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三十九章 第三十一城

  神劍圣地的地底,鑄造著一座高達九十九丈的圣壇,呈圓柱形,巍峨大氣,通體散發出白色的神圣光華。

  玉圣走到圣壇的下方,手掌輕輕一推,引動一股氣流,包裹住那一百斤黑水琉璃晶,離地飛了起來,飛向圣壇的頂部。

  白發女子站在圣壇的中央,身姿傲立,伸出五根雪白的玉指,隔空抓住黑水琉璃晶,向懸浮在上空的造化生劍打了過去。

  “嘩!”

  造化生劍吸收了黑水琉璃晶,就像得到生命的源泉,開始緩緩的修復。

  玉圣道:“圣祖,張若塵就在神劍圣地,你要不要去見他一面?或許,現在,你就可以確認他的身份。”

  白發女子睜開一雙絕美動人的眼眸,沉思了片刻,道:“暫時不要,等到造化生劍徹底修復,我肯定會去見他一面。”

  不知為何,她的心中頗為彷徨,已經很久沒有那樣的感覺。

  玉圣點了點頭,便不再多言。

  離開外事殿,張若塵就去拜訪神劍圣地的現任宗主,魯沖羽。但是,卻被告知,生劍還沒有完全修復,等到修復之后,會親自送還給他。

  張若塵也不多想,當天下午,就離開神劍圣地,準備先去一趟第三十一城區。

  “雇傭兵聚集的城區,也不知會是什么樣的景象?魯有財說,他已經安排了一位親信,在第三十一城區接迎我,希望能夠盡快雇傭到一位能夠殺死血靈王的強者。”張若塵的心中如此想著。

  只有除掉血靈王,張若塵才不能真正的安心做別的事。

  血靈王就像一把刀一樣,隨時都懸在他的頭頂,不知什么時候刀刃就會揮斬下來,讓張若塵身首異處。

  離開神劍圣地沒多久,張若塵就產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,總感覺背后有一雙眼睛,一直在注視著他。

  “難道是神劍圣地的人,貪圖我身上的錢財,想要將那三億六千萬枚靈晶奪回去?”張若塵的心中暗想。

  再怎么說,張若塵現在也是圣院的圣徒,神劍圣地敢在東域圣城對一個圣徒下黑手?

  張若塵將精神力釋放出來,發散出去,去探查那一個跟在他身后的強者。

  可就在這時,一股危險的氣息,從身后傳來,越來越近,隱隱之間已經能夠聞到一股血腥氣從后方涌過來。

  “不好,是血靈王。”

  張若塵感受到血靈王的氣息,臉色大變,立即將武魂的力量激發出來,頭頂沖出一根光柱,以光柱為中心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,將天地靈氣吸收了過來,進入身體。

  剎那間,張若塵身上的氣息,攀升到魚龍境的程度。

  “嗷!”

  張若塵的身體,被一層金色的光芒包裹起來,體內發出一聲龍吟,就像流星一般,向前方急速沖出去。

  身后,傳來一聲巨響。

  一個巨大的血紅色掌印,擊在張若塵剛才站立的位置,打出一個直徑十多米的大坑,周圍的地面跟著碎開。

  若是張若塵再稍微反應遲緩一點點,剛才那一掌,就會擊在他的身上。

  張若塵身后十丈的位置,原本透明的虛空,出現一圈圈水紋般的漣漪,在漣漪的正中心的位置飛出一道血氣,凝聚成血靈王的身體。

  血靈王的目光冰冷,殺氣騰騰,向張若塵追上去。

  張若塵視她為必殺的大敵,她又何嘗不是想要將張若塵除之而后快?

  “張若塵,今日,你還想逃走嗎?交出半圣之光和《神隕經》,饒你不死。”血靈王的眼神發寒,頭頂每一根血發都立了起來。

  血靈王雖然已經失去半圣之光,可她的修為,已經達到魚龍第六變,所以,展現出來的速度快得驚人。

  轉瞬之間,她就追到張若塵的身后,手臂旋轉了一圈,使用血氣凝聚出一柄鋒利的血劍,唰的一聲,刺向張若塵的背心。

  張若塵將精神力激發到了極致,就在血靈王出劍的時候,他就立即轉變方位,向左橫移了七丈。

  “唰唰!”

  血靈王一劍刺空之后,立即刺出第二劍,第三劍……

  劍氣,連綿不絕,如同一層層的水浪,向張若塵席卷了過去。

  “出!”

  張若塵的眉心浮現出一粒光點,調動紫雷劍,施展出御劍術。

  紫雷劍從張若塵的儲物戒指中飛出,發出雷電之聲,猶如一道光梭,隔著十丈的距離,向血靈王攻擊過去。

  一道血紅色的劍光與一道紫色的雷電光芒,在半空不停交錯,發出“噼啪”的劍撞聲。

  “這才過去幾天,張若塵的實力,竟然成長了這么多。”血靈王十分心驚,不得不重新評估張若塵的潛力。

  雖然,張若塵現在還遠遠不是她的對手,可是讓張若塵繼續成長下去,估計要不了多久,就能徹底超越她。

  終于,張若塵看到前方出現一排藏青色的巨大城墻,猶如一條大龍,橫臥在地平線上。

  在城墻的城門上方,刻著五個古老的文字――第三十一城。

  張若塵的心中大喜,終于到了第三十一城區的主城,只要能夠逃進主城,就能逃出生天。

  就算血靈王的修為再高,也不敢在主城中殺人。

  血靈王下定決心要殺張若塵,自然不可能讓張若塵逃入主城。

  她的身體,化為一團血霧,分成六股血氣,急速飛出去,沖到張若塵的前方,攔住了張若塵的去路。

  “給我去死。”

  血靈王伸出一根玉白色的手指,尖銳的指尖,就像劍尖一樣,急速刺出,擊向張若塵的眉心。

  張若塵立即喚回紫雷劍,橫劍一擋。

  “嘭!”

  血靈王的手指,擊在紫雷劍的劍身中央,強大的劍氣,匯聚成一點,形成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。

  張若塵的身體周圍,立即浮現出三層光芒,分別呈現出青色、金色、白色。

  青色的光芒,是他的護體天罡。

  金色的光芒,是龍珠的守護之力。

  白色的光芒,是半圣之光的防御之氣。

  即便有三層護體光芒,張若塵依舊如同遭受重擊,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,倒飛了出去。

  修為差距太大,就算有再多寶物,也無濟于事。

  血靈王就想攻出第二擊,徹底擊潰張若塵的防御,將張若塵斬殺在第三十一城之外。

  一道厲聲,從遠處的第三十一城傳來。

  “一只血靈,也敢在東域圣城行兇?”

  一個穿著白色鎧甲的男子,從第三十一城中沖出,片刻之間,就沖到血靈王的面前,一掌打了出去。

  他的手掌,潔白如玉,五指纖長,只是那一雙手,就比女子的手都要漂亮。

  可是,他的手掌上蘊含的力量,卻相當可怕,只用一招,就將血靈王擊退了下去。

  血靈王眼神狠毒的向那一個穿著白色鎧甲的男子盯了一眼,冷哼了一聲:“多管閑事,找死。”

  血靈王的五指捏拳,一拳打出,血氣涌了出來,形成一個巨大的拳影。

  “轟!”

  穿著白色鎧甲的男子,大步向前,五指捏成爪形,一爪擊碎那一道拳影。隨后,他的手爪快速變成手掌,斜劈了下去,擊向血靈王的脖頸。

  血靈王也是揮動手臂,劈向男子。

  “嘭!”

  兩人,同時向后退去。

  “張若塵,今天就先放過你,下次,你就沒有這樣的好的運氣。”

  血靈王有些不甘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化為一縷血氣,鉆進地底,消失無蹤。

  那一個穿著白色鎧甲的男子,追了上去,卻還是差了一步,讓血靈王逃走。

  “好厲害的一只血靈,有成為血靈半圣的潛力。”

  那一個穿著白色鎧甲的男子,臉色有些凝重,狠狠一腳跺在地面,將大地都踩得晃動了一下。

  張若塵向那一個男子走過去,雙手抱拳,道:“多謝閣下出手相助。”

  那一個穿著白色鎧甲的男子,轉過身,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銀空傭兵團副團長,聶紅樓。你就是張若塵?”

  在報出自己名字的時候,聶紅樓顯得十分傲然。因為,這個名字,擁有無窮的榮譽,那些榮譽,比他的生命都要更加重要。

  張若塵略微有些詫異,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  聶紅樓笑了笑,道:“新生一代的天才之中,能夠施展出御劍術的人,恐怕也只有你。再說,剛才神劍圣地的人就已經告訴我,你會前來第三十一城區,我和他才談了一半,就看見城外有人被追殺。只要有點腦子的人,誰還猜不到那人是你?”

  張若塵道:“原來如此。莫非,神劍圣地幫我聯絡的強者,就是你?”

  經過剛才那一戰,張若塵對聶紅樓的實力,還是相當滿意。

  畢竟,血靈王是融合半圣之光,達到魚龍第六變。她的實力,本來就比一般的魚龍第六變的修士強大很多。

  聶紅樓也是魚龍第六變的修為,卻能力壓血靈王。

  由此可見,他的天資也相當之高,不是一般的傭兵。

  聶紅樓笑了笑,道:“先進城,再慢慢談生意,神劍圣地的那一位負責人,還在城中等著我們。”

  張若塵和聶紅樓走進第三十一城之后,一縷血氣,從地底冒出來,悄聲無息的,也飛入第三十一城。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