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四十七章 強大的力量

  根據金龍所說,只要解開舍利子的第一層封印,張若塵就能立即獲得堪比魚龍境修士的力量。

  至于,到底堪比魚龍第幾變的力量,張若塵卻不得而知。

  遠處,帝一的眼睛微微一瞇,道:“那一股氣息……舍利子嗎?”

  不僅僅只是帝一,瑯嬛金鐘里面的另外幾位高手,也感受到了舍利子的氣息。

  雖然,舍利子的封印還沒有解開,可是,眾人卻已經能夠聽到天地之間傳來的梵音。

  一股磅礴大氣的力量,從地底,從天空,涌了過來,匯聚到張若塵的手掌心。

  張若塵將盒子打開,只見,盒子中,裝著一團金色的火球。一個個金色的佛文,從里面飛出來,懸浮在虛空。

  “龍舍利!”

  血靈王的雙目大睜,露出貪婪的神色。

  她與張若塵離得最近,立即沖了上去,伸手就想要奪取舍利子。

  張若塵的身體一動,空間微微波動了一下,他的身體消失在原地。剎那之后,他又出現在血靈王身后的十六丈之外。

  他施展的當然是空間挪移,只不過,此刻,眾人都被舍利子吸引住,根本沒有人注意到張若塵調動了空間的力量。

  張若塵將舍利子的第一層封印解開,頓時,一股龐大的力量,從封印中釋放出來,加持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  張若塵的身體,變成金色,身后的上方,懸浮著一圈神圣的佛光。

  “咻!”

  紫雷劍飛了回來,落入他的手中。

  “張若塵,交出舍利子,饒你不死。”血靈王的雙目炙熱,對舍利子,充滿渴望。

  與此同時,兩位琉璃騎士長也沖了過來,手持龍骨長矛,攔在張若塵的身后,似乎也對舍利子勢在必得。

  張若塵道:“你們都想要舍利子,那我到底是給人呢?”

  “當然是交給我們黑市一品堂,只有少主,才配享用舍利子。”其中,一位琉璃騎士長,沉聲的道。

  張若塵道:“若是我不給呢?”

  那一位琉璃騎士長將龍骨長矛舉了起來,冷道:“你只是區區一個天極境武者,螻蟻一般的存在,在本座面前,恐怕由不得你說‘不’字。”

  說著,那一位琉璃騎士長,就從蠻獸坐騎的背上跳躍了起來,猛然一矛刺了出去。

  他的修為,達到魚龍第五變,開辟了兩條圣脈,可以通過圣脈,將真氣轉化為圣氣。

  所以,他哪怕只是隨便打出一招,也能爆發出十倍力量。

  魚龍第四變被稱為“陰蹻圣脈”,魚龍第五變,被稱為“陽蹻圣脈”,兩條圣脈,連通雙腿,從腳心沖起,又從雙臂將力量爆發出來。

  看似只是一根長矛刺出去,在旁人看來,卻如一條白骨神龍飛了出去,張開鋒利的龍齒,咬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  若是沒有解開舍利子的第一層封印,僅憑張若塵自身的修為,根本不可能擋得住這一矛。

  銀空傭兵團的眾人,皆為張若塵擔心不已,沒有人認為張若塵可以擋住琉璃騎士長的全力一擊。

  “張若塵,快退。”屠靈叫道。

  張若塵的雙目一縮,不退反進,向前踏出一步,快速伸手,一把抓住龍骨長矛。

  “居然敢徒手去抓龍骨長矛,真以為我是普通的琉璃騎士?”

  那一位琉璃騎士長冷笑一聲,手臂扭動,掌心涌出白色的圣氣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。

  但是,他很快就發現,張若塵的身形消失不見,根本沒有被長矛形成的漩渦卷進去。

  “一個天極境的武者,怎么會有如此快的速度?他……”

  那一位琉璃騎士長的臉色一變,立即收回龍骨長矛,快速向后退去,準備回身防御。

  “遲了!”

  張若塵站在那一位琉璃騎士長的背后,伸出雙掌,擊在那一位琉璃騎士長的腦袋的左右兩側。

  “嘭!”

  那一位琉璃騎士長的腦袋就像西瓜一般碎裂,變成一個奇怪的扭曲形狀,鮮血,不斷從骨甲的縫隙中流淌出來。

  琉璃骨甲也并不是無敵,只要力量足夠強大,依舊會被攻破。

  一位強大的魚龍境高手,就此隕落,死在張若塵的掌下。

  張若塵卓然的立在蠻獸的背上,接過那一位琉璃騎士長手中的龍骨長矛,將真氣注入其中,長矛中,立即浮現出一根根銘紋。

  “使用半圣級別的龍的骨頭,煉制成的長矛,刻有八十八道基礎銘紋,十二道中級銘紋,堪比一件十一階真武寶器。不愧是琉璃騎士長使用的戰兵,果然是一件殺人利器。”

  張若塵一邊觀察長達兩丈的龍骨長矛,一邊說道,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  無論是銀空傭兵團的戰士,還是黑市的那些高手,全部都震驚至極,齊刷刷的盯著站在蠻獸背上的張若塵。

  僅僅只用一招,就殺死一位魚龍第五變的強者!

  “他的實力,怎么會如此強大?”

  紅欲星使的美眸閃爍,目光似水,就連她都覺得張若塵今日必死無疑,卻沒有想到,張若塵絕地反擊,突然爆發出逆天之力,將一位琉璃騎士長擊殺。

  琉璃騎士長即便是在黑市,也有極高的地位,享受的待遇,只比七煞星使弱一籌。

  一位天極境武者,怎么可能殺得了一位琉璃騎士長?

  聶紅樓也有些疑惑,弄不明白,張若塵為何突然變得這么強?

  若是,張若塵本來就有如此強大的力量,為何要求助銀空傭兵團,幫他除掉血靈王?

  帝一的目光銳利,像是看出了什么,道:“是舍利子。有強者,在舍利子中留下了自己的力量,張若塵只需解開封印,就能得到那一股力量。大家無需驚慌,這樣的力量,并不能長久,很快,張若塵就會恢復正常修為。”

  張若塵向帝一看了一眼,道:“不愧是黑市一品堂的少主,見識果然不一般。那你猜一猜,那一股力量,在我的身上能夠持續多久?”

  帝一的嘴角一勾,道:“不會超過一個時辰。”

  雖然,張若塵的臉上依舊掛著微笑,心中卻也不得不佩服帝一,居然一眼就看出他的虛實。

  張若塵道:“一個時辰,已經足夠。帝一,你要知道,這里是第三十一城,城中的強者,隨時都會發現銀空傭兵團的異常。若是有半圣出手,恐怕你們黑市的人,休想活著離開。”

  幽藍星使站在鐘內,與血靈王并肩而立,冷哼了一聲,道:“張若塵,你未免也太將自己當一回事,就算你能借用舍利子的力量,又能強到哪里去?我來會一會你!”

  “算我一個。”

  血靈王的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,爆發出比幽藍星使還要快的速度,先一步沖了上去。

  她伸出鋒利的手爪,擊向張若塵的心口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