星使道:“你們剛才暗算的人,不是一般的圣徒。她不僅僅只是圣院一位半圣的弟子,更是神龍半人族的公主。所以,你們現在只有一條路可以走,那就是投靠于我。有異議嗎?”

  魏家三兄弟相互看了看,都能看的對方眼中的恐懼。

  最終,他們磕頭一拜,道:“我們愿意效忠大人。”

  “轟隆隆!”

  星云大堂的外面,響起一陣震耳的鐵蹄聲。

  十八位琉璃騎士來到萬界酒館的外面,從蠻獸的背上跳下,手持龍骨長矛,依次走進大門,來到星云大堂的第一層。

  “拜見紅欲星使。”

  十八位琉璃騎士,全部都是天極境大圓滿的修為,穿著琉璃鎧甲,可以爆發出魚龍第一變修士的力量。

  十八人同時下跪,齊聲吶喊。

  “什么?她居然就是黑市一品堂的紅欲星使?”

  “紅欲星使帶領十八位琉璃騎士出現在這里,到底發生了什么大事?”

  在十八股強大的氣息的沖擊之下,星云大堂中的武者,全部都有一種窒息的感覺。他們總感覺,黑市一品堂的人的出現,有些非同尋常。

  魏家三兄弟也心中大驚,沒有想到眼前這一個女子的來歷,竟然如此可怕,難怪她聲稱能夠抗衡武市錢莊。

  同時,他們的心中,也暗暗興奮起來。

  若是他們魏家,能夠投靠到紅欲星使的門下,倒也是不錯,今后,還怕不能飛鴻騰達?

  紅欲星使媚俏的笑了笑,道:“都起來吧!魏家老大,那一柄圣劍,可以歸你。地上的那一個女人,你也可以帶走。但是,劍和女人,你能不能帶走,還要看你的本事。”

  說著,紅欲星使的目光,向張若塵看了看。

  魏家老大的目光,也盯了過去,落到張若塵的身上,臉上露出一道冷色,道:“紅欲星使大人放心,區區一個年輕圣徒罷了!我魏老大,還能對付。”

  反正有紅欲星使撐腰,魏家老大也就什么都不怕。

  只要殺了那一個男子,圣劍和美人就歸他。天下還有比這更好的買賣?

  紅欲星使笑道:“別怪我沒有提醒你,坐在你面前的人,乃是這一屆東域圣院的第一名,有新生一代王者之稱,他叫張若塵。”

  魏家老大并不是東域的武者,對張若塵的名字,并不是很熟悉。

  在他看來,就算張若塵的天資再高,也不過只是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,能有多強?

  張若塵向魏家老大瞥了一眼,嘆了一聲,道:“紅欲星使,你又何必將我牽扯進來?”

  紅欲星使笑了笑,道:“張若塵,若是魏家老大要帶走地上的那一個女子,你難道會袖手旁觀?她可是追著你,才來到混沌萬界山。”

  “你說得沒錯,我做不到袖手旁觀。”

  張若塵向地上的敖心顏看了一眼,發現她的嘴唇已經變成淡青色,顯然是中毒已深。于是,他伸出一只手,凝聚出一股真氣,隔空在敖心顏的背上一卷,將她給卷了起來。

  敖心顏雖然中毒,渾身不能動彈,卻并沒有暈厥過去,依舊保持著清醒的狀態。

  “張若塵,我……我不要你救!”

  敖心顏的臉色十分蒼白,毫無血色,卻依舊十分傲氣。

  在張若塵扶起她的時候,她不停的掙扎,想要憑借自己的力量,將毒素煉化。

  張若塵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,所以,先前才沒有去充當好人,也沒有出手幫她。

  想要看看,她以自己的力量,能不能將毒素煉化。

  可是,張若塵卻發現,她不僅沒能煉化進入經脈的毒素,反而毒性變得更深。那一股毒氣,已經沖向腦部,就要進入她的氣海。

  若是毒氣,進入氣海,那么她的一身修為也就廢了!

  所以,就算敖心顏不領情,張若塵還是將她扶了起來,準備幫她療傷。

  “張……張若塵……你……你若是敢……碰我一下……我便剁了你的手……”敖心顏有氣無力的道。

  敖心顏敗給張若塵之后,心中其實很有怨氣,一直將張若塵當成對手。就算是在最無助的時候,也絕不會讓張若塵幫她。

  張若塵就像沒有聽到她的話,食指和中指合在一起,快速點了出去,擊在敖心顏全身九大經脈交匯的結點。

  與此同時,金色的圣龍之氣,從張若塵的指尖飛出,化為九道若隱若現的光絲,打入了九處結點。

  以圣龍之氣,煉化毒素。

  看到張若塵幫敖心顏煉化毒素,魏家老大的臉上露出喜色,獰笑道:“死到臨頭,居然還想英雄救美。老二、老四,一起動手。”

  他們三人,幾乎同時向張若塵攻了過去,打出殺招,分別擊向張若塵的頭部、胸口、雙腿。

  張若塵盯了他們一眼,將護體天罡釋放出來,形成一個直徑五米的青色圓球。

  魏家三兄弟撞在青色圓球上面,頓時受到真氣的反擊,倒飛了出去。

  魏家老大的實力強勁,只是后退了一步,就化解了那一股力量。但是,魏家老二和老四卻被護體天罡的力量,打飛了出去,摔得狼狽不堪。

  張若塵道:“不想死,就立即給我滾。”

  “好小子,有點本事。”

  魏家老大的臉色陰沉,抓住龍紋碧水劍,將真氣注入劍體,激活銘紋。

  “給我去死!”

  魏家老大厲吼了一聲,雙手抓劍,一劍刺出,利用圣劍的強大力量,竟然擊穿了張若塵的護體天罡,刺向張若塵的心臟。

  (今晚還有五章,算是爆更吧!)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