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五十章 返回

  龍珠,飛騰了起來,散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芒,宛如一輪金色的小型太陽,熱量驚人,似能將大地熔煉。

  只要龍珠能夠擊落瑯嬛金鐘,這一片封禁的城域,就會打開。第三十一城中的強者,自然能夠發現黑市的修士在攻擊銀空傭兵團。

  特別是朝廷。

  第一中央帝國的朝廷對黑市是深惡痛絕,一旦發現黑市修士出現在城中,必定第一時間,派遣兵部大軍,前來剿滅。

  眼看龍珠就要與瑯嬛金鐘撞擊在一起,突然,在龍珠的上方,飛出一個身穿灰色長袍的干瘦老者。

  灰袍老者像是憑空出現,無比詭異,他腳踏虛空,急速奔行,沖向龍珠。

  他的眉心位置,浮現出一個紫色的月牙印記。

  “嘩!”

  一股神圣的力量,從月牙印記中沖出,化為一根光柱,將龍珠打得倒飛了回去,撞擊在地面,發出一聲巨大的轟響。

  地面,頓時地動山搖,出現一個巨坑。

  金色的火焰,將巨坑周圍的泥石燒得融化,變成焦黑色的鏡面。

  “居然有人能夠擊落龍珠!”

  銀空傭兵團的戰士,全部臉色大變,他們能夠感受到剛才那一股力量的強大。

  那一個灰袍老者停下腳步,懸立在虛空,身上散發出一股排山倒海的氣勢,凝聚成一波波實質性的氣浪,從天而降。

  黑市和銀空傭兵團的武者,全部都被鎮壓得跪伏在地。

  只有帝一、紫風星使、銀月臨空等少數幾人,還能保持站立。

  張若塵立即喚回龍珠,將它托舉在頭頂,不斷將真氣打入其中,借住龍珠的力量,總算是勉強抵擋住那一個老者的氣勢。

  “元嬰老魔。”

  張若塵的臉色一變,將站在半空的那一個灰袍老者認出,正是當初在通溟河將帝一救走的那一位黑市半圣,元嬰。

  黑市的半圣,終于現身了!

  帝一的眉頭一皺,雙手抱拳,躬身道:“拜見元嬰長老。”

  “帝一,你讓老夫很失望,對付區區一個銀空傭兵團,竟然也會失手。”元嬰老魔的聲音有些嚴厲。

  帝一雖然是少主,地位崇高,可畢竟只是天極境的修為,在半圣的面前,依舊只能算是小輩。

  本次針對銀月臨空的行動,本來就是黑市對帝一和七煞星使的一次歷練。雖然,元嬰老魔也與他們同行,但是,卻只能在他們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,才會出手。

  帝一并沒有過多解釋,道:“請長老再給我一刻鐘時間,我一定拿下張若塵和銀月臨空。”

  “沒時間了!兵部的強者,已經趕來,我們該走了!”

  元嬰老魔冷冷的盯了張若塵和銀月臨空一眼,道:“今天,算你們走運。”

  “呼!”

  他的衣袖一揮,頓時,一股冰冷的颶風,從東邊的天外吹來,將張若塵和銀空傭兵團的戰士卷飛了出去。

  “噗嗤!”

  一些武道修為較低的戰士,直接被颶風撕碎,變成一塊塊血淋淋的骨頭。

  張若塵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,當他再次落到地上的時候,黑市的修士,已經全部消失不見。地上,全是碎裂的殘尸。

  還活著的銀空傭兵團的戰士,只剩十七人。

  曾經銀空傭兵團修筑的華麗建筑,全部變成廢墟。那些傭兵戰士死的死,傷的傷,只有十七位修為強大的戰士活了下來,可謂是損失慘重。

  當然,銀空傭兵團還有很多傭兵戰士在外執行任務,今天損失的戰士,差不多相當于整個傭兵團三成的戰力。

  “居然被他們逃走了!”

  張若塵緊捏著十指,有些遺憾,若是能夠斬殺一兩位星使,那才真的會讓黑市肉疼。

  培養一位星使,比培養一百位琉璃騎士,花費的資源更多。

  “我剛才明明看到黑市的半圣現身,怎么又突然全部消失不見?”屠靈提著靈蛇形狀的寶劍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雙腿依舊在不停顫抖。

  即便像她這樣的《天榜》高手,在半圣的面前,依舊會顫抖,依舊會感到無比恐懼。

  “應該是坐鎮第三十一城的半圣,察覺到銀空傭兵團的異動,趕了過來,所以,元嬰老魔才不得不帶著黑市的人,立即逃走。”張若塵的心中如此猜測。

  張若塵的眉心,浮現出一只天眼,望著頭頂的天空。

  他看見兩股半圣的氣息,化為兩根光柱,一邊戰斗,一邊急速沖出第三十一城,正在快速遠去。

  第三十一城,乃是傭兵聚集的城池,不僅高手如云,而且充滿了沖突和殺戮,朝廷派遣一位半圣坐鎮城中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  就是不知,那一位半圣,能不能留住元嬰老魔?

  “轟隆!”

  沒過多久,一群身穿黑色重甲的軍士,騎著高大的蠻獸,趕到銀空傭兵團的外面,將周圍大街小巷的路口全部包圍了起來。

  同時,一位披著紅色披風的將軍,騎著一頭四階蠻獸級別的蠻象,進入銀空傭兵團的武場,與銀月臨空交流了起來。

  “銀月團主,城主大人讓末將來告訴你,元嬰老魔帶著黑市的高手,已經逃走。我現在帶領城衛軍,開始清查黑市布置在銀空傭兵團周圍的暗線。”

  聽到這一句話,張若塵嘆了一聲。

  元嬰老魔和帝一,果然還是又逃走了。

  在舍利子的加持之下,張若塵短時間之內,獲得了強大的力量。可是,當他將舍利子收起來,一股虛弱感就從骨髓中散發出來。

  那是使用舍利子,產生的副作用。

  張若塵將龍珠收回體內,不再去聽銀月臨空和那一位將軍的談話,坐在地上,開始運轉功法,調息療養。

  隨著真氣在全身流轉,漸漸的,張若塵將那一股虛弱感化解。

  當張若塵重新睜開雙眼的時候,第三十一城的城衛軍,已經撤走,抓走了一大批黑市布置在銀空傭兵團周圍的暗線。

  帝一敢親自來到第三十一城,對付銀空傭兵團,當然是早就布置了很久。

  每一個暗線,皆是他的一枚棋子。

  城衛軍拔掉了這些暗線,也讓黑市損失不輕。今后,黑市在第三十一城的控制力,將會下降一大截。

  “張若塵,多謝你出手相助,若非有你,銀空傭兵團必定在劫難逃。今后,你若是有需要,只需派人傳一句話到銀空傭兵團,就算是上刀山,下火海,銀月臨空也一定會趕來相助。”

  銀月臨空走到張若塵的對面,低下驕傲的頭顱,雙手抱拳,拱手向張若塵一拜。

  她,小腹位置的傷口,已經完全愈合,雪白的肌膚沒有留下任何疤痕。

  當然,外傷,雖然已經看不見。可是內傷,卻不是一時半會就能痊愈。

  就算她已經修煉出琉璃寶體,至少也需要三天時間,才能恢復到巔峰狀態。當然,也正是因為她修煉出了琉璃寶體,所以,受了那么重的傷,才能活下來。

  若是換一個人,怕是早就已經斷氣。

  張若塵連忙道:“銀月團主不必客氣,帝一不僅是你的敵人,也是我的敵人。今后,我們還有很多合作的機會。”

  此次,雖然使用了舍利子第一層封印的力量,可也除掉了血靈王,而且,還結識了銀月臨空這樣的強者。

  總的來說,得大于失。

  帝一的身邊有七煞星使和琉璃騎士,張若塵的身邊,也有那么幾個朋友,可是卻少有人能夠與七煞星使抗衡。

  得到銀月臨空這個盟友,今后,與帝一交手,張若塵也就不再是那么孤掌難鳴。

  銀月臨空道:“這一次,因為你的原因,帝一的行動失敗。他肯定不會就此善罷甘休,必定還會派遣高手去對付你。這樣吧!今后半個月,就由聶紅樓來保護你,直到你正式進入圣院,成為圣徒。”

  半個月之后,張若塵就能正式進入圣院修煉,黑市就算再強,也不敢去圣院殺人。

  聶紅樓是銀空傭兵團的副團主,更是魚龍第六變的強者,獨自一人可以與兩位琉璃騎士長戰斗,可見他的實力之強。

  有他在身邊保護,只要不遇到紫風星使和銀月臨空這種級別的高手,張若塵就不會有任何危險。

  張若塵不僅僅只是救了銀月臨空,也救了聶紅樓,聶紅樓當然也十分感激張若塵,聽到銀月臨空的安排,他沒有任何異議。

  休息了一夜,張若塵和聶紅樓將傷勢養好。

  第二天一早,他們就走出第三十一城,返回第七城區。

  剛剛回到第七城區,張若塵就見到了神劍圣地的外事長老,魯有財。

  魯有財的身材臃腫,穿著華麗的炫黑金甲,挺著圓滾滾的肚皮,瞇著一雙眼睛,早就已經等在武市驛館。

  他坐在一張玉質的太師椅上面,見到張若塵走進來,立即站起身,笑道:“張老弟,你托為兄辦的事,已經有眉目了!”

  “這么快!”張若塵的臉上露出喜色。

  魯有財向張若塵身邊的聶紅樓看了一眼,露出一絲異色,道:“想必這位,就是張老弟去第三十一城雇傭的傭兵高手,銀空傭兵團的那一位副團主。”

  “聶紅樓。”聶紅樓道。

  魯有財點了點頭,不再看向聶紅樓,言歸正傳,道:“昨日,張老弟讓我幫忙在第七城區,購買一座府邸。今天,就有人要低價轉讓一座半圣曾經居住的府邸,只要一億枚靈晶。張老弟,要不要去看看?那一座半圣故居的主人,是一位前輩先賢,她也很想見你一面。”(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