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四十六章 殺伐果斷

  <""</“嗷!”

  一條十多米長的電龍虛影,從張若塵的掌心飛出,撞擊在琉璃騎士的胸口,電龍虛影從那一個琉璃騎士的后背飛了出去。

  “噗!”

  那一個琉璃騎士遭受重創,胸腹變得血肉模糊,若非琉璃骨甲,恐怕他的身體已經四分五裂。他的嘴里吐出一口血霧,眼前一片昏黑,重心不穩,從蠻獸坐騎的背上,墜落了下去。

  張若塵落到蠻獸坐騎的背上,奪過他手中的龍骨長矛,向下一刺,直接刺進那一個琉璃騎士的嘴里,將其的頭顱刺穿。

  鮮血,從琉璃骨甲的縫隙中流淌出來,將地面染紅了一大片。

  不遠處,另一位琉璃騎士微微愣一下,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。

  “嘭!”

  張若塵絲毫都不拖泥帶水,單手捏著龍骨長矛,猛然揮了出去,擊在那一個琉璃騎士的身上,將那一個琉璃騎士打得從蠻獸坐騎的背上飛了出去。

  琉璃騎士慘叫一聲,撞破一堵六米高的殘墻,落入廢墟之中。

  “好厲害,同樣都是天極境武者,為何差距如此之大?以張若塵的實力,恐怕已經能夠排入《天榜》前一千位,不,前五百位。”

  屠靈看見張若塵輕松擊潰兩位琉璃騎士,心中十分震驚,終于明白她和張若塵的差距。

  張若塵站在高處,向四周看了一眼,發現銀空傭兵團最強大的兩位高手,銀月臨空和聶紅樓都被牽制住<"r"。

  銀月臨空憑借自身的修為,獨自一人,抵擋住瑯嬛金鐘的音波攻擊,根本無法分身去擊殺琉璃騎士。

  聶紅樓則被兩位琉璃騎士長給纏住。

  黑市一品堂派遣出來的兩位琉璃騎士長,皆是一等一的強者,他們的體內開辟出了圣脈,可以將真氣轉化為微弱的圣氣,再加上琉璃骨甲的加持,竟然可以與聶紅樓拼得不相上下。

  “我和帝一本來就是不死不休的敵人,既然如此,那就助銀空傭兵團一臂之力。”

  張若塵下定決心,要與黑市的武者拼死一戰。

  他喚出紫雷劍,施展出御劍術。

  “咻!”

  紫雷劍化為一道流光,飛了出去,撞擊在一位琉璃騎士的背心,將那一位琉璃騎士打下了蠻獸坐騎,墜落到了地上。

  “轟隆!”

  張若塵駕馭蠻獸,沖了過去,手持龍骨長矛,再次猛然刺了下去,擊在那一個琉璃騎士的胸口。

  “咔咔!”

  琉璃骨甲雖然沒有破碎,但是,那一個琉璃騎士的肉身卻承受不住強大的力量沖擊,胸口向下塌陷,發出骨裂聲。

  就連地面,也凹陷下去。

  那一個琉璃騎士的嘴里,不斷涌出鮮血,全身顫抖,最終,五臟六腑化為血泥,失去了生命氣息。

  片刻之間,就有兩位琉璃騎士被張若塵擊殺,還有一位琉璃騎士被打成重傷。

  即便是黑市,要培養一位琉璃騎士,也需要花費大量靈晶。

  損失一位,就等于是損失了一大筆財富。

  帝一站在瑯嬛金鐘的外面,眼睛瞇了一下,露出不悅的神情,道:“血靈王,現在,該你出手了!”

  血靈王冷笑了一聲,立即沖了出去,穿過金色的光幕,進入銀空傭兵團。

  “你們也去,速戰速決。”帝一道。

  站在帝一身后的紅欲星使、橙月星使、幽藍星使、紫風星使,同時沖了出去,也加入到戰圈里面。

  原本,在十八位琉璃騎士的攻擊之下,銀空傭兵團就承受了巨大的壓力。

  四大星使和血靈王加入進去之后,對他們來說,更是如同毀滅性的打擊。

  “難道就連老天也要亡我們銀空傭兵團?”

  聶紅樓渾身浴血,獨自一人,硬抗兩大騎士長和幽藍星使的攻擊。

  看到沖擊金鐘光罩的四大星使和血靈王,還有不斷倒在血泊中的傭兵戰士,聶紅樓雙目通紅,睚眥迸裂,心中生出一個滔天的仇恨之火。

  他的身上,傷痕累累,已經到了潰敗的邊緣,卻依舊在苦苦支撐,并不服輸<"r"。

  銀月臨空一邊抵擋瑯嬛金鐘的音波攻擊,一邊與紫風星使交手。

  突然,紫風星使施展出一招鬼級中品的武技,“天地離合槍法”,擊在銀月臨空的小腹,將銀月臨空的身體刺穿,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窟窿。

  “銀月臨空,與我交手,你還敢分出一部分力量抵擋瑯嬛金鐘?”

  紫風星使收回紫煌槍,冷笑了一聲。

  隨著紫煌槍收回去,從銀月臨空的小腹位置涌出一道血泉,順著修長的大腿,一直流淌下去。

  銀月臨空立即使用一縷圣氣,封住傷口,緊咬著兩排雪白的牙齒,道:“你難道就不怕我收回玄影光盾,讓瑯嬛金鐘的音波之力降落下來,將鐘內的黑市的武者鎮殺?”

  紫風星使冷笑,道:“那樣的話,銀空傭兵團的那些傭兵戰士,也將被音波殺死。銀月臨空,你最大的弱點,就是不夠心狠手辣。當初,你叛出黑市,是因為這個原因。現在,你要死在這里,也是因為這個原因。”

  紫風星使和帝一都很清楚,若是銀月臨空要走,他們攔不住。

  只有借助銀空傭兵團的那些傭兵戰士的性命,才能牽制住她,使她想走也走不掉。

  人,總是有弱點。

  “所有恩怨,今日,該有一個了結。”

  銀月臨空嘆了一聲,心中已知,今日,必是她的死期。

  要她舍棄銀空傭兵團的眾人,獨自離去,她是做不到的。

  既然不能走,就只能與銀空傭兵團一起消亡。在黑市的面前,區區一個銀空傭兵團顯得太弱小。

  張若塵連殺四位琉璃騎士之后,終于,遇到血靈王。

  血靈王一掌打出,掌力,化為一片血云,將張若塵崩飛了出去。

  “張若塵,今日,還有誰能救你?”

  血靈王飄飄然的從半空落下,站在那一頭蠻獸坐騎的頭部,伸出雙爪,傲然的盯著下方的張若塵。

  張若塵擦干了嘴角的血跡,道:“你居然投靠了黑市?”

  血靈王搖了搖頭,道:“我和帝一,只是合作的關系。殺了你之后,我們依舊各走各的路。”

  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帝一倒是好算計,將你也給利用了起來。好吧!既然如此,那我們之間的恩怨,今天也一起了結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”

  “就憑你的修為,也想與我一戰?”血靈王笑道。

  張若塵的底牌,血靈王幾乎都清楚。

  就算張若塵將所有底牌,全部用上,她也只需使用三成力量,就能將他鎮殺。

  張若塵不緩不急的將舍利子取了出來,自言自語的道:“看來,今天就是解開舍利子第一層封印的時候。”<""<""<""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