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七十一章 再起風云

  來到藏書閣的圣徒,顯然是對人文地理類的書不感興趣,所以,張若塵將《三千墟界簡要》從書架上面取下的時候,書冊上,已經沾滿了灰塵。

  用衣袖輕輕的拭去封面上的灰塵,張若塵才徐徐將書頁翻開。

  按照目錄介紹,張若塵很快就在書上,找到一座合適的墟界。

  “木精墟界,為下等墟界,蘊含著濃厚的木屬性靈氣。墟界中,遍布植被,古樹成林,靈氣充沛,生長著無數珍貴靈藥和遠古稀有植物。”

  “木精墟界卻也無比危險,花、草、樹、木,皆有可能化為力大無窮的精怪,吞食人類和蠻獸。”

  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喜色,道:“好!就是它了!”

  一座墟界,木屬性靈氣充沛,就肯定有強大的木靈本源之氣。

  只要找到木精墟界的本源之氣,交給乾坤神木圖吸收,肯定能夠讓接天神木成長起來,撐起圖卷的內世界。

  到那時,張若塵就能進入乾坤神木圖的內世界修煉,修為速度,將會是現在的十倍。

  張若塵很快又在書卷上面看到一段話,“木精墟界,乃是靈藥生長的絕佳世界,第一中央帝國頒布法令,魚龍境以上的修士,不需進入木精墟界,以免損毀木精墟界的自然生態。”

  魚龍境的修士,破壞力太強,不能進入木精墟界。

  天極境的武者,倒是可以進入木精墟界。但是,木精墟界的那些精怪卻又十分厲害,一般的天極境武者進入,無異于送死。

  本來,張若塵還準備邀請聶紅樓,與他一起去木精墟界。

  以聶紅樓的實力,足以橫掃木精墟界的危險,要抓到本源之氣,也就容易一些。現在,看來是不行了,只能憑借他自己的力量。

  書頁上面,勾畫著木精墟界的地圖,記載了一些主要的地名。

  張若塵調動精神力,將那一幅地圖,牢記在腦海中。

  “現在就出發。”

  他將書冊一合,放回書架,準備現在就去木精墟界。

  就在這時,書架后面,走出一個纖瘦的女子的身影,身上帶著一股淡淡的清香,站在了張若塵的對面,道:“張若塵,我也要去木精墟界。”

  先前,張若塵一直都在全神貫注的看書,并沒有察覺到書架后面有人。

  直到她主動走出來,張若塵才借助昏暗的光芒,看清了她的臉。

  正是那一位神龍半人族的公主,敖心顏。

  張若塵的眉頭一皺,道:“木精墟界很危險,你去干什么?”

  “既然木精墟界那么危險,為何你還要去?”敖心顏道。

  “我去木精墟界,是有要緊的事。你最好別去,萬一死在那里,神龍半人族的皇室豈不是要來問我要人。所以說,你最好不要給我舔麻煩。”

  張若塵從她的身側走了過去,向外行去。

  敖心顏轉過身,盯著張若塵的背影,緊咬著兩排雪白的牙齒,堅定的說道:“敗給了你,我的心境,出現破綻。只有戰勝你,才能彌補破綻。所以,從現在開始,你到哪里,我就跟到哪里,直到戰勝你為止。”

  “是嗎?那就看你跟不跟得上我。”

  說完這話,張若塵的身形一晃,消失在原地。

  敖心顏冷哼了一聲,立即施展身法,追上去。

  但是,追出圣院之后,她就追丟了,張若塵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  “可惡,他的速度,竟然這么快。”

  敖心顏狠狠的跺了跺腳,目光望向四方,運足真氣,大聲道:“張若塵,既然你不讓我跟著你,那么,我就讓更多的人跟著你,讓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麻煩,我們走著瞧。”

  張若塵背著雙手,站在遠處的一座青瓦樓閣的頂部,望著圣院的方向,清晰的聽到敖心顏的聲音,搖頭笑了笑,并沒有將敖心顏的話放在心上。

  “唰!”

  他的身形一閃,再次消失不見。

  一個時辰之后,張若塵和小黑,一同上路,離開了東域圣城。

  沒過多久,一則消息,在第七城區傳開,而且,還在以極快的速度,傳播到更多人的耳中。

  “新生代六大王者之一的張若塵,今天離開了東域圣城,前往木精墟界,據說,他是去處理一件要緊的大事。”

  “什么要緊的大事,我看肯定是張若塵知道木精墟界有什么了不起的寶物,所以,才會趕去那里。”

  “據說,木精墟界生長著遍地的靈藥,若是運氣好,甚至有可能采摘到圣藥。”

  “天吶!如此說來,木精墟界遍地是寶,現在不去,更待何時?”

  因為張若塵前往木精墟界,使很多人知道木精墟界的存在。一天不到的時間,木精墟界就聲名大噪,傳入無數年輕武者的耳中。

  而且,木精墟界也被越傳越神,甚至有人聲稱在里面采到過圣藥。

  于是,就在當天,大批天極境高手,還有成群結隊的傭兵,離開了東域圣城,乘坐船艦,通過蟲洞,前往混沌萬界山,所有人的目標都是木精墟界。

  曦云兮和左丘陵也立即返回圣院,將打聽到的消息,告訴了胥海。

  胥海本來是在養傷,得知消息,頓時精神大振,朗聲大笑:“太好了!張若塵這是自尋死路,木精墟界只允許魚龍境之下的武者進入,聶紅樓根本進不去。沒有聶紅樓的庇護,張若塵算什么東西?快!快去將裴紀找來,這一次,無論如何都要將張若塵除掉。”

  沒過多久,裴紀、曦云兮、左丘陵,三人從胥圣門閥、曦圣門閥、左圣門閥,挑選出十八位天極境大圓滿的高手,以最快的速度,趕往混沌萬界山。

  東域圣城,金虹大陸,有一座白霧繚繞的靈山。

  山中,有一間書院。

  此時,陽光明媚,云開霧散。

  帝一手捧一卷竹簡,坐在一株櫻花樹下,正在研讀竹簡上的內容。

  “嘩!”

  橙月星使化為一道殘影,從遠處飛來,穿過朱紅色的宮殿式建筑,出現在了帝一的身前。

  她的雙腳,并不沾地,懸在半空,道:“少主,張若塵離開了東域圣城,有人放出消息,他去了木精墟界。”

  “哦!”

  帝一放下手中的竹簡,眉頭微微一掀,露出沉思的神情,道:“有沒有查出是誰放出的消息?會不會是張若塵自己在故布疑陣,想要引我們黑市的人上勾?”

  帝一是一個小心謹慎的人,而且,自從敗給張若塵一次之后,就再也不小看張若塵。

  橙月星使道:“已經查出,放出消息的人,也是圣院的圣徒,名叫敖心顏。”

  “敖心顏,莫非就是神龍半人族的那一位公主?”帝一道。

  “正是她。”橙月星使道。

  帝一的嘴角一勾,一絲笑意:“張若塵怎么會招惹到她?”

  敖心顏的天資很高,也是黑市需要扼殺在搖籃中的圣院天才之一,早就已經被帝一記入名單。

  “據說,不久之前,她敗給了張若塵。而且,張若塵只用了九招。”橙月星使道。

  帝一思索了片刻,道:“如此看來,倒不像是張若塵布的局。”

  “對于木精墟界,我還是有一些了解。據說,只能允許魚龍境之下的武者,進入其中。既然張若塵去了那里,對我們來說,卻是一個不錯的機會。”

  橙月星使問道:“少主要親自前往木精墟界?”

  帝一搖了搖頭,道:“我正在突破境界的關鍵時期,暫時還不能去木精墟界。若是時間來得及,我突破境界之后,應該會立即趕過去。”

  橙月星使道:“既然如此,就由我帶領琉璃騎士,趕去木精墟界。這一次,我一定能夠斬殺張若塵,不會再給他任何機會。”

  “不,你不是張若塵的對手。”

  帝一的手指輕輕的敲擊著桌面,道:“紅欲星使應該已經煉化了血靈丹,以她現在的實力,怕是已經不弱于你。你們兩人,各自帶領一隊琉璃騎士,一套九星陣旗,先去混沌萬界山。”

  橙月星使道:“對付一個張若塵,有必要啟動九星陣旗嗎?而且,還是兩套。”

  帝一道:“我的目的,是要抓活的。當然,若是實在抓不住,你們也可以將他鎮殺。張若塵這樣的人,不應該活在世上。”

  橙月星使十分清楚,帝一一直想要抓住張若塵,用來修煉影子。

  張若塵若是死了,帝一就只能退而求其次,將目標定為步千凡。

  橙月星使的腦海中,閃過了步千凡的身影。她的瞳中露出一絲掙扎的神情,咬了咬嘴唇,最終還是決定,無論如何,也要活擒張若塵。

  現在,張若塵還不能死。

  帝一看著橙月星使離去的背影,眼中露出一絲邪異的笑容,道:“黑心,出來吧!”

  一個全身被黑衣包裹的人,出現在帝一的身前,單膝跪地,道:“少主,有何吩咐?”

  “黃神星使應該是在玄武墟界歷練,傳我的命令,讓他去一趟木精墟界。”

  “我要他做兩件事,第一件事,必須要弄清楚張若塵為何要去木精墟界?第二件事,無論如何,也要活擒張若塵,或者殺死張若塵。”

  那一個黑衣人,猶豫了一下,道:“少主已經派遣紅欲星使和橙月星使趕去木精墟界,只是對付一個張若塵,為何還要讓黃神星使親自動手?”

  帝一笑了笑,道:“她們兩人,只是我明面上派去的人。以她們的實力,與張若塵交手,還差了一點火候。黃神星使才是真正收拾張若塵的人,不要再問我問題,去做你該做的事。”

  “領命。”

  黑衣人的身體,扭曲了一下,化為一團黑霧,沉入地底,消失不見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