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二十八章 小黑歸來

  圣院,一座幽深的洞府。

  三刀半圣暴怒,面目猙獰,大吼道:“廢物,全都是廢物,堂堂一位《天榜》高手,居然連區區一個張若塵都殺不死,我要滅了聶文龍的全族。”

  三刀半圣花了很大的力氣,才將聶文龍提前送到五行墟界,就是想要他除掉張若塵。

  卻沒有想到,張若塵返回了圣院,聶文龍卻沒能返回,甚至,胥圣門閥的絕頂天才胥青,也沒能回來。

  他們兩人應該都死在五行墟界。

  真可謂是,陪了夫人又折兵。

  伴隨三刀半圣的怒火,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,在洞府里面翻騰,發出呼嘯的聲音。

  胥海跪在地上,雙手撐地,冷聲的道:“老祖,聶文龍和胥青肯定是被張若塵殺死。”

  “就憑張若塵那小子,也能殺死《天榜》高手?”三刀半圣露出不屑的眼神,眼中依舊帶著戾氣。

  胥海道:“老祖,難道你忘了,張若塵是佛帝傳人,他的身上肯定有了不得的寶物。先前,他返回圣院的時候,我看見他的身邊跟著一頭蠻獸,那一頭蠻獸的修為達到魚龍第二變。若是張若塵沒有絕頂寶物,怎么可能收服得了那一頭蠻獸?”

  “而且,據說,張若塵已經積累夠一萬點軍功值,登上了《天榜》。”

  “竟有此事。”

  三刀半圣漸jiàn平復中心的怒火,眼神不斷變換,道:“張若塵才多少歲,竟然強大到如此地步。若是讓他成長起來,對我們胥圣門閥,必是災難。”

  胥海道:“我可以親自出手,將他收拾。”

  三刀半圣搖了搖頭,道:“暫shí先不要動他,我聽說第二院主大人十分欣賞他,想要收他為弟子。若是在第七城區對他出手,不可能瞞得過第二院主。”

  “難道就這么放過他?”胥海不甘心的道。

  三刀半圣笑了笑,道:“總會有機huì,張若塵既然進入《天榜》,以他的天資,肯定會去沖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如此一來,他就必定還會去墟界戰場,到時候,還怕沒有機huì收拾他?”

  胥海點了點頭,突然,像是想到了什么,立即道:“還有一件大事,我要稟告老祖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胥海道:“根據胥圣門閥的天才學員所說,五行墟界是一座寶界,擁有五種靈寶,黃金神芝、紫云沉香木、黑水琉璃晶、靈火之源、養圣血土,只要得到任何一種寶物,就能造就出數位寶體。”

  聽到這個消息,三刀半圣猛然一震,驚喜不已,道:“一個下等墟界,竟然擁有如此珍guì的五種靈寶,若是我們胥圣門閥能夠得到五行墟界的管理權,必定會造就出一大批逆天高手,重新興盛起來。”

  胥海道:“我也是這樣認為,五行墟界的管理權,無論如何也要掌握在我們胥圣門閥的手中。”

  不僅僅只是胥海想要得到五件靈寶,用來提升體質,就連三刀半圣也想煉化五件靈寶,修liàn出寶體。

  那樣的話,他的實力,將會再提升一大步。

  三刀半圣的神情不斷變換,隨后,從衣袖中取出一只玉質的盒子,手臂一揮,打向胥海。

  胥海伸出手掌,玉盒輕飄飄的落在他的手中。

  “盒子里面是一枚劍心丹,服下之后,應該可以讓你的劍道修為提升一大截,甚至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。”三刀半圣道。

  胥海興奮的盯著手中的盒子,再次下跪,激動的道:“多謝老祖賞賜,若是我能突pò到劍心通明,第一個就斬殺張若塵,為胥圣門閥除掉潛在大敵。”

  三刀半圣道:“退下去吧!”

  胥海離開了洞府。

  三刀半圣的眉頭緊皺,自言自語的道:“五行墟界,竟然擁有五行本源寶物,各大圣者門閥應該都已經得知消息。我必須提前做好準備,不能讓五行墟界落入別人的手中。”

  張若塵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,已經研究了三天。

  反復嘗試無數次,乾坤神木圖就是沒有任何異動,再也沒有出現那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。

  “怎么會這樣?難道需要吸收別的木靈本源之氣,才能讓乾坤神木圖再次復蘇?”

  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向乾坤神木圖看了一眼,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苦笑。

  正在他準備將乾坤神木圖,重新收回氣海的時候。

  圖卷上miàn,那一只黑貓的印記,突然,閃爍了一下。

  “咦!小黑怎么會來到東域圣城?”

  只有小黑與乾坤神木圖相距很近的時候,圖卷才能感應到它的存在。

  很顯然,小黑已經來到第七城區。

  那一只肥貓將寒雪帶走,就一直沒有消息,誰曾想到,它居然能夠獨自找來東域圣城?

  “既然小黑回來,說不定他能幫我解答疑問。”張若塵笑了笑。

  此刻,第七城區,一條繁華的主街道上,一只三米高的巨大的黑貓,正邁著又肥又粗的腳步,懶洋洋的向前行走。

  它的腳掌底部,長著一層厚厚的肉墊,走起路來,相當平穩,不發出一絲聲響。

  一個四、五歲的小女孩,坐在它的背上,穿著一件一塵不染的白色衣袍,留著一頭碧青色的長發,肌膚十分白皙,晶瑩剔透,散發出盈盈的玉光。

  她的雙眸,十分清澈,顯得黑白分明,一根根睫毛又長又翹,充滿了靈氣。

  這樣的一對古怪的組合,偏偏還走在大街的正中央,自然吸引來無數人的目光。

  “看什么看?信不信本王活吃了你們?”

  小黑的露出牙齒,瞪大了一雙圓溜溜的眼睛,努力做出十分兇狠的樣子,向著周圍那些人吼了一聲。

  因為小黑實在長得太胖,就算做出兇相,也毫無兇威,根本沒有將周圍那些人嚇住。

  “居然是一只會說話的蠻獸黑貓。”有人笑了一聲。

  一個白須老道站在街邊,神髓的眼中,露出奇異的光彩,道:“那一個坐在蠻獸黑貓背上的小女孩很不簡單,小小年紀,武道修為已經達到玄極境大圓滿,估計是某一個圣者門閥的傳人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,她才多大,就算從娘胎里面開始修liàn,也不可能有如此高的武道造詣。”

  “即便是新生代的六大王者,他們在四、五歲的時候,也不可能達到玄極境大圓滿。”

  那一個老道笑道:“那一只黑貓也很不簡單,不是普通的蠻獸,以貧道的修為,竟然看不透它的品階。”

  眾人都笑了起來,根本不相信老道的話,覺得他就是一個老瘋子。

  四、五歲的年紀,能夠達到黃極境大圓滿,就已經十分了不起。更何況是玄極境大圓滿?

  “你們居然懷疑他的話,他可是兩儀宗的紫霄圣者。”一位魚龍境的老者,立即下跪,恭恭敬敬的向那一個老道行禮。

  “什么?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紫霄圣者。”

  街道上,眾人全部跪下,向紫霄圣者叩拜。

  圣者,就是武道中的帝王。

  普通人見到帝王,必須下跪行禮。

  武者見到圣者,當然也要下跪行禮,那是對圣者最dà的尊重。

  紫霄圣者的臉上掛著笑容,向小黑和寒雪走了過去,柔和的道:“小姑娘,你可愿做貧道的弟子,前往兩儀宗修liàn?”

  圣者欲收徒?

  聽到這話,周圍的那些武者都羨慕不已,若是能夠成為一位圣者的傳人,今后在東域還不橫著走?

  寒雪搖了搖頭,聲音清脆,道:“老爺爺,我已經有師尊了!”

  紫霄圣者依舊面帶笑容,道:“不礙事,就算你已經有了師尊,也還可以拜貧道為師,貧道可以將畢身絕學全部傳給你。”

  寒雪依舊搖頭。

  紫霄圣者還是不甘心,繼續道:“請問你叫什么名zì?你的師尊又是何方高人?貧道可以親自登門拜訪,與他商量收徒之事。你要知道,兩儀宗可是一流宗門,在整個昆侖界也是鼎鼎大……名……”

  小黑一頭向紫霄圣者撞了過去,厲聲道:“老家伙,你若是再不滾,信不信本王活吃了你?”

  說完這話,小黑露出一個兇狠的眼神,似乎是在警告紫霄圣者。隨后,它就背著寒雪揚長而去。

  紫霄圣者的臉上露出苦笑,輕輕的搖了搖頭,心中嘆了一聲:“也不知她的師尊是何方神圣?如此一塊璞玉,天生千骨,資zhì超凡,若是精心培養,將來或許又是一位千骨女帝。只可惜,她與貧道無緣。”

  在紫霄圣者看來,寒雪背后的那一位師尊,必定是一個了不起的大人物,要不然,她也不可能在四、五歲,就達到玄極境大圓滿。

  紫霄圣者的心態很好,并不強求,轉身就離去。

  眾人大跌眼鏡,一位圣者想要收徒,居然被拒絕,還被對方的坐騎沖撞、辱罵、威脅。

  她到底什么來頭?

  小黑帶著寒雪,來到南亭驛館的大門之外,向里面看了一眼,道:“我已經感受到乾坤神木圖的氣息,張若塵應該就住在里面。”

  寒雪的眼睛微微一亮,仔細向驛館中望去,一雙雪白的小手緊捏著衣袖,一顆幼小的心靈有些激動起來。

  “唰!”

  人影一閃。

  張若塵穿著金色的圣徒長袍,出現在驛館大門外的石階上miàn,笑道:“小黑,寒雪,你們可總算是回來了!咦!”

  張若塵的目光,盯在寒雪的身上,眼中露出一絲驚色。

  這小丫頭的武道修為,居然已經達到了玄極境大圓滿,比張若塵上一世的修liàn速度都要快很多。

  她和小黑離開的這一段時間,到底去了什么地方?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