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六十七章 組長之爭

  張若塵被分在半圣組的第一組,組中有六十位圣徒,全部都是天極境小極位以上的修為,個個都是人中之龍。

  而且,背景深厚,來歷不小。

  有的是圣者門閥的傳人,有的是某個宗門的少主,還有一些是朝廷大員的子女。

  第一組,也被稱為“絕對精英組”,是由劍道系的新生中排名最高的六十人組成。

  除了張若塵以外,端木星靈也被分在第一組。

  至于黃煙塵,因為她在三輪考核的時候,排名稍微低了一些,所以,分到了半圣組的第二組。

  此刻,第一組的六十位圣徒,全部聚集在一座空曠的武場之中,站得整整齊齊,每個人都顯得英姿勃發,精氣神飽滿。

  其中,男性圣徒的數量較多,足有三十八人。女性圣徒數量較少,只有二十二人。

  “看到沒有,他就是新生一代的王者,張若塵,據說,能夠接住他三招的人都少之又少。能夠接住他十招,就能名揚天下。”

  “他真的有傳說中那么強?”

  第一組的圣徒里面,站著一個頭上長著一對龍角的美艷女子。她向張若塵看過去,露出質疑的眼神,并不太相信張若塵有傳說中那么厲害。

  她名叫,敖心顏,乃是神龍半人族的族人,體內既流淌著人類的血液,也流淌著龍族的血液,身具半龍之體,今年也不過只有二十四歲,武道修為卻已經達到天極境大極位。

  敖心顏是以第三名的成績,進入第一組,僅次于張若塵和端木星靈。

  當然,并不是說敖心顏的實力就比張若塵和端木星靈弱,而是因為,在五行墟界歷練的時候,她積累的軍功值沒有張若塵和端木星靈多而已。

  敖心顏的肌膚雪白如玉,身材完美,婀娜窈窕,頭上戴滿了五光十色的琉璃水晶,并不運轉功法,天地之間的水氣就向她匯聚過去,顯得異常圣潔,就像是一株潔白無瑕的水中玉蓮。

  “難道你不知道,張若塵使用了十一招擊敗神劍圣地的魯翻天,使用十招擊敗黑市一品堂的橙月星使?這等戰績,就算是與他齊名的圣體洛水寒,估計也很難做到。”

  “張若塵肯定會成為第一組的組長,今后,他就是我們的標桿,也是我們努力的目標。”

  眾人,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。

  聽到那些圣徒對張若塵的評價,敖心顏的眼眸中露出一絲冷峭,很不服氣。

  敖心顏沒有見過張若塵與人交手,自然不知道張若塵有多強。

  但是,她卻相信自己的實力。

  從小到大,在同輩人之中,她從來都沒有敗過一次,自然也就不服任何人。

  歷年來,圣院,劍道系的第一組的組長,幾乎就代表著圣院年輕一輩弟子的最高水平,擁有爭奪武市錢莊“少尊”寶座的機會。

  武市錢莊的少尊,就相當于拜月魔教的圣童、圣女,黑市的少主,擁有極高的地位和權利,代替武市錢莊行走天下,處理俗世之事。

  所以,劍道系,每一屆的第一組的組長之爭,皆是空前激烈,很多人都會拼了命去爭奪那一個位置。

  今年,出了一個張若塵,將別的天才的光芒,完全壓制了下去。所以,才沒有人主動去爭組長之位。

  也有一個例外,那就是敖心顏。

  敖心顏徑直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挺著渾圓的胸脯,仰著雪白的下巴,美眸中透著寒氣,道:“張若塵,你想要成為第一組的組長,必須先擊敗我。”

  張若塵抬起頭來,盯了敖心顏一眼。

  不得不說,此女長得十分美麗,堪稱天姿國色,五官精巧,身材妖嬈,特別是露在衣衫外的雪白美肌,細膩如羊脂,堪稱吹彈可破。

  當然,張若塵也只是以一種欣賞的眼神在看她,并沒有別的邪念,道:“我從來沒有說過,要做第一組的組長。你若是有興趣,盡管去做,我絕對不和你爭。”

  敖心顏冷哼了一聲,道:“誰不知道第一組的組長,必須由實力最強的圣徒擔任?我只有將你擊敗,才能做組長。張若塵,廢話少說,若你是一個男人,現在就拔劍與我一戰。”

  “今天是開學第一天,我不想與人動手。”張若塵道。

  若不是要見第一組的講師,張若塵早就已經去了藏書閣,不會留在這里,浪費時間。

  “你是不敢與我一戰吧!你害怕敗在我的手中,從而失去成為組長的機會。”敖心顏故意激道。

  “敖師妹說得沒錯,我看張若塵就是害怕會敗,所以才不敢與你一戰。”一個陰陽怪氣的女子的聲音響起,帶著嘲笑的語氣。

  張若塵向那一個聲音的主人看去,又看見一個長得十分貌美的女子,竟然是曦圣門閥的那一位傳人,名叫曦云兮。

  在朝圣天梯,張若塵曾經與她交過手。

  她也是一個十分杰出的天之驕女,擁有一只圣化的左手,實力強勁,不容小覷。

  她能夠成為劍道系第一組的圣徒,張若塵絲毫都不意外。

  站在曦云兮身旁的一位男性圣徒,雙目閃爍著異樣的光芒,笑道:“敖心顏在神龍半人族,被稱為百年難出的奇才,修為十分強大,曾經擊敗過魚龍境的修士,或許張若塵真的不是她的對手。”

  這一個男性圣徒,也是某一個圣者門閥的傳人,與曦云兮走得很近,是曦云兮的一位追求者。

  敖心顏露出譏誚的笑容,道:“所謂新生一代的王者,原來只是一個膽小鬼,真是讓我失望透頂。”

  “隨你怎么說。”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  敖心顏本來是想用言語刺激張若塵,逼張若塵出手,卻沒想到張若塵完全將她無視,根本沒有與她交手的意思。

  “既然你不敢與我交手,今后,也就不要再在人前自稱是新生代的王者。”敖心顏道。

  張若塵道:“我從來沒有自稱是新生代的王者。”

  敖心顏的雙目一瞪,相當氣惱。

  唰的一聲,她的手指一抖,引出真氣,拔出龍紋碧水劍,一劍向張若塵的心口刺了過去。

  既然無法用言語激張若塵出手,就只能逼他出手。

  無論如何,她今天都要與張若塵一戰,只有擊敗張若塵,她才有機會成為第一組的組長。

  “啪!”

  一道半透明的氣勁,從遠處飛來,擊在龍紋碧水劍的劍身之上。

  氣勁的力量強大,劍身猛烈顫動,震得敖心顏的手指發麻,身體就像是撞在一層光幕之上,倒退了回去。

  “什么人?”敖心顏冷聲道。

  “嘩!”

  眾人的頭頂上方,一片白色的強烈光芒散發出來,形成一道光柱,從天空落下,一直連接大地。

  隨后,就見一個身高只有三寸的紅衣女子,從天而降,飛落了下來。

  她的腳下,踩著一團五彩祥云,站在離地兩米高的位置,身上散發出一股神圣的氣象。

  正是張若塵曾經見過的靈樞半圣。

  “拜見半圣。”

  在場所有圣徒,全部單膝下跪,恭恭敬敬的對靈樞半圣叩拜行禮。

  半圣,超脫于眾生之上。

  別說是他們,就算是魚龍境的修士見到半圣,也要下跪行禮。

  “拜見半圣。”

  敖心顏見到居然是半圣駕臨,心中一顫,也立即單膝跪下,不敢再繼續挑戰張若塵。

  靈樞半圣向六十位圣徒看了一眼,道:“從今往后,你們就是劍道系半圣組第一組的圣徒,而我,就是你們的講師,你們可以叫我靈樞老師,也可以叫我靈樞半圣。”

  “見過靈樞老師。”眾學員齊聲的道。

  從今往后,他們就是半圣的學生,很多人的心中都激動不已。

  靈樞半圣道:“我們半圣組和魚龍組有所不同,能夠進入半圣組的圣徒,全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天才中的天才。你們是在整個東域,也能排進最前列的人杰。所以,我不會教授你們太多的東西,更多的是需要你們自己去參悟,自己去修煉。當然,你們若是有不懂的地方,也可以隨時來問我。”

  “做為第一組的圣徒,你們必須嚴格要求自己。”

  “我對你們只有兩點要求,五年之內,必須進入《天榜》前兩百位。十年之內,必須突破到魚龍境。若是達不到著兩點的人,直接踢出第一組。”

  “轟!”

  所有人都像是被當頭棒喝,腦海里面響起一聲轟鳴。

  靈樞半圣的兩點要求,也太變態。

  要進入《天榜》前兩百位,就已經是難如登天的事,她居然還要求,必須在五年之內達到。

  五年時間,說長不長,說短也不短。

  靈樞半圣就像是沒有看到眾人的臉色,繼續道:“五年時間,已經足夠的長,你們既可以去武市斗場挑戰《天榜》前兩百位的高手,也可以去墟界戰場奮力殺敵,積累足夠多的軍功值,沖擊《天榜》前兩百位。兩條路,你們隨便如何選擇都可以。”

  “當然,第一組的組長,我對他的要求會更高。三年之內,必須進入《天榜》前十。若是達不到,那我只能換人。”

  “現在,我要問,誰愿意做第一組的組長?”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