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上一章
下一章

第四百二十二章 孤身迎戰

  在四十六位學員的進攻之下,五師圣地之一的邪木宮,一夜之間,灰飛煙滅。★★`宮中的土著法師,幾乎死傷殆盡。

  這一戰,讓絕大多數學員,積累夠一百點軍功值。

  當然,也有兩位學員在土著法師的反擊之下,重傷而亡,將性命永遠丟在邪木宮。

  在墟界戰場,永遠都免不了傷亡。

  若不是張若塵破掉圣陣,連殺邪木宮三位法王,就憑那四十六位學員的力量,就想剿滅邪木宮,肯定是全軍覆沒的下場。

  僅僅只是隕落了兩位天才學員,已經是很低的死亡率。

  一場大戰下來,邪木宮完全變成廢墟,幾乎被夷為平地,就連修為高深的黃煙塵、司行空,也都受了一些輕傷。

  雖然受傷的人很多,可是大家也得到了極多寶物。邪木宮積蓄千年的珍寶,被眾人分奪一空,每個人都有巨大的收獲。

  其中,常戚戚甚至找到一根半圣留下的法杖,差一點引起哄搶,幸好張若塵及時從地底宮殿中走出,才將那些打算搶奪的學員鎮壓了下去。

  說到底,那些學員更在乎的是個人利益,像半圣法杖這樣的寶物,已經足夠讓他們拼命搶奪。

  但是,既然張若塵出面,他們就算再想得到半圣法杖,也要老老實實的退下去。

  新生代的王者,誰敢招惹?

  “這一根法杖,是用紫云沉香木雕刻而成,而且,還有半圣的法力殘留在法杖之中,在使用法杖前,只要將真氣注入其中,就能揮出極強的威力。雖然比不上圣器,但是,卻堪比一件十一階真武寶器。”

  張若塵輕輕的點了點頭,如此說道,隨后,將半圣法杖還給了常戚戚。

  那一根法杖,應該是邪木宮的那一位祖師的遺物。

  因為,年代太過久遠,法杖中的圣力流失了許多,要不然的話,絕對是一件接近圣器的寶物。

  “堪比十一階真武寶器?真的假的,我豈不是大財了!”

  常戚戚欣喜若狂,緊緊的抱住那一根法杖,就像是抱著自己的命根子。

  須知,張若塵購買一柄十階真武寶器級別的紫雷劍,花費了三十七萬枚靈晶。

  這一根半圣法杖的威力,堪比十一階真武寶器,價值又是何等驚人?

  至少,以張若塵身上現有的靈晶,也買不起一件十一階真武寶器。

  當然,張若塵有比十一階真武寶器更加珍貴的東西,比如黃金神芝、黑水琉璃晶、紫云沉香木,隨便賣出一樣,就能讓他一夜暴富。

  司行空也得到了一些珍貴的寶物,但是,卻顯得不悲不喜,神情頗為凝重,道:“邪木宮最厲害的人是神骸法王,他一旦覺中計,肯定會以最快度返回。以神骸法王的修為,憑借他的一人之力,就能將我們所有人全部殺死。張若塵,我們該離開了!”

  黃煙塵道:“難道以我們眾人的力量,施展合擊陣法,也對付不了神骸法王?”

  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很難!神骸法王的修為,應該是魚龍第二變‘煉皮成金’,自身防御力相當恐怖,就如同是修煉成了不破金身。即便是合擊陣法,能夠擊敗他,他也完全可以從容退走。”

  “更何況,合擊陣法相當消耗真氣,根本不能持久。一旦合擊陣法維持不下去,那么我們就可能會被他各個擊破,最終全部死在這里。”

  雖然張若塵有能力對神骸法王造成一定的威脅,甚至可以和魔猿聯手制衡神骸法王,可是卻不得不先做最壞的預估。

  司行空點了點頭,道:“而且,我懷疑神骸法王很可能修煉成了木靈寶體,那樣的話,我們就更加沒有任何機會。”

  張若塵道:“大師兄,你帶眾人先離開,我來給你們斷后。”

  “就你一個人?不行,我留下助你一臂之力。我有圣劍,或能破開神骸法王的防御。”黃煙塵的身上銳氣逼人,一雙美眸宛如兩顆藍色的寒星,蘊含堅定的意志。

  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那一柄圣劍,可以暫時先借給我,但是,你必須要離開。我就算不是神骸法王的對手,卻有絕對的把握離開。”

  黃煙塵最終還是答應下來,從頭上取出白玉釵,遞給張若塵。

  一柄圣劍,相當珍貴,足以引得半圣出手搶奪,可她卻毫不猶豫的拿出來,借給張若塵,心中沒有一絲芥蒂。

  黃煙塵、司行空帶著眾人離開,整個裂陰山,只剩張若塵孤身一人。

  做為五師圣地,邪木宮曾經可謂是高手如云,每年都有無數人趕來拜師學藝。現在,所有繁華都毀于一炬,顯得無比孤寂。

  張若塵在山間漫步,不知不覺走到圣陣的陣眼位置。

  陣眼被劍氣撕裂,地面上,露出一條長達二十多米的巨大劍痕裂縫,將圣陣最主要的四條陣法銘紋斬斷。

  張若塵嘆息了一聲,道:“若是小黑在就好了,以它在陣法上的造詣,必定能夠續接四條陣法銘紋,使圣陣恢復運轉。借助圣陣的力量,要對付神骸法王,可以說是輕而易舉。”

  既然小黑不在,就是能親自動手。

  張若塵開始回憶曾經看過的一些陣法書籍,嘗試著修復圣陣的四道陣法銘紋。

  雖然,張若塵沒有研究過陣法銘紋,可是他現在是精神力大師,在銘紋方面,也算是有一定的造詣。

  剛一接觸圣陣,張若塵就現,布置陣法的那一位半圣,刻錄銘紋的手法,并不高明,精神力應該沒有達到四十階。

  圣陣的威力,之所以那么強大,最主要的還是半圣留下陣法中的圣力起到關鍵性的作用。

  當然,張若塵并不是陣法師,所以修復銘紋依舊顯得相當困難,一連三次嘗試都失敗,反而讓三條圣陣的銘紋徹底廢掉。

  功夫不負有心人,在修復第四條陣法銘紋的時候,張若塵終于成功。

  張若塵站起身來,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,笑道:“總算是成功修復一條圣陣銘紋,應該可以讓圣陣的一角運轉起來。”

  張若塵一掌按在陣眼的位置,將真氣注入其中。

  果然,圣陣的一角,浮現出陣法銘紋,恢復運轉,只覆蓋山腰的位置,大概只有整座圣陣十分一的面積。

  而且,這一角圣陣的威力,也下降了許多。

  “大概只有圣陣威力的十分之一,用來鎮殺神骸法王,應該是夠用。關鍵是該如何將神骸法王引入那一角圣陣的范圍之內?”

  張若塵手托下巴,露出思索的神情。

  “嗷。”

  地底,響起一聲長嘯。

  魔猿突破魚龍第二變,穿過石層,破土而出,飛到半天之上,又猛然墜落下來,在地上踩出一個巨大的凹坑。

  境界突破之后,魔猿的氣息大變,就連身軀都又憑空長高一米,每一根毛都像是金屬鑄煉的鋼針。

  它像是在展示自己的力量,從地上舉起一塊堅硬的萬斤巨石,張開大嘴,露出鋒利的牙齒,將巨石咬碎,吞入腹中。如同,是在吃一塊豆腐一般。

  就連石頭都能消化,也不知,它的肉身強大到何等地步?

  “好厲害。”

  張若塵向魔猿一招手。

  “轟!”

  魔猿立即奮力一跳,落入張若塵的面前,背脊彎曲,向張若塵行禮。

  張若塵近距離將魔猿打量了一翻,點了點頭,從儲物戒指中,取出一塊十斤重的紫云沉香木,向它丟去。

  魔猿的脖子一甩,將那一塊紫云沉香木吞入腹中,開始煉化。

  張若塵道:“我不指望你現在就修煉成雙靈寶體,但是,你的實力強大一分,對我的幫助也就越大。”

  魔猿一動不動,全力開始煉化紫云沉香木。

  每煉化一斤,就相當于修煉一年的成果,實力就能提升一大截。

  可以說,魔猿的實力,每一刻都在迅猛的提升。

  張若塵站在裂陰山的一座崖壁的邊緣,望著天邊升起的紅日,自言自語的道:“神骸法王應該也快回來了!”

  此時,神骸法王和聶文龍的確是在趕回邪木宮的路上,他們都是強者,爆出來的度,達到兩倍音。

  聶文龍雖然沒有達到魚龍境,卻天資高絕,單論實力,足以和《天榜》排名前一千位的高手叫板。

  “可惡,張若塵那混蛋竟然敢玩弄本宮主,若是讓我見到他,一定將他碎尸萬段。”神骸法王的老臉扭曲,眼中滿是兇光。

  聶文龍道:“若是他的動作再慢一些,說不定,我們趕回邪木宮的時候,就能遇到他。”

  “你說什么?憑那小子的實力,就算敢去攻擊邪木宮,也不可能攻得破圣陣。邪木宮有麻生法王坐鎮,應該是萬無一失。”

  其實,神骸法王也很擔憂,可是現在也只能盡量往好處想,畢竟,有圣陣防御,就算張若塵有三頭六臂也攻不進去。

  聶文龍皺著眉頭,道:“希望如你若言。”

  半個時辰之后,神骸法王和聶文龍終于趕到裂陰山的山腳下,只是向山頂看了一眼,他們的心就沉到谷底。

  整個邪木宮,千年基業,已經化為廢墟。殿宇,還在冒著火焰,一縷縷黑煙彌漫在空氣中,帶著一股嗆人的味道。

  (飛天魚的微信公眾號已經開通,大家搜索“feitian玉5“,就能找到。相信大家都有微信吧?希望兄弟姐妹們來加一個關注,這一段時間忙過之后,小魚準備寫一些番外,比如,書中一些提過的故事,會單獨寫出來,就會在微信公眾號上面。

  最后,多謝大家的支持,現在《》已經是玄幻類人氣第一,等到婚后,一定加快更新,現在各種瑣事事太多,真的忙不過來。謝謝!微信公眾號:feitian玉5)

閱讀本書

上一章
書頁
下一章