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二十四章 艱難一戰

  聶文龍的心中十分驚恐,卻依舊緊咬牙關,調動真氣,再次打出百毒神掌,雙掌同時擊向頭頂,抵擋張若塵的掌印。

  “轟隆。”

  張若塵一掌落下,擊潰百毒神掌,落在聶文龍的身上。

  “噗……”

  一口鮮血,從聶文龍的嘴里吐出。

  他的身體,以極快的速度,向地面墜落下去。

  嘭地一聲,聶文龍重重的摔落到百米高的懸崖下方,砸出一個人形大坑,泥石淹沒身體,也不知是生是死?

  “嘩!”

  張若塵飄然的落到地面,向那一個大坑走了過去。

  在沒有護體天罡的保護之下,就算是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,從百米高的地方落下去,也是死路一條。

  但是,聶文龍在墟界戰場不知經歷了多少次生死大戰,很多時候,甚至能夠在不利于他的環境之中,殺死比他強大的敵人。

  所以,他的反應速度,遠不是別的同境界武者可以比擬。

  就在即將墜落在地的那一剎那,他將真氣注入護身寶物,幫他抵擋住了下墜的沖擊力。

  聶文龍依舊趴在坑中,一動不動,等待機會。

  只要張若塵走近,他便要給予張若塵致命一擊,從而絕地反殺。

  他卻不知,以張若塵強大的精神力,早就已經看穿虛實。

  張若塵的嘴角露出一絲弧度,一副毫無防備的樣子,走在大坑的旁邊。

  “唰!”

  猶如死去一般的聶文龍,突然,從地底沖出,手中捏著一根黑色的毒針,刺向張若塵眉心。

  “去死吧!”聶文龍厲吼一聲。

  黑色毒針,由上百種劇毒凝聚而成,乃是聶文龍修煉百毒神掌,煉出的一件本源寶物。

  只要被毒針刺破皮膚,毒素就會進入血液,即便是魚龍第一變的強者,也難逃一死。

  只有魚龍第二變“煉皮成金”的修士,才能以皮膚擋住毒針的襲擊。

  聶文龍的出手速度,看似很快,張若塵卻早有防備,出手速度,比他更快。

  張若塵一掌拍擊出去,擊在聶文龍胸口,將他的肋骨打得塌了下去,形成一個五指凹坑。

  胸腔中的肺葉和心臟,在掌力的沖擊之下,化為血泥,鮮血不斷從衣服中滲透出來。

  “怎么……怎么……可……能……”

  聶文龍渾身顫抖,眼睛瞪大,怎么都沒想到會死在張若塵這一個小輩的手中。

  張若塵閑庭信步一般的走過去,道:“你的木靈寶體修煉得還不夠圓滿,真正圓滿的木靈寶體,憑我剛才的那一掌的力量,根本破不開。”

  張若塵蹲下身,將聶文龍手中的黑色毒針取了過去,仔細觀察,點了點頭,道:“毒血精氣凝聚成的針,應該足夠用來對付魚龍第一變的強者,倒是一件寶物。”

  將黑色毒針收了起來,將他用不著,也可以賣出去,應該可以賣出一個很好的價格。

  “不好。”

  突然,張若塵的瞳孔一縮,立即轉身,將龍珠的防御力激發出來,形成一個金色的防御罩。

  “咻!”

  一團紫色的法力,凝聚成一根長矛,從遠處的天邊飛來,猛然擊在金色防御罩上面。

  金色防御罩發出波浪一般的漣漪,在長矛的攻擊之下,飛了出去,撞擊在崖壁上面。

  “轟隆!”

  一大片崖石,垮塌下來,將張若塵掩埋在了下面。

  神骸法王駕馭木屬性的靈氣,猶如踩著一片青色祥云,飛到一顆鐵葉松樹的頂部,眺望著崖壁的方向。他依舊拉開遠遠的距離,并沒有靠近過去。

  “難道只用一擊,就已經將他殺死?”

  神骸法王親眼看到張若塵擊斃聶文龍,本來他想出手營救,卻來不及,只能怪聶文龍敗得太快。

  也正是見識到張若塵的強大實力,才讓神骸法王略微有些忌諱,收去輕視之心,并不靠近張若塵,打算從遠處攻擊。

  “轟!”

  亂石炸開,化為齏粉。

  張若塵從泥塵中走了出來,毫發無損,只是顯得略微有些狼狽。

  他的目光,望向遠處神骸法王,“不愧是魚龍第二變的修為,比邪木宮的另外三王強大得不是一星半點。”

  “哼!張若塵,你毀了邪木宮千年基業,殺我宮中弟子,我要讓你死得連渣都不剩。”神骸法王狠聲道。

  “沒有什么好說,手底下見真招。”

  張若塵取出紫雷劍,腳步向左右移開,抬起手臂,橫劍而指,做了一個起手式。

  神骸法王搖了搖頭,譏誚的笑,“張若塵,你的劍攻擊不到老夫。”

  “那可不一定。”

  張若塵施展出御風飛龍影的身法,急速沖了出去。

  “樹人之王。”

  神骸法王調動法力,注入手中的白骨法杖,手臂一揮。一縷縷青色的木屬性靈氣匯聚過來,形成一團光球,凝聚出藤蔓、枝葉、木柱,最后化為一個九丈高的巨大樹人,向張若塵攻擊過去。

  樹人之王的力量,堪比魚龍第二變的修士,一拳擊出,將張若塵打得倒退而回。

  即便是利用武魂,調動天地靈氣,張若塵的力量依舊比魚龍第二變的修士弱了一籌。

  “千丈燎原。”

  張若塵釋放出體內的真氣,引動天地異象,方圓千丈之內的靈氣,轉化為火焰,形成一片巨大的火海。

  張若塵的雙手一合,調動火焰,匯聚成一條火焰蛟蟒,向那一個巨大的樹人纏繞過去。

  樹人似乎根本不懼火焰,大步前進,再次一拳擊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  神骸法王大笑一聲,道:“樹人之王,是由本源的木屬性力量凝聚而成,一般的火焰根本奈何不了它。”

  “除非你能夠從圣火殿取來圣火之源,才能將它焚煉,要不然的話,就算你擁有魚龍第三變的修為,也無法將它擊潰。”

  “張若塵,你連我的衣袖都碰不到,還想與我一戰?”

  張若塵不言,雙腳一蹬,從地上彈射而起,落入樹人的頭頂上方,將真氣源源不斷注入紫雷劍,揮斬了下去。

  “唰唰。”

  樹人的身上,沖出數十根藤蔓,將張若塵的手臂纏住。

  張若塵的劍,還沒有斬下去,就感覺到一股大力傳來,將他甩了出去。

  嘭地一聲,張若塵落到十多丈之外,在那一股沖擊力的作用之下,又向后滑行了十丈遠,才將那一股力量完全卸去。

  未等張若塵松一口氣,樹人抬起雙手,又已經攻擊下來。

  張若塵的左手在地面一擊,翻飛而起,躲過樹人的攻擊。

  “轟!”

  樹人的拳頭,擊在地上,留下兩個巨大的凹坑,巖石都不擊碎。

  這哪是樹人,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鐵人。

  “神骸法王,你真以為有樹人阻攔,我就攻擊不到你?”張若塵一邊躲閃樹人的攻擊,一邊說道。

  張若塵從衣袖中取出一根白玉釵,將真氣注入其中,白玉釵立即化為一柄白色圣劍。

  “破魂聽風。”

  張若塵運起全身真氣,一劍斜劈出去,在樹人的身前斬過,樹人直接斷成兩截,上半身飛了出去。

  樹人,立即化為一縷縷煙霧,消失不見。

  “什么?他手中是什么級別的戰兵,就算祖師留下的法杖,也沒有如此強大威力。”

  神骸法王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。

  “御劍!”

  張若塵不再給神骸法王出手的機會,一只手握著圣劍,另一只手將紫雷劍打了出去,使用御劍術,刺向遠處的神骸法王。

  “唰!”

  紫雷劍散發出刺目的電光,以超過音速的速度,沖到神骸法王的面前。

  神骸法王揮動白骨法杖,打出一道法力,將紫雷劍擊飛出去。

  可是,紫雷劍立即又飛了回去,再次發起攻擊,或是刺,或是斬,或是劈,或是挑,將神骸法王打得手忙腳亂。

  就在神骸法王穩住腳步的時候,張若塵提著圣劍,已經沖到他的面前,拖出一道長長的劍氣,揮斬了過去。

  神骸法王知道圣劍的厲害,不敢硬接,立即躲閃。

  避開了圣劍,卻避不開紫雷劍。

  “嘭!”

  紫雷劍刺破他的法師長袍,擊在他的后背,發出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。

  神骸法王不僅修煉成木靈寶體,而且,還達到魚龍第二變“煉皮成金”,即便是十階真武寶器級別的紫雷劍,也無法破開他的防御。

  神骸法王冷哼一聲,揮動白骨法杖,橫掃過去,擊向張若塵的右肩。

  與此同時,張若塵揮動圣劍,迎擊了上去。

  “轟!”

  張若塵再次被擊退了回去,提著圣劍的手臂溢出一縷縷鮮血。

  手臂上的龍鱗,完全裂開,可以看見緋紅的血肉。

  神骸法王冷哼了一聲,道:“就算你的武魂強大,可以調動天地靈氣為己用,使你擁有和魚龍境修士一戰的實力。但你的身體,終究只是凡人的身體,遇到真正的強者,根本承受不住強大力量的沖擊。”

  神骸法王與聶文龍交流過武道,所以,他知道,魚龍境,與法師之王是一樣的境界。

  同時,他也知道,昆侖界的武者,可以將靈魂,修煉成武魂。

  張若塵的武魂,雖然比神骸法王的武魂強大,但是,神骸法王根本就不和張若塵比拼武魂,而是將武魂留在體內,用法力保護。

  所以,張若塵想要通過武魂將神骸法王擊殺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

  (小魚的微信公眾號:feitian玉5)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