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五十三章 比劍

  面對孔蘭攸的問題,張若塵也沉思了片刻,才道:“我是在得到造化生劍的時候,一股意念涌入我的腦海,從而學會了天心劍法。至于原因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  雖然很不忍心,張若塵卻依舊還是繼續編造了一個謊言。

  孔蘭攸揚起雪白尖翹的下巴,露出纖長的脖頸,道:“是嗎?我可以領教一翻你修煉的那一套天心劍法嗎?”

  孔蘭攸曾經見過張若塵修煉天心劍法,心中暗道,一個人的樣貌可以變,眼神可以掩飾,動作也可以改變,但是,他的劍道,卻很難改變。

  若他真的是她認識的那一個張若塵,她有自信,一定能夠將他試探出來。

  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只要前輩不嫌棄晚輩的劍法粗糙,比一比劍,也無妨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來見識見識東域年輕一代王者的劍術,到底有多么高明?”

  孔蘭攸站起身來,顯現出修長的身段,典雅的氣質。她邁著細碎的腳步,走出竹亭,站在石板小道的盡頭。

  “嘩!”

  手臂一揮,孔蘭攸的指尖飛出兩道劍氣,從一根竹子的頂部,斬落下一根拇指粗細的竹管。

  竹管,長達三尺,碧青如玉。

  張若塵背脊像是一桿標槍,顯得氣質超凡。他也以相同的招數,斬落下一根三尺長的竹管,捏著手中,站在孔蘭攸的十步之外。

  孔蘭攸道:“你是天極境中極位的修為。”

  “沒錯。”

  張若塵并不驚奇,以孔蘭攸的現在的實力,看不透他的修為才是怪事。

  孔蘭攸點了點頭,道:“我的修為,比你高出太多,對武道的理解,也遠在你之上。這樣吧!為了公平起見,我將修為壓制在天極境中期,正好比你低三個境界。”

  張若塵笑道:“前輩,你應該很清楚我的實力,在同境界,整個東域,也沒有幾個人能夠與我一戰。我勸你最好還是將境界壓制在天極境中極位,與我同境界,要不然,怕是會敗得很慘。”

  無論怎么說,張若塵都是孔蘭攸的表哥,即便八百年過去,孔蘭攸在他心中的形象,依舊是那一個愛哭愛鬧的小女孩。

  因此,張若塵當然不希望被她看輕,想要真正與她公平的戰一場。

  同時,他也想知道,這個小丫頭,現在到底強大到何等地步?

  八百年了,總應該有一些進步。

  “你先贏了我,再說這樣的大話也不遲。”

  孔蘭攸的嘴角一勾,露出一絲笑意。

  與此同時,她右手舉起竹管,腳步一移,身形快速變化,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前,擊向張若塵的右肩。

  遠處,聶紅樓瞇著眼睛,盯著孔蘭攸出劍,道:“這一位前輩真是自信,難道她不知道張若塵在同境界堪稱無敵?”

  魯有財道:“當一個人的修為,達到某種境界,對招式,對劍道的認知,將會達到另一個高度,不是我們可以理解。”

  “可是,她想要以天極境中期的修為,擊敗天極境中極位的張若塵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。”聶紅樓搖了搖頭。

  他也是高手,很清楚張若塵的強大。

  在同境界,能夠擋住張若塵一招的人,也是少之又少。

  更何況是比張若塵低三個境界?

  “看結果吧!既然是前輩高人,肯定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。”魯有財道。

  魯有財也不知那一個白發女子的真實身份,只知道就連老祖宗都對她十分恭敬,這就很不簡單了!

  很可能,她是一位圣者。

  “天心指路。”

  孔蘭攸施展出的第一招,也是天心劍法的第一招。

  她的動作行云流水,猶如劍客指路一樣,隨手一揮,竹管就已經先一步點了出去。

  張若塵早就已經將天心劍法修煉到化境,在孔蘭攸施展出天心指路的時候,就立即想到了破解的辦法。

  “天心弄潮。”

  依舊是一招天心劍法,隨著張若塵的手臂旋轉,劍氣涌出,化為水浪,一波一波的向孔蘭攸席卷過去。

  “嘩――”

  可是,孔蘭攸的劍法卻突然一變,如同一道白光,穿過劍氣水浪,刺到張若塵的胸前。

  平淡無奇的一招天心劍法,到了她的手中,卻是變幻莫測,早就已經不是靈級下品的劍法,甚至,已經超越鬼級劍法。

  張若塵的反應速度,不可謂不快,但是,當他想要舉劍抵擋孔蘭攸刺過去的竹管的時候,卻還是遲了一步。

  “嘭!”

  竹管,以一種巧勁,將張若塵的護體天罡擊破,點在張若塵胸口的兩根肋骨之間。

  一股痛楚傳出,比被真正的劍刺穿身體還要痛疼,使張若塵全身的真氣逆行,失去了戰斗能力。

  張若塵只感覺,全身乏力,不停冒出虛汗,單手撐地,嘴里大口的喘氣。

  孔蘭攸將劍一收,挺著飽滿的胸膛,傲然的道:“怎么樣?就算我將修為壓制在天極境中期,你也擋不住我的一招。”

  “怎么會這樣?”

  張若塵當然很不甘心,居然被這個丫頭一劍擊敗,而且,她還將修為壓制在天極境中期,足足比他低了三個境界。

  八百年前,這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,張若塵只用一只手,就能輕輕松松將她放倒在地,打得滿地滾爬。

  孔蘭攸道:“你雖然達到劍心通明,更是將天心劍法修煉到化境,但是,卻依舊還是有一些細微的破綻。只是,以你現在的修為,還看不到那些破綻。而且,你的戰斗經驗,也遠遠不如我,對力量的掌控還差得很遠。”

  張若塵運轉真氣,調息了片刻,漸漸的恢復過來,收起那一股不甘心的情緒,反而虛心的分析孔蘭攸的話,道:“多謝前輩指點。”

  孔蘭攸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你真的不是他嗎?”

  “誰?前輩是在說我嗎?”張若塵道。

  孔蘭攸再次嘆了一聲,不再繼續追問,道:“其實,你對力量的掌控,已經相當了不起。我在你現在的修為的時候,遠遠沒有達到你現在的程度。只不過,你的天資很高,應該將目標也定得更高一些。”

  “這一座府邸,我曾經居住過一段時間,相信你也清楚它的價值。”

  “接下來的一個月,我會住在這一座府邸之中,若是你在一個月之內,能夠接住我十招,我就將這一座府邸贈送給你,分文不取。你看如何?”

  張若塵的心中一動,道:“前輩為何要這么做?”

  “因為,你的名字……叫張若塵。”

  孔蘭攸的眼中露出深情的光芒,似乎是在追憶著什么。

  魯有財站在遠處,用著無比羨慕的目光,盯著張若塵。

  他知道,眼前這一個白發女子,很可能是一位了不起的圣者。

  張若塵能夠得到一位圣者的指點,圣者還能親自幫他練劍,這樣的機遇,可遇不可求。就算是那些圣者門閥的傳人,也沒有這樣的待遇。

  但是,他卻不知,張若塵卻暗暗叫苦。

  僅僅只是與她交流了片刻,她就已經試探了數次,有幾次,差一點就被她抓住了破綻。

  若是與她相處一個月,恐怕張若塵想要隱藏都很難。

  該怎么辦?

  孔蘭攸的手指上戴著一枚空間戒指,突然,空間戒指的表面散發出一拳白色的光芒,一柄長達四尺七寸的戰劍,從里面飛出來,懸浮在半空。

  “沉淵。”張若塵盯著那一柄劍,心中暗叫了一聲。

  懸在半空的劍,正是造化生劍,只不過,池瑤給它取的名字是“沉淵”,張若塵也一直使用這個名字。

  沉淵古劍已經完全修復,劍體漆黑似墨,劍身寬厚,就連斷掉的劍尖也重新鑄煉,恢復如初。

  孔蘭攸捧著那一柄劍,仿佛自言自語的道:“你知不知道,這一柄劍,不僅是造化生劍。它還有另一個名字,叫做沉淵。它曾經的主人,也和你有著相同的名字,叫做張若塵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當初,我得到這一柄劍的時候,劍中傳出的意念,已經告訴了我這些東西。”

  張若塵也不知孔蘭攸到底查到了多少東西,不敢亂說,只能將所有一切,全部都推給沉淵古劍。

  隨后,張若塵立即岔開話題,盯著孔蘭攸手指上的空間戒指,道:“前輩怎么會有一枚空間戒指?”

  孔蘭攸道:“你在天魔嶺拍賣出去了那么多空間戒指,我想要得到一枚,難道會很難嗎?”

  很先前,孔蘭攸已經去過天魔嶺。

  而且,她肯定也已經查出,當初拍賣空間戒指的人不是雷景,而是張若塵。

  “難道你不想知道,這些空間戒指,我是如何得來?”張若塵道。

  孔蘭攸道:“不想知道。我更想知道,沉淵古劍修復之后,你還拿得動它嗎?”

  “為何拿不動?”張若塵道。

  孔蘭攸道:“修復之后的造化生劍,在沒有催動劍中銘紋的時候,重達一千三百五十斤。”

  “就算一萬三千五百斤,我也拿得動。”張若塵道。

  孔蘭攸道:“劍體中的劍靈,已經蘇醒,恢復了一絲微弱的意識。只要她不愿意,就算你的力量再強,也拿不動沉淵古劍,除非,她認可你做沉淵古劍的主人。”

  “但是,造化生劍只會讓一個人做她的主人,那就是八百年前的明帝之子,張若塵。”

  “你雖然也叫張若塵,可是,你卻不是明帝之子,她未必會認可你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若是我拿不動造化生劍呢?”

  “對不起,我只能收走造化生劍,因為,它不屬于你。”

  孔蘭攸眼神銳利的盯著張若塵,很想知道,眼前這個張若塵到底能不能得到造化生劍的認可?

  若是能夠得到造化生劍的認可,那么,他就是不是那一個張若塵,也肯定和那一個張若塵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