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二十六章 本源之氣

  在張若塵和魔猿聯手攻擊之下,神骸法王的傷勢,不斷加重,反應速度也緩慢了許多。

  “不行,這樣下去,一定會被他們耗死。沒想到張若塵這個小輩,竟然如此難纏,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死在他的手中,并不冤枉。”

  神骸法王面沉如鐵,略微思索,心中就有了策略,一邊抵擋魔猿和雷電的攻擊,一邊向張若塵沖了過去。

  只要殺死了張若塵,就能解除危機。

  就在神骸法王沖到張若塵的三步之內的時候,張若塵依舊還是盤坐在地,沒有站起身來的意思。

  “給我去死。”

  神骸法王揮起半圣法陣,將全身力量調動起來,向張若塵的頭頂劈下去。

  等的就是這個機會。

  張若塵的右手快速抬起,伸出一根手指,向著神骸法王劃了過去,“空間裂縫。”

  憑空之間,神骸法王身前的空間被撕裂,化為一輪混沌的裂縫,將他手中的半圣法杖吞了進去,就連他的頭顱,也被空間切斷。

  如此近的距離,神骸法王就連躲避的機會也沒有。

  空間裂縫合上,一切歸于平靜,地上,只剩一具無頭尸,向后倒了下去。

  魔猿怒吼了一聲,沖了過去,就想一拳將神骸法王的尸體打爛。

  “住手。”

  張若塵呵斥了一聲,隨后,站起身來。

  就在這時,神骸法王的尸身的腹部位置,飛出一團青色的光霧,散發出一股濃郁的木屬性力量。

  以那一團光霧為中心,周圍的花草樹木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。就連剛剛冒出嫩芽的小草,也很快就長得足有半人高。

  “這是……這是五行墟界的本源之氣?”

  張若塵的見識很廣,曾經讀過無數書籍,所以,才會有這樣的猜測。

  每一座世界,皆有本源之氣。

  下等墟界,中等墟界,上等墟界,甚至昆侖界,都有本源之氣。

  世界越是巨大,越是穩定,本源之氣就越是濃厚。

  當本源之氣強大到一定程度,甚至能夠產生出靈智,化為“世界之靈”,可以左右那一座世界中的一切事物。

  對于一個世界的人類來說,本源之氣就是創世神,就是天道,就是福澤、因果、氣運,就是冥冥之中的規則。

  本源之氣不同,世界的規則,也就不一樣。

  五行墟界的本源之氣,一共由五股力量匯聚而成,分別代表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。

  五行墟界的五件靈寶,黃金神芝、黑水琉璃晶、紫云沉香木、靈火之源、養圣血土,就是吸收這五種本源之氣孕育而成。

  神骸法王得到的就是五行墟界的木靈本源之氣,掌握了五行墟界五分之一的氣運。

  在張若塵多次試探之后,終于可以確定,那一團青色光霧,就是五行墟界的本源之氣的一分部。

  “神骸法王應該是剛得到木靈本源之氣不久,還沒有將它完全降服,要不然的話,他就能調動五行墟界的部分力量為己用,不用吹灰之力就能將我殺死。”

  神骸法王也的確夠倒霉,若不是五行墟界被昆侖的圣者發現,若不是他死在張若塵的手中,以他得到本源之氣的優勢,將來很有可能達到半圣境界,成為五行墟界的傳奇。

  若是那樣,他就是五行墟界的“本源之子”,也可被稱為“真命天子”,可以號令整個五行墟界的一切生靈。

  當然,現在說這些,已經為時已晚。

  “既然是五行墟界的本源之氣,一旦將它煉化,足以讓我的武魂達到半圣的級別。”

  張若塵掩飾不住心中的激動,小心翼翼向那一團青色的光霧走過去,雙手張開,快速運轉真氣,準備擒拿那一團木靈本源之氣。

  “嘩!”

  木靈本源之氣,猛烈顫抖了一下,飛出一道青色光華,擊向張若塵。

  看似只是一道光芒,可是在張若塵看來,卻像是一個世界向他撞擊過來,似乎要壓碎他的武魂。

  張若塵腦袋疼痛欲裂,雙眼發黑,那種感覺,讓人痛不欲生。

  本源之氣,對自身世界中的人類,也未必有善意,更何況是張若塵這一個外來者?

  張若塵想要鎮壓它,它感受到敵意,立即就發起反擊。

  即便只是下等墟界的本源之氣,也不是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可以收服。

  眼看張若塵的武魂,就要被木靈本源之氣擊碎,突然,乾坤神木圖自動從張若塵的眉心飛出,向那一團木靈本源之氣鎮壓了過去。

  木靈本源之氣像是受了巨大的驚嚇,立即沖向地底,想要遁走。

  “嘩!”

  乾坤神木圖散發出一股刺目的光芒,像是打開了一座空間之門,鎮壓住木靈本源之氣,將它收進了圖卷之中。

  隨后,乾坤神木圖飛向張若塵,懸浮在他的面前。

  張若塵只是伸手一抓,就將乾坤神木圖捏在手中。

  “居然能夠自動將五行墟界的木靈本源之氣收走,這一幅畫卷很不簡單!”

  張若塵并不欣喜,反而露出凝重的神情,將畫卷放在地上,鋪展開,仔細的觀察。

  畫卷上,畫著一幅氣勢恢宏的莽荒圖錄,高聳的山岳,奔騰的古河,險峭的崖壁,在畫卷的中央位置,畫著一株連接天地的古樹。

  根據小黑所說,須彌圣僧畫的是傳說中的接天神木。

  畫卷上的每一根線條,都是一根銘紋,冰系銘紋,力系銘紋,空間銘紋……,包羅萬象,也不知有多少條。

  乾坤神木圖將木靈本源之氣吸收之后,就歸于平靜,沒有出現任何波動,就跟普通的畫卷沒有什么兩樣。

  “怎么會這樣?吸收了木靈本源之氣,不可能完全沒有變化。”

  張若塵皺了皺眉,有些不甘心,將手掌按在畫卷的表面,調動體內的真氣,注入畫卷之中。

  畫卷,竟然緩緩吸收真氣。

  畫卷上的那一株接天神木像是活過來了一樣,樹葉輕輕搖晃,發出“沙沙”的聲音。甚至有幾片樹葉,像是要從畫卷中浮現出來。

  像是只過去了一個剎那,又像是已經過去幾個月。

  張若塵立即收回手掌,嘴里狂喘粗氣,全身都被汗珠濕透,氣海中的真氣被消耗一空。

  一股虛弱感傳了出來,張若塵只感覺雙眼一黑,差一點暈厥過去。

  張若塵立即冥想《九天明帝經》,大概半個時辰之后,終于恢復了一成真氣,緩過了氣,隨后,睜開雙眼。

  “醒了,醒了,終于醒了!”

  常戚戚的一張大臉,就近距離的挨著張若塵,看見張若塵睜開眼睛,立即松了一口氣,興奮的大笑起來。

  黃煙塵從遠處快步走了過來,瞪著一雙美眸,有些不悅的道:“張若塵,你到底在參悟什么神圖,怎么一動不動的在那里坐了十多天?”

  “十多天?”

  張若塵看著地上的那一幅乾坤神木圖,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  怎么會是十多天?

  他明明記得只過去了一個剎那,不對,明明記得已經過去了幾個月,也不對……

  在他的印象中,既像是只過了一個剎那,又像是過了很長很長的時間,但絕對不是十多天。

  好古怪!

  莫非在不知不覺之中,他已經進入乾坤神木圖的內空間?

  張若塵只感覺大腦一片混亂,實在弄不清楚,他到底遭遇了什么?若是小黑在的話,或許它可以幫他解答疑問。

  突然,張若塵輕咦了一聲,驚喜的發現,他的精神力提升了一大截,突破了一階,達到四十一階。

  精神力達到四十階之后,比武道難突破十倍,每提升一階,都是一次質的飛躍。

  因為,只要精神力達到四十五階,就可以被稱為“精神力半圣”,使用精神力,就能和半圣戰斗,甚至擊殺半圣。

  從四十階,突破到四十一階,已經是相當大的進步。

  “精神力提升,肯定和乾坤神木有關。”

  張若塵激動了起來,若不是他體內的真氣還沒有恢復,肯定會再次將真氣注入乾坤神木圖,繼續進入剛才的那一種玄妙的狀態。

  壓制住心中的情緒,張若塵將乾坤神木圖收了起來,望著站在周圍的三人,問道:“你們是什么時候來到這里?”

  黃煙塵道:“我和大師兄、常師兄,返回風靈城,足足等了一天,也不見你出現。我們擔心你會遇到不測,于是就立即返回,再次來到裂陰山。”

  司行空道:“我們已經在這里等了十多天,第三輪考核,差不多已經到了一月,很多學員已經乘坐戰船,去了墟界通道。既然你已經蘇醒,我現在就打出信號,戰船會立即趕過來,將我們接到墟界通道,一起送回混沌萬界山。”

  (飛天魚微信公眾號:5)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